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领悟,太极。

第二百九十八章 领悟,太极。

  (求支持,求票票,求支持,求票票,求支持,求票票,求支持,求票票……喜欢的童鞋别忘记了投票呀……让我看到大家的支持……谢谢了……)

  看了看杨祐德,然后凝视着杨青语的身形,王程的心中想起了那本出自张三丰之手的黄庭真言,当中记载的那门真正的属于张三丰创造出的太极拳。【】

  他最近看了不少道门典籍了,领悟道门心境,心中的道家修养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再次看了两遍那本黄庭真言,也有了更多的领悟。

  只是,那以防御为主的太极拳以及另一门纯粹的养生拳法,都太过深奥。有了杨式太极拳的基础,再加上武圣山的道门武学基础,王程对张三丰的太极拳其实也能看懂个七七八八,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能真正的修炼了。

  可是对另一门养生拳法,他就是真正的摸不着头脑了。

  呼呼呼……

  王程思考的时候,场中的两人已经开始交手了。

  这次东星月选择了主动出击,因为杨青语一直站在原地不动,那她只能自己先攻,连鞘长刀劈出去,依旧带着破空的呼啸。

  杨青语知道东星月的借力打力的技巧也非常的高明,所以她心中打算不给对方蓄力的机会,当下面对▼,.这一劈丝毫不闪躲,双手抱圆,直接拍在了东星月的连鞘刀锋上。

  不得不说,有鞘和无鞘的刀绝对是不一样的。

  如果东星月拔刀了,杨青语绝对不敢轻易的用手去触碰刀锋。

  所以。对一个刀客来说。如果限制了不能拔刀。几乎就限制了其大部分的实力。其实这对现在的东星月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而东星月很自信,所以接受了这个不公平的规矩,甚至她已经击败了刘诗成。如果现在能继续击败杨青语,那么她就会有八成的自信在最后击败王程。因为,和王程交手的时候,她就可以拔刀了。

  啪。

  杨青语双掌拍在东星月的刀鞘上,随后眼神凝实。双手不断画圆,如漩涡的水流一样,不断的纠缠着中间的圆心,赫然正是太极拳的缠丝劲,一旦缠上,就是绵绵不绝!

  东星月身形一顿,感觉到了自己的刀上传出的一股黏力,和一股吸引力,所以急忙脚下后退,双手发力想将唐刀拔出来再出手。可杨青语不会让她如此如意。她退,杨青语就马上双脚跟上。两人霎时间步伐几乎一致,而且杨青语双手时刻不离她的刀鞘,如牛皮糖一样的黏着,让她进退不得。

  呼!

  东星月深呼吸一口气息,面色凝重,猛然双脚一顿,再次发力。

  而杨青语眼中也闪过一丝精光,这一刻突然松开了东星月的刀鞘,脚下也再次加速,冲向东星月,双掌化作云手,带着呼声拍向东星月的胸口。

  东星月急忙再次后退,唐刀横在胸口。

  啪。

  杨青语双手结结实实地拍在了唐刀刀鞘上,然后撞在东星月的胸口,将东星月撞的后退了两步步,呼吸停顿了一瞬间,面色微红。

  哼。

  杨青语一声冷哼,眼神也闪过冷厉,深得国术拳法三昧得理不饶人。只见她一招击退东星月之后,脚下再次跟上,动作更快,更为迅捷猛烈,身体一转,再次蓄力之后出手,乃是太极拳当中最刚猛的搬拦锤,劲道凝聚,拳头呼啸而出。

  东星月此时也有些慌乱了,终究是年轻人,而且前提就放弃了拔刀。此时她赶忙继续后退,一手握唐刀向下移动去抵挡杨青语的搬拦锤,另一只手握拳袭向杨青语的面门,想逼退杨青语。

  王程看到这一幕,不由地摇摇头,心道东星月终究是和中国武者高手交手的经验少了,不懂国术高手的心思。同时他也心惊杨青语的进步,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了,实力提升之快,也可以说的上是妖孽了。

  看来,杨青语是真的放下一切,彻底退学回家练武了。

  现代国术乃是以战争杀敌为主的,所以以伤换伤的打法,绝对是一般国术高手都喜欢做的。坚决不退,只是进攻,进攻,再进攻,只要敌人能比自己先死,自己能活着,受伤再重都无所谓!

  杨青语此时就是如此,根本不顾东星月攻击自己面门的拳头,而是脚下一凝,腰身猛然一扭,再次发力,搬拦锤猛然撞在了东星月的腰间。

  轰!

