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张三丰的奥秘

第二百七十一章 张三丰的奥秘

  (求支持,求票!)

  王程银行卡的短信提示很快就到了。

  一亿美元的确是已经入账了,王程的账户上也单独出现了一个美元账户,目前只有一亿美元,还有三十亿左右的人民币。

  韩时非听到短信的声音,好奇地看向王程,问道:“钱到帐了?”

  王程点点头,脑海里还在想着李察的事情。他有八成的把握,肯定这个发短信来的就是李察。不过他没想到对方还和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认识,道:“他们给的很干脆,那剩下的就没我的事情了。”

  “呵呵,那也没我的什么事了,黄署长应该都处理好了。不过你以后小心点,下次来港岛,我也跟着你算了,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交给我。”

  韩时非想了想,如是说道:“你尽量别出手,免得留下把柄给他们。”

  于君刚才也从唐队长那里知道了一些信息,当下也是满脸凝重严肃地看着王程,点头道:“不错,就让他跟着你。我上次说过,只要你在港岛,我会保证你的安全。这次算是我的失误,以后只要你来港岛,小韩就会跟着你。”

  王程摇头笑道:“算了,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个学生,别这样。”

  “必须这样,王程你不要说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于君一句话将这件事就定了下来,不容王程反驳。

  王程张了张嘴,看到于君和韩时非都是很肯定的表情,知道反对肯定无效。当下也不说什么了。反正他来这里也就是一两天的时间。韩时非要跟着就跟着吧。有个官面上的人跟着也的确是能省下不少的麻烦。

  在于君家里坐了一会儿,王程就起身告辞了。

  这次来港岛的治疗任务也完成了,只是王程刚上了霍有文的车,就又接到了黄尚白的电话。

  “王程,你这次下手太重了,那个迈克想告你!”

  黄尚白开口依旧是简单直接。

  王程稍微楞了一下,笑道:“好呀,那让他们告呀。”

  霍有文听到这话回头看了王程一眼。拿出电话晃了晃,示意是不是要打电话叫律师,王程摇摇头,自信地笑了笑,表示不需要。然后,霍有文点点头,开车离开了于君的家里,同时跟上的还有韩时非。

  现在,韩时非就开始履行保护王程的责任了。

  “不过,在我们的劝说下。他们放弃了。”

  黄尚白又说道。

  “那黄署长和我说这个是有什么要求?”

  王程问道,他知道黄尚白不是这么无聊的人。不会打个电话来就为了通知自己。

  “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是通知你一声,以后再碰到类似的问题,下手要知道轻重,不是每次都有人给你擦屁股。”

  黄尚白淡淡地道:“不要轻易留下手尾。”

  王程眼神当中精光闪烁,心中微微震动。他从黄尚白这淡漠的话语之中听出了弦外之音,当下轻轻地点头,抓着小姑娘的马尾轻轻地捋了一下,轻声道:“多谢黄署长提醒,下次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这件事到此为止,我给你通知一声。在我们警署也不会留下档案,你也不要对外提及。”

  黄尚白再次嘱咐了一句:“就当没有发生过。”

  王程依旧轻声道:“好,我知道了。”

  “嗯,其实,我不希望再见到你。”

  黄尚白留下一句话,就再次干脆的挂了电话。

  王程放下电话,对霍有文说道:“有文,直接回酒店。”

  霍有文点头答应了一声。

  在港岛某医院的某一间高档病房内。

  迈克坐在床上,双手使劲地砸着病床,头发披散,满脸都是疯狂和狰狞,大声地喊道:“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我要杀了他,他打断了我的两条腿和一条胳膊,然后你们还让我付出一亿美元给他?你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一群饭桶,饭桶,饭桶……”

  站在迈克的床边的是几个律师和保镖,还有坐在那里的杰瑞。所有人都不说话,保镖和律师都是战战兢兢的,只有杰瑞看起来算是平静。

  杰瑞的伤势和迈克不一样,他的伤势是内伤,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来,可是严重程度丝毫不比迈克断手断脚来的弱。此时他看起来就好像要断气了一样,面色很是苍白,这在医院是无法治疗的,需要自己慢慢的调养。如果没有独门的内家调养方式,那就永远也治不好了,几年之内就会丧命。

  “迈克,你骂他们是没用的。”

  杰瑞声音沙哑地道:“你来之前,就应该要想到失败的后果。”

  迈克稍微冷静下来,看着杰瑞,沉声道:“杰瑞,你告诉我,你能不能找人杀了他。”

  杰瑞十年前是世界著名的佣兵,认识诸多地下世界的高手,可现在面对迈克的问题,只能无奈摇头,道:“迈克,你见识过他的身手,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而高手没有一个是笨蛋,都不愿意接中国的任务。你是富豪,你每天坐在办公室和豪宅里,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危险。来之前,我就劝过你,可是你不听我的。”

  迈克稍微歉意地道:“抱歉,杰瑞,当时我不知道。”

  杰瑞摇摇头,不再说话,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此时他也在给自己做打算了,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当年对迈克的承诺已经完成了,从此他就是自由人了。

  呼!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带着墨镜的李察和两个下属走了进来。

  李察直接冷冷地开口道:“我已经安排好了飞机,五个小时后,你们全部都上飞机。给我回美国。到了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们。”

  迈克盯着李察,沉声道:“你是谁?”

