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96章 地煞罡气,无心弗罗

第696章 地煞罡气,无心弗罗

  幸兹身形壮实,虽然穿着宽松的僧袍,但是也能看到他两条胳膊上凸起的肌肉,给人一种力量感。

  一出手,他浑身僧袍都飘起猎猎作响,然后一步上前,地面留下了两个清晰可见的脚印,一拳带着一股凝实的气息砸向王程。

  他站在那里身形坚强如山岳,看起来好似一座金刚护法!

  这是印度佛门护法金刚一脉的传承,和中华大地的西域金刚宗同源,但是金刚宗经过后来的发展变得更为强大,被印度佛宗都不得不承认金刚宗乃是整个佛门第一战斗传承。

  &nb《;王程的目光只是看了看幸兹的一拳,然后就对幸兹这一拳根本没有理会,脚下的步伐速度不减,依旧朝着退后的弗罗冲去,他的目标就只有弗罗,只要杀了弗罗,那么根本幸兹不足为惧!

  弗罗和幸兹师徒俩也都是神色微微一愣,显然都没有想到,王程竟然无视了幸兹,出手是如此的坚决。

  幸兹的眼中闪过怒色,低喝一声,拳头好像铁锤一样地砸向王程的腹部。

  弗罗也在这一刻停下了脚步,猛然双脚站在地上,体内呼吸已经调整到了最佳,浑身气血鼓荡,整个身体再次胀大了一分,尤其是胸腹之间,好像一个气球一样地膨胀了起来,不知道其胸腹之中究竟积蓄了多少气息。

  眼看着弗罗双手就要再次凝结手印发出密宗真言,王程冷哼一声,自己体内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爆发了,双脚贴着地面,似乎是在走,又似乎是在滑行。一股股地煞真意在心中流淌凝聚。

  砰!

  不过,这时候幸兹的拳头也到了。

  如铁锤一般的拳头砸在了王程的腹部要害,幸兹先是神色一喜,随后喜悦之色就凝固在了脸上,变成了满脸的错愕。

  因为,他一拳下来。王程身体只是凝滞了一下,然后就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开了。

  王程整个人就好像推土机一样的碾压而过,硬抗了幸兹一拳,再将幸兹推开,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弗罗!

  而这一刻。

  弗罗也在眨眼间完成了手印凝结,化作幻影的双手十指猛然停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固定的密宗手印。调整好的内家气息也在这时候瞬间爆发了出来。

  “叭……”

  弗罗的密宗真言第四道轰然降临,看似轻轻地张嘴喝出,但是声音却如洪钟大吕一般撞击着每一个人。

  王程浑身一震,声波气息如一座大山一般地压下来,他冲击的速度顿时再次降低,双脚又是砰的一声再次陷入泥土当中。

  同时,在他旁边的幸兹也不能幸免,整个人当场就被巨大的声波冲击的飞了出去。身在空中就挥洒出了一片鲜血,内伤不轻。

  可是。王程依旧坚挺地站在这里,直面弗罗,两人只有一步的距离!

  在弗罗第四道真言发出的刹那,他顶着巨大的压力,也突然张嘴发出一道声音:“列……”

  这一道声音如他刚才发出的另一个八部天龙咒真言一样,声音在密宗真言当中几乎微弱的忽略不计。他自己都听不清楚。但是这一道声音就是诡异地将冲击的他面前的密宗真言声波消弭了大部分,只剩下了一部分剧烈的气息冲击波,对他已经没有了多少影响!

  弗罗的神色震惊无比,他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自己的声波变化。这一刻他确定地知道,王的掌握了破解他密宗真言的秘法。刚才那一道声音不是偶然。

  这怎么可能?

  弗罗眼神之中满是错愕和不相信,这种破解密宗音功秘法的真言,乃是佛宗内部不传之秘,西域金刚宗也应该不会有才对,王程为什么会?

