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章 东星月上门

第三百章 东星月上门

  (求票,求支持!)

  王程带着徒弟张绍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也过了午饭的时间。【】不过,陈阿姨给王程两人留了一大锅饭和牛肉,倒是足够两人吃的了。

  而王媛媛和王晓琳这姐妹两已经被父亲王建海逼着上学去了……当时王程不在家,也就帮不上忙,也让他现在陷入了说教当中。

  “小程,你这孩子怎么能纵容媛媛和晓琳不上课呢?媛媛成绩是好,可是也不能跟你学,晓琳才开始上学,更不能养成坏毛病……”

  陈阿姨将饭菜给两人拿出来,坐下来对王程语重心长地说道。

  坐在一边的王江海喝着茶,也是沉着脸,不过没有说话。如果不是他给学校打电话确认了王程和王媛媛都的确是年级第一的话,他现在早就开口骂人了。

  张绍云此时心情沉重,拿着筷子的手都还微微颤抖,所以没有管其他的,只是埋着头吃饭。

  王程听了陈阿姨的话,微笑道:“阿姨,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王建海哼了一声,陈阿姨按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说话,继续说道:“小程,我知道你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有主见,媛媛跟着你一起长大,也很聪明,很听话。但是媛媛还小,她还有五六年才上大学。你明年就高考了,成绩定型了,到时候一定能上好大学,所以你放纵自己可以,但是不能放纵媛媛。”

  “晓琳这丫头以前幼儿园和学前班都没上过,现在才开始上学。你更不能放纵这丫头不上课。不然我知道。这丫头要是散漫了,以后肯定要上天。”

  王建海和陈阿姨都是比较正统的父母,对孩子的学习是最上心的,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做规矩外的事情,有个王程这个不能约束的孩子就够头疼担心的了。

  王程吃着牛肉,看了父亲一眼,笑道:“爸,阿姨。你们想多了。你们想让她们都好好上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她们以后能有个好出路?”

  两人点点头,这是自然的,也是每个父母都有的心思。

  王程伸手指了指周围,继续说道:“那你们看,现在咱们住的地方;爸,你再看看你银行卡里的钱,还需要担心以后吗?”

  两人若有所思。

  “多上点学,总不会错。”

  王建海严肃地说道。

  王程呵呵笑道:“那肯定,多学知识当然是好事。所以,她们不是在上学吗?”

  王建海瞪了王程一眼。他拿自己这个儿子没辙,不能打不能骂,说道理也说不过,只能强硬地道:“反正你别带坏了两个丫头。”

  “成,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坏人,能怎么带坏她们?”

  王程继续大口吃饭,随意答应道。

  陈阿姨见王建海语气硬了起来,又拉了他一下,怕父子两吵起来,所以拉着他离开了饭桌,去忙活搭建大棚种菜的事情去了。

  呼哧呼哧呼哧……

  王程听到张绍云吃饭的大动静,看到这小子面无表情,只是一个劲的大口吃饭,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让他停了下来,眼神地道:“绍云,放轻松。”

  张绍云重重地点点头,眼角渗透出了两滴泪水,没有说话,只是放慢了吃饭的动作,继续大口大口的吃着。

  嗤……嗤……

  门外,两声停车的响动,听声音应该很急促。

  王程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孙清来了,张绍云报警之后都过了快两小时了,他们现在也应该上门了。

  不过,当孙清和两个下属走进来的时候,还多带来了一个人,让王程微微诧异。

  此人正是东星月。

  东星月坐在轮椅上,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装,腿上的伤口也经过了医生的专业包扎,面无表情地看着王程,冷冷地道:“王程,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这冰山女心里还气愤王程当时真的把她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的事情,所以语气之中还有怒气,这是她之前不会有的情绪。

  王程放下碗筷,站起身来请孙清坐下,只是看了东星月一眼,没理她,对孙清笑道:“呵呵,孙局长还亲自跑一趟。”

  孙清无奈地看了王程一眼,叹气苦笑道:“王程,你真是能给我找麻烦,这次的麻烦很大。东星太郎和东星辰已经被医院确定了四肢骨骼粉碎性骨折,没有痊愈的可能了,下半辈子都要坐轮椅。”