  李察也盯着迈克,语气依旧很冷,道:“给你擦屁股的人,迈克先生,你最好现在老老实实的按照我的话去做,我的耐心已经不多了。”

  迈克知道李察是美国政府的人,当下就大声骂道:“你们政府的人就是这么无能吗?不能惩治打伤我的罪犯。还让我付出大笔的金钱赎身……你……”

  杰瑞面色一变,急忙起身捂住了迈克的嘴,对李察歉意地道:“先生,迈克他有些情绪失控,你放心,我们会马上准备离开。”

  李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眼神扫过迈克,表情不屑,淡淡地道:“最好是这样。”

  说完,李察转身就走了。

  杰瑞等李察离开了病房。才松开手,看着迈克。低声道:“迈克,别冲动,这个人我认识。”

  迈克本想爆发,听到这话立即安静下来,沉声问道:“他是谁?”

  “李察,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人,他具体的职务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美国大部分的特工都要听他的命令,以前他招募过我,可是被我拒绝了。”

  杰瑞回忆地说道:“好了,迈克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事情已经过去了。等我们回到美国再想想应该怎么做,你的伤在美国是可以治疗的。”

  迈克点点头,稍微冷静下来,将几个律师支出去,对杰瑞说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杰瑞,我会给你一大笔钱……”

  ……………………

  夜色初降。

  王程刚刚和小姑娘王媛媛一起吃了一顿晚餐,然后就一起回到房间练拳,同行的还有霍有文和韩时非。

  因为多了一个韩时非,所以霍有文干脆就将隔壁的总统套房一起包了下来,和韩时非一起住在隔壁,如此方便每次都能随行保护王程和王媛媛,随时都能感应到隔壁的动静,一旦发生什么事,他们马上就能赶过来帮忙。

  此时,韩时非和霍有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在一起练拳,还有一个人的存在比较特殊。

  那就是张绍云!

  不得不说,霍有文和韩时非都有一点点的佩服这个家伙了。

  从早上到现在,张绍云真的就在这里一直扎马步,没有停下来,直到浑身都失去知觉了,依旧坚持了下来,坚持了整整十个小时。

  当王程回到房间的时候,这家伙保持着马步的动作,靠在墙壁上晕了过去,当时吓了所有人一跳,以为这家伙断气了。

  王程急忙把脉查看,发现只是脑部气血供应不足导致的晕眩,才松了口气。然后王程给他稍微扎了两针送到卧室去了,可能过一会儿就要醒过来了。

  对这个家伙,王程也是有些头疼。现在他看得出,张绍云是真的下定决心,拼了命也要学武了。

  可王程真的没有收徒的打算,他自己才入门两月有余。

  双腿扎着坤元三十六式的马步,王程双脚似乎和地板连接一体了一般。可惜这里不是实打实的大地,不然王程练这门拳法会更有意境,现在只能将就的继续地煞拳法当中的坤元三十六式。几遍拳法和呼吸配合下来,王程体内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当然,伤势好的这么快,大部分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睡虎式。

  然后,王程也不避讳韩时非和霍有文,就在原地再次练起了龙象拳法和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全套练完了、又单独练了两边婆罗门的独门呼吸法门,才算是结束了这次的拳法修炼。体内气息和血液已经没有丝毫滞碍的运转起来,脏腑之间的伤势算是毫无影响了,再自然修炼一两天就能完美恢复了。

  猛虎九式,暂时还是被王程放下了。他不太敢练,害怕动静太大,猛然的提高了一个层次,让他有些能发不能收的尴尬,所以不敢轻易施展出来,心中那只猛虎似乎也要按耐不住了,一只都是蠢蠢欲动的状态。

  王程这一套拳法下来。就过了将近两小时。旁边小姑娘王媛媛也是坚持了下来。小脸上满是平静和坚毅。呼吸和拳法马步的配合,也已经到了完美无暇的境地。

  清醒过来好一会儿的张绍云就站在门口看着王程兄妹两练拳,一直过了半小时,等王程和王媛媛结束,他才佩服地开口道:“先生练拳比我刻苦多了,难怪能有这么厉害的实力,还请先生收下我。”

