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章 每个人都不简单

第二百七十章 每个人都不简单

  热门推荐:

  (求支持,求票!)

  王程皱着眉,看着几人没说话。

  因为,后面韩时非和霍有文都下车了。其实说起来,上次的确是王程不对。叶家的人是来挑战黄德林的,王程因为喝醉了酒而硬插手,把叶家叔侄两打伤了,对方来找王程的麻烦也说得过去。

  “叶成阳,大街上你想干什么。”

  韩时非对叶成阳低声喝道。

  叶成阳丝毫不惧韩时非,依旧看着王程,沉声道:“韩队长,你也别吓唬我。上次的事情你就在场,谁对谁不对你心里有数。这事儿我还没告诉家里,不然,现在黄氏武馆肯定已经是我们叶家的死敌了,这个小子也别想再踏上港岛一步。”

  韩时非不屑地道:“你也知道不能告诉你们家里,也知道丢人?知道丢人还不滚,港岛不是你们叶家说了算。”

  “那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总不能是个人就能白打我们一顿吧?那我们在大街上随便打人,你管不管?我只要这个小子给我们鞠躬道歉,这事儿就揭过了。我以后也不会再来找黄师傅的麻烦,到时候霍有文和我们家群生在擂台上分胜负。”

  叶成阳没有被韩时非吓到,依旧不让步地说道。

  霍有文上来喝道:“叶成阳,叶群庚,我和我师傅不怕与你们叶家为敌,有什么就冲我们来,你们现在马上走。”

  叶成阳看向王程,沉声道:“那他呢?”

  王程直盯盯地看着叶成阳和叶群庚几人,淡淡地道:“你要如何?”

  “鞠躬道歉!”

  叶成阳很简单地说道。

  王程双眼瞬间变成了琥珀色,一闪即逝,随后恢复黑色,可是手臂瞬间弹射而出。一拳带着摄人心魄的虎啸之声。

  象形拳大成的标志——拳出声相随!

  吼………………

  一声虎啸带着滚滚声浪震荡出去。

  周围街道上所有的行人都被吓了一跳。

  首当其冲的叶成阳更是被吓的愣在了原地,当王程的拳头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一股拳风吹拂起了他的头发。他才清醒过来,瞬间浑身就出了一层冷汗。

  好强大的虎形真意。要凝聚的虎形拳意。

  刚才这一刻,叶成阳感觉自己的全身血液都凝固了一般,好像自己已经被一只猛虎吞噬到嘴里咀嚼起来,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叶成阳身后的叶群庚几人也是被吓的不轻,他们都还记得上次面对王程时候的情形,也是这种猛虎真意。

  只是这次,王程更为凝聚,更为强势。上次他们还能对抗一下。这次直接被震慑了心神,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时间,所有叶家的人都不敢说话了,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你要与我为敌,你能代表叶家吗?如果能,那我就应战了。我一直很好奇,据说叶家把咏春拳彻底完善,成为第四门内家国术,不知道有多强大?”

  王程的拳头停在叶成阳的面前,语气淡漠地问道。不论是眼神,还是声音都没有丝毫的感情,冷的如一台播放声音的机器。

  叶成阳差点以为自己是王程的食物。眼神惊悸,声音干涩地道:“你师承究竟是谁?我们叶家不害怕任何挑战,你会见识到叶家真正的咏春拳。”

  “你不需要知道,我期待叶家咏春拳。”

  王程收回了拳头,平静地道:“现在你还想让我给你鞠躬道歉?”

  叶成阳急忙让开了位置,周围叶家的人也都赶忙让开了位置,不敢再阻拦在王程的面前。

  至于鞠躬道歉。

  他们谁都不敢提。

  “下次要找我,带你们叶家真正的高手来。听说叶群生是港岛新生代第一高手,让他来见我吧。你们都不配。”

  王程转身拉过小姑娘王媛媛,径直进入黄氏武馆。

  韩时非和霍有文都没有理会叶成阳等人。随着王程一起进入了武馆。

  叶成阳等人都在黄氏武馆门口发了一会儿呆,周围很多路人也都看着他们。因为刚才那一声虎吼。真的是太强势,太逼真了,他们都好奇里面是不是有一只真的老虎。

  直到王程等人进入武馆内消失不见,叶成阳才回过神来,急忙转身带着叶群庚等人离开了,一个个都是面色难看不已,知道今天丢人丢大了。上次在黄氏武馆之内,被王程打的狼狈也没有传出去。可这次是在大街上,只怕一小时之内就会传遍港岛武术界。

  “回去如实告诉群生和其他人。”

  叶成阳语气低沉地说着,眼神依旧带着一丝丝的惧意:“这个王程,肯定来历不简单。”

  叶群庚也是点头,谁都能看出王程的拳法犀利,师承绝对不是一般人。

  他们每个人的心中此时还在回荡那一声虎吼。

  黄氏武馆内。

  韩时非跟在王程身后,沉声问道:“你练的这门虎形拳法不是武圣山道家拳法,你没办法控制凝聚成形的虎形真意。要是继续修炼下去,到时候你会变成一头嗜杀的猛虎,被猛虎所控制。”

  王程一边走,一边平静地说道:“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还练?”

