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武圣山之敌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武圣山之敌

  (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继续求支持,求票票,大家有票的别犹豫了呀……)

  门口的郑晨龙等人都坚持不了继续站下去了,所以坐在了长椅上,一个个都是面色漆黑,等了近两小时,房间门才打开。【】

  看到张绍云,郑晨龙伸脑袋张望了一下里面,急忙问道:“你爸怎么样了?”

  张绍云此时露出轻松地笑容,笑道:“郑叔叔,我爸没事儿了,我师傅刚给我爸治疗完了,我师傅说,最迟明天就能醒过来了。”

  郑晨龙彻底的舒了一口气,张潮海没事了,那些特工也死的死,跑的跑,按理说这事儿算是完了,剩下的不需要他去管了,他应该很高兴才是。

  可此时郑晨龙就是高兴不起来,心中一股郁气压抑着他,所以只是点点头,随后双手背后走进病房。

  那中年人也带人快步走了进去。

  看到病房内张潮海依旧双目紧闭地躺在床上,不过神色好看了许多,呼吸器也被取了下来,气息也很平稳,就如普通人睡着了一样。

  郑晨龙和中年人等人都神色舒缓下来。

  王程和王媛媛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小姑娘还在给王程包扎手掌上的伤口,用手帕扎了一个好看的蝴蝶结。

  ▲≮,.

  中年人快步上前去抓起张潮海的手腕,查看了一下脉象,确定非常的平稳,已经全然无事了,才目光落在王程的身上,语气僵硬地道:“你就是王程?”

  王程诧异地看向中年人。他确定自己不认识此人。点头道:“不错。你是?”

  中年人神色复杂的看着王程,沉默了一瞬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郑晨龙上来看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今年才十八岁,可是你刚才就杀了两个人。”

  王程顿时眉头皱起来,包括后面的张绍云和彭队长等人都异样地看向郑晨龙,不知道这个局长发什么疯。

  “郑局长有话直说。”

  王程淡淡地道,他此时心中依旧猛虎真意充斥。所以不喜欢拐弯抹角。

  郑晨龙被这一句呛的面色潮红,指着王程喝道:“看看你是什么态度,你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吗?你父母没教过你吗?”

  王程眼神瞬间看向郑晨龙,琥珀之色一闪即逝,沉声道:“被杀就不犯法吗?郑局长你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那就划下道来,我接下就是。如果是没事找事,那我没时间陪你。至于我父母有没有教过我,那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你多想想你自己身为父母怎么教育你的孩子的吧。”

  郑晨龙神色楞了一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被气的不轻。喘息了几下,目光从王程的身上移开,沉声道:“等会儿跟我回局里配合调查,不管那两个人是什么人,你杀人是事实。你不是警察,也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你就是一个学生,没有权力处置他们。”

  王程不屑一笑,看向中年人,问道:“你也这么觉得?”

  中年人神色依旧僵硬,摇摇头,看也没看郑局长一眼,依旧看着王程道:“自保是不需要理由的,听闻你医术很高,武学也在同辈之中当属翘楚,今日一见,超出我的想象,你和李察交过手了?”

  王程看着中年人,好奇地道:“你从哪里知道我的?那个李察,我在港岛就和他见过一面,没想到来东海市,还和他见面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不交手能解决吗?”

  中年人点点头,了然地道:“也是,李察如此身份都参与这次的事情,如果不出手就走了,也说不过去,他回去也不好交代。我从葛素成那里听说过你,牛局长也曾经提及你,吴志新就是被你打伤的,你比他们说的更厉害。就算是牛局长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拿下李察。”

  “我叫陈山平!”

  说着,中年人竟然来到王程身前伸出一只手,露出一丝微笑,要和王程握手。

  郑晨龙和彭队长几人都楞了一下,即便是郑晨龙见到这位陈山平的时候,都没有被其主动握手。

  王程稍微一愣,却没有接受,面色也冷了下来,盯着陈山平道:“你是中原陈家的人?”

