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一章 道门心境

第二百九十一章 道门心境

  牛大海和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是一个辈分的人,在国内武术界,绝对都是排在前列的大宗师。而且,王程知道这老家伙手底下还掌握着一个暴力机构,如非必要,他当然不想和这老家伙有过多的牵扯。

  虽然他从师傅长鹤道士那里知道牛大海不算是敌人,可谁知道以后呢?

  王程一开始和这老头子在唐家别墅见面就不太对付,对其信誉很是怀疑。因为当时他稍微用智慧碾压了对方,才胜了一个小赌约,可是到现在,这老头子都没有兑现。

  所以,王程看到牛大海站在自己家别墅门口的路边上看着长江的身影,郁闷地道:“牛局长怎么有兴致来我这里?”

  牛大海身后跟着几人,其中就有上次王程在东海市盛安医院交手的陈山平,以及以前来过江州的葛素成。

  小姑娘王媛媛也认识这三人,所以小脸上满是警惕。

  身为弟子,张绍云也摆好了架势,准备随时冲上去送死。

  牛大海转过身来,目光在王程身上扫过,随后落在张绍云身上,笑道:“听闻你收徒弟了,我就过来看看。按理说,要出师之后才能收徒,可能老道士自己估计都不懂。不过,你这徒弟倒是一般般。”

  张绍云被说的满£≠,.脸通红,憋着气,呼吸急促起来,摄于对方的气势和师傅的规矩,他不敢说话。

  王程却是无所谓地耸耸肩,自顾自地带着小姑娘和张绍云走进了别墅,道:“又不是你的徒弟。不需要牛局长来为我操心。你有事就说吧。没事我还忙呢。要教徒弟,资质一般般,我就要多费些功夫。”

  牛大海带着葛素成和陈山平走了进去,其他几个年轻人留在了门口。

  步伐沉稳的走在王程身后,牛大海平静地道:“上次在东海,我的下属和你有些误会。”

  “陈家乃是我武圣山之敌,如果牛局长是为这个来的,那就请回吧。我已经看在你的面子上刚才没有出手了。”

  王程走进客厅,毫不客气地说道。

  跟在牛大海身后的陈山平面色稍微难看。他此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所以自知陈家理亏,不好说什么,只是低着头。

  牛大海淡淡地道:“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到处当和事老,我只是和你说一声。山平虽然是中原陈氏门下,但也是我的下属,他也没有对你做什么,你就算不给中原陈氏面子,也要给我一个面子。”

  王程好奇地看着牛大海。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一个面子?”

  牛大海语塞,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显然也是被气的不轻,沉声道:“此事是陈太平一个人的事情,你也不能怪罪于整个中原陈氏的人。我可以说服中原陈氏,让他们把陈天平交出来给你们武圣山处置。”

  “这件事你和我师傅去说,你在我这里说无用。”

  王程摇摇头,淡淡地说道:“他对我出手,就是无视武圣山。”

  陈山平和葛素成都是面色难看,两人都和王程打过交道。葛素成当时都还隐隐将王程当做小辈来看,现在却是直接矮了一辈了,已经没有和王程对话的资格了?

  王程目光扫过两人一眼,看着陈山平,道:“不过,如果你能让中原陈氏废掉陈太平的气血根基,再逐出陈家,此事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陈山平和葛素成的身体都抖动了一下,这太狠毒了。

  牛大海也是面色漆黑,低沉地道:“这不可能。”

  “那就没得谈了,他当日和郭家的人想杀我,而我现在只要废除他的气血根基,要求陈氏将其逐出家族,并没有要杀了他偿命。如果这都做不到,那就等我以后亲自来做吧。中原陈氏包庇要杀我之人,那同样也是我的敌人,牛局长也就不必再多说了,如果没有其他事,就请离开吧。”

  王程坐下来,也没有招呼牛大海三人,冷冷地说了一句,就开始挥手赶人了。

  张绍云本来想去倒茶的,可是看到师傅王程都没招呼对方坐下,也就索性站在师傅王程的身后,双手抱胸,一副冷冷地样子盯着牛大海三人。

  牛大海双眼狠狠地盯着王程,沉声道:“听说你虎形拳大成,威力惊人,拳出声相随,猛虎真意霸道无比,要不要和我过两招试试。”

  王程呵呵一笑,道:“不要。”

  “你怕了?”

  牛大海盯着王程道。

  王程摇摇头,道:“不是,我已经戒了虎形拳。”

  牛大海和陈山平,以及葛素成都看向王程,疑惑不已。

  “怎么戒?”