  韩时非低声喝道。

  “昨天迫不得已,你不需要担心,我心中有数。这次回去我可能就会放下,这门拳法的拳意太猛烈,或许过几年我再练更合适。”

  王程压制住心中蠢蠢欲动的猛虎,低声解释道。

  韩时非和霍有文都点头表示了解,他们都担心王程真的会变成嗜杀的猛虎,被心中猛虎所控制。那样的话,只怕世间除了他师傅长鹤道士,没有几个人能制住他。

  来到里面,黄德林果然已经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午餐,而且也准备了好酒。

  “哈哈哈。王程,韩队长,你们都来了。对对对,还有可爱的媛媛也来了。来来来,都坐,坐坐,来了就吃,到我这里别客气,治病的事儿,等会儿再说。”

  黄德林对外面的事情好像不知道,上来和王程握了握手。对所有人爽朗地笑着。

  看得出,黄德林最近的气色越来越好,心脉上的伤势在王程的治疗,和他自己的拳法修炼当中,已经逐渐的恢复。到现在,可以说好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些隐患。如果是一般的名医,最多也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剩下的隐患很难根除,只能任由其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

  可是王程不同,他能根除这些隐患,只需要继续治疗几次。增强黄德林的心脉元气,壮大生命元气,这种隐患自然而然的就消除了。

  而黄德林,至此也正式开始领悟抱丹的奥秘了。现在看他行走之间,就已经有了一派宗师的气息。

  韩时非此时面对黄德林也不敢随意放肆了,很有礼貌地抱拳问好,然后才坐下来。

  “听说王程你那边出事了,处理的怎么样?”

  黄德林坐下来,关心地问道。

  王程点头道:“处理的差不多了。”

  “嗯。我也不多问,只是你有需要帮忙的事儿。直接告诉我一声,我还是能出一把力气的。”

  黄德林笑呵呵地说道。

  “呵呵。一定,需要黄师傅的地方,我肯定不会客气。看黄师傅现在的气色,只怕再过一两月,就能真正的凝聚丹劲。那时候,港岛就会多一位抱丹大宗师了。”

  王程提前对黄德林恭喜地说道。

  “不敢当,其实抱丹也只是内家修为的入门之境而已。到了这个境界,才能真正控制气血,随意聚散。只不过后面的修炼,更为艰难,呵呵,不说这些,今天咱们吃好喝好。”

  黄德林哈哈一笑,转移话题,不说武学上的事情。

  这也是高手都知道的事情,到了抱丹境界,武者才敢说真的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王程和韩时非听了都是点头,理解这一点,只有霍有文似懂非懂。

  王程原本是想喝点酒的,可是想到心中蠢蠢欲动,随时都会爆发的猛虎,摇头道:“我今天就不喝酒了,等会儿还要去给于sir治疗,你们可以喝。”

  韩时非也摇头道:“我还要开车,要不黄师傅和有文你们师徒两喝点,等会儿我送王程去酒店,有文就别去了。”

  霍有文当即摇头,坚定地道:“不,我送王程回酒店,我也不喝酒了。”

  有昨天晚上的事情,霍有文心中一直都有些自责。所以他坚持一直都保护在王程和王媛媛身边,以便随时都能帮忙。

  一下子,桌子上就剩下黄德林端着酒杯了,顿时面色有些尴尬,他自己也放下了酒杯,呵呵笑道:“好,那我也不喝了,吃菜,吃菜。”

  王程昨天晚上开始练睡虎式,今天的饭量就更大了,一桌子饭菜大部分都让他一个人吃了。让同为大胃王的韩时非和霍有文都佩服不已。

  能吃,才能有力气,这是武者之中的通用语。不能吃的,那绝对不是真正的练武之人。

  接下来,就到了给黄德林治疗的时间了。王程驾轻就熟,也只用了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黄德林内家修为的确深厚,本身的恢复速度就不慢。

  王程相信,继续下去,最多一个月,就能结束给黄德林的治疗了,到时候他也能少一个病人。

  “黄师傅,我就先告辞了,还要去于sir那边,你最近注意一下,别练拳过猛。”

  治疗完成,王程就告辞了,临行前叮嘱了一下。

  而黄德林也是世代行医,还是内家拳宗师,所以知道该注意什么,笑道:“放心,我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你去注意点,你有我的电话,记住,不论在那里,有需要我老黄帮忙的,就打个电话。”

  王程心中一暖,抱拳呵呵笑道:“好,我记住了。”

  说完,王程就带着王媛媛上了霍有文的车,随着韩时非朝着于君的住所开去。

  黄德林目送王程离开。然后回到武馆叫出弟子,问道:“叶家的人刚才又来了?”

