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猛虎的真正奥秘—睡

第二百六十七章 猛虎的真正奥秘—睡

  (求支持,求票票!)

  “其实,我劝过迈克,我不想再来面对你了。【】”

  场面安静下来,史密斯的话打破了刚刚出现的平静,语气很是懊悔地说道:“你们中国的医术很神奇,我仔细的研究过,要得到你们中医治疗一种疾病的方法,除了把这个人带走,其他的任何方法都行不通。”

  “你们没有特定配方的化学药剂,没有特定的规范手术,你们的药方随时都能变化。你们治病全看你们医生自己,每个中医都有不一样的地方。”

  史密斯看着王程,眼神有一些佩服,他越是了解中医,越是佩服其中的奥妙,严肃地道:“所以,要想得到你治疗糖尿病的方式,只有带走你。可是我们都知道,你是不可能被带走的,就算带走了,也无法确保你能一直呆在美国。”

  卡尔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犹豫之后,还是没说话,就坐在椅子上,很安静地等警察。就如王程说的,警察来了,他就安全了。

  可是,经过上次的事情,这才过了一周多的时间,他和史密斯再次来港岛出事,而且还是偷渡来的,可以想象,这次绝对会更严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们这次不需要主导,只需要配合,迈克会尽力搞定一切。

  王程没有理会史密斯他们,转身对卧室门口挥挥手。小姑娘王媛媛立即跑了出来,扑到哥哥王程的怀里,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杰瑞。

  小姑娘知道。刚才杰瑞差点杀了哥哥王程。

  “我没事。”

  王程安慰了小姑娘一句。小姑娘点点头。表示知道。可是小眉头还是紧皱在一起,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危险的感觉,无助的感觉,她都不喜欢。

  王程将小姑娘放在沙发上,就坐在旁边打开了电视,和小姑娘一起看起了电视,对房间内的其他人都无视了。

  还清醒着的杰瑞,史密斯。卡尔等人互相看了看,都有些不知所措,这情况似乎有些诡异。

  门口一直被吓的不敢说话的服务员说话了:“先生,我,我,我能走了吗?”

  王程回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道:“等警察来。”

  服务员急忙狠狠地点头,不敢再说一句话,也不敢挪动,就这么站在原地。

  杰瑞靠在墙壁上。调整呼吸,胸口起伏不定。也是不再说话,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必定要走上司法途径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迈克和卡尔在官面上都是有人的。只是这次的事情闹的有些大,房间内地上的枪支就有五六把,卡尔和史密斯还是因为刚刚被港岛列入黑名单而偷渡过来的。

  过了半小时左右,韩时非就带着人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这次带来的警察大部分还是他上次带的,都是熟人,而且几乎都是老手,知道怎么处理这类事情对王程最有利。

  “王程,你没事吧?”

  韩时非上来先关心地问王程,因为王程现在看起来很不好受的样子,面色苍白,嘴角和胸口都有血迹。

  王程摇摇头,勉强笑了笑,道:“我没事,休息两天就可以了。”

  韩时非点点头,拍了拍王程的肩膀,对后面的一个中年警察说道:“记下来,受害者受伤很重,还受了枪伤,我们赶到的时候,及时制止了正在发生的犯罪行为。犯罪分子很嚣张,还敢反抗袭警,被我们制服,制服过程中被我们警员不小心弄伤了。”

  中年警察笑了笑,道:“我知道怎么做,韩队长放心。”

  王程也是呵呵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任由韩时非去折腾,转头看着被弄的清醒过来的迈克等人,低声问道:“韩队长,他们这次能不能在这边审判服刑?”

