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家团聚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家团聚

  (写这一段时间比较长,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也是惆怅,希望天下父母都能健健康康!)

  时间世界上最凶猛的东西,这是谁都无法阻挡的,它按照自己的既定速度向前,碾过了世间的一切。↖↖,

  送走了牛大海,王程也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上课,下课,看书,练拳,教徒弟。

  如果能一直这样,王程会很享受,以前他每日都要面对死亡的威胁,每天都会算算距离自己死亡的那一天还有多久,所以过的很是紧张,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计划好需要做的一切。而现在,他有了更多是时间去享受生命,所以,他就喜欢平淡舒缓的过日子。

  同时,他也必须要去面对记忆中一些不愿意面对的人。

  今天是周末,王程一大早带着王媛媛来到了火车站,大弟子张绍云在后面,被他留在了别墅继续练跃马桩和猿啸九式这两门桩法。

  “哥,叔叔和妈妈就要到了。”

  小姑娘王媛媛紧紧地握着哥哥王程的手,手心也渗透出了汗珠,可见心中很激动,她有好几年没见过妈妈了,不知道是害怕,还是高兴,还是什么。

  王程眼神看着缓缓停下来的火车,点点头,语气复杂地道:“嗯,就要到了。”

  “哥,你怕不怕?”

  王媛媛仰着脑袋看着哥哥王程脸。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微笑道:“怕什么?没人会吃了你。”

  小姑娘明显是有些不相信,可还是低声应道:“哦。”

  火车停在兄妹两面前。一个个神色匆匆的人从打开的车门上走了下来。兄妹两的眼神在人海中寻视着。直到三个人从一个车门内走了出来。兄妹两的眼神也停了下来。

  王程的父亲叫王建海,此时从远处走来,身形有些佝偻,黝黑的脸上有深深的皱纹,还有一些凌乱的胡茬,压的扁扁的头发也已经花白了,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超过了他的头。一步一步地走向这边。

  跟在其身边的中年女子也比王程记忆中苍老了许多,不过普通的衣着还是很干净,面目也依旧可见清秀,手中也提着一个包,跟在父亲王建海的身边,另一只手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蓝色上衣,黑色的裤子,扎着双马尾,时不时地打着哈欠。

  “小程和媛媛在那边呢。”

  清秀中年女子看到王程和媛媛,露出惊喜的笑容。给王程父亲王建海指了一下。

  王建海也是眼睛一亮,本来疲惫的神情也瞬间消失一空。沉重的步伐加快了许多,直直朝着王程兄妹两走了过来。

  王程拉着王媛媛迎了上去,满脸都是平静,上来先扶住了父亲王建海背上的大背包,低声道:“爸,放下来我背吧。”

  王建海就是笑呵呵地,一把抓住王程的手,道:“你老爸我身体硬着呢,你别管我,你和媛媛来了多久了,吃饭了没有。”

  王媛媛已经上前去帮母亲提了一个不大不话。

  王程低声道:“才来一会儿,吃过饭来的。”随后对看着自己的中年女子微笑道:“陈阿姨好。”

  阿姨点点头,对王程笑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在家等我们就好了。”

  王程点头也回以微笑道:“没事,今天周末,我们来接你们。”

  陈阿姨将身边另一个在那边没人和你玩儿吗?以后有哥哥姐姐陪你玩儿了,要听哥哥和姐姐的话,知道吗?”

  小丫头还小,面目依稀有王媛媛和王程两个人的影子,很是可爱秀美,鹅蛋脸还有些婴儿肥,两个脸蛋鼓鼓的,一双大眼睛很灵动地看着王程和王媛媛,想叫又不敢的模样,翘着嘴,被妈妈又拍了一下,才鼓起勇气道:“哥哥好,姐姐好。”

  王程点点头,看着这小丫头,明显感觉到心中的一丝亲切,这是血缘关系,挥挥手,道:“晓琳,过来。”

  王晓琳怯怯地看着王程,抬头看了妈妈一眼,陈阿姨笑着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道:“哥哥叫你过去,你就过去,听哥哥的话,快去。”

  王晓琳这才松开妈妈的手,去到王程身边,很自然的抓着王程的手,没有说话。而王程则是从脖子上将自己带了几个月的翡翠项链摘了下来,然后套在了自己这个小妹妹的脖子上,道:“这是哥哥给你的,要保护好,不要给其他人,知道吗?”