  年轻弟子刚才就在门口,如实地回答:“嗯。还是上次那些人,被王程医生一拳吓跑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黄德林挥挥手,然后转身就出门了,朝着九龙走去,那边正是叶家武馆的主馆所在的地方。

  路上。

  王程接到了黄尚白的电话。

  “王程,他们答应给你一亿美元。”

  黄尚白开口就简单直接地说结果。

  王程笑道:“好呀,钱到账了,我就不管了。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事情。”

  黄尚白道:“嗯,那就这样,你自己注意点,唐队长认识那个李察,也是因为李察出现,他才来的,你知道李察是什么人?”

  “什么人?”

  王程语气严肃地问道,他能看出唐队长不是一般的人。

  “李察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行动总指挥,也是实际掌控者。他从没有担任过联邦调查局的局长,但是他一直在里面工作了三十年。美国最近几十年几乎所有事情,他都参与过,你知道他的出身是哪儿吗?”

  黄尚白说了一段。又是问道。

  王程心道,我哪里去知道这些?嘴上简单地说道:“不知道。”

  “他出生在中国,祖上是欧洲爱尔兰人,二战时期他父母在中国做生意,支持现在的政府一大笔资金。可惜七十年代的时候,他父母因为一些事情被判了死刑,然后他自己一个人逃到美国去了,十年后,他成为了特工……”

  黄尚白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王程已经能自行脑补一些信息了。看到了一个身世坎坷曲折的李察,好奇地道:“黄署长怎么知道这些信息的?”

  这样的信息。按理说都肯定是机密,黄尚白虽然也是身居高位不假。但是却也还是明面上的人物,不应该知道这些黑暗中的信息。

  “呵呵,我以前和唐队长是同事。”

  黄尚白笑了笑,给出了答案,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王程看了看电话,脑海里闪烁着诸多的信息。

  看来,每个人都不简单,黄尚白,唐队长,李察,每个都有不凡的出身。

  不过,王程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黄尚白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

  下车的时候,王程向韩时非问道:“韩队长,黄署长以前是内地调过来的?”

  韩时非稍微惊讶了一下,因为这个消息知道的人不多,除非是关心政治的人,点头道:“不错,黄署长是十年前调来港岛警署的。”

  “那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王程继续问道。

  “资料上记录的是在内地东海市当局长。”

  韩时非笑着说道,看其眼神和表情,显然他也不太相信这个资料上的信息。

  王程点点头,不再多问这些事,因为这对他没有好处,拉着小姑娘随着韩时非一起上楼来到于君家里。

  而于君家里现在却是有客人,还是王程和韩时非都见过的,正是从内地来的唐队长。

  “呵呵,唐队长好。”

  王程笑着和唐队长握了握手。

  唐队长也表现的很有礼貌,笑道:“我为了你的事情专门跑来一趟,可不是一句好话就能算了的。不过你在给我老朋友治伤,我就给你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于君稍微惊讶了一下,笑骂道:“我说老唐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还说来看老朋友,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王程出什么事儿了,要麻烦你过来一趟?”

  唐队长面色稍微凝重起来,低声道:“本来是一起持枪绑架事件,不需要我过问。不过李察出面了,那我就必须来。”

  “李察都出面了?他不会为那些资本家跑腿的吧?”

  于君不太相信地问道。

  王程和韩时非,霍有文都有些插不上嘴,都努力地从两人的对话之中找信息。不过,霍有文显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默默地喝茶。

  唐队长也是满脸的疑惑,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出面,我以为他在非洲,最近那边不太平,没想到他突然来港岛了。算了,不说这个家伙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王程,多谢你给老于治伤,以后老于肯定会报答你的。”

  说完,这家伙就急匆匆地告辞走了。

  于君笑着摇摇头,对疑惑地王程和韩时非说道:“这家伙,以前我工作的时候经常来港岛,我和他合作过不少次。这么大的人了,有时候还爱开玩笑,你们吃过饭没有?我厨房准备好了食材,我给你们做一些桌子。”

  说着,于君起身就要去厨房,现在他已经彻底丢掉了拐杖,走路很轻松,看步伐,显然已经又开始练拳了,太极拳已经融入了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王程赶忙一把拉住于君,摇头笑道:“别做了,我们刚才黄师傅那里吃过。于sir,我先给你治疗,这是最重要的。明天我一早还有事,今天得完成任务。”

  于君知道王程有事,也干脆地道:“好,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先给我治疗。”

  当下,王程再次开始给于君的治疗,持续一小时才结束。一天连续给三个病人进行复杂的治疗,他也显得有些疲惫。

  这时候,王程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短信。

  “小朋友,一亿美金已经给你转账了。听说你来自江州,认识长鹤道长吗?”

  王程眉头紧皱,回复道:“你是谁!”

  “呵呵,你见过我,麻烦你代我向长鹤道长问好。”

  对方再次回复了一句。

  王程继续问对方的身份,可是对方已经不再回了。(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