  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王程的麻烦,让王程也烦不胜烦,明显对方是在美国那边有人的,放回去服刑的话,可能几天又出来了。到时候肯定又会来找王程,毕竟治疗糖尿病的配方,这个东西的疑惑实在是太大,全世界只此一家。

  什么生意最赚钱?各行各业的资本家都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垄断。

  为了巨大的利益,保不准他们下次会用什么偏激的方式。

  韩时非皱着眉,看着迈克和杰瑞,眼神时不时地深深地看王程一眼。清醒过来的迈克经过几声惨叫之后,现在已经安静下来,能活动的一只手捂着断掉的膝盖,面色狰狞,喘着粗气,可见情绪很不稳定。

  “不太可能。”

  韩时非摇摇头,沉声道:“伤的太重了,他可能明天就会被接回去。”

  王程看着迈克的眼神,皱眉道:“哦?那他们持枪谋杀,会被判多少年?回美国,会不会像他们一样,马上就出来了,又来找我的麻烦?”

  王程指着史密斯和卡尔,这两人还是一直都没说话,上次吃了大亏,这次他们表现的很安静,配合警方的一切工作。

  韩时非叹了口气,道:“不知道。”

  王程沉默下来,看着医生来将受伤的人纷纷台上担架,送往医院去治疗,警察处理了现场,也纷纷撤离了。

  然后,韩时非才单独对王程问道:“他们是为了治疗糖尿病的配方?”

  王程点点头,道:“嗯,你查到他们的身份了?”

  韩时非嗯了一声,凝重地道:“查到了,卡尔的确是美国一所医学科研机构的负责人,是美国十大医学研究机构之一,背景很深,有很多财团的影子。史密斯也是哈佛大学的前教授,刚刚被辞退了不到半个月,他们的身份都是真的。这个迈克。刚才我问了美国那边的朋友。可能是那所医学研究机构的投资人之一。隶属于某个财团,在加州和纽约州,华盛顿州都扶持了议员。”

  王程惊讶地道:“哦?那可能过几年,他们可以扶持出美国总统?”

  韩时非笑道:“这些议员参加选举的话,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那现在怎么办?”

  王程无奈地问道。对方在美国可以说是根深蒂固,让他们回美国的话,无异于放虎归山,对他们不会有丝毫的损失。

  韩时非摇摇头。干脆地道:“不怎么办,只能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走,他们持枪入室谋杀是事实,这次牵扯的也比较大,还有袭警。你做好心理准备,明天可能要你到我那去配合调查一下,刚才我给上面打了电话,他们已经给美国方面通知了,美国大使馆很重视,已经派人去我们警署了。”

  “还有。迈克和卡尔的律师也都上飞机了,美国人的效率的确很高。”

  王程眼中闪烁一丝寒光。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不过你放心,这里是港岛,有我在,他们谁都不敢把你怎么样,而且你是受害者,谁都不能把你怎么样。你给我说个老实话,你真的能治糖尿病吗?治疗方式有没有可能转让出去?”

  韩时非严肃地问道。

  王程摇摇头,自信地道:“这种方式只有我会,我就算告诉别人,他们也没办法复制。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必须要我亲自治疗才有可能治愈,不过我暂时就给何老一个人治疗,其他人的情况不同,所以不敢说有百分百把握。”

  “所以,就算他们把你绑架走了,也不可能把这种方法推广出去赚钱?”

  韩时非确认地道。

  王程点点头,道:“不错,只可能把病人带到我面前来慢慢治疗。”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传出去,那几个美国人也肯定不会传出去,我先回去了,明天你去给于sir治疗的时候,我再去找你。”

  韩时非得到答复,就向王程告辞了。

  王程亲自将韩时非送出门口,才回到房间,韩时非几次都尽心地帮他,他心中都有数。

  房间内,霍有文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王程,满脸都是歉意,严肃地道:“王程,都怪我来的慢了,现在我就在你们这里守着,你和媛媛放心休息,谁要来,都先过我这一关。”

  房间内就剩下了王媛媛和霍有文,王程这才伸出一只手按在胸口,轻轻地揉起来,活动血脉。那杰瑞的一拳,绝对诡异而强大,让他承受了练武以来最大的创伤。

  听到霍有文的话,王程笑着摇头道:“有文,你想多了,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这些人针对我,总会找到机会的,所以你别自责。我们是朋友,你又不是我的保镖,你不欠我什么。”