  但是,没有时间给他去寻找答案了。

  轰……

  声音冲击波变小,王程在声波之中逆势而上,一步迈出,一拳袭来。

  弗罗不敢继续站在那里发出声波,那样必定会挨打,当即急忙再次后退,神色身形都是异常的狼狈,不再像是一个佛陀,而像是一个逃难的普通人。

  周围压迫着所有人的声波也骤然消失。

  王程这一拳凝聚着强大的煞劲,乃是全力施展,凝聚出的气息有凝为实质的趋势,差一点就凝聚地煞罡气。

  幸兹躺在不远处,看到王程的拳头眨眼间就要追上了弗罗,顿时睚眦俱裂地喊道:“不……住手……”

  他知道,弗罗根本不可能正面抵抗王程这一拳。

  可是,王程也不会听他的话。

  两个印度和尚不远万里来武圣山挑衅,王程心中的怒火丝毫不比师傅长鹤道士来的弱。

  这一拳,一往无前,有我无敌!

  王程的心中只有一片杀意。

  当拳头最后即将接触弗罗的刹那,他心中一股明悟升腾,心中杀意仿佛要化作气息喷出来,脚下一脚踩碎地面,煞气沸腾,拳头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灰色罡气!

  弗罗的眼中在这时候也闪过一丝恐惧,浑身也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可是依旧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挡。

  拳头太快,一切都来不及了。

  砰!

  眨眼间。

  王程的拳头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弗罗的胸口。

  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动。

  就只有一声低沉地闷响,好像一圈的打中了一个沉闷的沙袋一样。

  可弗罗的身体当场就是一震,然后胸口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好像一个小型炸、弹一样爆、炸开来,一股粘稠的鲜血就从他背心喷出,整个胸口竟然被王程一拳打穿,一些脏器的碎片朝着后面喷射出去,挥洒在地上。

  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同时摒住了呼吸,看着这很是血腥的一幕。

  站在后面的长鹤道士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惊喜。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完全可以和他相匹敌了。

  闻东归三人则是心情复杂,看着站在那里的身形,王程可才十八岁呀,就这么强大了。以后还得了?

  还好,闻家有一条祖训:不能和武圣山为敌。

  杨青语和王媛媛等王程的家人以及徒弟们当然都是一片轻松欢喜,刚刚的担忧和愤怒都逐渐地消失,只剩下了胜利的喜悦。

  敌人,必将被击败!

  弗罗身形颤抖,一股股粘稠的鲜血从嘴里流出来,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惊愕和不敢相信,以及面对死亡浓浓的恐惧。看着王程,勉力张嘴低声喃喃道:“你,你,你,佛道,兼修,这不可能……”

  王程缓缓地收起了拳头,浑身骨骼从上到下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心中一片煞意沸腾,眼中闪过如烈阳一般的光晕。盯着弗罗,冷冷地说道:“我只是一个武者,代表我师门的威严,武圣山的威严不容亵渎。今日,你必死。”

  一股股鲜血顺着弗罗的嘴角,以及胸口的大洞流淌出来。逐渐地抽干了他的生命力,高大的身体朝着后面缓缓地倒了下去。

  他的整个脏腑和全身的骨骼筋肉,都已经被王程这一拳破坏了,全身上下没有一个部位是完好的。

  砰……

  弗罗的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就彻底地失去了气息。满脸的错愕,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惊恐地看着天空。

  “师傅…………”

  幸兹发出一声惨呼,然后就猛然冲向王程,大声喊道:“我要杀了你,我要给师傅报仇……王程,你是个恶魔……”

  幸兹虽然心神混乱,但是出拳还是很有章法,拳法不乱,力道依旧凝聚,可见也是将武学练到了本能的骨子里。

  砰!

  王程站着不动,用身体硬承受了他的一拳,幸兹的拳头击中他的胸口,一股巨大而凝聚的力道冲击之下,让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心脉脏腑传出一丝刺痛。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他只是一个顺畅的呼吸下来,炙热无比的气血流淌而过,那一丝不适就消失无踪。

  这一场战斗,让他的地煞拳法内家修为再上一层楼。

  “你们来我山门出手挑衅,还说我们恶魔?哼,不知所谓!”

  王程冷哼一声,一把抓住了幸兹的手臂胳膊,心中冰冷的煞气几乎要溢出一般,浑身炙热的气息都逐渐变成了冰冷,眼中闪过杀意,捏着幸兹的胳膊,就是猛然发力一扭。

  咔嚓一声脆响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幸兹的胳膊当场被扭的变形,骨骼碎裂,碎裂的骨刺都从肌肉当中刺出,洒出一滩鲜血。

  啊!