  王程扬了扬眉毛,笑道:“这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哦?那和谁有关系?我接到你们报警就去了现场。”

  孙清皱眉道:“现场没有能站着的人,全部都受了重伤,这位东星月小姐还是枪伤。”

  王程看着一言不发的东星月,淡淡地道:“孙局长,今日的事情,你问问我师傅,还有杨祐德前辈,和刘武中前辈都能知道。今日是东星家族对**拳馆,太极拳馆,和我武圣山下拜帖挑战的日子。”

  孙清对此事知道一些,点点头,表示了解。

  王程平静地说道:“东星月失败之后,东星家族的人都走了,我们也都离开武圣山回家。我和我徒弟张绍云在路上看到他们东星家族的人内讧,互相残杀,当时已经是伤者遍地,所以就让我弟子绍云报了警,顺便把东星月腿上的子弹拿了出来……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孙局长可以从那些刀具和枪械上面查到线索才对。”

  孙清仔细地凝视着王程,他心中有直觉此事百分百和王程有关。那两个东星家族的年轻男子的四肢都是被钝器砸断的,骨骼粉碎,场面看起来很残忍。但是在周围没有发现凶器。那些东星家族的人都说是报警的张绍云用一块石头砸的。

  但是。问题还是同一个。没有凶器和物证。那把枪,和刀具上,都是东星太郎和东星辰的指纹。

  王程和孙清的视线对视,毫无畏惧,眼神平静。

  桌子上吃饭的张绍云继续埋头吃饭,因为心虚,所以也不敢看孙清一眼。

  “可是,他们都说是你和你徒弟动的手。”

  孙清严肃地说道。眼神飘向吃饭的张绍云。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也有证据证明了的话,那么就是一起严重的案件了,甚至有可能牵涉到外交事故,毕竟东星家族在日本身份地位都不低。即便是他和唐书记出面,都不一定能保住王程和张绍云,毕竟那两个人受的伤太严重了,不管起因如何,王程师徒两都会有重大责任。

  王程轻松地笑了一下,摊开手。问道:“孙局长,他们有证据吗?”

  孙清摇头。看向东星月。因为他从医院来这里的时候,东星月一定要求来见王程,他以为东星月会有证据,所以单独带了东星月过来。

  东星月的视线几乎一直都在王程身上,感觉到孙清看着她,淡淡地开口道:“王程说的是真的,他们想杀我,我的枪伤就是东星太郎开枪打的。然后又不知道为什么,东星太郎和东星辰互相打了起来,最后就那样了。”

  孙清表情怪异,问道:“你是说,东星太郎和东星辰他们两个人互相攻击,把对方的四肢都打断了?那王程他们当时在干什么?”

  东星月点点头,道:“他们只是路过,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打完了。王程还给我疗伤,我的子弹就是他取出来的。”

  孙清又看向王程。

  王程也点头,笑道:“看,东星月小姐都可以给我们作证,我们只是路过,顺手帮她取出了子弹。”

  孙清看了王程好一会儿,然后才苦笑摇头,语气轻松下来,道:“好吧,那就这样,你们吃完饭录一份口供。”

  他百分百肯定是王程和张绍云动手的,可是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么就最好了……嗯,这样最好。

  再说,还有一个东星月给王程作证,即便东星太郎他们非要咬着王程不放,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自后只会不了了之。

  孙清怪异地看了看这个看着就发冷的日本少女,郑重地道:“东星小姐,等会儿回医院你也请配合我们录一份口供,务必要和你刚才说的一样。”

  东星月如何听不出这个孙局长是明显的在帮王程?但是,她也不在意,点点头,道:“现在就录吧,我不回医院了。”

  王程看向东星月,立即就说道:“我家不欢迎你。”

  孙清也疑惑地看着东星月,看到这日本少女直盯盯地看着王程,也神色诡异地看向王程,道:“东星小姐,你不去医院的话,对你的伤势恢复不好……”

  东星月还是看着王程,冷冷地道:“我听说他的医术很好。”