  东星月的拳头注定打不到杨青语了,一声闷响,直接被杨青语这一招搬拦锤打的步伐踉跄的后退了五六步,以手中唐刀拄在地上才稳住身形,面色变得潮红,一手捂着刺痛的腰间,气息喘息不已。看着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又冲过来的杨青语,她知道自己不拔刀绝对不是其对手,急忙喝道:“你赢了。”

  杨青语的身形停在了东星月的身前,已经是一记鞭手甩了出来,手臂突然停在空中如长鞭击打空气一般的发出一声噼啪的声响。

  “承让!”

  杨青语对东星月微微抱拳,随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到杨祐德身边站定。

  杨祐德面色露出满意的笑容,杨无忌那个数典忘祖的小畜生跑了,但是杨青语也没让他失望。

  第二场结束,杨青语胜。

  东星月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没动,以独特的呼吸法门调整了好一会儿,面色恢复正常,才开口对王程这边说道:“可以了。”

  一瞬间。

  东星月又变得凌厉无比,一手紧握腰间的刀柄,双眼紧紧地盯着王程。

  王程对师傅长鹤道士点点头,才缓步上前,站在东星月的身前两步。抱拳道:“请赐教。”

  东星月冷冷地道:“刚才不能拔刀。我发挥的实力不足十一。现在我要拔刀了,如果你死了,不要怪我。”

  刘家和杨家的几人都对王程露出担忧的神色。这个东星月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计,不拔刀就能击败刘诗成,并且能与杨青语对拼几招。如果她拔刀,可以说杨青语都绝对不是其对手,刘诗成或许只能在其手上走过一招。

  练兵刃的高手,手中有没有兵刃绝对是两个人。其中的实力差距不可计算。

  刘武中和杨祐德看向长鹤道士,发现老道士神色依旧安然平静,只有那王程新收的弟子张绍云面色有些担忧,两位老人家才稍微放下心来。他们终究是不了解王程的实力到底几何,知道这或许也是一个机会,既然人家师傅都不担心,那他们也不就需要瞎担心了。

  比武大会即将来临,王程将会是两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只是刘武中仅仅只是想想而已,刘家没有刘超英。已经可以放弃了。

  杨青语则不会放弃,双眼放光地凝视着王程。不放过王程的每一个动作。

  王程上下打量着东星月,这也是他第一次和兵刃高手交手,心中也绝对不轻松,严肃地点头道:“放心,如果我真的死于你刀下,也是我技不如人。”

  东星月不再说话,微微弯腰,道:“请。”

  王程眼中也没有丝毫情绪,不过却不是如东星月冰湖一般的冰冷寂静,而是宛如秋水一样宁静怡人。看着东星月,他脚下踩着一个步伐,双手很寻常的垂在两边,显然是没有想要先出手的意思。

  那么,东星月就不客气了,低喝一声,一手搭在刀柄上,猛然跨出一步,就冲向了王程,步伐迅速。

  噌!

  真正的拔刀了。

  很快。

  其他人都只见到一刀白光闪过。

  但是王程没有退,步伐依旧沉稳,双脚似乎扎根在大地,心中流淌着黄庭真言的太极拳,双手突然划过一个诡异的半圆,身体微微一转。

  砰!

  东星月从王程的身侧一冲而过,刀锋在这一刹那间,被王程的双手夹住了一瞬间,然后顺势朝着后面甩了出去。所以东星月也冲出三步才稳住身体,然后丝毫不停的猛然一转身,再次一刀劈向王程而来,手腕翻转,刀锋的角度更为诡异,速度也更快,也再次展示出了高超的借力技巧。

  王程神色依旧平静,心如止水,道家纯阳心境占据心田,一篇篇道门典籍闪过,黄庭录言的太极拳当中的诸多不明之处此时突然都好像懂了。

  所以,王程还是没有退,双脚在地上踩着圆,双手也随之而来,划过一个个圆,如太极八卦一般。

  刀锋呼啸而来。

  王程的双手划过半圆也到了这里,一双手掌自然而然的就再次将刀锋夹在了中间,巨大的力道之下,让东星月一时间拔不掉。

  场面安静下来,杨青语等人都是皱着眉头,有些看不懂。好像王程的双手在空中,而东星月的刀锋主动送上去给王程抓住一样。

  东星月清冷的面色变得通红,呼吸更为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才过了两招,可是她已经消耗了许多体能。

