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说了,不行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说了,不行

  (求支持,求票!)

  病房内,所有人都是果然如此的表情。【】

  毕竟,王程看起来就是十**岁的样子,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有行医资格证。

  郑晨龙面色严肃下来,沉声道:“那你就敢给人看病?你知道病人是什么病吗?如果出事了,你能承担后果吗?”

  让几个老刑警和郑晨龙都意外和郁闷的是,王程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眼神平静地看着郑晨龙,淡淡地道:“我能治好就可以了。”

  “你让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谁敢用生命来给你冒险?”

  张潮生急忙呵斥道:“你刚才拔掉了我大哥的药,他要是出事了,就都是你的责任。”

  张绍云再次上前挡在王程面前,面对所有人喝道:“我师傅肯定可以治好,其他人我都不相信,我只让我师傅给我爸治疗。郑局长,你别怪我师傅,是我求我师傅来的,我相信我师傅。”

  “他是你师傅?”

  郑晨龙也听说过最近张家张绍云的搞笑事情,当众给一个少年下跪拜师学武,沦为东海市上流社会的一个笑柄,好奇地道:“是什么师傅?”

  郑晨龙的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王程的脸上,只要王程露出一丝破绽,或者是出现一丝惊慌失措的情绪,他就会立即挥手让几个下属上去抓人。

  可是,王程就是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让他拿捏不准,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再等机会。毕竟对方背后站着张绍云。而张绍云是张潮海的唯一儿子。是有决定权的。

  “我还没有收下他。”

  王程摇摇头,否认道:“所以我也不是他的师傅。”

  张绍云面色一急,道:“师傅您放心,我肯定会达到你的要求,一定会成为您的大弟子!”

  郑晨龙深顿时呼吸一口气,他刚才和也其他大部分看热闹的人差不多的想法,以为是王程忽悠的张绍云,现在看来明显是张绍云缠着人家不放。

  房间内其他人也都是面色怪异。倒不是认为王程没本事骗人,而是因为王程比张绍云大不少。如果不是刚才大部分人都见识了王程拳头的威力,只怕所有人都会露出嘲笑的神色了。

  “好了,我现在怀疑你在行骗,去我们警局一趟解释一下。张绍云,你作为当事人,也去说清楚。”

  郑晨龙面色严肃下来,不想再多问了,带回去再仔细问问就好了。不过他认为这个少年可能是骗子的可能性很大,只不过可能手段很高明。

  小小年纪。能教什么?

  王程看向郑晨龙,摇摇头。肯定地道:“我不能去,而且,我也不需要行骗。郑局长,我不想和你们发生误会,所以也请你不要管我的事情。我给张总治疗,是出于一些原因,等他明天醒过来,我就会离开东海。”

  王程不想和这些警察有什么冲突,所以不想去。不然要是自己忍不住一下子出手了,那后果就难以收拾了。

  这里可不是江州市,会有不少人给他收拾残局。

  “郑局长,我师傅是高手,也是中医,在港岛给人治病一次收费都上千万的,不需要骗人。我专门请过来给我爸治病的,你不要误会,我这就送我师傅回去。”

  张绍云看出王程的面色不好,赶忙就带着王程和王媛媛朝着外面走去。

  郑晨龙一伸手,挡在了前面,盯着王程,沉声道:“跟我去说清楚了才能走。”

  王程瞬间看向郑晨龙,浑身气息刹那间就提升起来,双眼之中的琥珀之色一闪即逝。郑晨龙在这一瞬间感觉浑身寒毛乍起,也是瞬息之间浑身就出了一层冷汗,似乎被一只猛兽盯上了,随时都会丧命!

  好危险的感觉!

  郑晨龙是业务出生,也就是从小警员一步步走上来的,在这个行当干了快三十年了,心中对危险的感觉很敏感。此时他竟然不敢再看王程一眼,脚下本能的让开了。

  “多谢郑局长!”

  王程淡淡地说了一句,在张绍云打开门之后,拉着小姑娘走了出去。

  郑晨龙此时被吓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僵硬地点点头。他身边的几个老干警都是疑惑不已,怎么局长就这么让人家走了?不带回去审问一下了?

  王程出了门,让张绍云留下了,因为他不放心别人。

  经过几次事情,王程害怕张潮海会在今天晚上出现意外,这类事情谁都说不准。

  郑晨龙目送王程离开,心中的惧意才缓解过来,面色很是难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刚才出丑了,被一个少年吓到了,盯着张绍云开口道:“绍云,他真是你师傅?哪里找来的?是做什么的?”

  “还不是我师傅,我还没经过考验,郑局长,你刚才吓死我了。”

  张绍云也知道刚才情况似乎有些紧张,弄不好要是王程和郑局长发生冲突了,那他就麻烦大了,所以也有些心有余悸。

  郑晨龙看了看现场的人,心中瞬间猜测了许多可能。其中一个可能就是王程出现出手打伤了那三个日本人,然后才能强势给张潮海治疗,其他人都插不上手。

  如此的话,那这个少年就真的不是一般人了。

  “他真的能治好你爸?他到底是谁。”

  郑晨龙还是疑惑和郁闷地问道。

  他是来保护张潮海的,可王程要给张潮海治疗,他到底是听谁的呢?听张潮生的,还是听王程的?