  王晓琳拿到礼物,立即眉开眼笑起来,拿出翡翠项链看了又看,感觉非常漂亮,笑眯眯地道:“谢谢哥哥。”

  小丫头浑身上下也没有一个饰品,只有头发上有两朵显得比较旧的头花。

  王媛媛嘟着嘴,松开妈妈的手,一言不发地走过来也拉着哥哥王程的另一只手,默默地走着,还是不说话。

  陈阿姨知道大女儿不高兴了,不过没有多说什么,这里是车站,笑了笑就随着王建海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王建海背着包,上下台阶的时候,步伐有些蹒跚,看的王程心中不忍,可是知道父亲不会让自己帮忙,只能小心地跟着,双手扶着背包,眼睛有些湿润。

  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

  王程最近几天心中想开了许多,自从知道父亲和阿姨快回来的时候,他心中就一直在想这些问题,在想过去的事情,想已经去世的母亲。

  最终只能承认,谁都没有错。

  错的只是命运,错的是老天爷。

  父亲老了。

  这是此时王程心中唯一的想法。

  出了车站,王建海伸手想拦一辆出租车,被王程阻止了。道:“爸。不用了。我朋友有车来接我们。”

  不远处,张绍云赶忙将车子开了过来。这也是他被王程留下练拳的原因,因为他开车过来的话,会快许多,所以留在别墅多练了两个小时的桩法。

  嗤!

  车子停在王建海的脚边。

  张绍云急忙打开车门下来,就恭敬地叫道:“师公好,师奶好,我是师傅的大徒弟张绍云。来来来,我帮你们拿东西,你们都上车。”

  这一幕,让王建海和陈阿姨都楞了下来。

  师公,师奶?

  这是什么?

  这小伙子是干什么的?

  稀里糊涂的,王建海将背包放了下来给张绍云放到了车子后面,眼神疑惑地看向自己儿子王程。

  王程点点头,笑道:“爸,这是我收的徒弟,他叫张绍云。是东海市人。”

  王建海和陈阿姨都再次呆了一下,徒弟?

  “你收徒弟?你不好好养身体。你收什么徒弟?你还在上学,收徒弟跟你学什么?”

  王建海语气不满地说道。

  张绍云急忙笑道:“师公,我师傅可厉害了。您还不知道,他武术天下无敌,医术也没人能比过他,我费了好大的功夫在摆在我师傅门下的……”

  “闭嘴,废话多!”

  王程立即就呵斥了一句,打断了张绍云的话,让这家伙帮忙拿东西去,不然这家伙口无遮拦的估计要把自己吹成凹凸曼了,对父亲和陈阿姨说道:“爸,阿姨,回家再说,先上车。”

  王建海眉头皱了起来,问道:“你有没有定期去医院检查,有没有吃药?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我身体没事了。”

  王程简单地说道。

  王建海一把拉住了王程的手,道:“你别怕没钱,我每年给你打的治病的钱呢?我和你阿姨这几年挣钱就是为了你,现在应该够钱给你做一次手术了。”

  陈阿姨也语重心长地说道:“对呀,小程,你别怕其他的,安心治疗就好了,我和你爸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这几年为了多赚点钱,我和你爸过年都在加班,现在差的不多够给你做手术了,你爸就赶不及地回来,害怕耽误了给你治病。”

  王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搬东西的张绍云也是满脸诧异凝重,他这时候才知道师傅过去还曾经身患绝症。

  小姑娘王媛媛低声道:“妈,叔叔,哥哥的病好了。”

  见,王建海严肃地问道:“你哥怎么好的?”

  “哥哥学习了医术,很厉害的,自己治好的。”

  道。

  王程将身边地小丫头王晓琳抱到车上坐好,催促道:“媛媛,上车,爸,阿姨,快上车,回家再说。你们还没吃饭呢,回家吃了饭再说。”

  王建海面色严肃地上了车,陈阿姨也跟在后面。

  刚刚上车,王建海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别怕你爸没钱。”

  王程坐在副驾驶上,眼眶已经快要决堤,看着窗外,强自平静地道:“爸,我没事了。”

  “下午和我去医院。”

  王建海还是不相信,直接说道:“去医院检查了再说,早知道就把你带过去,一个人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王媛媛低声道:“我会照顾哥。”

  小丫头王晓琳有了哥哥姐姐其实心中有些兴奋的,拿到哥哥的礼物,记着哥哥的好,听到这话也急忙道:“我也会照顾哥哥。”

  感觉到车子还没动,王程转头一看,张绍云还在驾驶位上发呆,一脸听故事的模样,当即一巴掌就拍在这家伙的脑袋上,骂道:“快开车。”

  张绍云瞬间清醒过来,急忙答应道:“哦哦哦,好好,我这就开。”

  这家伙手忙脚乱的发动车子,出了火车站,直接朝着江边别墅开去。

  车内安静下来,看方向不对,王建海才疑惑地道:“小兄弟,这方向不对吧?”

  张绍云赶忙解释地道:“师公,别叫我小兄弟。千万别。我真受不起。方向肯定是对的。您放心,我才来江州没几天,但是路已经熟得很了,闭着眼睛都能开。”

  王程低声解释道:“爸,路是对的,我在江边有套房子,最近我和媛媛搬过去了。那边老房子快拆了,你们回来了。老房子也住不下。”

  王建海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沉声道:“老房子要拆了?你江边哪里来的房子?”

