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猛虎真意,爆发!

第二百七十六章 猛虎真意,爆发!

  描写起来很慢,但是现场发生的事情却是在眨眼之间!

  那和郭子中一起的中年人首先就出手了,一出手就是带着一声劲风呼啸,乃是正宗的形意拳,一出手就如闪电一般,抓向王程的肩膀。∑頂點說,..

  同时,陈太平和郭子中也出手了。

  陈太平的确是地道的陈式太极拳的高手,手掌拍出就如排云倒海一般,劲道带着一片呼啸,也是太极正宗云手。

  郭子中就不如前面两位,虽然也是形意拳,但是只是刚刚初步迈入化劲的境界,动作就慢了半拍。在寻常时候,可能是让人赞叹的高手了,可是在这里,这个场合,就显得不够看了。

  三人同时出手!

  王程在那中年人出手的时候就瞬间松开了王媛媛,让她靠后,然后丝毫不顾陈太平和郭子中,直接猛然一拳冲向另外的中年人。

  看这个中年人的出手脉络,和郭子中一脉相承,必定也是郭家之人。

  哼!

  看到王程竟然不闪不避的和自己硬碰硬,郭氏中年高手就是一声冷哼,随后手上的劲道加大,五指青筋暴起。这一抓下来,即便是郭子中都无法承受其中的劲道,他相信王程也会一下子就被制服。

  这郭氏中年人的实力赫然也是已经达到了化劲巅峰,与韩时非也不相上下!

  如果是之前的王程,面对这中年人就已经够呛,勉强能够维持不胜不败。再加上陈太平和郭子中的话,必定会在瞬息之间败下阵来。然后任由对方宰割。

  高手之间的交手就是如此。实力不如人。立马就会落败,或许就是一招之间也不奇怪。不会有电视和电影上那种情况,最后的高手交手缠斗了几十分钟才分出胜负的情况。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王程瞬间将心中压抑着的猛虎真意完全释放而出,呼吸变幻,头发都根根竖立起来,眨眼间似乎就变化成为了一头猛虎!

  吼……………………

  拳头一出。一声虎啸乍响起,在这的楼道空间内如平地一声惊雷一般。

  让三个袭向王程的高手都是楞了一刹那,同时面色变得凝重起来,甚至都出现一闪即逝的犹豫之色。

  郭氏中年人心中惊骇,急忙另一只拳头也冲了过来,带着一声空气爆破之声,却是威力强大的形意崩拳!

  咔!

  王程一拳击中郭氏中年人的手掌,一声脆响,巨大刚猛的力道将其手掌打的瞬间后退,整个胳膊猝不及防之下被强大的力道冲击的脱臼了。

  同时!

  陈太平和郭子中的拳头击中了王程的肩膀和胸口。

  砰砰两声闷响。

  王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稍微退后了一步,脸色憋的通红。硬是抗下了化劲巅峰的陈太平以及化劲初期的郭子中的一招,一双脚掌几乎弯曲,脚趾死死地抓着地面,鞋子都刺啦的一声被撑破了。

  地煞拳法的下盘之稳重,超出在场三人的想象!

  陈太平和郭子中的神色都是不敢置信。

  而王程硬扛着两人的一招,拳头也直直地击中了郭氏中年人,先对方的崩拳一步,将其瞬间打的倒飞出去!

  砰,然后咔嚓一声脆响。

  郭氏中年人撞在钢铁楼梯栏杆上,两边胳膊都被巨大的力道打的脱臼,伤及筋骨,撞在栏杆上也伤及腰身,让他一下子失去了战斗力!

  在场三人谁都没想到,王程的战斗力会恐怖如斯,抗击打能力比之乌龟壳都要强势。三人可以是偷袭一般的出手,竟然没有拿下,反而被王程废掉了他们的一个高手。

  喝!

  郭子中低喝一声,拳头刹那间一变,再次一招崩拳冲上来。

  陈太平也是手掌变化,眨眼之间就从云手变化成为鞭手,腰身扭动,手臂甩出,拍向王程的胸口,看他狠历的眼神,是准备下杀手了!

  太极鞭手!

  王程眼神一凝,刚刚硬抗了两招,体内已经不好受,但是猛虎真意爆发,气血沸腾起来,他只想发泄,所以强行压下了伤势。

  吼!

  又是一声虎啸如惊雷一般乍起。

  王程呼吸变化,面色潮红,拳头也是如太极鞭手一样的甩了出去,带着更为猛烈的劲风。不过,这不是太极鞭手,而是猛虎九式当中的猛虎摆尾。

  砰!

  王程猛虎摆尾和陈太平的鞭手实打实的硬碰硬的来了一下,两人之间的空气都爆炸开来,楼道空间出现一声闷响。

  蹬蹬!

  王程这次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墙壁上。

  可是陈太平却是直接被打的一直退到了台阶下面,因为他一退就踩到了台阶上,力道冲击之下,不退到底停不下来。期间他想要强行停下来,中间两个水泥台阶被他踩碎了边缘,最后一步停在了楼道口,抬头看向王程,满脸都是后怕和惊悸!

