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你继续,我不动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你继续,我不动

  热门推荐: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医鼎》更多支持!(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支持,今天还是两更,继续求票,求各种给力的支持呀……)

  昨天晚上,在正祥公司的拍卖会宴会上,张绍云当中给王程下跪拜师学武的事情,可是被当场许多人看到。

  今天早上,就几乎传遍了东海市的上流社会。

  东海十大富豪之一张潮海的的儿子张绍云当众下跪拜师,然后被拒绝的话题,是今天东海市上流社会当中的热门话题。

  如果不是顾忌张潮海的身份和能量,可能今天早上东海市的娱乐八卦报纸上就已经出现这个大标题了。

  张绍云在东海和周边的土豪圈子里也是有名的,最大的名声就是从小就对武术的执着追求,颇具传奇特色。去过少林,上过武当,寻访过名师,如果最后真的成为一代高手,或许会成就一段佳话,可是最后却是跟随几个棒子学习了跆拳道,让许多人都觉得可笑。

  现在,又闹了一出,要拜一个不知名的少年为师?

  现场不少人都认为张绍云这是着魔了,一双双眼睛在王程的身上扫过,有好奇,有不屑,还有冷漠。

  李佑赫两步来到王程面前,沉声道:“小朋友,你是什么人?”

  催相胜也紧跟在李佑赫的身后,面色冷然地盯着王程,大有一言不对就会出手的架势。

  王程皱着眉头,他就知道会有麻烦上身,摇摇头,平静地道:“我是什么人不需要向你们汇报和证明。”

  “收起你那故弄玄虚的一套。你们华夏武术都是花架子骗人的而已,你不要再来蛊惑绍云了。”

  催相胜对王程不屑地说道。

  张潮海急忙上来挡在两方中间,面色带着尴尬地笑容。道:“各位,各位。都是我们家绍云的错,李先生,崔先生,还有这位小兄弟,都冷静点。”

  王程微笑了一下,道:“张先生,我一直都很冷静,你要多提醒这两位先生冷静一下。别自找麻烦。”

  韩国人最大的本事是什么?

  吹牛和包装。

  王程对此很不屑,言辞之间也是毫不掩饰。

  张绍云在后面开口道:“爸,别管他们,他们不是王先生的对手。”

  张潮海见自己的儿子还在火上浇油,当下就回头喝骂道:“住嘴。”

  可是,催相胜却是已经忍不住出手了,被王程的话和语气一刺激,顿时低喝一声,喝道:“小子,让你知道我们韩国跆拳道的厉害。”说着。他就是一步跨出,冲向王程而来,毕竟是黑带高级的跆拳道高手。已经懂得真正的格斗技巧了,不会如张绍云一样动不动就抬腿,而是一个直拳直取王程的面门,另外一只手施展出简单的擒拿手抓向王程的肩膀。

  王程见催相胜出手,倒是来了点兴趣,这家伙的确有点格斗水准,当下身体就是一动也没动,任由催相胜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只是脑袋稍微一偏。躲开了对方的一拳。

  “小子,这就是你骗人的水平吗?什么狗屁武术。都是骗子。”

  催相胜抓住了王程的肩膀,很是得意。直接怒声骂道,然后抓着王程的肩膀发力,就想来个帅气而大力的过肩摔。

  周围不少人都发出一声惊呼,仿佛已经看到了王程瘦弱的身躯被催相胜甩出去的惨象。

  张潮海甚至急忙大声道:“住手。”

  可是,催相胜根本不理会张潮海的声音,只想在这里展示自己跆拳道的实力,所以几乎就是全力抓着王程的胳膊拉了出去。而下一刻,催相胜过肩摔的动作顿时就是一滞,抓着王程胳膊和肩膀的双手都是筋骨凸起,显然是已经用了全力了,可他就是无法继续下去,因为无法将王程拉起来,更无法将王程拉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利用杠杆原理甩出去。

  催相胜感觉这个少年好像是一大块石头一样,好像双脚扎根在大地一样。即便他用尽了全力都无法将其拉离位置,不由地惊骇地回头看了王程一眼。

  王程面色依旧平静,就这么伸着一条胳膊,任由他施展过肩摔,面对面地看着催相胜的眼神,淡淡地道:“继续,放心,我不动。”

  周围其他的土豪和他们的跟班们顿时才明白为什么催相胜刚才不动了,不是他不想动,也不是他良心发现了,而是他拉不动王程。顿时所有人纷纷都是面色惊奇不已,这个少年就站在那里没动,脚下也没什么东西,可为什么一个练了二十年跆拳道的成年人竟然拉不动?

  催相胜被刺激的面色通红,也是仔细看了看王程的脚下,发现地面上的确是什么都没有,王程就是两只脚很平淡无奇地立在那里。可他就是无法将其拉动,看着王程那淡漠而嘲讽的眼神,让他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一声低吼!

