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张绍云的失落

第二百六十四章 张绍云的失落

  热门推荐: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第二更,求支持,求票!)

  刚才张潮海的那块帝王绿翡翠他们都估价了一亿一千万,东菱公司的一块帝王绿估价五千万。

  王程这第一块帝王绿虽然差一点,是一般品质的,可是也绝对是罕见的帝王绿,全国一年出现的总数不会超过一百块。

  崔福生和王林等人也闭口不提刚才给的三千万,而是统一给了四千万的价格,周围的珠宝同行也都点头同意这个价格。

  至于那一块开始被他们估价三千万的羊脂玉,也重新给了四千万的价格,这也是真正公道的价格。

  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对商人来说,不算什么。看崔福生等人都面色如常,就知道他们肯定做的不少了。

  至于王程剩下的一块极品帝王绿和不少的极品羊脂玉,他们也就不好做什么手段了,上百双眼睛都看着呢,外面更是数百人围着门口在挺热闹呢。

  “极品羊脂玉,一亿!”

  “极品帝王绿,一亿六千万!”

  ………………

  最后。

  崔福生面无表情地宣布道:“来自江州的王程小兄弟最后得到总价值十一亿五千万的翡翠和羊脂玉,也得到了这次赌石游戏的冠军。现场所有的翡翠和没有解的石头,还有张总那里的十八亿现金,都归这位小兄弟所有了。”

  那老者也开口道:“我也宣布,江州王程小兄弟得到冠军,得到了这次的奖励。”

  李正祥面色一直很严肃,听到这个结果。也是松了口气,因为彻底结束了,神色有些患得患失。显然他自己也是很有希望的,可最后还是输给了王程。如果他垮了许多。表现一般般,他也没什么念想了,关键是他最后得到了五亿多的翡翠,只比王程和东菱珠宝公司差一点点,是去年冠军的两倍多。

  其实,如果除去王程这个作弊的,和东菱珠宝这个暗箱操作的,单纯的就拼今天的运气的话。其实李正祥才是这次的冠军。

  可惜,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上来和王程拥抱了一下,李正祥苦笑道:“还是争不过你,王程你的运气怎么那么好。”

  王程怕了拍李正祥的肩膀,笑道:“运气这个事儿,谁楞说的准,呵呵,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对,是我想多了。怎么样,这批翡翠交给我们公司运作吧?”

  李正祥迅速的调整了过来,他已经被王程打击了好几次了。已经不去计较这些了,开始为自己公司谋划起来。

  崔福生和王林等珠宝公司的老总看到这一幕都是面色难看,他们两大东海的珠宝公司就是怕王程和同为江州的李正祥关系好,最后会把这批翡翠交给李正祥运作,所以刚才才会联合起来打压王程。

  因为正祥公司借助刚刚拍卖会结束已经竖立起来了名气,再加上这些现货,立即就能成为威胁他们两大老牌珠宝公司的劲敌。

  王程笑道:“等会儿把剩下的石头都切出来,一半的翡翠拿出来现场拍卖,一半交给你吧。不过先让老方和老王选几块好的。”

  李正祥轻松下来,如此的确是最好的安排。如果他一个人吃独食。把所有翡翠都拿走了,只怕他的公司会也成为业界公敌。呵呵笑道:“好,就按你说的。”

  张潮海和马土豪也是过来笑着对王程恭喜不以。

  “小兄弟厉害。”

  马土豪就是干脆的竖起大拇指,直接夸奖道。

  张潮海就是苦笑道:“本来以为我今年运气不错,和小兄弟你一比,我都不好意思给别人吹牛了。”

  王程无视了崔福生和王林几人的眼色,对张潮海和马土豪笑道:“不敢当,谁都有运气好和差的时候,刚好我今天的运气太好了。”

  “小兄弟你这些翡翠和原石要怎么处理呢?”

  崔福生急忙上来不顾颜面的问道。

  王程看着他呵呵笑道:“崔总,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刚才已经说了,原石全部切出来,我朋友会帮我的,不老崔总挂心了。”说着,王程大声对所有人都说道:“各位,等会儿我把所有石头都切出来,会把大部分翡翠都公开拍卖,大家有意向购买的别错过了。不过,刚才我说了,有几家公司我已经排除在外了,所以那几位就别出现了,免得大家不愉快。”

  崔福生和王林等几个刚才联合起来想打压王程的珠宝公司都是难受不已,因为王程说的排除在外的就是他们。他们没想到,最后给了王程公道的价格,还是被排除了。显然,王程不会记得他们的好,这就是他们应该做的而已。

  王林几人都盯着王程,如果不是这里人多,而且,几乎每一个人都身份不简单的话,他们早就骂人了。

  有人愁那就有人欢喜,对其他的珠宝公司来说,那就是好事了,都是纷纷高兴起来,给王程送上祝贺。

  祝贺王程赢了这次的赌石游戏比赛。

  张潮海很是干脆,和王程打过招呼,要了账户,就将十八亿现金打进了王程的账户里,现场的所有翡翠也都被专业人士收集到了一起,放在了王程面前,几乎堆成了一座翡翠小山,四五百块翡翠摆在那里,任谁看了都会眼花。