  好强势的虎形拳,好霸道的猛虎真意!

  可是,这不是形意拳!

  陈天平练拳也是近四十年,对三大内家拳都非常的熟悉,可以肯定王程的拳法绝对不是形意拳。

  而除了形意拳的虎形练到传中的大成境界,还有哪门拳法的虎形拳会如此的强势霸道?

  郭子中这次瞅准了机会,一记崩拳再次结结实实地击中了王程的胸口。可也只是将王程打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一股强势的反震之力反而震荡的他的拳头有些麻木。

  这是什么横练功夫?

  郭子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无力!

  三人一起出手,眨眼间就是如此的结果?

  王程将陈太平一拳打的落下台阶,然后硬抗了郭子中的一拳。转身就一把抓向郭子中的咽喉。

  郭子中急忙后退。可还是慢了。他不如王程快。被王程瞬间抓住了肩膀,然后手掌一捏,咔嚓一声脆响,郭子中一条胳膊就被卸了下来。

  然后,王程手掌一番,擒拿手娴熟至极,将郭子中一下就拿在了手中,让其无法挣脱。面色难看狰狞不已。

  至此楼道里面安静下来。

  从三人同时出手,到现在结束,起来很慢,可实际上就过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

  王程背靠着楼梯中间的墙壁,身边站着王媛媛,手中抓着郭子中的肩膀,面对着扶着楼梯的郭氏中年人,以及楼下望着自己的陈太平。他感受到脏腑之间传出一阵阵的刺痛,尤其是胸口,每次呼吸都有一丝丝疼痛。知道这是心脉受伤了。

  陈太平的一记云手结结实实地击中了王程的心脉,不受伤才怪。除非他将地煞拳法修炼到老道士那种境界。才能无视这种攻击。

  如果不是靠着心中积蓄到一定极限的猛虎真意强自撑了下来,可能王程现在已经倒下了,哪里会如现在这样只是面色发红,呼吸都很是沉稳的样子。

  “咳咳……”

  一开口,王程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一下,咽喉之间的一股腥甜溢出嘴角,看着陈太平和郭氏中年人,沉声道:“现在你们还想交换吗?”

  郭子中努力地挣扎了一下,喝道:“子,你最好放开我,东海是我郭氏的地盘,你敢对我和我叔叔动手,你死定了,我保证你离不开东海。”

  咔嚓!

  王程一伸手,顿时将郭子中的另一条胳膊也卸了下来,淡淡地道:“我能不能离开东海,不是你了算;但是你现在能不能活下来,是我了算。”

  瞬间,郭子中不敢话了,浑身更是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他感觉到了凌厉的杀意,如果他再招惹王程的话,不定王程真的一把就捏断了他的脖子。

  这个少年到底是谁?

  这是在场三个人都生出的疑问,看起来最多十几岁的样子,可是如此实力,当真骇人,出去只怕都没人敢相信。

  两个化劲巅峰,一个化劲初期的高手一起偷袭般的出手,都被打的如此狼狈,实力岂不是相当于抱丹境界的大宗师?

  想到此,三人的面色再次难看起来。因为这明了太多问题,归结在一起,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那就是他们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

  后果很严重!

  “兄弟,都是误会。没想到你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实力,佩服,不止令师是何人?可能和我们的前辈也是熟人,那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

  陈太平急忙对王程道。他是受伤最轻的,几乎保存了全力,只是和王程对拼了一招,气血有着震动而已,只需要十几个呼吸就能调整过来。

  王程不屑地瞪了陈太平一眼,沉声道:“是什么误会?你们三人同时偷袭我,呵呵,当真看得起我。也是好算盘,是不是想一下击杀我,然后得到你们想要的?”

  郭子中和郭氏中年人,还有陈太平三人都是面色诡异,因为他们刚才的确同时都有这么一个想法。

  不过,现在绝对不能承认,情势逆转了。如果是其他人,此时肯定已经是非死即伤了。

  “当然不是!”

  陈太平一步步走上来,矢口否认,道:“我们只是想试试兄弟的身手和武学套路,看看是不是我们的熟人,兄弟可不要误会。现在看来,兄弟必定是师出名门,走的不是我们国术一脉的套路,我的可对?”

  王程微微头,他的拳法一旦出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因为出手之间不凝劲道。刚才他要是凝聚了劲道,估计郭氏中年人就已经死了,陈太平和他硬拼一招,也不会如此好受了,那条胳膊起码要废掉。

  “那就对了,一场误会而已,兄弟不是少林就是武当峨眉等名门大派,还是不要和我们计较了。今日之事,就当是一场误会,就此揭过,如何?”

