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东星武之逝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东星武之逝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票!)

  这次王程给文欣的治疗时间大概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伤势的恢复也很稳定,几乎都在王程的预料之中,病情也都尽在掌握。

  不过,这次王程的行针不只是用了翡翠针,还用了刚刚用羊脂玉制作的针来行针治疗。至于效果如何,就要看下次文欣来了之后,他才能知道。

  看了看文欣已经结疤,还有一点点伤痕的脸,王程将一根根翡翠针和羊脂玉针都取了下来,渗透出一丝丝血迹也逐渐凝结。

  王程预计再过一个月应该就能彻底结疤,然后就是一个漫长的恢复的程,短则两三月,长则半年左右。新陈代谢加速之下,伤疤消失之时,就是文欣痊愈的时候。

  “小欣,疼吗?”

  王程看着文欣明亮地大眼睛,低声问道,和刚才面对文剑丞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文欣心思比较单纯,只知道王程不会伤害她,那就足够了,眼神闪过坚毅,点点头道:“不疼。”

  怎么可能会不疼?

  王程知道这小姑娘的忍耐力也是一流,心中一软,微笑道:“好,不疼,这次治疗就结束了。回去之后还是要记得我说的话,知道吗?”

  文欣依旧肯定地点点头,眼神坚定地道:“嗯,我记得,我不会碰的。”

  “好,那你就回去吧,你爸爸和姑姑在门口等你呢。”

  王程点头说道。

  文欣低下头,脆生生地道:“王程哥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

  王程笑道。

  “那下次我爸爸和姑姑可以进来吗?”

  文欣瞬间抬起头。眼睛明亮地说道。

  “下次再说咯。看小欣听不听话,乖不乖。”

  王程带文欣走了出去,最近接触小丫头王晓琳,他也学了几手哄小孩子的手法。

  可惜,小姑娘王媛媛小时候没有享受到,那时候的王程可没这么大的耐心。当年王媛媛小时候一不听话,王程就不理了,任由她闹去。闹累了就不闹了,后来王媛媛知道这些都没用,就变得很听话了。

  别墅门口,正在一边练拳,一边警惕地看着门口文家几人的张绍云看到师傅王程出来了,急忙调整呼吸,收起马步,上来站在师傅身后,满脸严肃地面对着文家几人,以壮声势。

  文城桦和文城琳都急忙走上来。两人都是急坏了,害怕王程的治疗会因为刚才的事情受到影响。

  “王程医生。小欣的情况怎么样?”

  文城桦急忙问道。

  王程点点头,扫了两人一眼,然后又看了远处的文剑丞三人一眼,淡淡地道:“还好,还是那些忌讳,回去还是注意那些。现在是小欣恢复的关键时间,一定要注意,其他的就没事了,下个月再来吧。”

  文城琳接过文欣,对王程歉意地笑道:“王程医生,我七叔是部队上的,所以习惯了发号施令,行事古板自我了一些,你别在意。”

  “呵呵,文小姐说笑了,我肯定不会在意。我和你们关系也就是医者和患者家属的关系,其他的我都不在意,小欣治疗完成了,我们也就没有关系了。记住我说的话,下次,只有小欣可以进来,现在你们走吧。”

  王程呵呵笑了笑,挥挥手很随意地说道。

  可是言语之间的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味道,让文家兄妹两都是满脸的苦笑和无奈,他们都知道王程的脾气很硬。而且此时他们是有求于我王程,所以自然不敢反驳什么,只要王程还继续给文欣治疗就好,以后的事情只能再慢慢找机会修复了,当下再次道谢两声就带着文欣上车离开了。

  那文剑丞也没有和王程说话,远远地看了王程一眼就上车走了。

  站在王程身后的张绍云神色复杂,低声说道:“师傅,我听说过文家。”

  王程转身一只手拍在了张绍云的肩膀上,看似轻缓,可是却带着沉重的力量,如一座大山一样的压下来,压的张绍云当即双腿弯了下去,赶忙屏住呼吸,扎起了马步才顶住王程这随意的一拍,满脸通红不已。

  “你的脑子里多想想拳法,今天吃完早饭的任务是跑步去江州市两个来回。”

  王程淡淡地丢下一句,跨步进入了别墅。

  张绍云通红的面色顿时都是苦涩,可是想到师傅的榜样,当下就充满了干劲——我也要像师傅一样,拥有不在乎别人是谁的霸气!