  李正祥,方进文和王横江也都急忙招呼人手帮王程把剩下的几百块石头解出来,这也是一个时间比较长的过程。

  那些输了的土豪们,就没心情留在这里看别人庆祝胜利和清点收获了,所以大部分都离开了,去外面继续买石头玩儿去了。显然他们是被王程和其他几个运气好的家伙刺激的不轻,几乎大部分都冲着西北老坑石头去了,可惜老陈已经说了他的石头今天不卖。要拿回去自己切。所以,他们就只能去买其他人的西北老坑石头。

  这一场豪赌,也传了出去。让外面许多看热闹的群众都是兴奋不已,听到参赛的土豪说有一位外省的少年只用了十四块石头就开出了价值超过十一亿的翡翠玉石。一个个都是不敢相信,这根本不像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事情。

  十四块石头开出总价值十一亿的翡翠,就是要每块石头至少价值八千万,这样大涨的石头,能出现一块就是烧高香了吧?还连出十四块?这可能吗?

  如果不是一个个土豪都确认这是真的,外面的人或许是打死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师傅,我不行了。”

  王程正在盘算着处理自己手上的翡翠的时候,后面的张绍云拖着身体走过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事实上。这才过了不到一小时,张绍云扎马步也是断断续续的,感觉无法坚持了,就喘口气,然后继续。如此一个小时其实也就扎了不到四十分钟的马步,就让他感觉腰都要断了一样,双腿更是几乎失去知觉了,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王程瞥了他一眼,将几块极品羊脂玉装在李正祥让公司的人送来的箱子里,打算安排人运送到江州市。

  “马步好不好玩?”

  王程淡淡地问道。

  张绍云使劲地摇着头。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道:“真正要练武,你至少要先扎两年马步,以你的资质。可能要扎三五年的马步,才算入门了,你感觉能受得了?”

  张绍云顿时满脸都是苦涩,这样的事情他小时候在少林武校和武当山上都是听过的。只不过他当时没当回事,觉得这是骗人的。现在王程说出来,他自然不敢再当这是骗人的话。

  “师傅,真的要这样?”

  张绍云语气低沉地说道。

  王程的动作顿了一下,道:“别叫我师傅。”

  张绍云低低地道:“哦。”

  小姑娘王媛媛开口道:“我和我哥从小就开始练马步了,到现在都好多年了。你连这都不能坚持,还学武。羞羞羞。”

  张绍云面色顿时绯红不已,被一个小姑娘嘲笑了。而他还无法反驳,因为他真的有些难以承受整天枯燥沉重的扎马步。

  “你回去吧,你父亲就在外面。”

  王程没有多说,只是平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张绍云满脸的落寞,点点头,道:“哦,我知道了。”

  说完,他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每一步都走的很缓慢,走到门口,还回头看了王程一眼,看到王程没有理会他,依旧在整理玉石翡翠,才很是失望的出了大门。

  “想通了?”

  张潮海站在门口抽着烟,看着儿子张绍云满脸落寞地走出来,淡淡地问道。

  张绍云耷拉着脑袋,低声道:“爸,我很没用,我坚持不下来。”

  “那里就去做你能坚持的。”

  张潮海肯定地说道。

  “我!”

  张绍云还想说什么。

  张潮海立即开口打断了,道:“别说了,跟我回去吧,今天我们集团和日本,还有韩国的两个大型集团有谈判,你跟我去好好见识见识。我就你这一个儿子,以后这些事都要你来处理。”

  张绍云皱眉道:“我不想去,不是有小叔吗?”

  “他被我派到下面的公司去了,好了,不要多说了。现在回去休息一下,晚上等我电话,地点在总部大楼。”

  张潮海一挥手,不容置疑地说道。

  张绍云答应一声,心情低落,没有和父亲争辩,老实地跟着司机上车离开了。

  张潮海回头看了里面仓库一眼,叹了口气。他能看出王程绝对非普通人,李正祥给了他暗示,他也见识了王程一拳打裂一块石头的本事,所以他默认了张绍云去拜师,说不定也能拉一个强大的盟友。

  可惜,张绍云还是没成。

  “老张,还没走?怎么,是不是输的不服气。还想继续玩玩?”

  马土豪看到张潮海,上来笑着问道。

  张潮海摇摇头,道:“算了。输给小兄弟这样的运气,谁能不服气。今天已经过瘾了,公司还有些事,等会儿就回去。”

  马土豪眉毛一扬,眼中精光闪烁,好奇道:“哦?是和日本樱花集团,还有韩国金马伊集团的谈判?上次不是破裂了吗?”

  张潮海的集团公司涉及许多方面,去年和日本还有韩国的两个集团公司有一个大项目在谈判,当时没成。一直延续到今年。

  “你们家老幺呢?”