  着。陈太平来到了王程的身前。眉毛一挑。看向了楼道上方。

  王程稍微讶异,以为上面有人,眼睛余光看了一下,然后急忙再次看向陈太平,害怕对方偷袭。然后心中也是微微一震,他知道今日的事情只能到此为止了。

  因为,上面的楼梯口有摄像头,已经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都记录下来了。

  想来也是。如此高档的酒店,那必定是几乎每个角落都会有摄像头的。还好的是,王程是背对着摄像头的,摄像头没有拍摄到他的面目。而且,刚才一路走上来,王程也是低着头的,没有正对过摄像头,所以应该没有任何一个摄像头能拍摄到他的面目。

  哼!

  想到此,王程冷哼一声,心中的杀意又是涌了出来。可看到身边的姑娘王媛媛。又是无奈的放下杀心,一挥手。将手中的郭子中丢给了陈太平,沉声道:“报个家门。”

  郭子中压抑着气息,勉强地活动着肩膀,还硬气地道:“我叫郭子中,东海郭氏拳馆,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那郭氏中年人也是面色难看,瞪了郭子中一眼,然后活动了几下肩膀,已经自己接上了脱臼的关节,沉声道:“在下郭明,此事已经发生,兄弟可否告知姓名!”

  陈太平也面色严肃地道:“在下中原陈氏武馆门下,陈太平,兄弟以后可以随时来找我。”

  王程在三人身上扫过,头,严肃郑重地道:“我姓王,你们记住,我也把你们记下来了。今日之事,日后必有回报。”

  完,王程拉着姑娘王媛媛,一步步走上楼梯。虽然体内气血翻滚,五脏震动出血,心脉也刺痛不已,但是王程还是坚持走上去,并没有去坐电梯,每一步的呼吸都异常的深沉悠长,猛虎九式的呼吸法门不适合疗伤,用的是地煞拳法和婆罗门的法门。

  目送王程和王媛媛消失在楼梯上,陈太平和郭明,郭子中三人才松了口气,面对王程,他们的压力太大。

  “失算了!”

  郭明摇摇头,语气有些后悔地道,手掌捂着胸口,面色显得很苍白。

  郭子中也有些后怕,沉默不语,同时后悔最后还了狠话,到时候王程真的找上门了,他不一定敢面对。

  陈太平头,叹了口气,道:“不错,失算了,也是我们急功近利了,不心遇到了高人。这位少年,现在就有如此实力,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今日之事,以后可能也会对我们有不的影响,如果可能,还是及早修复关系为好。”

  “可他是哪里人,师承何人我们都不知道。”

  郭明疑惑地问道。

  如此天纵之才,而且看拳法必定师出名门,只有傻子才会想与其为敌。

  “查查吧,总能查到的,李正祥,董青,还有张绍云,应该都知道。”

  陈太平淡淡地道,眼神意味深长,然后和郭子中一起扶着郭明上楼,从楼道出去坐电梯去了。

  王程带着王媛媛一起爬到了十二楼,他的房间就是十二楼的高档商务套间;陈太平等人也去坐电梯去了十一楼。

  他们都知道那楼道口有摄像头,知道可能有人在看他们,他们刚才的交手也已经被记录下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他们交手的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对坐在监控室的保安造成了多么巨大的震撼。

  这位保安端着茶杯,坐在监控器前面,愣愣地看着那个监视器,一直发呆了近十分钟才清醒过来,然后急忙再次将这一段四人交手的视频调出来,来回仔细地看了好几遍,双眼绽放出精光,喃喃地道:“好牛,太牛了,这都是什么人?难道是传中的武林高手?现在真的有这么牛的人吗?一拳都把人打飞了。”

  “还有这个虎吼的声音从哪里来的?”

  “三个人打一个人,还被反杀,会不会玩儿?”

  “可惜,没拍到那个最厉害的正面长相。”

  保安楞了一下,随后知道自己跑题了,偷偷地左右看了看,然后悄悄地将这段视频自己复制了下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看监控器。

  过了一时左右,保安下班了,急匆匆地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将这段视频上传到了网络上,写上大标题——真正的现代武林高手,两秒钟的交手超出你的想象!

  因为交手时间过短,只有不到两秒钟,所以保安做了好几个版本,分别慢放成了五秒和十秒的长视频又发了出去!

  然后,保安就坐等自己的视频大火,不停的刷新页面,可是过了半时却没有人一个击……

  却王程出了楼梯,来到十二楼,立即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脏腑之间好像在翻滚一般,一口鲜血就吐在了地上,步伐也虚浮起来。

  姑娘王媛媛脸上满是焦急,双手扶着哥哥王程的腰间,快步走向房间,带着轻声呜咽地低声道:“哥,你没事的,你没事的。”

  王程头,强忍着脏腑之间的刺痛,挤出一丝笑意,摸了摸姑娘的发梢,自信地道:“我没事,你放心。”

  刚才,他之所以没有冒着被监控下来的危险杀了郭子中和郭明,不全是因为王程害怕被抓,也有对方三人当时出手也留有一丝余地的原因,那就是他们没有针对姑娘王媛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