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白玉猛虎

第二百八十五章 白玉猛虎

  (求支持,求票票!)

  人生的际遇是很奇妙的,相遇是美好的,结果往往都是仓残酷的。【】大多数人注定只是路过,或许会留下一辈子的执念,但是那些想象中的美好终究不会属于你。

  王程带着王媛媛一路走回了酒店,已经是晚上了。

  刚回到房间,王程就接到了张绍云的电话。

  “师傅,我爸醒了。”

  张绍云声音激动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这没有出他的意外,躺在椅子上,语气平静地道:“那就好,醒过来就算是彻底好了。剩下的就是好好休养,他的身体还很虚弱,多吃点补品,但是千万不要吃药。”

  “师傅,好,我都给他说了,我爸他说要好好的感谢你。”

  张绍云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也不是为你们才出手的。只是看不惯日本人而已,明天一早我就回去了,飞机已经安排好了。”

  王程无所谓地说道。

  张绍云知道王程来去都是有专机的,所以没说买机票的话,而是说道:“师傅,要不你再留几天?我带你在东海市好好转转,你运气那么好,我再带你去买几块石头玩玩怎么样?附近还有好几个旅游胜地,都是好地方。☆,.”

  “首先,我不是你师傅,所以你改一下称呼。再者,我还要回去上课,好了,就这样。”

  说完,王程就挂了电话。

  张绍云在盛安医院的病房内,面色古怪地放下电话。回想起王程上午来这里。一掌拍死一个日本人的画面。叹了口气。

  他终究还是个学生呀,才只有十八岁。

  突然他心中有一种打游戏到关键的时候,队友突然走了,说要上课了的即视感。

  张绍云对躺在床上的父亲张潮海苦笑道:“他说飞机航线安排好了,明天一早就要回江州市了。”

  张潮海才醒过来半小时左右,昏迷这么久,现在只是初步搞清楚这段时间的事情经过,首先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王程道谢。

  他知道。没有王程,他张家在商业上就完蛋了,以后从政的老三估计也要受到波及,再也难有进步。

  至于张潮生?

  张潮海心中有数,此时八成有这家伙的参与,只是目前没有证据。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张潮生一直都没出现,就已经很让人怀疑了。

  刚才张潮海已经默许郑晨龙去调查张潮生了,相信再过不久就会有消息和结果。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真的有猫腻,他就必定会有马脚漏出来。

  此事牵涉甚大。一旦查出来,那谁都保不住。

  “我算是命大,这次也是拖了你个臭小子的福。没你死皮赖脸的去缠着人家,估计他也不会管我这条命。”

  张潮海靠在床沿上,脸上满是后怕。以他对王程的初步了解,知道这个少年不是爱管闲事的人。看着得意地张绍云,他又骂道:“你拜师到底成了没有?李正祥那天就给我说,如果你小子真的拜这位小兄弟为师了,对我们张家来说也是好事。我当时还怀疑,现在看来,真的是我目光短浅,孤陋寡闻了。这个世界上,奇人很多,偶然遇到的话,就一定要尽力打好关系。”

  “如果你真的能拜入这位小兄弟的门下,绝对是你小子几辈子的福气,说不定以后你的命运都不一样了。”

  张潮海思索地淡淡说道:“所以,你要抓住这次机会。小兄弟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我倾尽我们张家所有资源,也要帮你完成考验,拜入他门下。”

  张绍云苦着脸坐下来,唉声叹气地道:“爸,师傅他说我年纪大了,还说我资质一般,要是我能早十年遇到他就好了,不过早十年他更小,肯定也不会收下我。那天他随便传了我一个马步和呼吸方法,我尝试了一下,效果真神奇。我现在力气都大了一些,但是他说了,我现在还不算是他的弟子,要过段时间看我表现。”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表现呀?”

  张绍云很是疑惑和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练了马步,不是他的力气变大了,而是下盘沉稳了。发力的时候,都是以双脚为核心,下盘稳重了,力道也就更为凝聚了,所以外在表现就是力气更大了。这也是武者练马步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蓄力,所有人站在地上发力,都是以双脚为核心,这是不变的真理,所以这是基础。

  张潮海也皱着眉头,想了想,严肃地道:“这样,过几天,我可以下床了,就亲自和你去一趟江州市,登门拜访一下王程。我也亲自出面,求他收你入门,请人写歌拜师贴。”

  张绍云眼睛一亮,笑道:“那这样就最好了。”

  第二天一早。

  王程和小姑娘王媛媛吃了点早餐,就坐上张绍云提前安排好的车来到机场,坐上霍家的专机,飞往江州市,离开了东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

  这一行。

  王程遇到很多事情,有收获,更遇到了不少危险,甚至差点丧命。

  如果那李察不是和他师傅长鹤道士认识,长鹤道长对李察有恩的话,王程此时定然已经死在了李察的手上。

  这种国际性争端,对方没有巨大的牵绊,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放弃任务的。

  “回去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放下猛虎九式,不能再练这门拳法了。或许过几年等我道门拳法大成,心境稳定,能降服那霸道的猛虎真意的时候,才能继续修炼这门拳法。”