  马土豪问道,他记得这个项目以前是张潮海的弟弟涨潮生负责的。

  张潮海面色有些不好,摇头道:“不说这些了,我先回去了,老马你继续玩儿。”

  马土豪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也不多问了,当下点头道:“好,那你去忙正事儿吧,我再转转,去买块西北石头试试手气。那个王程小兄弟真的是吓人了,羊脂玉一大堆。”

  张潮海笑了笑,上车离开了。

  这边。

  李正祥从公司叫来了十个解石的师傅。用了近一个小时才解完了这批石头。最后又得到了两百块左右的翡翠,其中品质有好有坏。只有两块极品帝王绿翡翠被王程单独拿走了,剩下的十块块玻璃种,二十几块冰种,以及剩下的普通翡翠都要处理掉。

  土豪们都走了,可是全国各地的珠宝商人都留在这里参加了王程举办的个人翡翠拍卖会。那些羊脂玉王程一块都没卖,准备全部带回去,所以就只卖了翡翠。

  一共六百块左右的各类翡翠,冰种和冰种以上的有八十块左右。占据七分之一左右,可见这批石头的平均水准很不错了。

  参加拍卖的有二三十个全国各地的珠宝公司。高品质的翡翠,王程卖了十块冰种。和五块玻璃种。剩下的就是两百块其他的各类低品质的翡翠,总共得到四亿多的资金。

  如此,王程这次就得到了总共二十三亿左右的现金。

  当然,卖了之后,还剩下更多的翡翠,王程都交给了李正祥处理。李正祥没有给价格而只是承诺给王程八成的利润,他的公司几乎是帮王程运作赚钱,得到的好处就是迅速的在东海市打开了翡翠珠宝的市场。

  王程留下了所有的极品羊脂玉,以及帝王绿的翡翠,一共二十五块左右,总价值超过二十亿。不过,缠不过王横江和方进文,王程市以场价卖给了两人一块帝王绿和一块极品羊脂玉,一共作价三亿。

  “王程,这次真的多谢你了,哈哈哈,有了你这批翡翠,我们公司肯定会一飞冲天,要不你入股我们公司吧,以后你就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

  李正祥看着公司和银行的人来将剩下的翡翠装箱运走,搂着王程的肩膀感激地说道。

  王程急忙摇头,笑道:“别,我不喜欢做生意的行当,就靠运气吃点好处就可以了。”

  “王程,我和老王好不容易拿到了一块极品料子,找其他人去做,我们都觉得浪费。见识了你的手艺,其他人的手工我们都看不下去了。你看,能不能什么时候抽点点的时间,帮我和老王雕刻点什么东西?我们不要求什么,随便你动刀,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做成了就好,我们给你手工费,一件五千万的手工费,好不好?”

  方进文拿着从王程那里买到的一块巴掌大小的羊脂玉,有些纠结地对王程说道,他是真的舍不得交给其他人来做。

  王横江也摇了摇手中的帝王绿翡翠,眼巴巴地看着王程,讨好地笑道:“王程,只要你帮忙,时间和价钱都不是问题,一年半载都行,不给你期限,五千万也不是最后的价格。”

  王程看了看两块料子,无奈地道:“好,回江州再说,你们先把料子收起来,顺便回去的时候,也帮我把这些料子带回去,存在银行。等我从港岛回来,帮仔细你们看看再说。”

  王程面前的三个大箱子,可是存着价值超过二十亿的极品翡翠和极品羊脂玉。如果只是单纯的货运,他还不放心,所以让两人帮忙,这也是他刚才没有一口拒绝帮忙雕刻的原因,要请人家帮忙,总不能什么都不付出吧。

  方进文最是了解王程,知道有戏了,急忙答应下来,笑道:“好,你放心,我和老王全程亲自押送,绝对不会少一点点。”

  “嗯,有你们我就放心了,我约好的飞机快到时间了。我马上就要和媛媛去机场赶去港岛,所以,正祥,老方,老王,就麻烦你们了。”

  王程看了看时间,将小姑娘拉到自己身边,对三人稍微严肃地说道。

  三人都是急忙答应下来,这些翡翠玉石,每一块都是有标号和记录的。

  李正祥和王程合作的那些翡翠更是每一块都有详细的记载,如此才能透明的显示每一块翡翠都做了什么,创造了哪些利益。这些翡翠都会单独的计算出来,不计入正祥公司的总收入,到时候会分给王程八成的利润。

  以李正祥的行业经验,这批翡翠会给王程至少创造超过三十亿的利润。一时间,他有些心灰意冷,几年谋划,终于创业成功,公司也起步了。可是公司即便再发展十年,可能都还没有王程这一天赚的多。

  当仓库的所有翡翠都装车运走,各个拍卖到翡翠的珠宝商也都满意地离开了,王程几人也消失的时候,这场东海市的土豪豪赌也是彻底的落下帷幕。

  只有崔福生和王林等人最是郁闷,他们除了给王程贡献了五千万现金,和准备了一个多月才开出来的价值十几亿的翡翠,其他什么都没有得到。(小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