  更重要的是,此时她的刀锋再次被王程夹在双手当中,让她一时间根本拔不出来。双眼死死地盯着王程,看着王程如水一般的眼神,她再次发力,腰身一扭,双手猛然发力,可依旧没有抽出来。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容,随后就突然一松手。

  东星月这一下呼的将刀锋拔了出来,可是因为用力过猛,倒退了两步才站稳,稍微有些狼狈,扎着干脆利落马尾的头发都飘在了脸上,呼吸也更急促起来,一双眼睛闪烁着怒火,再也没有了如冰湖一般的冷寂。

  杨青语的面色有些难看起来,低声对爷爷杨祐德说道:“爷爷,这是太极?”

  杨祐德也是面色不好,因为王程这一手拳法,的确是太极,虽然和他们杨家的杨氏太极截然不同,和他记忆中的陈氏太极也不一样,但的的确确是太极拳,那随手之间展示出的太极八卦就是证明。

  杨家爷孙两没有说话。继续看着场中。心情都很凝重。王程的太极拳都如此强势了,那么武圣山拳法呢?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胜负其实已经明了了,两者实力差距有些大。

  这一下,东星月的心境都已经被破坏了,大喝了一声:“呀……”身体旋转着冲向王程,刀锋划出一个个白色光圈。两步之间,转了足足有五六圈,非常快,最后猛然一刀劈向王程胸口。

  这一刀力道之大,卷起了气流,速度之快,只能看到一片冷厉的白光洒向王程。

  刀法的名堂,乃是伊贺流派赫赫有名的圆月刀法。东星月也是在三年前才开始练,此时火候还不足,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是不愿意轻易施展的,呼吸要诀和步伐配合她都还没有完全掌握。

  王程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澜。心中依旧不断的领悟张三丰的太极拳,面对东星月这一刀,还是没有退,反而是主动冲了上去。

  周围诸多高手都是一惊,即便是一直面色安然的长鹤道士都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只见王程冲了上去,双手划过半圆,再次诡异的将东星月的刀锋夹在了双手之中。东星月的气势也是戛然而止,脸上出现了汗珠,双眼闪烁着不可思议,喃喃道:“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

  从头到尾,她就出了三刀,王程却是将她的每一刀都抓在了手中。

  如此手段,在场的人当中,即便是杨祐德和全盛时期的刘武中来出手,都不敢说自己能做到。他们出手自然是能轻易的击败东星月,但是要让他们每次都抓住东星月的刀锋,那他们是绝对做不到的。

  长鹤道士肯定是能做到的,但是老道士靠的是霸道无比的地煞拳法以及天罡拳法,一把直接硬抓,是绝对实力和境界上的碾压,技术含量其实也比不上王程现在的手法。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

  胜负已分。

  王程面色严肃,双手发力,巨大的力道爆发,一把将东星月手中的刀锋夺了过来,手腕翻转,抓住刀柄,随意将刀锋插在身边的泥土里,淡淡地道:“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把刀归我了。”

  东星月面色瞬间由通红变成煞白,握刀的手掌颤抖着,一个是因为心情激动,另一个是被王程巨大的力道所震动。她眼神凝视着王程,沉声道:“今日羞辱,我必定会铭记于心,日后不斩杀你,我死于此刀之下!”

  说完,东星月对着长鹤道士弯腰道:“晚辈告辞。”

  然后,这位日本女武士转身就走了,来的凶猛,走的也干脆。

  另外两个东星家族的男子都犹豫了一下,他们本来也想出手的,可是看到王程身边插在地上的刀锋,他们还是放下了心思,知道再出手也是白白受辱,当下就跟着东星月朝着外面走去,神色溢出杀气。

  王程突然对走到门口的东星月喊道:“东星月,你太狡猾了,都不说个年限,你是怕死吗?我也没时间一直接受你的挑战。”

  东星月的身体一震,停在了门口,面色变幻,咬牙切齿地喝道:“王程,你不要嚣张,五年之后,你我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存活。”

  说完,东星月就大跨步夺门而去。

  王程摇头笑了笑,拔出地上的刀锋,放在师傅长鹤道士面前的桌子上,道:“师傅,这是一把好刀。”

  长鹤道士淡淡地道:“好刀,那你就收着吧,下次她来了,还会继续给你送一把。你的太极何时练到这般境界的?”