  王程看着飞机的窗户外消失的东海市,心中想着回去的计划。

  当务之急就是猛虎九式。

  昨天晚上王程睡觉的时候,就已经不敢再继续修炼睡虎式了。而是以正常的睡觉方式来休息。所以他今天早上也起的很早。因为回去处理这门拳法的事情。所以就直接走了,也没有给李正祥和张绍云等人说一声。

  但是,王程此时心中依旧猛虎真意满满,猛虎跳跃腾挪,体内气血鼓荡不休,心脏咚咚咚的跳动,比起昨天更为强劲了一些。

  变化,还在慢慢的继续。

  回到江州。必须尽快将心中猛虎真意全部释放出来,心中不再有猛虎,这种变化才会停下来,他也才能再次真正的掌控自己的身体,掌控自己的心。

  佛家有云:要修行,如何降伏其心?

  这道出了修炼武学的道路上,心的重要性,在佛门已经摆在了首位,所以才会有禅宗等等流派。

  呼呼呼……

  呼吸变化,王程已经以龙象拳法的呼吸法门来控制体内气血了。这门有着佛门特性的内家拳法。呼吸法门也和道家呼吸法门差不多,属于中正平和的。只不过呼吸变化比起地煞拳法更为少一些而已,同时对心境也有一些特殊的影响。

  一路上回到江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

  下了飞机,王程刚刚踩在江州的土地上,就又接到了李正祥和张绍云的电话,都是询问安好的话,就随意应付了两句。

  回到江州,小姑娘王媛媛是最兴奋的,小孩子终究是恋家的,而当她看着哥哥王程右手手心的伤口只剩下一点点的疤痕了,心情就更好了。

  “哈哈哈,你们终于回来了。”

  来机场接王程的是王横江,笑着上来和王程拥抱了一下,道:“听正祥说,你又去东海给张潮海治病了,结果怎么样?有你出马,肯定是药到病除吧。”

  王程笑了笑,点点头道:“还好,张潮海昨天晚上已经醒过来了,算是好了。”

  “我就知道你的医术绝对没问题,也是张潮海运气好,遇到你了。好了,上车,上车,我在酒店叫他们准备好了大餐,为你接风洗尘。”

  王横江笑着说道,亲自给王程和王媛媛打开车门。

  王程坐上车,摇头道:“算了,王总,不去了,我和媛媛都累了,直接回家吧。”

  坐在王程身边的小姑娘也是点头,小脸上满是疲惫。

  王横江楞了一下,呵呵一笑,点头道:“好,那我就送你们回家,回去好好休息,过几天我们在好好聚聚,把老方孙局长他们都叫来。这一趟你们跑了不少地方,这出门呀,是最累的了,其实也没干啥,就是坐在车上和飞机上,可就是累……呵呵,我理解……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别墅!”

  王程点点头,笑道:“就是这个道理,只要出门就没有轻松的。”

  王横江开车离开机场,问道:“你们想回别墅?还是回哪儿?”

  “回别墅吧。”

  王程稍微迟疑了一下,随后肯定地说道。

  “我在离你那套别墅下面不远的地方开了个楼盘,刚完工不久。我让人留了一套复式,装修好了一个月了,全免漆,地板家具全都是实木,没有任何污染,我亲自盯的,没有偷工减料。要不你和媛媛去我那套房子住吧,你们回别墅,那么大一栋别墅就你们两个人,怪冷清的。”

  王横江笑呵呵地说道,语气好像很随意地样子,可是眼神却显露出了一些激动。这房子他准备好久了,就等着机会送出手。

  现在似乎就是个不错的机会。

  王程如何看不出王横江的心思?当下摇头苦笑道:“王总,别,算了吧。方总给我那套别墅我都不知道怎么弄,我和媛媛住着太浪费了。你要是又塞给我一套复式的房子,也是空在那里浪费了,要是曝光出去了,那我以后不是也要上新闻?”

  王横江哈哈一笑,掩饰了尴尬的表情,笑道:“成,你说了算。不过我那房子一直留着呢,我不像老方那么无耻,直接给你过户了,我就留着空在那里。你什么时候不想住别墅了,就给我说一声,房子里什么都有。进去就能住。”

  王程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看着窗外江州比较平静的市区,放松下来,这里比东海市密集的高楼大厦是要看着顺眼许多。

  “对了,你那些翡翠玉石都存在银行,什么时候要?”