  牛大海皱眉低沉地问道。

  王程看向中间茶几上摆着的白玉猛虎身上,淡淡地道:“象形拳,表面上练形,其实更重意。如果心中没有了意,自然就戒了,就这么简单。”

  牛大海三人也都看向茶几上的白玉猛虎,陈山平和葛素成都是神色凝重起来。这白玉猛虎上的猛虎真意,他们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甚至肉眼都能看到一些,顿时神色惊异地看向王程,不敢相信。

  练成猛虎真意就已经非常的艰难了,全国练象形拳的武者无数,但是能凝聚拳法真意的,寥寥无几。

  而凝聚了拳法真意之后,说散就散,并且赋予某件器物上的,古往今来都绝无仅有。

  如此练武的境界,已经不是收发自如能形容的,说是出神入化的鬼神境界还差不多。

  牛大海紧紧地盯着白玉猛虎,沉声道:“这是你亲手雕刻的?”

  王程点点头,毫不避讳,道:“不错。偶然兴起。”

  “你气血过猛。猛虎真意无法完全驾驭。道门拳法并没有大成,无法压制心境。如此散去也的确算是一个方式,只是未免稍微可惜了一点。不过,你这只白玉老虎的价值就很高了,反正你不可能留在身边,以免影响道门心境,可能给我?”

  牛大海说的理所当然。

  让王程无语,他认识的老家伙。似乎就没有一个脸皮薄的,一个个都是厚比城墙,当下就是毫不犹豫地摇头,道:“当然不可能,我已经答应给我朋友了,过几日他就会带走,带去东海市拍卖。”

  陈山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一周前在东海市拍卖会上那只翡翠猛虎,也是你的吧?”

  王程淡淡地点头,承认地道:“不错,随手之作。”

  牛大海三人都是绝对实打实的高手。一瞬间就和郭泰安想的差不多了。他们也看出了这白玉猛虎的价值,看出了王程雕刻的所有猛虎的价值。

  这就是一套蕴含强大虎形真意的虎形拳秘籍。如果能收集起来,集成一套,价值无可估量。

  “多少钱!”

  牛大海直接了当地问道。

  王程笑道:“不知道,到时候牛局长想要,去拍卖会上看看。”

  “我现在就要呢?你说多少钱,我让人转给你。”

  牛大海不容置疑地说道。

  王程笑容收敛,摇摇头,严肃地道:“不可能,我已经答应了。牛局长想要,那就去参加拍卖会,可能一两个月后就开始了。”

  言罢,王程突然伸出手,手掌似缓实快,眨眼间就来到了白玉猛虎的上方。

  呼!

  这时候,牛大海才闪电般的出手了,一把抓向白玉猛虎,可是却抓到了王程的手上,被王程巨大的力道一把打了开去。

  牛大海身体一震,一直平静的眼中终于闪烁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随后他手臂一震,劲道瞬间爆发,手腕翻转,周围气流都凭空发出一声闷响,显然是施展出了大部分的实力,不过依旧是擒拿手,却是换了目标,一把抓向王程的手臂。

  王程面色平静,眼神沉静如水,手臂一转,如泥鳅一样从牛大海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心中也如一汪秋水,眼前发生的一切都非常的清晰。

  啪!

  一瞬间,两人就已经交手了四五招。牛大海原地不动,面色如常;王程身体摇晃了一下,面色绯红,也硬挺着没有退。

  陈山平和葛素成都只能勉强看到两人的动作,小姑娘王媛媛和张绍云那是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两人的手臂都几乎模糊消失了一般。

  一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又是瞬间出手,王程没有施展什么高深的拳法,就是以道门三大基础拳法来应对,不过简单的招式却是有一番别样的韵味,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些看不透的威力。让不能施展全力的牛大海也一时间无法拿下王程,过了几招之后,只能罢手。

  王程深深的呼吸一口气,面色依旧绯红,后退了一步,抱拳对牛大海淡淡地道:“牛局长,承让了。”

  牛大海盯着王程,眼中精光爆射,似乎要将王程看透,语气还有难以压制的惊异,道:“你果然不错,王程,我一直都小看了你。你师父到现在都没有达到你这样的道门境界,可你入门三月,就已经领悟到了,我现在都有些嫉妒老道士了。”

  王程淡然一笑,呼吸间,体内气血搬运,手臂上和牛大海交手造成的肌肉损伤就已经恢复了,心中赞叹这位老头子的实力有些吓人,嘴上轻松地道:“牛局长过奖了,不过是偶然有所领悟罢了,现在你还要这只白玉老虎?”

  牛大海肯定地点头道:“要自然是要,不过我不会在你这里拿就是,能用钱解决地事情,何必费力气。”

  “这才对,那我恭祝牛局长到时候能得偿所愿,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们了。”

  王程微笑着说道。

  牛大海依旧盯着王程,道:“我也不需要你送,你入门道家心境。至此也真正能让我正视你了,下次再和我交手,你就要小心点了。”

  说完,牛大海转身就走了。陈山平和葛素成都急忙跟上。两人都是疑惑不已。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王程身上有什么东西让牛大海如此震惊和重视,竟然真正地将王程当做了平起平坐的对手。

  要知道,牛大海可是国术罡气境界的超级高手,出手凝气成罡,隔空伤人,天下间只有寥寥几人能与之相比。其中无一不是七老八十的,甚至有百岁高龄的老不死,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就是其一。

  而这王程才几岁?