  说着,这家会就又要跪下来了。一天没吃饭。又累又饿的晕了过去,当他醒过来之后却是不先去吃饭,而是看王程练拳看的聚精会神。因为这一点,王程也一时间提不起脾气,只能一把抓住张绍云的肩膀,让他跪不下来。

  “好了,先别说练武的事情,你也别动不动就下跪,我不喜欢这样。你饿坏了,去吃饭吧。要练武,首先就要多吃饭。”

  王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把就拉着他坐在餐桌上,桌子上有早就叫来的糕点,和温着的饭菜。

  张绍云对王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中闪烁出惊喜,他听出王程是要真正传授他武学了。然后直接坐下来就狼吞虎咽地开始吃饭了,一边吃饭,他还不忘一边说道:“先生,喔喔是真的,真的想学武,我能坚持。”

  王程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将霍有文和韩时非送走了,才说道:“这件事不急,去了东海再说。”

  张绍云也是饿坏了,点头之后,就继续狼吞虎咽地吃饭,不再说话。

  而王程在一边指点小姑娘王媛媛的拳法。到现在为止,小姑娘已经掌握了道门三大基础拳法的两门,而且专心修炼之下,领悟了诸多拳法当中的道门内在真意。可以说,王媛媛的悟性也是奇高,就比王程低一些,以前缺乏的就是专注,所以迟迟不能真正入门。

  最近小姑娘开始专心练拳之后,进步速度也是飞快,气血每天都在壮大,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多少实战能力,这要等她练了九元拳法之后才能改观。

  练武,是个慢活。

  王程看的很清楚,所以很有耐心,他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呆在小姑娘的身边。这段时间足够他将地煞拳法传给小姑娘了,至于门规,他不在乎。

  “呼吸,这里要切忌不要停顿太久,呼吸变化要连贯。”

  “对,就这样,马步和双手的动作也要跟上,内家拳虽然首重呼吸,但是也要有外功的辅助。”

  “呼吸少了一次。”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去洗个澡休息。”

  一番指点,王程结束了王媛媛的拳法修炼,尽可能的从其中找到了一些瑕疵指正了出来。

  在一边吃饭的张绍云看的双眼放光,他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内家拳法,才知道原来呼吸是最重要的。他刚才还一直奇怪为什么小姑娘王媛媛这么瘦弱的身体能坚持这么久马步而不累,现在他知道八成是因为对呼吸的控制了。

  吃完了饭,张绍云立即上来在王程身边低声道:“先生,你能不能也指导一下我的马步?”

  王程看了张绍云一眼,手中拿着的是从东海市古董街上买来的那本张三丰的黄庭真言。他断定这是道家武学大师张三丰对黄庭内景经的独家注释,所以应该不是什么内家武学的要诀,而是单纯的道家养生法门。他同为道门出身,就拿出来研究一下。

  听到张绍云的话,当下王程就打开书,道:“好,你就在这里开始扎马步,注意听我的呼吸变化和动作。”

  张绍云瞬间大喜,急忙就双腿下蹲,双手紧握在腰间两侧,神色激动地看着王程,希望得到神功的传授。

  王程瞟了张绍云一眼,知道他是什么心思,并没有传给他武圣山的内家法门,而是随手翻看着手中的张三丰手稿,从其中摘取了一段道家内家呼吸法门教给了张绍云。

  “一共十三次呼吸变化,不要乱,每次的变化都不一样,前后间隔也不一样。”

  “注意你手上的动作和马步的变化。”

  “对,双腿继续下蹲更深一些,双手上提一些,每次十三次呼吸变化完成之后,出拳一次,两个拳头交替,不要一次两拳齐出。”

  “练拳精神要集中,不要分神。”

  王程看到张绍云真心向武,教的也是认真,看着黄庭真言当中的诸多道家阐述,他自己也有一些领悟。

  张绍云刚开始的时候,进行的很是困难,内家拳是以呼吸为主,说起来简单,可是绝对不是谁都能很轻易地控制自己的呼吸的。张绍云练了将近一小时,也没能将王程教给他的这段十三次呼吸变化的法门完整的进行一次。每次都是断断续续的,一旦没有完成,就要再次从头开始。

  而王程突然不再出声提醒他了,双眼紧紧地盯着手中的书本,眼神绽放出精光,精神也是异常的专注。

  “原来如此,黄庭之中有如此奥秘,黄庭内景经乃是上古道家内家武学总纲。张三丰果然不愧是一代武学大宗师,能从黄庭内景经当中悟出如此多的武学奥秘。”

  王程反着古籍书页,语气有些激动地低声说道,翻看这本书,发现了更多惊人的秘密。

  这本张三丰亲手所写的黄庭真言,不是王程想象的那么简单,只是简单的注释黄庭内景经,而是张三丰的武学思路。

  看透了这本书,就能彻底的看透创建武当派的张三丰的武学核心。(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