  王横江突然又开口问道。

  王程眉毛一挑,道:“那现在就去拿吧,拿到我别墅去。”

  “成,我给银行打个电话。让他们的押运车直接送到你别墅。”

  王横江笑道。

  这批极品翡翠和羊脂玉运送到江州的时候,在江州产生了不小的轰动。总价值近二十亿的极品翡翠玉石,在江州历史上都不曾出现过。存到银行的时候,江州市工行分部的总经理都亲自出面在合约上签字才算完成了。

  每天的保管费用都不是小数字,银行保险库也因此增加了三倍的保安力量,江州市警方也配合的在那保险库的地方增加了一些巡逻力量。

  所以,当王横江一个电话打到银行,让他们把这批极品翡翠和羊脂玉都送到江边山上的别墅的时候,整个银行上下都忙碌起来,大部分保卫力量都出动了。甚至还有警车前后押送开路。

  近二十亿的财富运送,引起了许多市民的围观。

  当王横江将王程和王媛媛送到江边别墅的时候。押送队伍已经到了好一会儿了,警车里面竟然还坐着孙清。

  “呵呵,听说这个地址,我就知道是你,所以亲自来一趟了,不然我还不太放心。”

  孙清上来和王程握了握手,笑道:“你这次动静可不小,十几二十亿的东西,我说你的运气怎么那么好呢?”

  王程在江州的一些信息,孙清作为局长肯定也是知道的,所以很是感慨,似乎这个少年赌石就没输过,每次都是大赚,这次更是赚了几十亿,一般人根本不敢相信。

  “运气好,没办法。”

  王程装作无奈地笑了笑,让孙清和王横江都哈哈一笑。

  王横江和银行的人交接之后,就将两个大箱子留下了,银行的人也都轻松地走了,带着这二十亿的东西,他们的压力都很大。现在送出去了,一下子就感觉浑身轻松。

  王程也从王横江的手中正式的拿回了这几十块极品翡翠和羊脂玉。

  随后,王横江和孙清也都陆续告辞了,没有多呆。他们知道王程和王媛媛刚回来肯定要好好地休息,所以也不多留下来打扰这兄妹两。

  回到空空荡荡的别墅,小姑娘放下东西就跑去楼上洗澡去了。

  王程则是拿着两个箱子回到书房,将一块块品质顶尖的翡翠和羊脂玉拿了出来,一一摆放在书架上。

  然后,拿下来了一块块头不小的极品羊脂玉,足有小半个脑袋大小,王程双眼凝视,手中已经拿出一把刻刀。

  呼呼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王程的眼中琥珀之色闪烁,心中猛虎咆哮跳跃。

  猛虎真意,在这一刻达到了鼎盛,比之昨天与郭泰安交手的时候更为猛烈。

  王程身周的空气都无风自动起来,这是他的毛孔呼吸激荡的效果。

  咔咔咔……

  只见他手中的刻刀在羊脂玉上不断的划过,羊脂玉是软玉,所以雕刻起来比之翡翠更容易一些,一片片白如凝脂的玉屑掉落在桌子上。

  同时,王程的心中猛虎真意也在逐渐减弱,身周的气息也在缓缓的变得平和起来。

  呼吸也在发生变化的过程中,整个猛虎九式的所有呼吸变化都过了一遍,当最后猛虎九式结束,变化成为龙象拳法的时候,王程心中的猛虎突然溃散,整个身体也是一震,骨骼又是霹雳啪啦的发出一阵响动,随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系,双眼变成了黑色,那刚猛的煞气也消失不见。

  呼呼呼……

  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王程将手中完成的作品放下来,赫然是一只巴掌长的白玉猛虎,四肢着地,浑身骨骼肌肉隆起,仰天咆哮,那气势和眼神,脚踩大地而蔑视上天!

  霸道,张狂的猛虎真意,在这只白玉猛虎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也是王程心中的猛虎真意的转换。

  至此,王程也彻底的脱离了猛虎九式,将心中的猛虎真意完全发泄出来,只留下了一丝丝残留还需要时间来磨灭。

  “哥……吃饭了……”

  门口,小姑娘王媛媛穿着清爽的居家t恤,扎着围裙,看着哥哥王程说道。

  王程稍微愣了一下,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已经过了两个小多小时,看来小姑娘是等了自己好一会儿了,起身温和地笑道:“好,我也饿了,媛媛做了什么好吃的?”

  王媛媛眨了眨大眼睛,看着哥哥王程,觉得现在的哥哥才真正的是她心中的哥哥,当下就伸出双手搂着哥哥的脖子,挂在哥哥身上,仰着下巴看着哥哥,笑道:“做了好多好吃的,我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煮了。”

  王程不以为意,搂着小姑娘的小蛮腰,就这么挂着这丫头走了出去,心中一片平和安宁,嗨哟些许温馨,笑道:“那好,我们一次吃个饱,吃完就练拳。”

  “嘻嘻,好。”

  小姑娘在空中晃了晃,高兴地说道。

  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兄妹两又一起练拳,都是练的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来回练了好几遍才各自回房间睡觉去。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过去,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好像一切都过于平静。

  可是,王程躺下睡觉的时候,感觉到心脏依旧保持着不变的心跳。他知道虽然心中猛虎暂时驱散了,但是有些变化还是留下了。

  咚咚咚……

  这猛虎的心跳,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