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跪下,道歉

第二百八十四章 跪下,道歉

  (求票,求支持!)

  九重之势,是王程从地煞拳法当中领悟出来的独门攻击蓄力技巧,每一拳都能为下一拳蓄力蓄势。【】

  在设想中,最多能叠加九次,王程上次就是依靠这个两拳就击败了董青和董彦兄妹两。当时他施展的很勉强,还留下了内伤。

  而现在,他借助心中猛然增长成型的猛虎真意,以及心脏的强力变化,接连施展了四拳,都没有感觉到气血凝滞,体内气息依旧顺畅,显然还没有达到极限。

  如此强势的感觉,让王程很是享受,都想继续如此保持猛虎九式的进度了。

  不过,思绪稍微冷静一下,就知道如此是不可能有好处的,一时之间实力的确强大了许多,可是王程却也失去了许多,最重要的就是对自己本身力量的绝对掌控!

  眨眼间,王程的心中就想了许多,随后拳头也是带着山岳之势和猛虎威势落下来。

  这一拳,是融合了九重之势的第四圈的大地锤法的气势,以及猛虎真意,所以气势尤为的骇人,甚至都超出了王程本人的想象。

  造成的破坏也让在场每一个人,包括抱丹境界的形意拳大宗师郭泰安都是惊骇不已,脚下急忙后退,根本不敢硬接。每退一步,他双手就划过半个圆,关键时刻,他也顾不上郭氏形意拳的名声了,开始施展太极拳的缠丝劲来抵挡王程这一拳了。

  呼呼呼……

  缠丝劲爆发,郭泰安此时将太极拳和形意拳融为一体,双手进退有据的接触王程的拳头。不敢一瞬间全部承受王程这一拳的力道。

  轰……

  气息爆发。

  眨眼之间。郭泰安出了五招。每一拳,每一掌都消弭了王程拳头上的许多力道,可最后他依旧被打的跌落下去,从二楼摔了出去。

  身在空中,郭泰安一声低吼,再次展现出了抱丹大宗师的绝顶实力,腰身在空中扭曲,凭空发力。一把抓住了楼梯栏杆,直接将钢铁栏杆都拉扯的掉了下来,随后双脚踩在了下面的一个跑步机上,跑步机直接被踩碎,零件散落一地。

  砰!

  整个一楼地面都震荡了一下,一股股气浪冲击开去,周围所有人都惊恐的急忙向后退,害怕自己被波及。

  郭家几位高手也都急忙跑上去来到郭泰安的身前。

  “三叔,您没事吧?”

  “三叔……”

  “你没事吧?”

  “三爷爷,您没事吧?”

  郭闻和郭子中也跑了上来。都关切地问道。

  郭泰安可是郭家两大顶尖高手之一,如果真的出了事。那对他们郭家来说绝对是沉重的打击。

  就算是郭子中现在都是发自内心的担忧和焦急,起码的家族荣誉感,他还是有的。

  周围所有人也都看向站在那散成零件碎片的跑步机上的郭泰安,一双双眼睛都瞪的滚圆。

  只见郭泰安身体颤抖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头发根根直立,双手也是颤抖不已,胸口如风箱一样起伏拉动着体内气息,每一口气息都非常的悠长,目光直盯盯地看着站在楼上俯视着他的王程,缓缓地双手抱拳,凝重地道:“阁下果然是武圣山长鹤道长传人,在下郭泰安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此时,他的双脚还是麻木的,根本不能移动。

  王程双眼恢复了黑色,双手随便竖立两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的郭氏门人,淡淡地道:“你有怀疑也是情理之中,我不是不讲理之人,不会怪罪你这个。同样,我也说话算数,你接了我四拳,还能站着与我说话,我马上就走,和你郭氏一脉的事情也就揭过。”

  说着,王程就拉起一直默默地站在一边地小姑娘王媛媛的手,朝着楼下走来。

  咔嚓咔嚓咔嚓……

  上百个手机齐齐的开始拍照,一个个都激动的不能自制,非常的想冲上去和王程说话,问一些问题,但是却没人敢。

  看看周围,二楼十几块大玻璃都被震碎了,楼下跑步机被踩的粉碎。如此动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敢相信现实中有人能做到。

  这只是存在于电影电视里的场面,是经过特效加工才能出来的东西。

  现在,就发生在了他们面前。

  这个少年,简直厉害的非人。而那郭家的老者,也是厉害的非人,只是比那少年要弱了一些,都被打的飞了出去。

  普通人看问题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郭泰安在地上站立了近十秒钟,才长长的舒缓出一口气,气血运转到双脚,脚上麻木的筋脉才逐渐恢复,可以移动了。

  “且慢!”