  王程看着江边,解释道:“我给一个病人治病,他给的报酬。”

  “你真的会治病?”

  王建海惊异不已,好像第一次认识自己这个已经十八岁的儿子。

  口说无凭,如果真的多了一栋房子,那么除了治病拿到的报酬,他也一时间想不到别人凭什么给自己儿子一栋房子。

  王程点点头,平静地道:“我跟古街那边仁和堂的李老学的,在那里当了五年学徒。”

  王建海也知道仁和堂。可还是不太敢相信,那些中医一个个都是须发皆白了才能治疑难杂症。王程才十八岁。就算学了五年,也还是学徒吧?

  “你学了五年就能治病?”

  王建海语气不相信地问道。

  王程还只是点点头,回应道:“嗯,现在还有几个病人,每周我都要去治疗一次。”

  王媛媛支持哥哥王程,肯定地道:“叔叔,哥哥很厉害的,那些人都求着哥哥治病,一次给好多钱,我哥还不太愿意去呢。”

  王建海看了陈阿姨一眼,两人都是满脸的疑惑,显然都不太能接受几年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当车子来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两人下车的时候,就又呆在了门口。

  “这就是你那个病人给你的送的房子?”

  王建海语气怪异地问道。

  这哪里是房子,说是一座庄园都可以了。

  王程心头也是微微苦笑,早知道就不要别墅了,去住王横江的那套复式楼也可以,低声道:“嗯,我原本不想要的,可是他都直接给我过户装修好了,刚好那边老房子也要拆了,我和媛媛一下子没地方去,也就接受了。”

  王建海嗯了一声,保持了父亲的威严,双手背后走了进去,面色很是严肃,显然心中还是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变化。

  本想回家给王程治病,已经做好了卖房子的打算,没想到事情却和他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世界变化太快。

  只有小丫头王晓琳显得比较兴奋,看着这么大一座别墅,瞪大了眼睛,兴奋地道:“哇,这就是我们的家吗?好大呀!”

  王程笑道:“嗯,以后这里就是你家,快进去看看。”

  小丫头很活泼,和王媛媛有些不一样,也不理解大人的想法,得到哥哥的肯定答案,当下欢呼一声,就跑了进去。

  走进别墅客厅。

  王程亲自给父亲和陈阿姨倒了一杯茶。

  王媛媛和张绍云去厨房里将准备好的饭菜都拿了出来。

  一边吃饭,王建海一边问王程,王程也慢慢地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慢慢地讲给父亲和陈阿姨。

  几年时间在江州三大学武之地去打零工学武,去仁和堂做学徒学医等等经历都娓娓道来。王建海和陈阿姨听了,都眼睛湿润起来,陈阿姨的眼泪直接流了下来,都后悔没有留下来,或者把王程带在身边也好。

  而且,他们这些年给王程打的钱,王程都没用过,让两人更伤心。

  张绍云在一边听的都眼睛湿润了,他以前只知道师傅很牛,非常的牛,无人可敌的牛,见谁打谁的牛。可是他没想到,师傅会有这样的身世,比起来,他觉得自己要去死。

  “你真的在仁和堂跟李老医生学习的医术?”

  情绪平静下来,王建海又问道。

  王程肯定地点头。

  “还拜了武圣山的老道士学武术?”

  王建海又问道。

  王程又肯定地点头。

  从小和王程接触的不多,但是王建海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绝对早熟,而且也很坚强,不会故意说谎话,他说的这些话应该是可信的。

  王建海和陈阿姨都沉默下来,其实陈阿姨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只是一双眼睛时不时地惊讶地看着王程。她以前不了解王程,此时才知道,这个自己的继子,还是个天才。

  自己治好了自己的绝症,还拜师老道士学武,学武有成,还有人拜师了。

  这简直就是武侠当中的主角模式!

  当然,最后这个想法是张绍云冒出来的。

  “建海,孩子聪明,都是自己的命,咱们明天再带他去医院看看,检查完了才能放心。你这么多年不在,孩子肯定也受了李医生,和山上道长的照顾,我们也要一起去看望一下他们,多多感谢人家。”

  陈阿姨看着沉默的王建海,开口柔声说道,揉了揉依旧湿润的眼睛。

  王建海喝着茶,本来他想抽烟的,可是为了省钱,他已经戒烟好几年了。想到儿子的病可能真的好了,他脸上的皱纹一下子好像都少了许多,当下点头严肃地道:“那肯定要去,明天就去检查一下,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好了。然后再去仁和堂看看李医生,我以前还送小程去请李老医生看过,给他送点东西过去。山上的道馆,咱们后天再去吧……”

  陈阿姨点头答应下来,两人就这么安排好了。

  至于王程,就没插嘴,只要解释清楚了,父亲和陈阿姨接受了,也就可以了。

  以后的生活,就可以再继续了,只是他的身边多了一家人。(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