  陈山平点点头,道:“不错,我出自陈家。”

  “那你认识陈太平?”

  王程又问道。

  陈山平一愣,神色若有所思,稍微警惕起来,随后依旧点头道:“陈太平乃是我族兄。”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眼神冷意盎然。

  陈太平脚下退后半步,奇怪地道:“你认识我族兄陈太平?不过听说他最近到东海来了。”

  王程整个人突然就从椅子上如弹簧一般的迸射了出来,椅子啪啦一声直接被反震之力压成了碎片。然后他一拳甩出,又是冷厉至极的猛虎摆尾,一声虎啸凭空而起。

  陈山平面色瞬间一变,急忙再次后退,脚下踩出半个圆,这是标准的太极起手式,随后双手旋转,施展出以云手为主的擒拿手,抓向王程的拳头。

  其他人都惊住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几个和陈山平一起的男子都是齐齐一步跨出,冲向王程而来,反应很快,一起向王程出手,几个拳头划出呼啸。

  郑晨龙和彭队长几人急忙向一边移开。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们来不及阻止,也无法阻止。

  王程的出手就在一刹那,双脚踩着地面,地板都微微震动,陈山平的太极云手还没有彻底完成气息凝聚。王程的一拳就来到了他的身前,接触拳头的一瞬间,陈山平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根本无法抵挡。他身后一个下属急忙伸出双手将他接住了。却被巨大的力道一起冲击的飞了出去。

  另外三个陈山平的下属都是神色愤怒而且凝重。一起朝着王程攻击而来。三人明显都是化劲高手,一人施展形意拳,两人施展太极拳,分别攻击王程的上下盘。

  面对三人,王程神色怡然不惧,依旧平静,直接双拳齐出,再次一声虎啸乍响。将房间内郑晨龙和彭队长等人都震慑的心神颤抖,不知道这猛虎之声到底是怎么发出来的,明明王程就没有张嘴。

  眨眼间,王程就将两个施展陈式太极拳的年轻男子直接打飞出去,肩膀骨骼都发出骨骼碎裂的咔嚓脆响。那施展形意拳的男子拳头击中了王程的腹部,可是却发现好像打在了一块石板上一般,王程的身形都没有动一下,反而自己的拳头被反震之力震的发麻,让他震撼的一时间愣住了。

  “哼!”

  一声冷哼,王程一脚提出。膝盖撞在形意拳高手的腹部,将其也打的飞出去。

  砰砰砰砰!

  几声闷响几乎不分先后。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郑晨龙和彭队长等人都没看清楚具体情况,只是看到人影交错,随后就是几个人飞了。

  陈山平等五人齐齐摔在门口,其中陈山平伤的最为严重,直接撞在墙壁上,吐出一大口鲜血,显然已经伤及脏腑。而接住他的年轻人也伤的不轻,摔在地上,一条肩膀也当场就无法动弹,双双惊骇地看向王程。

  后面对王程出手的三人,也几乎不分先后的一起摔在门口的地板上,一个个也都是狼狈不已,嘴角溢出鲜血,面色震撼的同时,也都愤怒地看向王程。

  “你,你干什么!”

  郑晨龙震惊地看着王程,此时才恢复说话的能力,眼神出现一丝恐惧,大声喝道。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郑晨龙之前想象过王程肯定是高手,杀了两个日本特工,击退了美国特工高手李察,但是没亲眼所见有多厉害,所以心中一直有一种不以为然的态度,因为王程的年纪摆在这里。

  但是,现在看到王程如雷霆一般的出手,在他眼里厉害非凡的陈山平几人竟然连两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抵挡下来,就倒了一地,纷纷都是吐血不已。

  这种震撼,绝对比一万句话来的更为真实,和直击人心。

  旁边,张绍云和彭队长等人也都震惊不已,不单单是震惊王程的实力,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更为惊讶王程竟然对陈山平等人出手。

  这是为什么?不是自己人吗?