  看着王程下楼就要走,郭泰安急忙两步上来,拦住了王程兄妹两的去路,道:“小兄弟等等。”

  王程瞬间眼神如电一般的看向郭泰安,看的郭泰安都移开了视线不敢对视,才开口道:“还有事?”说着,王程的目光在郭子中的身上扫过。

  郭泰安呼吸两口气息,急忙摇头道:“不是,此事当真是我郭家的错,所以老头子我也不敢说什么。当年长鹤道长对我郭家有恩,我没想到子中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顿了一下,他一把将郭子中拉过来,呵斥道:“跪下,给王程认错。”

  王程只是瞥了一眼郭子中,淡淡地道:“要认错也不止是他吧。”

  郭子中硬着脖子不动,被郭泰安强行按住肩膀,压的他双膝弯曲跪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整个面孔都扭曲起来,满是不甘和愤恨。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这么跪下了,这一刻他浑身都颤抖起来。

  郭泰安看着王程。满脸歉意地道:“我知道。还有郭明那个臭小子。你放心。我定然会让这两个畜生都跪在你面前道歉认错。”

  王程看着郭子中的眼神,沉声道:“他不服。”

  郭泰安转身就一巴掌扇在郭泰安的脸上,又是呵斥道:“畜生,自己做错事了,还不认错,快道歉。”

  郭子中跪在地上,双拳紧握,肩膀颤抖着。死死的咬着嘴唇,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郭泰安又是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本来就已经肿起的脸颊,更是直接被打的裂开了两道口子,几颗牙齿都飞了出去,可见这位郭氏的老人家是真的用力了,也是真的很气愤。

  “快道歉。”

  郭泰安再次沉声喝道。

  场面再次变得安静下来,上百双眼睛都看着郭子中,店里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平时高高在上的店长就这么被收拾了?这么惨?跪在地上都不敢说话?

  郭家的几个高手欲言又止。想要上去阻拦,可是被郭闻拦住了。同时他们也摄于郭泰安的威势,所以都没有动。

  王程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冷冷地道:“算了,我说了,你接下我三拳,此事就揭过了。”

  说完,王程拉着王媛媛就再次朝着门外走去。

  不过,郭泰安却再次一步上前拦在了门口,同时也将跪在地上的郭子中拉了过来,严肃地道:“不行,王程,你乃是武圣山门下,我郭氏一脉可以有愧于任何人,但是绝对不能愧对长鹤道长。今天你要接受他的道歉,让你满意了才能走。”

  然后,郭泰安又是一巴掌扇在郭子中的脸上,大声呵斥道:“小畜生,你再不道歉,就不是我郭家之人,我马上就回去从郭家族谱上把你除名!”

  “三叔,不可!”

  “三叔……”

  几个郭家中年人急忙出声劝阻,将年轻一辈的高手驱逐出家族,这可不是小事。因为那样还要废掉郭子中的武术根基,这几乎比杀了郭子中更狠。

  可是,郭泰安看也不看他们,只是盯着郭子中,喝道:“小畜生,听到了吗?”

  郭子中双手手指渗出鲜血,手指已经戳破了手心,跪在地上低着头,朝着王程一字一顿地道:“对不起。”

  王程看着低着头的郭子中,微微点头,淡淡地道:“好,我接受了。不过,我知道你心中一定不服,我随时等待你的挑战,到时候,你就不是昨天那么轻松了。”

  说完,王程对郭泰安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郭泰安松了口气,见到王程接受了,便不再管郭子中,亲自将王程送出门,语气急促地解释道:“王程,改日我一定亲自到江州拜访长鹤道长,将此事解释清楚。也会把郭明带上山,让他亲自向你道歉,还请你一定不要把这件事记在心上,我郭家对你和武圣山绝对没有丝毫的毒害之心。”

  王程看着郭泰安,他能看出这位老人家是发自内心的想解开自己和他郭家的仇隙,不想留下一点点芥蒂,所以才会逼迫郭子中下跪向自己道歉。

  “郭老先生,我师傅是我师傅,我是我。你不需要把我师傅的恩情放在我身上,我对你郭家并没有什么恩。”

  王程淡淡地道:“此事最好也就此结束,我也不会追究了。”

  “不论如何,过几日我一定亲自拜访。我现在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送你了,抱歉没能好好招待你。”

  郭泰安又很是客气地说道。

  一下子让王程倒是有些不舒服了,好像自己做了恶人,不过想到自己没有招惹他们,无缘无故地就被攻击了,也就心中再次冰冷起来,当下随意点点头,就拉着小姑娘出门而去,朝着市中心的东方酒店走去。

  郭泰安目送王程兄妹两消失在路的尽头才转身回去,看着狼藉安静地郭氏运动中心,沉声道:“今天关门了,热闹也看完了,各位都走吧。”

  那些安静地健身会员们此时才真正清醒过来,都互相急促地讨论起来。大部分人都急忙从窗户上看着王程和王媛媛消失才回过神来。不过,保安们都来将他们带了出去,热闹也的确看完了。他们也就慢慢地离开了。

  临走。这些人还问了许多问题。

  “郭老先生。您收不收徒弟?”

  “郭老先生,办理你们郭氏运动的高级会员能学到刚才的真功夫吗?”

  “郭老先生,那个少年的师门武圣山是哪里?还收人吗?”

  “郭老先生,那个少年家住哪里,他收徒吗?”

