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道门纯阳

第二百九十六章 道门纯阳

  (求票,求支持!)

  “师傅,东星武去势了。【】”

  王程坐下来喝了一杯茶,低声说道。

  长鹤道士也惆怅的叹了口气,摇头道:“有些可惜了,他上次和我交手,已经有所领悟。如果回去坚持几年,可能会有新的突破。”

  王程也点点头,他的目光其实还在长鹤道士之上,只是限于见识和境界不如,当日见到东星武的时候看不出什么。他此时想想,却是能看到比师傅长鹤道士更多的东西,所以心中也更为的可惜。

  如果,东星武年轻时候就能够得到正宗华夏内家拳真传,只怕现在的实力或许可以和牛大海相当,还会在杨祐德和刘武中之上。

  可惜!

  他是日本人!

  王程沉默下来,一边喝茶,一边拿起桌子上的一本道门典籍看了起来。如果他自己身在那个年代,也不会将自己的武学传给一个日本人的,不管这个日本人的学武之心有多么的执着都会被无视。

  长鹤道士叹了口气之后,也喝了一杯茶,师徒两都显得很悠闲。然后老道士才将旁边的一个黑色的帖子递给王程,道:“明天午时,他们会过来。”

  王程接了过来,黑色帖子正面上刻画出一把唐刀和一颗星辰。这是挑战贴,指名道姓挑战长鹤道长的弟子王程,最后的署名是东星月,东星太郎,东星辰三人!

  想来这三人就是杨青语所说的东星家族的三位年轻高手了,那位用刀的高手,应该就是东星月了。因为这三个名字当中只有东星月最有可能是女性。

  “我明天过来会会他们。”

  王程无所谓地将帖子放在一边。他最近几乎都放下了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以及婆罗门的呼吸法门等等的高阶武学拳法。专注于钻研道门典籍以及练武圣山的三大基础拳法。

  所以,此时王程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平和,除了一丝沉稳,没有其他任何的强者气息,就和普通人一样。

  但是,长鹤道士知道,现在王程身上的味道,他都看不透了。这是真正领悟了道门心境的表现。他练武一辈子,也不曾进入这个境界,所以他一直都在道门武学门口徘徊,练成地煞拳法之后,就再也难有寸进。

  东星家族的小辈,长鹤道士根本不看在眼里。或许整个日本武术界,这老道都不看在眼里,他在意的是一周后就即将举行的全国比武大赛。

  “王程,这次比武大赛,我要你拿冠军。”

  长鹤严肃地说道。

  一直站在旁边的张绍云也对这个最感兴趣。所以双眼放光地仔细听起来。

  王程将手中的道家典籍放下,这本书他也看过两遍了。几乎能倒背如流,笑道:“师傅,天下之大,谁都不敢说自己就能成为第一,就算您现在凝聚罡劲,也不敢说没人是你的对手,我哪里敢预定冠军。”

  “呵呵,好,你能如此想就最好,尽力就行。起来,和我过两招。”

  长鹤道士盯着王程,笑了起来,也一下子来了兴致,站起来挥挥手,叫王程和他过过招。

  师徒两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交手了,所以王程也笑着站起来,道:“好,那师傅小心了,最近我对道门拳法有了更多的领悟。”

  “我还会怕你一个小子?”

  长鹤道士装作不屑。

  而当两人交手的时候,长鹤道士才逐渐面色凝重起来。因为王程施展的就是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这三门拳法此时在王程手中几乎毫无间隙,也毫无痕迹,如羚羊挂角,几乎无迹可寻。如果不是他本人也练了一辈子这三门拳法,估计都不一定能认的出来。

  丹阳拳法,元阳拳法,九元拳法,在王程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程在长鹤道士的眼中也突然好像变成了一团炙热的光芒一般,如烈阳,身化纯阳!

  纯阳!

  长鹤道士心中猛然就是一震,瞬间一片恍然,一道明悟闪烁心底。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被自己的徒弟指点了,而且是徒弟无意之中指点了自己。

  他练拳八十余年,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几乎闭着眼睛顺逆都能打出来,也是练的纯熟无比,气血搬运也达到大成。可他就是不曾领悟其中的道门奥秘,也无法真正的将三门拳法融为一体。他知道,这就是他无法练成武圣山的天罡和周天拳法的主要原因之一——基础不牢!

  现在看到王程的变化,才知道这三大基础拳法的核心奥秘就是纯阳。融为一体,身化纯阳,呼吸融为一体,气血随心所欲的变化,对身体的控制也更为彻底。

  这是武者身体最为理想的状态!

  呼呼呼……

  王程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心跳,都在长鹤道士的眼中变得透明,看的清清楚楚,心中震惊不已。

  可惜!