  长鹤道士的眼光岂会不如杨祐德?王程一出手,他就看出来了这是太极,不是武圣山拳法。

  只是,王程的太极和杨氏太极,以及陈氏太极都截然不同,带着明显的道家味道,防守有余,却是几乎毫无攻击力。

  刚才王程三次都能抓住东星月的刀锋,却都没有后续进攻,只是最后将刀锋夺了过来,就已经表现了出来。如果是杨青语的杨式太极拳的话,绝对已经将东星月打成重伤,甚至击杀当场了。

  王程摇头道:“就是那本书上的,最近弟子领悟道门心境。突然也对太极拳有所领悟。就施展出来试试。”

  “好。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我不会约束你。但是要切记武圣山武学是你的基础,你领悟道门纯阳,将纯阳境界练至大成之后,修炼地煞,天罡拳法两门拳法都会毫无阻碍……”

  长鹤道士严肃地说道,他害怕王程见到钻研别人的武学而忘记了武圣山武学。也提醒王程,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武圣山武学。地煞天罡大成之后,天下间就少有人是其对手了。

  王程点头笑道:“师傅放心,武圣山武学是我的根基,我知道轻重。”

  “最好如此,好了,你们都自己散去吧,我和两个老家伙聊聊。”

  长鹤道士语气一转,一下子变得不耐烦起来,对王程和张绍云挥挥手,开始赶人了。

  杨祐德也笑道:“青语。你们先回去,我坐会儿。”

  刘武中也低声对刘诗成说了什么。交代了之后,也过来坐了下来。

  三位老人家也的确有段时间没有聚聚了,其从刘武中经历上次重伤住院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上山。

  王程当下无语,苦笑道:“好吧,那你们聊,我们先回去了。”

  说完,王程就带着张绍云,和杨青语,以及刘诗成等两家高手一起出门朝着山下走去。

  杨青语和王程并肩而行,问道:“你的太极拳很厉害,你本来可以很轻易击败她。”

  王程平静地道:“一般般,才刚开始练,我现在只会防御,还不会进攻。”

  “和长鹤道长一样?”

  杨青语好奇地问道。她刚才还以为王程或许是有意羞辱东星月,现在看来似乎不是如此……

  王程一愣,想到师傅似乎就是因为能挨打而立于不败,自己现在放下了猛虎九式和地煞拳法,而专心修炼道门纯阳,然后现在领悟了纯粹只会防御的正宗张三丰太极拳,以后岂不就是和师傅一样,只能挨打防御?

  想到这,王程就是满脸苦笑,只是对着杨青语点点头,不再说话。

  张绍云张了张嘴,想说师傅的虎形拳天下无敌。可是他想到自己是个新手,在场的都是武学世家之人,害怕说粗了丢人现眼,自己倒无所谓,给师傅丢脸就难受了,所以就不说了。

  刘诗成败给了东星月,面色一直都很低沉,一路上也没说话。直到来到山脚下上车了,他才对王程和杨青语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直接开车回家去了。

  而杨青语和王程道别之后,目送王程带着张绍云消失在山间小路上之后,才让家里人开车先走,她也自己一个人独自朝着市区方向走去。刚才见识了王程的实力,她的压力更大了,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

  王程带着张绍云朝着江边别墅走去,所以和去市区的杨青语不是同路。刚刚初步领悟了张三丰的太极拳,路上他也不断在脑海里回忆领悟,脚下步伐跟着时不时地变幻,偶尔还会突然出一拳,速度也时快时慢。

  这可苦了跟在他后面的徒弟张绍云,一会儿跑一会儿停的,被折腾的不轻。

  “八嘎……追……”

  突然,前面一个山丘传来一声呼喝。

  王程和张绍云师徒两都楞了一下,停在了山坡脚下。王程耳目异常灵敏,听到了是日本人在说话,下一刻就联想到了刚刚下山的东星家族的人。

  而下一个呼吸,王程师徒两就看到一个狼狈的白色身影从山丘那边踉跄地跑了过来,其身后出现了两个身穿武士服的男子,和一群地黑衣男子,都杀气腾腾地追了上来。

  这时候,那白色身形不稳,一下子摔倒了,一声闷哼,整个人就从山包上滚落下来,白色武士服和黑色发丝飞扬,一直滚落到了王程的脚下,衣服都变成了泥土的颜色,头发遮住了半边脸。

  可王程和张绍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已经昏迷的人是谁

  正是刚刚在山上和王程交手的东星月。

  后面追过来的那两个男子正是东星家族的另外两个人。

  师徒两都疑惑不已,这群日本人是内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