  这个是孙清不能否认的,皱眉道:“东星小姐……”

  东星月没有给孙清继续说话的机会,冷声道:“反正我不回去,我就要留在这里。”

  王程也是冷笑了一下,道:“还是那句话,我家不欢迎你。”

  “那你有本事就把我丢出去。”

  东星月也冷声说道。

  “那你试试。”

  王程毫不犹豫地道。

  孙清和两个下属都有些目瞪口呆了,不是来录口供的吗?怎么吵上了?而且,还是如此的,嗯,嗯……如果不算两人都那么清冷和硬邦邦的语气的话……就可以说是如此的暧、昧了……

  埋头吃饭的张绍云也抬头愣愣地看了两人一眼。

  王程冷哼一声,坐下来继续吃饭,不再理会这个冰山女。

  孙清心中的沉重也消失了,只要没有确定的证据能指认王程,那他就无所谓了,至于东星月的要求?她自己要留下来也无所谓,他也放心不会发生什么,东星月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而当孙清当场给东星月录口供的时候,王程就无语了,知道孙清是真的要将东星月留下来了。心中很是不满。

  吃了饭。王程和张绍云也当场录了口供。过程中。张绍云有些紧张,几次都说错话了,不过也都在孙清的示意下重新改过来了之后再让下属记录。所以录完了之后,张绍云给也轻松下来。

  “孙局长,你把她带走,你知道我父母他们都回来了,留她在家里绝对不方便。”

  录完了口供,王程急忙对孙清说道。

  孙清又看向东星月。东星月还是冷冷地道:“我不会走。”

  孙清无奈地对王程摊开手,道:“你看,她不走。不过你放心,她只能在江州滞留三天,三天后就要遣送回日本了,这三天你就照看一下她。你医术那么好,她的伤口要多注意一下别恶化了。”

  说着,孙清转身就走了出去。

  王程赶忙抓住孙清地胳膊,无奈地道:“孙局长,你别为难我。”

  东星月冷冷地道:“我说了。我不走。”

  “这是我家,不是你家。”

  王程冷哼一声。对这个赖着不走的冰山女沉声说道。

  孙清也苦笑了一下,挣脱了王程的胳膊,急忙带着两个下属出门而去,上车就走了。

  王程急忙推着东星月的轮椅来到门口,可是看到两辆车已经开走了,也没是没辙,面色很是难看,冷冷地道:“你为什么要留在我家?”

  他知道,孙清将东星月留下来,是有帮自己的意思。现在孙清回去根据自己师徒两,和东星月的口供,就能迅速的将这个案子办成铁案,这时候东星月不在场,日本方面的人也无法说什么。

  但是,王程知道,即便东星月在场,也不会说出实情,因为这个冰山女不傻。再说了,就算她说了,又如何?

  有其他的证据吗?

  还是没有,所以也只是一面之词而已,并不能定罪。

  可以说,王程都尽在掌握,就是没料到这个冰山女会赖着不走,他想不出为什么。

  东星月任由王程推着轮椅,看着远处山下的长江,淡淡地道:“你可以认为我爱上你了。”

  “回答错误。”

  王程不屑地道,然后就将轮椅丢在门口,再次说道:“别进我家门。”

  然后,王程转身就回了别墅,让张绍云将桌子上的碗盘洗漱了,就自己去楼上练功房开始练拳。

  今天对太极拳的领悟让他很惊喜,所以自然要赶紧抓住心中的明悟,多多修炼这门拳法,争取短时间内将其练到入门,彻底掌握。

  一周之后就是比武大会开始的时间了,本想依靠道门三大基础拳法来对敌的,现在又多了一门太极拳,王程自然就更加的重视了。因为道门纯阳才开始修炼,还没有所成的原因,所以他并不想这时候练地煞拳法。

  真正练了一下午的拳法。

  傍晚时分,王程才浑身舒畅的下楼,有些好奇王媛媛和王晓琳两个丫头应该回来了,可是为什么没来找自己练拳?