  只需自强,不许在意他人是谁,这是何其的自信?

  吃早饭的时候,王建海看着这个似乎变得不认识的儿子,满脸都是我有话要问的表情,可是一直都被身边的陈阿姨压住了,所以一直没开口,就是默默地吃饭,但是浑身都不痛快的样子。

  而王程和王媛媛都安静地吃着饭,各自不知道想什么。

  饭桌上只有小丫头王晓琳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兴奋地说哥哥很厉害,姐姐很厉害,她自己也要很厉害什么的,双手也不停地在比划着。

  吃过饭,王程就带着一大一小两个丫头朝着学校走去,至于徒弟张绍云,这小子还差半小时的桩法才完成早课,然后他才能吃饭,吃了饭就要去跑步,跑去市区两个来回基本上就到了下午了,到时候才能吃午饭,吃了午饭又开始练拳……

  可以说,张绍云过的很充实,心中憋着一股劲。

  路上,走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小丫头王晓琳又开始耍赖不想走了,抓着哥哥王程的手就不停的哭,想要哥哥背她。

  “我走不动了,哥哥背我嘛。呜呜……”

  “我腿疼。哥哥背我嘛……”

  “呜呜呜呜……哥哥被我嘛……”

  小丫头一边急匆匆地迈着小步子跟着哥哥的步伐。一边一直抹眼泪,她想坐在地上耍赖,可是她知道哥哥和姐姐真的会丢下她,所以经历了一次,她就不敢了,害怕一个人被丢在路上,只能尽力地跟上。

  可是王程却是板着脸不说话,就是拉着小丫头一步步地走着。这种速度已经是慢的再慢了,就是为了配合这小丫头,让她慢慢养成到哪里都要尽量走路的习惯。

  至于旁边的王媛媛,听到这哭声已经很烦躁了,心中理解了哥哥小时候为什么对自己板着脸了,想到哥哥走了之后,自己要带着这小丫头去上学,王媛媛心中就郁闷不已。

  嗤!

  一辆炫酷的跑车又停在了王程兄妹三人身边,为什么要说又?

  可是看到王程理也不理地带着两个妹妹就走了,跑车无奈地又慢慢地跟上。车窗打开,伸出一个带着墨镜。头发飞扬的美女——正是吴胜男。

  “喂,王程,你是虐待狂吧?哪有老这么虐待自己妹妹的,看你妹妹哭的我都心疼了,你妹妹那么可爱,你都舍得呀?”

  吴胜男的确是满脸心疼不忍地对着王程骂道:“你要是不喜欢你妹妹,把她让给我,我绝对疼她。”

  王程头也不回,一边拉着小丫头王晓琳走着,一边平静地道:“多谢吴姐关心,不过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就别多管了,我的妹妹我自己知道怎么带。”

  “你还知道是你自己的妹妹,你看她哭的。”

  吴胜男不满地说道,看到王程没理会自己,急忙对小丫头王晓琳喊道:“小妹妹,来姐姐这里,别跟着你哥哥了,他就会欺负你。姐姐有车,带你兜风,还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小丫头王晓琳转头看了看开着跑车的吴胜男,还泪眼朦胧地,却是更加紧的抓着哥哥的手,一边哭,一边说道:“呜呜……不好,我只要我哥哥,呜呜……”

  说完,小丫头就转过头,跟着哥哥继续走,当然,也还继续地流着眼泪。

  这个死丫头!