  出了门。陈山平低声疑惑地道:“这个王程和我那天见到的简直是两个人,如果不是看相貌,我都不敢确认是他。”

  牛大海步伐加速,淡淡地道:“那日他猛虎真意成型,被猛虎驾驭,自然霸道凶戾无比。现在他散去了猛虎真意,并且借助猛虎真意壮大的心神来参悟道门心境有所成,人还是一个人,却已经是两颗心,那日他是猛虎之心。现在是一颗道心。”

  葛素成也疑惑地问道:“道门心境?”

  牛大海带着几人在江边的路上朝着市区走去,心情复杂的解释道:“佛门。道门几大门派传承久远,他们首重修心,其次修身。长鹤道士的确强大无比,可是他年轻时候就心智愚钝,所以说起来他练道门武学也只是入门,因为心境跟不上,他看不懂道门典籍,可他凭借一门地煞拳法就能不败于天下。如果长鹤当年能领悟道门典籍,练成武圣山另外两门高深拳法,只怕当年他就不是不败,而是真正的无敌了。”

  “那王程已经领悟了道门心境?”

  陈山平惊异地问道。从刚才王程的话中,他知道下次见到王程估计也不会很愉快。除非陈家按照王程说的将陈太平废除气血赶出家族,不然陈家就是王程的敌人。

  所以,他对此尤为的关心。如果王程越来越强大,背靠武圣山,他中原陈氏该如何自处?

  牛大海点点头,叹了口气,语气复杂地道:“不错,如果你们见过阳平真人,就应该有所了解了。”

  “宗教事务局的阳平真人?”

  葛素成严肃地问道。

  牛大海点点头:“不错,就是他。”

  葛素成和陈山平顿时都不再说话了,显然这位阳平真人让他们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心情复杂地跟着牛大海朝着市区走去。

  别墅内。

  等牛大海几人都走了,张绍云好奇地看着师傅王程问道:“师傅,你为什么不练那个虎形拳了?我觉得虎形拳威力很大。”

  王程看了这个大弟子一眼,随手将桌子上的一本道门典籍丢给他,笑道:“虎形拳威力的确大,但是强大的却不是虎形,而是虎意。你老老实实地练好你的桩法就好了,这门拳法你这辈子都练不成。”

  张绍云拿过这本道门典籍,知道又要看书了,苦着脸道:“师傅,我为什么不能练这门虎形拳?”

  张绍云心中是真的很向往这门拳法,王程在东海市的几次出手,都是猛虎九式,随手一动就伴随着虎啸之声,简直不要太拉风。

  王程瞥了他一眼,打击道:“因为你太笨了,学不了。老老实实地练我交给你的拳法就好,现在好好看书,如果看书看不好,那你跟着我也就没有太大的出息。”

  “电视上没有说练武还要看书的。”

  张绍云低声郁闷地道。

  “那你去电视上拜师去。”

  王程呵斥道。

  “哦,好吧,要看懂了才能行?”

  张绍云好奇地问道,他现在是越来越不懂这个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师傅了。

  王程肯定地道:“废话,不懂你看了有什么用?多看,看不懂就问,还看不懂就背下来,没事儿就琢磨,一直到弄懂了为止,看懂一本继续看另一本。等到你自己真正的知道里面的东西了,不用我说,你自己也知道该不该继续看了。”

  王程这也是一番良苦用心,其实这就是武圣山拳法逐渐失传的原因之一,看这些道门典籍真的让人头疼。如果不是王程,其他任何人拜入武圣山门下,估计都不能真正的传承这个门派的真正武学,所以长鹤道士这些年来都没有一个真正的传人。

  长鹤道士本身其实都不算真正的武圣山传人,因为武圣山三大拳法,他就真正练成了地煞拳法,算起来其实才练完了三大基础,仅仅只是入门而已。

  而长鹤所缺陷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领悟道家真意,看懂道门典籍,明白道门心境,然后以这种心境来练道门拳法,才能真正入门!

  说起来玄之又玄,不懂就是不懂,懂了就是懂了,其实说再多都是白说。

  王程都没有从老道士那里知道这方面的一丁点东西,这都是他最近自己领悟出来的,以猛虎真意壮大的精气神来参悟道门典籍,修炼道门拳法,琢磨出来的道门心境。

  他也才真正知道,为什么老道士这几十年都在山上不下来了,因为这老家伙愧对列代祖师爷,武圣山几乎在他手中断了传承。

  还好,他晚年收下了一个王程,心中毫无牵挂之下,直接就燃烧气血强行修炼了天罡拳法。

  教徒弟,教小姑娘,王程都非常的用心,可以说是毫不藏私。

  第二天,李正祥登门,带来了公司的鉴定师和王程签订了合同,将那只白玉猛虎拿走了,合同上估价这只白玉猛虎的价值是三亿,比上次那翡翠猛虎高了几倍,而估计的拍卖价格,至少也是十亿。

  这又会是一个震惊世界的现代工艺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