  长鹤道士收拳站立,面色又是惆怅遗憾不已。他如果能早二十年领悟这个奥妙,就不必走到今天这一步了。他也能彻底将地煞拳法练到圆满境界,达到修炼天罡的基础,甚至有可能练成他师傅都没能练成的周天拳法,进而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

  可惜,可惜。

  王程不知道师傅的心思,只是看到师傅站在那里不动了,神色变幻复杂,也停了下来,带着疑惑说道:“师傅,这是我最近根据道门典籍领悟的道门心境,融入三大基础拳法当中,彻底领悟出了一门崭新的拳法,我想这就是三大基础拳法真正完美融合的境界,您看如何?”

  长鹤道士坐下来喝了一杯茶,心中的遗憾和惆怅也都逐渐的消失。过了一辈子了,他也看透了。如今在徒弟的手上能将武圣山发扬光大。他也很高兴了。当下微笑道:“很好,历代祖师爷看到的话,也会很高兴。你要继续打好基础,我武圣山武学,基础最为重要,让你的弟子也谨记这一点。”

  王程点点头,看了发呆的张绍云一眼,沉声道:“绍云。记住了吗?”

  张绍云刚才看师傅和师公过招云里雾里的呆住了,根本看不懂,听到师傅呵斥,急忙清醒过来,答应道:“是是是,师公放心,师傅放心,我一定谨记于心,打好基础。”

  王程笑了笑,看了看天色。对长鹤道士道:“师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明天我一定准时到。”

  长鹤道士心中又是遗憾又是高兴,心情也很是复杂,勉强笑道:“好,比武大会的事情也要放在心上。”

  王程答应下来,对张绍云挥挥手,转身就朝着山下走去。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的背影,越看越是心惊。他之前没有在意过,刚才和王程过招发现了这个弟子的不一样,此时才专心看过去,顿时发现王程的身形步伐都有莫名的奥妙,仔细看来,似乎如一元,也如太极,又如三才,还如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宫,似乎所有道门数字和图像的奥妙,都能在其身上看到一些。

  如此的道门境界,他还是少年时期在晚年的师傅身上看到过,那时候他的师傅已经天罡拳法大成,行动之间就可以踏罡布斗,动辄就是风雷之声,可谓天下无敌,只是可惜没有出山。可现在自己的徒弟王程只是入门三月而已……

  “看来老道我真的走大运,收下了一个我武圣山历代以来最为妖孽的弟子。师傅,我终于有勇气去见您了。”

  说着,长鹤道士将手中茶杯的茶水缓缓地倒在了地上,神色不知是喜是忧。

  天色昏暗下来。

  王程心中平静如水,如一元初始,一言不发地就踩着步伐朝着自己家别墅走去。同时心中也是流淌着一篇篇道门典籍,和一幅幅道门图画尽量融入行走的双脚。

  将练武融入行走坐卧之间,这不只是王程对徒弟的教导,更是自己在做的。

  张绍云在努力的学习,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到师傅的一半境界。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天色昏暗,陈阿姨在王媛媛的帮助下刚刚做好了部分饭菜端上桌子,还剩下不少要做。

  王程对母女两打了一声招呼,又和看新闻的父亲说了两句,再摆脱了小丫头王晓琳的纠缠,就带着徒弟张绍云上楼去了。

  王建海对此无奈地摇头,他现在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像个父亲了,因为根本不懂自己的儿子,更管不了自己的儿子,毫无父亲的权威。想问吧,似乎两人之间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厚稳步出口;不问吧,又整天担心,这让他非常的不好受。

  而王程回到练功房,就开始带着徒弟专注练拳起来。

  就如长鹤道士看到的,王程的拳法已经领悟了道门心境,这是通过真正融合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做到的。不过他之前并没有真正的进入道门心境,只是领悟到了。刚才他和师傅长鹤道士过招的时候,终于彻底进入了道门心境,也将三大基础拳法融合为一,三才如一元,领悟纯阳。

  呼呼呼……

  王程的呼吸很缓和,可是呼出的气息却是极为炙热,如蒸汽一样的升腾起来,体内气温也随之升高,浑身气血高速运转。三大基础拳法融合之后,在他手中已经变成了一门更为深奥的拳法,整套拳法一百零八招,每一招都有七十二种呼吸变化,比之地煞拳法都要复杂一些。

  同时,这门拳法对身体的打磨也就更为细腻和深刻彻底,几乎全身内外任何一个部位能通过呼吸气血延伸到。

  王程知道,等他将这门道门纯阳拳法彻底练成的时候,再去练地煞拳法,就可以速成,可以在几年内能将身体筋骨皮全部打磨到一种极限,抗击打能力大增。

  当年长鹤道士练地煞拳法三四十年才有所成就,其实这不是正常的。如果他能领悟出这门道门纯阳拳法,练成之后再去练地煞拳法。也只需要三五年就能练成。十年就可以大成。

  所以。长鹤道士一直都说的没错,基础最重要。他的基础就不牢靠,导致成就有限,自然就不希望徒子徒孙继续走他的老路。

  “小程,吃饭了。”