  吴胜男心中忍不住骂一句,面色尴尬难看不已,然后看着王程兄妹三人继续走了。她心里又骂道,这三兄妹真的没有一个正常人,当下猛然一踩油门,车子呼的朝着前面飞驰而去。她决定以后再也不理会这兄妹三人了,简直无法正常交流。

  来到市区学校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放学了……

  小丫头王晓琳虽然已经走的双腿麻木了,眼睛也苦的红肿了,可是一想到已经过了上课时间,不用上课了,就又是眉开眼笑起来。

  而当兄妹三人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王程见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见到的杨青语。

  杨青语孑身一人,一身清爽利落的运动服,脸上不施粉黛,头发随意扎着马尾,安静地站在路边,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看到王程,她声音依旧清冷地道:“东星家族的人来了。”

  王程扬了扬眉毛,东星武他还记得,也是一位对武学非常执着的日本武者,他心中对这位老者还有些敬佩。

  接连挑战杨祐德,刘武中,以及自己的师傅老道士,虽然全部战败,可是依旧不放弃自己的武学之路,这种执着和勇气,绝对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他们又来干什么?”

  王程好奇地问道。

  杨青语叹了口气,清冷的神色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惆怅,语气平静地道:“东星武老先生去世了,他的后人来江州报仇,要挑战我们。”

  “什么?东星武去世了?什么时候?”

  王程瞬间也是语气微微激动地问道,显然对这个消息很吃惊。

  “半个月前。”

  杨青语淡淡地道。

  “因为上次受的伤?”

  王程瞬间想到了原因。

  上次东星武来江州接连挑战三大宗师,每一场都是大败,不受伤是不可能的。虽然其内家修为也很是强势,已经完成小周天的气血搬运,但也算是重伤了。必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没想到。他回去没有挺过来?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王程也出现一丝惆怅的情绪。摇摇头,随后语气奇怪地道:“他的后人来报仇?”

  东星武的后人,实力也定然没有东星武强大,来江州怎么可能报仇。

  “不错,不过他们不是挑战我爷爷和你师傅,而是挑战我们。他们要击败我,和你,还有刘超英。可惜刘超英不在,他们把刘诗成当做了目标。击败我们三个人,完成东星武没有击败我爷爷和你师傅,还有刘老的遗憾。”

  杨青语语气也无奈地道:“他们昨天刚到的,今天早上到我家和刘家下了拜帖,现在拜帖应该也送到武圣山去了,我刚才顺路路过这里,就和你说一声。”

  王程皱眉道:“来了几个人?他们很强?”

  杨青语点点头:“三个人,两男一女,都很强。其中那个女子用刀很厉害。我爷爷说我都不一定是对手。”

  “呼……好吧,我知道了。多谢青语姐专门来通知我。”

  王程长出一口气,叹息了一下,为东星武稍微惋惜了一瞬间。虽然对方是日本人,但是同为武者,其武者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

  “嗯,我先走了,一周后武术大赛就开始了,你自己注意点,我不会放弃的。”

  杨青语对王程点点头,就朝着太极拳馆的方向走了过去。

  “哥哥,我饿了……”

  王程心中想事情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小丫头王晓琳撅着嘴低声说道。

  “好,咱们去吃饭,吃完了饭就回家。”

  王程笑了笑,就是如此简单的安排了行程。

  兄妹三人就是出来走了一圈,吃个饭就回家了,到了校门口都没进去,如此带着妹妹上学,王程这个哥哥也是够称职的。要是被父亲王建海以及陈阿姨知道了,王程绝对不会好受。

  不过,王程早就将两个小丫头收买了,定好了规矩,绝对不会不告诉父母;但是必须考试第一名,以后才能继续这样,不然谁没保持第一名,就乖乖地去上课。

  听到吃完饭就又可以回家了,小丫头王晓琳又是欢呼了一声,不过又想到要走回去,欢呼声顿时戛然而止,小脸又变得苦兮兮的,她一下子不知道现在回家到底是不是好事。

  王媛媛此时有了小丫头王晓琳的对比,就显得成熟多了,俨然就是一个小大人,如此让王程放心许多。

  吃过饭,王程又带着两个妹妹走回家,路上又碰到了飙车的吴胜男,这次这位女强人直接加速一晃而过,并没有停下来,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理会王程兄妹三人了。