  而当王程下楼准备找晚饭吃的时候,看到客厅里父亲王建海和陈阿姨,以及两个妹妹都围着坐在轮椅上的东星月的时候,就是非常的无语,心头升腾起了一股恼火。

  跟着师傅下楼的张绍云感觉到了师傅的情绪变化,本来想问几个拳法上的问题,也顿时压住没敢说出口,害怕触了霉头。

  王程迅速的来到客厅,对东星月喝道:“东星月,我不是说过你不准进我家门的吗?”

  客厅里,原本有些其乐融融地王建海和王媛媛等人都楞了一下,所有人都眼神奇怪地看向王程。

  陈阿姨皱眉说道:“小程,你朋友来找你,你怎么不让人家进门呢?而且人家还受伤了,坐着轮椅,刚才要不是我把她带进来,现在还在门口吹着风呢,要是让伤口恶化了怎么办?你这孩子真是的。”

  王媛媛也是面色不忍,欲言又止的模样,可是看到哥哥王程严肃的面孔,话也没说出口。

  王建海也说道:“小程,你难得有朋友来家里做客,别怠慢了人家。”

  王程面色难看地就要说话。

  突然。

  王程和张绍云都感觉眼前一亮。

  原本面无表情的东星月,突然展颜一笑,如无边无际的冰天雪地里乍然见到的一朵白莲花般的耀眼。东星月看了呆了一瞬间的王程一眼,稍微有些得意,随后对王建海和陈阿姨笑着说道:“王叔叔,阿姨,你们别怪王程,其实是我和他在学校有一些误会,不过都过去了。只是我今天刚出院,父母都不在家。我家就住在下面不远,所以就过来你们家里呆两天,不知道会不会麻烦你们……”

  陈阿姨看着漂亮的没法形容的东星月,还有那耀眼的笑容,急忙就摆手笑道:“不会麻烦,不会麻烦,你们都是同学,住的也近,算是邻居了,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你一个女孩子受了伤没人照顾怎么行,就住我们家,没事的。”

  王建海也是笑着点点头,不过没说话。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要不是有父亲和陈阿姨在,他一把就将这个胡说八道的日本冰山女丢出去了。

  不对,她刚才笑了?

  王程又是诧异地看了东星月一眼,看到张绍云还在愣愣地发呆,知道这冰山女刚才真的笑了,而且笑的很好看。

  那又如何?

  王程不屑,狠狠瞪了东星月一眼,因为顾忌陈阿姨和父亲,所以当下没说话了,坐下来就吃饭。

  陈阿姨也热情地招呼东星月坐下来吃饭,还关心的给她夹菜,让她别吃辛辣什么的,那眼神就好像看儿媳妇一样,让王程非常不舒服。

  而此时的东星月,也和之前几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她说话很平和,主动和王程的家人说话聊天,还时不时地笑一下,笑的很明媚,会让人不自觉的亲近,看小姑娘王媛媛都不反感这个冰山女,就知道效果了。

  一顿饭吃完,陈阿姨几乎都将东星月当做自己的女儿了,问长问短,亲切的不行。

  王程快速吃完饭,重重地放下碗筷,上前去抓住东星月的轮椅就朝着外面走去,对陈阿姨和父亲说道:“我带她出去透透气。”

  陈阿姨楞了一下,随后笑容就更盛了,笑道:“好好好,你们年轻人出去走走,记得早点回来。”

  王媛媛在这一瞬间就看东星月不顺眼了,也狠狠地将筷子丢在桌子上,转身就蹬蹬蹬地上楼练拳去了。小丫头王晓琳眨了眨眼睛,也急忙跟上姐姐的步伐。

  张绍云犹豫了一下,本想起身跟着师傅,可是却被师傅王程留了下来,让他自己去和王媛媛两个小丫头练拳。

  王程一个人推着东星月的轮椅,快速地出了门,才看着黑夜中的江水,冷冷地道:“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我都不会让你接近我的家人。”

  “那你要怎么办?”

  东星月面色恢复冰冷,声音也平静地说道。

  “送你走。”

  王程推着轮椅,没入夜色,朝着市区走去。

  东星月这时候也沉默下来,不说话了,任由王程推着她的轮椅,沿着高速路速度极快地走向市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