  一个个问题问的郭家几人都烦躁不已,可是却不能恶语相向,只能保持沉默,不理会。等这些人都走了。就剩下几个郭家的内部高手,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

  郭泰安黑着脸来回踱着步子,看着站起来的郭子中,喝道:“谁让你站起来的,跪下。”

  郭子中不服气地看着这位三爷爷,可是看到郭泰安似乎又要真的动手了,赶忙再次跪了下来。他也是真的被打怕了,现在两边脸颊满脸都是血,已经失去知觉了。

  “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怕他?”

  郭子中跪下来,还是不服气地开口问道。因为脸肿。所以他说话也不利索了。

  郭泰安手指狠狠地点了这家伙的脑门儿一下,沉声骂道:“他是武圣山长鹤道长的弟子。当年要不是有长鹤道长帮衬,我和爷爷,还有你大爷爷三兄弟差点就死了,还能有你爸他们?还能有你们?整个郭家都要完蛋……王程年纪轻轻,最多十七八岁,已经得到武圣山地煞拳法真传,定然是长鹤道长收的关门弟子,乃是武圣山真正的传承人。这样的人,你也敢动手?你吃了狗胆了!”

  在场的,只有郭闻知道当年一些事情,所以没有多少表情。而其他人都是满脸的惊奇,他们都不知道当年郭家还有如此危急的情况。

  郭子中还是不服气地低声道:“我当时又不知道他是谁。”

  啪!

  郭泰安又一巴掌扇在这家伙的脑袋上,打的又吐了一口血,又骂道:“那你刚才知道了,我让你跪下道歉,你还给我犟?你以为我们郭家很厉害吗?比起少林武当屁都算不上,那你知道少林武当的掌门人见到长鹤道长都要行晚辈礼吗?你个小畜生,你气死我了。”

  郭子中现在不敢再说话了,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这个寻常人都没听过的武圣山,似乎来头真的有些大的吓人。

  郭泰安骂了两句,也冷静下来,沉声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过几日,我带你和你十三叔郭明去江州武圣山拜访长鹤道长,到时候你给我听话一点,老老实实的下跪道歉,不然就不用回东海了。”

  郭子中一愣,含糊地说道:“啊……还,还下跪道歉啊?”

  啪!

  郭泰安顺手就是一巴掌,骂道:“到时候让你下跪你就照做,要是还敢像今天这样,我当场就打死你个小畜生。”

  郭子中脸上怕怕的,他知道这个三爷爷是说得出做得到的,郁闷地低声道:“哦,我记住了。”

  郭泰安冷哼一声,直接转身走了出去,不再理会郭子中。郭闻急忙跟了上去,其他人留在这家店里开始处理善后事宜。

  王程拉着王媛媛,兄妹两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走在车水马龙的喧闹都市当中,与周围现代化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

  嗤!

  一辆红色迷你突然停在了两人身前。

  王程和小姑娘王媛媛都稍微楞了一下,因为他们见过很多次这辆车。可是一抬头,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他们才知道现在不是在江州了。

  在江州,唐乐乐就开着可爱的红色迷你,好多次都接过王程兄妹两,所以他们刚才第一时间还以为是唐乐乐出现了。

  不过,有一点相同,这两红色迷你的驾驶位上也坐着一个清新靓丽的年轻女子。穿着干净利索的运动服,扎着简单的马尾,脸上也没有多少化妆品,她一双眼睛看着王程,神色有些怕,又有些激动,看到王程兄妹两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走了,急忙开车慢慢跟上,开口喊道:“喂,要不要我送你们。”

  王程看着前面的路,摇摇头,淡淡地道:“不用了,我知道路。”

  年轻女子伸着脑袋,视线没有离开过王程,问道:“那你收徒弟吗?”

  王程看了她一眼,还是摇摇头,道:“我不收徒。”

  “那,那你要女朋友吗?”

  年轻女子面色红彤彤地,眼睛发亮,鼓起勇气对王程喊道。

  周围几个路人看到这开车的年轻美女这么大胆的就当街表白了,都纷纷诧异地看了过来,看到男主人公竟然是个少年,顿时又是惊奇不已。

  现在都流行这种爱好了??

  王程头也不回,道:“不需要。”

  小姑娘王媛媛倒是回头瞪了车上的年轻女子一眼,还低声哼了一声。

  “你不答应,我就这么跟着你。”

  年轻女子撅着嘴,耍赖地说道。

  王程没说话,拉着小姑娘王媛媛走到路头就拐弯了,而这里有红绿灯,现在正好是红灯,红色迷你只能停下来。

  “喂!”

  年轻女子不想这么简单的就放弃,她心中满满地都是王程那冷酷潇洒而又强势的身影。

  不错,她就是从郭氏运动中心跟出来的,急忙大声喊道:“你电话多少,我愿意等你长大,我愿意跟你到任何地方。”

  可是几个呼吸间,她就已经看不到王程和王媛媛的身影了。

  周围一些多愁善感的人都感动的眼睛湿润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