  幸兹发出一声惨叫。

  王程再一拳击中他的肩膀,将他直接打的飞了出去,摔在几米远的地上,浑身抽搐,地上是一连串的鲜血。

  在场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皱眉,心中发冷。

  王程给他们的感觉就好像是专注于杀戮的地狱大魔头。

  “王程,够了。”

  长鹤道士突然出声说道:“弗罗既然死了,就让他们走吧。”

  如果是年轻时候的长鹤道士,估计会斩草除根,但是现在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道门讲究大道五十,演化四十九,留下一线生机,所以凡事不能做绝。

  王程站在原地,听到师傅的话点头道:“是,师傅。”说着,他再次看向挣扎着爬起来的幸兹,沉声道:“你们马上离开武圣山!”

  幸兹双眼满是仇恨地瞪着王程,一条胳膊已经彻底地废了,被王程的煞劲击碎骨骼肌肉,除非王程亲自出手治疗,否则没有恢复的可能性,煞劲的霸道可不是说说而已。

  “王程,我发誓,我一定还会再来武圣山。”

  幸兹盯着王程和长鹤道士,一字一顿地说道。

  王程收敛气息,地煞气息逐渐弱下来,纯阳高涨,浑身再次变成了一个火炉,盯着幸兹淡漠地说道:“到时候你来了就不需要走了。”

  幸兹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要记住今天在场的人,然后挪动两步,来到王程跟前,一只手抱住师傅弗罗的腰身,将弗罗抗在肩膀上,弗罗的身体如一个破烂麻袋一样,胸口的缺口已经停止了流血。

  王程的眼神瞬间一凝,盯着弗罗的伤口,这么快就止血了?他站在这里还能感觉到弗罗的体温,甚至,似乎,还有一丝气息?

  他突然开口道:“等等!”

  幸兹扛着弗罗的身体,浑身都颤抖了一下,大声道:“王程,你要做什么,你不要欺人太甚!”

  王程没有理会幸兹,面色严肃,上前就是一把抓向弗罗的身体,手掌如钢铁一般,拍向弗罗的右胸肺脏部位。

  他猜测,弗罗没有彻底死亡。

  就如当初的纳烨一样,心脏破碎都能存活。

  印度佛宗高手从最开始就是以练肺脏入武,而不是心脉,所以到了弗罗这把年纪,肺脏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常人的想象,现在没有被打碎,还代替心脏的功能暂时维持生命也不是不可能。

  这种死敌,就是要宁杀错,也不能放过。

  王程出手毫不留情,一掌拍下去,普通的石头都要被拍碎。

  咳咳……

  这时,被幸兹抗在肩膀上的弗罗老和尚突然发出一阵急促地咳嗽声音,看着王程急促地说道:“住手,王程,你不要赶尽杀绝!”

  呼呼……

  王程的手掌停在了他的右胸,目光冰冷,淡淡地道:“你果然没有死。弗罗,今日你上我武圣山山门撒野,留给我和我师傅奇耻大辱,你必死,不然我们心中难安!”

  说着,他的手掌就要落下。

  弗罗的肺脏经过几十年的密宗内家秘法修炼,强大的不可思议,可以说是其体内最强大的部位,但是也被王程那一拳地煞罡气震的几乎破碎,只剩下了一丝生命力,不能再承受任何的压力。

  现在哪怕是普通人的一拳,都能杀了他。

  “我可以帮你!”

  弗罗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一只手捂着胸口破碎的缺口,眼睛盯着王程,几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说道:“我知道你想佛道兼修,我可以帮你。”

  王程的手停了下来,距离弗罗的右胸只有毫厘的距离,他的目光看着弗罗的眼神,淡淡地问道:“你有什么?你敢拿出密宗内家秘法?”

  长鹤道士和闻东归两人都有些震惊地看着弗罗。

  弗罗身为密宗宗主之一,敢泄露其本门内家武学?

  密宗内家秘法乃是佛门之中最强的内家秘法,毕竟密宗是以气息为根本来发出声音伤人的,对气息的理解是其他人不能想象的。

  事实上,弗罗有可能真的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虽然是出家之人,但是一直都在为名利奔波,派三个师弟跟踪明灯去西域寻找金刚宗山门就是其手段之一,他想夺取佛宗宗主之位。

  这次,他更是冒险独自上武圣山抢夺金刚宗武学。

  他野心很大,野心越大的人,越是不想死。

  即便是,他现在连心脏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几口气息,最多也就能活过七天,但是他也不想放弃,他想活下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