  霍有文急忙摇头道:“不,我欠你很多,你治好了我大爷爷,还治好了我师傅,我欠你很多。”

  王程一时间有些无语,这个话题他解释了许多次了,可是都没用,所以干脆不和这个一根筋的家伙争辩了,无奈地道:“好了,就算是这样,那些人都被警察带走了,肯定也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送我去何老家里。”

  霍有文没有走,坚定地道:“你和媛媛早点休息吧,我就在沙发上凑合一下,下次我让酒店的人把那边的会议室改成一个卧室,这样我住在这边,随时都能保护你们。”

  “哎,好,随你吧,我们去休息了。”

  王程受了伤,心情也不好,所以不愿多说,就任霍有文随便安排了,拉着小姑娘去卧室,先安抚下这个小丫头。

  不过,这次小姑娘却很是乖巧,自己乖乖地上床盖上被子,对哥哥王程说道:“哥,我没事,你去休息吧,你的伤没事吧?”

  看着小姑娘清澈的大眼睛里面满是担忧,王程低下头在小姑娘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没事,你睡觉吧,我去休息了。”

  “哦,哥。下次我可以帮你。”

  小姑娘肯定地说道。小脸上很是自信。

  王程点点头。鼓励地说道:“那你回去就要好好练武了,不要怕累,走点路都走不动。”

  小姑娘想起走路从别墅去学校,小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不过还是肯定地道:“我会坚持的。”

  “好。”

  王程给小姑娘整理好被子,就转身走了出去。

  客厅霍有文真的坐在沙发上不走了,看到王程关心地问道:“王程你的伤怎么样了?”

  王程洗了把脸,换了一身衣服。很轻松地道:“没事了,那个美国人的拳法有些门道。”

  “我听师傅说过,欧美也有许多拳法高手,修炼的拳法和我们的内家拳差不多,威力很大。”

  霍有文想了想,认真地说道:“你可能遇到这样的高手了。”

  王程回想起两个月前在武圣山上出现的所谓欧洲文化交流团,那个十字教的高手似乎就是拳法不俗,与杰瑞的步法和拳法有些相似。不过,杰瑞的战斗力明显更为强悍,如果是霍有文。可能都接不下杰瑞的一拳,即便接下了。也会重伤。

  和霍有文随意说了两句,这家伙还是不肯走,王程就不管了,回房间休息去了。

  这次的内伤很是严重,王程睡觉的时候,不得不捡起了放下的睡虎式来休息调养,这样能加快内伤的回复速度。同时,要修炼睡虎式,王程也是不得不重新在心中凝聚猛虎,猛虎真意再次升腾,整个人的气息都是瞬间发生了变化。

  趴在床上,王程倏然睁开了双眼,一双眼睛都从黑色变成了淡淡的琥珀色,然后随着呼吸的变化再次恢复成为黑色。

  好强势的猛虎真意,刚才那一刻,他差点忍不住扑了出去。

  王程心中震动,他以为上次将猛虎九式放下,以后再修炼的时候,就要从头开始。却是没想到这次重新修炼,心中的猛虎真意更为凝聚强势,似乎融入了全身每一个细胞,睡虎式的运转也更为顺畅迅速。

  “难道,这才是猛虎九式的奥秘?心中有猛虎,就猛虎用存?即便偶尔刻意放弃的时候,猛虎也在心中深处孕育,时刻都能重新凝聚出更为强大的猛虎真意?”