  回到家,王程将两个妹妹丢在家里,吩咐王媛媛带好妹妹练拳,和父亲王建海以及陈阿姨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刚跑了一个来回的徒弟张绍云出门了,朝着武圣山走去。

  看到师傅王程沉静的面色,张绍云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傅,出事了?”

  王程点点头,道:“有人来给我师傅下拜帖,要挑战我。”

  张绍云面色一惊,心中惊讶,还有人敢挑战师傅?当下就不屑地问道:“谁敢挑战您?”

  “日本东星家族,东星武的后人,主修形意拳和合气道。”

  王程简单地将上次东星武来的事情解释了一下。

  张绍云不敢说狠话了,对方也是来头不小,给对手尊重是起码的,所以当下请教一些自己练武上的问题,这才是最实在的。

  王程一路教徒弟,教他如何在行走之间保持呼吸,如何在走路的时候来练武,将桩法融入行走坐卧执当中才算是大成了,这是他从长鹤道士身上学到的。

  虽然张绍云学的慢,不像他自己经过自己领悟和观察就能学会,但是王程还是很有耐心的不断地给徒弟讲解示范。

  来到武圣山的时候,王程却是意外地看到了熟悉的两辆车,正是上午从他家里开走的文家的两辆车。

  王程当即就皱起眉头,闪过疑惑,加快速度朝着山上走去。这却是苦了张绍云,他要加快速度小跑才能跟上师傅的步伐,可是上山的时候小跑,这有多累,爬过山的人都知道。

  急匆匆地来到山上道观后院,王程看到了文剑丞坐在师傅对面喝茶,文城桦几人都在一边站着,即便是文欣都没有坐下来,也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个个都面色严肃。

  看到王程来了,文剑丞也急忙站了起来,恭敬地对长鹤道士说道:“道长,那我就告辞了,这次来打扰了,和您弟子也产生了一些误会,还请见谅,我也有苦衷!”

  长鹤道士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谁,淡然地道:“我不想再见到你。”

  文剑丞一愣,面色又闪过一次怒色,心道这一对徒弟还真的是一样的臭脾气,可却不敢表露丝毫,急忙低声道:“道长,可是,首长的命令……”

  长鹤道士看也不看他一眼,依旧淡漠地道:“叫他自己来我面前说。”

  文剑丞看着长鹤道士,不敢再说话,只能恭敬地抱拳道:“好,我会把道长的话带给首长,告辞。”

  长鹤道士点点头,文剑丞才带着文城桦几人离开,路过王程的时候,都对王程点头致意,文欣小姑娘明亮的眼睛还弯成了月牙对王程笑了笑。

  等文家的人都走了,王程才带着徒弟张绍云来到师傅面前,随意地问道:“师傅,他们是干什么的?找你干嘛?”

  “他们是军队上的,想把你借过去,你怎么想的,想不想去军队发展。”

  长鹤道士很平常地问道。

  王程自然是摇头,笑道:“不去。”

  “嗯,我知道你会如此,所以就直接拒绝了。”

  长鹤道士也是语气无所谓地说道,仿佛是很普通平常的一件事。

  可是,站在他们身后的张绍云却是面色抽搐了一下。他的大本营是东海市,身为顶级富豪之家,所以听说过文家,是出身东部军区的,那位文家的老者,他猜测八成是东部军区的首长。

  而如此一位站在那里都绝对是位高权重的人物,在自己的祖师和师傅面前毫无存在感,直接被赶走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