  吼……

  催相胜再次发力,双脚猛然踩在地上,鞋子都几乎要被挤破一样,然后双手再次使劲地拉着王程的胳膊,想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而这一次王程的身体稍微摇晃了一下,可是双脚依然站在地上没有动一下。

  张潮海和张绍云都看的愣住了,即便是对王程有些崇拜的张绍云此时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张绍云是练跆拳道的,跟着催相胜练了将近十年,很清楚催相胜的这一双手有多大的力气,他曾经见过有个两百多斤的胖子都被催相胜一个过肩摔扔出三米多远,摔的差点骨折。

  王程这身板,看起来最多不会超过一百四十斤,催相胜竟然双手都无法拉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绍云和现场所有人都是无法相信的。

  “呵呵,这就是你说的跆拳道?”

  王程看着脖子都憋红了的催相胜。摇摇头,不屑地笑着问道。

  催相胜瞬间松开了王程的手,想用惯性力量来让王程后退。可是王程的身体依旧只是摇晃了一下,脚下还是纹丝不动。

  “你。你,你故弄玄虚,你是骗子。”

  催相胜喘着气,还是不依不挠地对王程喝道,他心中不相信这是真的。

  李佑赫也是满脸的不敢相信,立即跑了过来,对着王程的双脚就是一个扫堂腿,这一扫绝对是他的全力。带着一丝呼声。

  距离最近的张潮海和陈老板想拦住,害怕王程受伤,可是都来不及。

  砰!

  而下一刻,一声闷响之后,李佑赫的腿踢在了王程的小腿上,他心中一喜,可是却被反弹了回来,紧接着发脆一声脆响,显然是他的骨骼被伤到了。

  啊!

  李佑赫倒在地上就发出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叫,握着自己的小腿。脸上渗透出了一层汗珠,右腿颤抖不已,眼睛惊骇地看着王程。

  王程看着狼狈的两人。很无所谓地摇摇头,道:“我中华武术发展五千年,绝对不是你们只懂得一味模仿的棒子国能比拟的。今天这里人多,我给张总一个面子,所以没有动手。如果下次,你们再主动朝我动手,那就不是如此随意了,看着这块石头。”

  说着,王程转身对着小推车上的一块石头直接就是一拳。瞬间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随后这块两个脑袋大小的石头直接被打的裂开。缝隙之中出现了一抹翠绿的颜色。

  嘶……

  周围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即便是翡翠原石比起真正的花岗岩一类的石头要脆弱一些,可是也绝对不是拳头能打碎的吧?一般大汉用铁锤都要砸好几下才能砸开呢。

  你一拳就打成了两半?

  那这一拳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催相胜和坐在地上捂着小腿的李佑赫都是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恐,他们知道要是王程真的以如此实力对他们出手了,只怕他们都要死于当场,这一拳下来,他们的脑袋绝对是要开花的。

  张绍云都咽喉涌动了一下,被吓的吞了吞口水。因为他想到了刚才王程对他打了一拳,他当时感觉好像一块石板撞过来一般,很是厚重,他以为那就是王程的大部分实力了,现在看来,那一拳绝对是逗他玩儿的。

  场面安静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张潮海最先清醒过来,急忙上来站在王程的身前,将催相胜和李佑赫两人都挡在后面,对王程不好意思地笑道:“小兄弟,消消气,消消气,都怪绍云惹的麻烦。你别生气,咱们还有游戏没玩儿呢,催先生和李先生也都是一时冲动,你别计较。”

  王程平静地看着张潮海,扬了扬眉毛,好奇地道:“哦?张总和他们关系很好吗?”

  张潮海急忙摇摇头,语气也有些不好地道:“不算很好,就是有些合作。他们的跆拳道馆有我的股份,王先生就当给我个面子,今天的事情就揭过了,如何?”

  王程看着扶起李佑赫的催相胜,两人的眼神明显都是阴沉,带着仇恨,看到他的目光,两人急忙躲闪开去。王程又看了看张潮海,当下笑道:“张总这么说了,我肯定给你个面子,今日之事我就不计较了,如果不是看在张总的面子上,刚才我可就出手了。如果还有下次,呵呵,我可不会这么好说话的。”

  张潮海点点头,面色也不是很好看。现场这有十来个圈内的土豪看着呢,他如此低声下气地对一个少年说话,心里绝对不好受。如果不是他肚量还算好,换做其他人,只怕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发火了。

  而这时候,李佑赫和催相胜两人却是已经自顾自地跑了出去,根本没有管张潮海和张绍云父子两。

  如此,却是让张潮海面色更加的难看,显然他对王程的一番求情是做给鬼看了。

  王程看着两人狼狈的跑出去,又仔细地看了看张潮海的面色,淡淡地说道:“张总最近可要小心点了。”