  只有站在王程后面的小姑娘王媛媛脸上是理所当然的神色,甚至眼神恨恨地等着陈山平。

  王程瞥了郑晨龙一眼,然后看着地上神色震动,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也满是疑惑的陈山平,沉声道:“中原陈氏,东海郭氏,都是我武圣山一脉的敌人,这个理由够吗?”

  郑晨龙不懂武术界的事情,所以听了这话云里雾里。

  但是陈山平几人都是神色疑惑和讶异,还有更多的愤怒。

  “你,为什么,我陈氏一脉何时招惹过武圣山?”

  陈山平挣扎着爬起来靠在墙壁上,捂着胸口,呼吸急促地问道。

  他乃是化劲巅峰的实力,遇到过不少高手,但是如王程这么霸道的虎形拳,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如此就让他心中更为疑惑不已,武圣山不是道家一脉?道家武学不都是中正平和,防御有余,攻击不足的?为何这个武圣山的王程手中会有如此霸道杀气四溢的虎形拳?

  看王程身上几乎凝为实质的虎形真意,整个人都如猛虎一般无二,这绝对是将虎形拳练到大成的表现。

  从形意拳出现以来,能将虎形拳练到这种地步的都是屈指可数,而且无一不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高手。

  王程拉着身边的小姑娘王媛媛,直接朝外面走去,路过陈山平的时候,淡淡地道:“去问陈太平吧,今日场合不对,算你运气好。下次再有中原陈氏的人遇到我,就不是如此简单的一拳了。”

  说完,王程就带着王媛媛离开了病房,小姑娘也再次狠狠地瞪了陈山平一眼。然后没有丝毫杀伤力的哼了一声。

  站在门口的彭队长几人看到王程走过来。赶忙慌张地让开了门口。不敢挡了王程的路,不然谁知道这个少年会不会给他们一拳。

  他们自从见到王程开始,这个少年给他们的影响就是出手强势,而且似乎毫不讲理。这样的人最是可怕,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不会突然就招惹到了他。

  彭队长可不认为自己能和陈山平几人一样,能硬抗王程的一拳而不死。

  张绍云急忙追去问道:“师傅,我爸需要注意什么。”

  王程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回应道:“就当他在睡觉。醒过来就没事了,最多十个小时就能醒过来。切记不要给他打针吃药,保持现在的状态就好。”

  张绍云急忙谨记在心,然后继续喊道:“师傅,我先照顾我爸,明天我去找你。”

  王程没有理他,拉着小姑娘王媛媛已经下了楼梯。

  郑晨龙神色焦急,急忙去帮陈山平将几个受伤的都扶了起来,面色愤怒地喊道:“这个年轻人太无法无天了,当着我的面就敢伤人。陈队长。要不要我现在就让下面的兄弟把他抓起来?他杀人在先,现在又伤了你们。给他个叛国罪都足够了。”

  其实,他刚才也被王程那摄人心魄的气势压的不太敢说话了,此时王程走了,他才敢怒吼咆哮出口。

  陈山平站起来靠在墙壁上,听了这话,急忙一把按住郑晨龙的肩膀,摇头道:“别,千万别。”

  “那就这么让他走了?”

  郑晨龙心有不甘地问道,他一口气都没发泄出来呢。

  陈山平看了几个队员,都是萎靡不振的样子,他们不只是受了伤,更是被打击的不轻。这几个跟着他的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此时被一个比他们更为年轻的高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显然已经暂时失去了信心。

  无奈叹了口气,陈山平对郑晨龙说道:“这是我们的江湖恩怨,郑局长你就别管了。至于他杀人的事情,你也别追究了,杀的是什么人,我们都心里有数,我是为你好,你惹不起他。”

  说着,陈山平拍了拍郑晨龙的肩膀,又看了张潮海一眼,凝重地道:“最近我们会在东海市持续关注,你们也继续派人保护张潮海。我会留下两个兄弟,有事就第一时间通知我。”

  郑晨龙楞了一下,眉头也紧皱在一起,嘴唇动了动,想问王程的身份和其背景,可是没敢问出口。此时他也逐渐的清醒过来,知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就是最好的,如果他非要追究王程的责任,就是故意找茬了,而且后果不好预料,绝对的吃力不讨好,还风险巨大。