  王程将纯阳拳法练了三遍,张绍云也默默地在一边练着跃马桩和猿啸九式。

  楼下,陈阿姨招呼了一声,两人都收拳停下来。

  “师傅。你这拳法是什么呀?我距离你这么远,都感觉到好热,你就像一个火炉一样,房间温度都升高了十度。”

  张绍云此时浑身大汗,忍不住出声问道。即便相聚五六米远,他都能感觉到一股股热浪从师傅那里席卷过来,不到一小时,他就热的不行,头发衣服都湿透了。

  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自己也是大汗淋漓。等会儿肯定要大吃一顿,还要喝很多水才能补充身体消耗。平静地道:“等你入门了就知道了,好好练你的拳法,吃饭的时候多吃肉。”

  张绍云无奈苦笑,师傅的借口一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还没入门。这也是他无法反驳的,只能默默地跟着去吃饭,记下了多吃肉的师门训诫。

  陈阿姨如今在别墅里已经变成了专职做饭的厨师,因为有王程,王媛媛,又多了一个练武的张绍云,每一顿饭都要做很多很多才够。而且大部分还都要肉食,不管是早中晚都一样,养着三个大胃王,让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买菜买肉做饭。

  还好的是,王建海最近无聊将别墅前后的大片草地都开垦了出来,准备自己种点蔬菜瓜果什么的,到时候蔬菜就能自给自足了。

  王程一个人现在能吃十个人的饭量,王媛媛能吃三个人的饭量,张绍云也能吃三四个人的饭量。王建海看到这三个家伙每顿吃那么多肉,都有心思在后面建一个牛圈和猪圈,来自己养猪养牛了。

  吃完饭!

  王程带着徒弟和两个妹妹继续练拳,这是他要求两个妹妹和徒弟必须养成的生活习惯,将练武变成生活的一部分。所以,王程每天都要他们练拳,坚持下去,将练武融入生活,融入骨髓,融入灵魂,变成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

  目前,只有小姑娘王媛媛差不多初步做到了融入生活这一点。

  而张绍云和小丫头王晓琳,都只是在跟着练而已。

  一夜无话。

  王程第二天一早没有去上课,让两个妹妹也都留在家里自己练拳,或者任由小丫头去玩儿,放纵她们一天。

  吃完早餐他就带着徒弟张绍云朝着武圣山走去,今天是有人拜山挑战的日子,而且也是指名道姓的挑战他。这是自他拜入武圣山以来的头一次,对手还是日本人,所以很是看重。

  一路来到武圣山脚下,太阳刚好爬上半山腰,一长串车子也在这时陆续抵达山脚下。

  一扇扇车门打开,杨祐德,杨青语,刘武中,刘诗成,刘青等等杨刘两家的高手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个都面色严肃不已。

  而另外几辆车上走下来一些身穿黑色西装,严肃不已的男子,众星拱月般的围绕着三个身穿武士服的年轻人。

  为首的,赫然是一个扎着马尾,穿着和服,腰间挂着一把唐刀,剑眉星目,神色冷峻,英气逼人的女子。

  整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就让人感觉发冷,一股锋锐之气扑面而来,好像刀锋所向一般。

  王程知道,这位女子应该就是拜帖上的第一个名字——东星月!

  这一大群人下了车,显然都是约好一起过来的,应该是将武圣山当做了比武场所,才会如此。下车之后,所有人也都同时看到了从不远处小路上走过来的王程和张绍云这一对师徒两。

  杨祐德对身边的杨青语低声道:“王程是走过来的。”

  杨青语神色严肃,只是点点头,她知道爷爷说的是什么意思。这种对武学的执着理念,她自己最近也在实践,除了今天早上因为和大家一起坐车之外,其他时候,她几乎都是靠双脚走路。即便是半个月前她去了临近的县城一次,都是靠着双脚,来回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鞋子都走烂了一双。

  她知道自己天赋不如王程,所以就必须更加努力。如果在努力程度上都被王程超过了,那她和王程的距离只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拉开很大,以后永远都将会看不到王程的背影。

  “哼!”

  东星月看着走过来的王程冷哼了一声,双眼如刀锋一般看向王程,没有丝毫的情绪,只有冰冷,说着熟练的汉语,冷声道:“你就是长鹤道士的徒弟王程吧。”

  王程对杨祐德以及神色稍微萎靡的刘武中点点头,才看向东星月,点头承认道:“不错,我就是王程。”

  “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用你们三个人的献血来祭奠我爷爷的英魂。”

  东星月的声音如冰块一样的刺耳,目光也依旧如刀锋般扫过王程,杨青语,以及刘诗成,丝毫没有将三人看做是活人,好像看着三具尸体一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