  张潮海没有多想,只是沉声道:“多谢小兄弟提醒。我一定会注意的。”然后语气一转,对周围其他人说道:“好了,大家就当看了个热闹。也是我老张调教无方,大家别介意。咱们今天不管其他。游戏还是要继续的,一年才有一次,我们也难得的聚在一起,可别因为我老张的家事让各位没了兴致。”

  马土豪急忙附和笑道:“对对对,咱们继续,哈哈,那我可开始解石了,我早就等不及了。”

  “我也开始解了呀。其他人慢慢来吧,咱们先来的先解,给他们一些压力。”

  “呵呵,张总也别太在意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老一辈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今天以游戏为主,不谈家事和公事。”

  “好,不谈家事和公事。”

  大家都纷纷帮张潮海解围,不谈这些不好的事情。和谐才是社会的主旋律。

  张潮海也只是瞪了张绍云一眼,不再多说。见识了王程的本事,他也理解了儿子的选择。如果儿子张绍云真的能拜这样有本事的少年为师,以后能学成一些真本事,也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当下看了看王程的石头,对王程笑道:“小兄弟选的石头有些少呀。”

  王程笑道:“要赢,是看总价值的,不是看总数量的。”

  马土豪此时对王程也是刮目相看,急忙上来拉交情,笑道:“那是,哈哈。看来小兄弟对自己的石头很有信心,看这些石头的样子。大部分都是西北老坑的石头?难怪老陈都来了。”

  陈老板呵呵一笑,道:“我是跟着小兄弟见识来了。顺便你给小兄弟帮忙解解石,各位可别笑话我。”

  “小兄弟这么自信?买了这么多老陈从西北运来的石头?前面你解出来了一大块羊脂玉,后面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张潮海摇摇头,不看好王程的石头。

  陈老板一愣,惊讶地看着王程,道:“小兄弟就是从老刘那里解出来羊脂玉的买家?”

  王程点点头,笑道:“运气好。”

  “原来如此,我道怎么会有人突然对我的西北老坑石头感兴趣,原来小兄弟是想继续这份运气呀,呵呵。”

  老陈说着,就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他以为今天自己运气好,没想到是王程的运气好。他自己也知道西北老坑石头出羊脂玉的几率有多小,老刘当初从他那里进的石头,都是下等货色,几十上百块只有不到五块出玉的,基本上都是下品羊脂玉,只有王程从老刘那里开出来了一块价值两亿的极品羊脂玉。

  可谁都知道,这种事情绝对是不可复制的。

  要在这场游戏当中成为最终的赢家,就要有最多的筹码,所以大家都是尽可能多的买更多的石头。

  王程摇摇头,拍了拍刚才被自己打的裂开的石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解开了石头才能知道是不?陈老板,快来帮我把这块解开,都裂开了,我都看到翡翠了。”

  这块石头是翡翠原石,裂开的缝隙之中,能看到醉人的绿色。

  张潮海和马土豪等人刚才都只是注意到王程的武力,而忽略了石头裂开显露出来的绿色,此时注意到,顿时都是面色惊讶。

  因为,他们都见得多了,都有一定水准了,只是见到这绿色,就知道绝对是高水种的翡翠。

  陈老板也是绝对的行家,当下急忙小心翼翼地将这块石头挪开了一下,仔细看了看里面的绿色,赞叹地道:“小兄弟,你的运气真的不得了,这块石头里面绝对是玻璃种,可能还是高水种玻璃种,而且看颜色的范围也不小,只是可惜被小兄弟一拳打的有些裂了。”

  说完,陈老板很是遗憾地摇摇头。

  翡翠是硬玉,很脆,被一拳打裂很正常。

  张潮海和马土豪几人也都围上来仔细看了看,还打着手电,看到了里面那翠绿的颜色,都是纷纷点头赞叹不已。

  “真的是玻璃种。”

  “随便一块石头就出玻璃种,小兄弟这运气让人佩服。”

  “可惜,就是裂开了,会影响价值。”

  “是呀,好不容易出一块玻璃种,可能只能半价。”

  大部分土豪都是遗憾地摇头,看石头里面的范围,这块玻璃种只怕有一个半巴掌大小。如果不裂开,完整解出来的话,只怕价值会在一千五百万以上。而现在裂开了,那最多只能价值七百万左右了,直接折了一半。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或许也无所谓,因为这块原石估计最多也就三五百万,七百万的翡翠反正也是赚了。可是现在是在比赛,每一块翡翠的价值都是能影响总价值,从而会影响最终结果的。所以大家遗憾的同时,又都是庆幸,毕竟王程也是他们的对手不是?

  估计没人会盼着对手的好的。

  王程倒是无所谓地笑一笑,摸了摸好奇看翡翠的小姑娘的头发,对陈老板道:“老陈,无所谓,解出来就好。”

  陈老板答应一声,就开动机器开始动手解石了,张潮海等人看完这块石头,也都纷纷回去开始解自己的石头。

  这场土豪游戏,也是拉开了序幕。(小说《医鼎》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