  如此一位医术高超,实力非人的少年,他理智的思考之下,就将其列为了不能招惹的对象,不管其背后有谁,其本人就已经足够有这样的分量了。

  “好,我这就给你们安排住处,你们先在医院把伤势处理一下,这个家伙出手太重了。”

  郑晨龙恢复理智,也不问王程的事情了,急忙开始安排起来。

  陈山平看了几个队员一眼,道:“先让他们去看看,包扎一下。其实他出手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以他现在虎形拳的威力,我都不一定能接下一拳。好了,我就在这里看着张潮海吧……”然后,他突然看向张绍云,眼中闪烁着犀利的光芒,严肃地道:“你刚才叫他师傅?”

  张绍云一愣,此时突然醒悟过来,如果自己师傅和这家伙是敌人,那自己岂不是也是他们的敌人?自己如果学到了师傅的真功夫,现在肯定也能分分钟收拾了这些家伙,可问题是自己现在没有学到呀?不对,都还没拜师呢。

  “不错,他是我师傅。”

  看着陈山平和几个下属不善的目光,张绍云咬着牙,气势不弱地说道,就算被对方打一顿,他也要承认这个身份。

  在他看来,这是荣耀。

  没想到,陈山平却是摇摇头,漠然地道:“那也定然是你一厢情愿,武圣山不会如此简单的收下你的,你也没有达到武圣山标准,那王程也还没到收徒的年纪。”

  张绍云一愣,随后就被打击的不轻,满脸落寞地坐下来不说话了,因为他无法反驳。

  咦,对了,武圣山到底是什么?在哪里?似乎国内没有哪座出名的山叫武圣山的。

  这是张绍云和郑晨龙都有的疑问,不过两人都没问出来。郑晨龙是本着既然不能招惹,那就少知道为妙的心思。而张绍云,则是想着明天亲自去问师傅王程。

  ……………………

  王程拉着小姑娘王媛媛出了盛安医院,一路上所有的警察看到他都本能的躲的远远的,一直目送这兄妹两出了医院,这些刑警特警们才都松了口气,似乎送走了一个吃人的恶魔一般,尤其是那个不小心开了一枪的刑警,更是躲在了里面不敢出现。

  “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王媛媛握着哥哥受伤的手,心疼地问道,左右看着东海市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一切都这么陌生。

  王程一边走,一边低声道:“明天就回。”

  “那我们现在回酒店休息吗?你的伤真的没事吗?”

  小姑娘又担忧地问道。

  “没事,你放心,你哥我的身体就和铁打的一样。”

  王程终于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心中猛虎在这一刻也温顺下来,整个人的气势也下降了几份,低声道:“我们去办一件事,办完了就回去休息,明天就回家。”

  小姑娘没有问是什么事,只是默默地跟着哥哥的步伐,一步步地沿着大路朝着东海市区走去。

  “大叔,请问你知道郭氏拳馆在哪里吗?”

  见到一个散步的大叔,王程上前问道。

  大叔楞了一下,打量了王程兄妹两一眼,仔细想了想,道:“我没听过郭氏拳馆呀。”

  “哦?那东海市哪里有郭氏练武的地方?”

  王程稍微诧异地问道。

  大叔似乎在努力地想着,然后道:“往南边走三公里,有一家郭氏运动中心,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地方。”

  郭氏运动中心?

  王程点点头,微笑道:“应该就是了,谢谢大叔。”

  大叔摇摇头,笑呵呵地道:“不用谢,小伙子,我顺道要去那边路过,要不我带你们一路吧,现在这天气,热的很。”

  王程摇头拒绝道:“多谢大叔,不用了,我们就走过去。”

  言罢,王程就拉着小姑娘王媛媛朝着南边走去了。

  大叔看着兄妹两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回头去开车,自言自语地道:“现在这年头,好人也不好做了。”

  他以为,这兄妹两是不敢坐陌生人的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