  还是听张绍云的?

  不过,听张绍云的和听王程的是一样,这样那就是两票对一票。

  那就听王程和张绍云的?

  郑晨龙得到了诡异的答案,此时脑海中还闪烁着刚才那一刻王程的眼神。

  张潮生想说话,可是被张绍云抢先了。肯定地道:“我师傅的医术很厉害的。肯定能治好我爸。”

  其实。这家伙也就见识过王程给他针灸过一次,治好了腿上的筋肉的损伤而已,那只是小伤,自己都能恢复。他也听说王程去港岛是给人治病,可也没见过,他去了港岛就是在半岛酒店的房间内扎马步去了。

  所以,这家伙其实就是一种盲目的信任罢了。

  “张先生,我们先走了。”

  这时。一直安静地目送王程离开的小犬太郎开口对张潮生告辞。刚才那一刻,他在旁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王程身上爆发出的猛虎真意,此时感觉有些收获,所以迫切的想离开这里,回去的好好参悟一下。

  张潮生面色难看地点点头,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道:“好,小犬先生回去好好养伤。”

  心头,张潮生已经将这三个所谓的日本高手都骂了一遍,连一个小孩子都搞不定。冒充什么高手?

  小犬太郎微微点头,知道自己今天也丢人了。所以不多说话,当下就带着两个日本保镖一起离开了病房。

  张绍云对两位盛安医院的医生说道:“两位,我父亲的情况你们都知道了,所以你们不需要来了。”

  两位医生很是为难。

  郑晨龙想了想,还是决定相信张绍云,道:“两位,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今天晚上起,这里的保卫工作就交给我们了,你通知一下你们领导。”

  两位医生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张潮生沉声道:“那个小子要是把我大哥害死了,谁来负责?郑局长,你来负责吗?”

  “张先生,这个不需要你担心!”

  郑晨龙淡淡地扫了张潮生一眼,低声说道。此时他心中也莫名地对王程有了一些信心。

  张潮生是最郁闷的一个,可还是留下了自己请来的两个保镖,催相胜和那个美国人。加上郑晨龙留下的两个刑警,和按照王程吩咐亲自守护父亲张潮海的张绍云,一共就有五个人守在病房。

  然后,郑晨龙就离开了盛安医院,因为他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张潮生也前后脚离开了医院,他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王程带着王媛媛出了医院就上了张绍云安排好的一辆车,直接朝着东海市最好的酒店,东华酒店开去。

  叮铃铃!

  王程的电话响了,是李正祥打来的。

  “王程,酒店安排好了吗?我在上次你住的酒店订好了房间,要是还没安排的话,直接过去就好了,房间号你知道的。”

  李正祥关心地问道。

  王程微笑道:“不用了,这边已经安排好了酒店,马上就要到了。”

  “那好,你自己注意,有需要帮忙的就给我打个电话,我绝对马上就到。”

  李正祥肯定地说道。

  “呵呵,好,有需要我会叫你。”

  王程笑着答应下来,随后挂了电话,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哥!”

  在王程身边,小姑娘王媛媛低声道:“你是不是很紧张?”

  小姑娘能感觉到哥哥王程情绪很压抑,浑身肌肉紧绷,好像非常的紧张。

  王程深呼吸两口悠长的气息,舒缓了躁动的气血,浑身肌肉也强行放松下来,低声道:“我没事,你刚才冲动了,下次记住要躲开,知道吗?我受伤了无所谓,但是你不能受伤,知道吗?”

  小姑娘将脑袋靠在哥哥的身上,撅了撅嘴,道:“知道咯。”

  “等你以后有实力了,再出手也不迟,现在你就乖乖的坚持练拳,两三年下来就会有一定的实力了。”

  王程肯定地说道。

  他自己异于常人,所以练拳的时候,对气血的积累尤其的快。现在堪堪练拳不到三月,却是相当于普通练国术内家拳的武者十年以上的火候,也是因为有些快,所以让他心中拳法真意不够稳,无法驾驭猛虎真意。

  王程心中下定决心,这次东海的事情解决了,回到江州就放慢拳法的修炼。至于猛虎九式。那就要彻底的放下来。专心一致地练道门拳法,磨练心智。

  小姑娘王媛媛虽然悟性也比较惊人,但是练拳却是要一步一步的来了不能如王程一样一蹴而就,每一步都要走的踏踏实实的,以后才能有更高的成就。

  车子一路来到东华酒店,停在酒店门口,司机被张绍云打了招呼,所以很是恭敬地带王程兄妹两进入酒店。

  这家酒店在东海市都堪称最顶级。那绝对是生意好到爆棚,如果不是张氏集团的面子,不一定能立即就订好房间。

  进入酒店,就能看到各色着装很上档次的客人来回走动。

  “小兄弟,我们见过吧?”