  王程知道,他对猛虎九式的理解更为精深了,更是知道了这个历代祖师爷都不知道的奥秘。可能传说中当初修炼了这门桩法的武圣关二爷都不一定知道,毕竟要彻底放下之后再捡起来,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如果王程上次不是为了道家法门,也不会刻意的放下。

  运转着更为精深的睡虎式,王程也逐渐的进入了以前不曾做到的更为深层次的睡眠。

  人有许多奥秘,生命的奥秘,精神的奥秘等等。

  可是,不管是生命的奥秘还是精神上的奥秘,都和睡眠有关系。因为不管是生命,还是精神,都需要睡眠来休息,调整状态,提供更为充足的活动能量。

  如果说,呼吸是人最最不可缺少的动力之源的话,那么睡眠就是人要生活下去不可缺少的调节方式。

  中华内家拳,都是以呼吸为主,以心脉为核心。王程接触过的印度内家拳,也同样是以呼吸为主,只不过是以主导呼吸的肺脏为主要动力,而不是心脉。

  这门猛虎九式,王程觉得,可能和这两种内家修炼方式都不一样。

  当第二天早上王程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了浑身充沛的动力,眼神开合之间,精光四溢。他知道,猛虎九式有更多的奥秘。

  这是一门真正独特的内家拳法,和他接触过的所有的内家拳法都不一样。之所以说这门拳法是内家拳法,是因为猛虎九式也是以呼吸为主来调节身体内部的。可是,他和所有拳法都不一样的是,却不是以呼吸为主,而是以睡眠为主。

  睡着的时候修炼,效果好的不可思议,同时不只是对身体有好处,对精神也有巨大的好处。

  王程站起身来,感觉神清气爽,四肢活动之间,浑身骨骼噼里啪啦的发出一阵响动,然后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这是睡虎式一晚上下来所积累的气息。

  “好奇妙的睡功!”

  王程淡淡地说道。

  经过一晚上,他感觉到脏腑之间的伤势已经好了七成,如果再过一晚上,估计就会好的差不多了。

  他原本以为按照正常的武圣山内家法门来运转,应该需要一周左右才能恢复,这已经是极为恐怖的恢复速度了,寻常的三大内家拳的武者的话,这种内伤可能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

  可是现在和更为精深的睡虎式比起来,就显得慢了许多。

  “以心意为核心,以睡眠为主,这才是真正的猛虎九式,虎啸九式。这是一门单独的内家拳法,和所有的法门都不一样,难怪,难怪!”

  王程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和精神上的饱满,满脸都是大彻大悟之后的恍然,心中也同时明白了诸多猛虎九式的招式变化之间的奥秘。

  外面,霍有文听到了王程房间内的动静,知道王程醒过来了,才推开门道:“王程,早餐送来了。”

  修炼睡虎式,王程的睡眠时间会更久,所以霍有文和王媛媛都起来好一会儿了。

  王程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急忙就走了出去,抱歉地道:“呵呵,睡晚了,我这就来,吃完我们马上去何老家里。”

  小姑娘在客厅却是没有吃早餐,而是在扎马步。她从小就有心向哥哥王程学习,王程的性格和行事风格,在她身上都能找到影子。而说到做到,是兄妹两都有的行为准则之一。

  “哥,早。”

  小姑娘轻声对王程打招呼,眼神看着哥哥王程,她敏锐的感觉到了此时哥哥身上的不同之处,一股无形的威势压迫着四周,似乎哥哥身边的空气都有些扭曲的感觉。

  这是纯粹的心理作用,也是在心灵上有不错的领悟,才能感应到的奇特存在。

  当然,小姑娘从小跟随哥哥王程,这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王程点点头,看着小姑娘认真的表情,心中欣慰,也彻底的放下心来,这丫头终于是长大了,以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嗯,快收功吧,咱们吃饭,今天事情比较多。”

  王程平静地说道。

  小姑娘严肃地点点头,然后开始调整呼吸,收起了道门三大内家拳的桩法。

  霍有文佩服不已,心道难怪王程能有如此成就,想来以后王媛媛长大了也会不简单,这兄妹两都是人中龙凤。

  叮!

  这时候,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有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房间内的三人都很敏感,三双眼睛都看向门口。

  霍有文急忙说道:“我去开门,你们先洗漱一下,然后一起吃早餐。”

  打开门!

  是张绍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