  王程让司机去拿房卡,他自己带着王媛媛站在楼梯口,这时一个中年人走过来,看着王程好奇地问道,他身边还跟着两个人。

  王程回头看了中年人一眼,眉头微皱。因为他也认出了此人,当下点头道:“是见过。”

  中年人微笑道:“呵呵。看来我没记错,咱们在拍卖会上见过。”

  后面两人当中的一个年轻人也是急忙恍然地道:“哦,对,原来是你,我说看你脸熟。董青被你呵斥一声就下去了,还和我们抢黄庭录言,你到底是谁?”

  这两人,都是出现在那天李正祥公司的拍卖会上的人,也是抢购黄庭录言的人。那中年人,王程记得姓陈,这个年轻人,是在舞台上差点和董青动手的人,似乎是叫郭子中,听董青说应该是东海市本地人。

  王程平静地看着三个人,摇头道:“我不需要向你们解释什么。”

  陈姓中年人急忙笑道:“小兄弟别生气,郭小子是有些着急了,他是火爆脾气,你别理他。我叫陈太平,叫我老陈就行,咱们都是练武之人,别伤了和气。”

  郭子中神色不忿,但是他身边的另一个中年人看了他一眼,顿时让他不敢再说话。

  王程拿过司机送过来的房卡,让司机自己离开,然后走上楼去,一句话也没和他们多说,不想多理会这三个人。

  陈太平三人都是一愣,随后面色都不好看,但是都隐藏了起来。

  “小兄弟,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别这么生冷。我那天看到张绍云想拜你为师,不知道小兄弟收下没有?”

  陈太平急忙跟上王程,笑着问道。

  “没有!”

  王程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道。

  “哦,哎,那真是可惜了,我原本还以为张绍云把买来的黄庭录言交给你了呢,还想找你借来看看,没想到不是这样,小兄弟可有师承?”

  陈太平摇摇头,眼神闪烁,满脸可惜地说道。

  “陈师叔,他肯定骗人的,我听说张绍云一直缠着他,他当时也参与黄庭录言的出价,还出到了五亿,他肯定不会放过送上门的张绍云。我敢肯定黄庭录言现在就在他手上,他就是不想给我们看而已。”

  郭子中憋不住话,不屑地看着王程,满脸都是我看穿一切的得意。

  陈太平和另外一个中年人都是扬了扬眉毛,同时看向王程。

  “小兄弟,可是如此?”

  陈太平严肃地问道。

  王程一步步的走上楼梯,也没有避讳,点头承认道:“不错,张绍云今天把黄庭录言给我了,这是我给他父亲治病的诊费。”

  “那小兄弟可能给我们看看?”

  那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眼神当中带着热切。

  近现代的内家拳,可以说都是从道家武学延伸出来的,因为内家拳最早就是道家内家养生法门。即便是古代的大部分内家武学,也都是从道门武学发展出来的。所以,现在有些传承的武术家族都对道家养生法门有些研究,更是想在其中找些以前的武学传承。

  这三人显然就是冲着黄庭录言来的。

  王程摇摇头:“当然不可能,而且,这本书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道门内家拳。”

  “小兄弟,我可以和你交换。我乃是陈式太极拳门下,我可以交给你我陈式太极拳的独门内家法门,如何?”

  陈太平急忙说道,根本不相信王程的话。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摇摇头,道:“不可能,你们不需要再说了。”

  陈式太极拳也是现代内家拳而已,属于现代太极一脉。在内家修炼方面,比起武圣山武学差了无数个档次,他根本不需要去学。

  而且,对方也肯定不会拿出核心秘诀,顶多就是一些皮毛来忽悠王程。

  “小兄弟,当真这么绝对?”

  陈太平声音严肃下来,沉声问道。

  郭子中和那中年人也是面色冷下来,还左右看了看,确定楼道里没有其他人,就只有他们五个人。

  一般人,都会坐电梯的,只有他们几个练武之人才不去做电梯,而选择走楼梯。

  “呵呵,我见识过杨式太极拳,我不需要太极拳的拳法秘诀。”

  王程笑了笑,摇摇头,语气肯定地说道。

  “那我说你必须要和我换呢?”

  陈太平盯着王程沉声说道。

  郭子中也是沉声道:“小子,我不知道你当日是怎么吓到董青的,但是我们不会怕你。你现在拿出来交换,就当是公平交易,不让你吃苦头。如果你坚决不肯,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王程停下了脚步,停在楼梯转角处,居高临下地看着身后站在台阶上的三人,沉声道:“你们是在威胁我?”

  心中躁动的猛虎真意瞬间就由内而外的爆发出来,即便是站在王程身边的小姑娘都皱了皱眉,这让她感觉到了压抑和不适。

  陈太平三人更是感觉到整个狭小的楼道空间似乎都充斥着粘稠的液体一般,但是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不会如此就退缩了。而且他们已经在做了,就好像是离弦之箭,不是说停下就停下的。

  至于后果,他们不怕,大不了做狠一些,毁尸灭迹就好。

  那中年人上前一步,站在了王程身后,眼神盯着王程全身上下,开口低沉地道:“小兄弟,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个路。我们只是想和你交流一下,让你把那本书拿出来给我们看看,看完我们就还给你。”

  王程丝毫不让地看着对方,依旧摇头,简单地道:“我说过了,不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