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93章 闻东归,刹帝利

第693章 闻东归,刹帝利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清晨。

  王程带着一队人步行朝着武圣山走去。

  他现在也算是拖家带口的人了,有了喝过定亲酒宴的未婚妻,还有了好几个徒弟,当然还有两个师妹不能忘。

  现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进入了武圣山门下,修炼的是正宗道门拳法,而且每个人的悟性都不低。所以此刻走在他身边的每个人都有些气息飘然的出尘气息,杨青语都不例外,她早就在王程的影响下看了很久的道门典籍了,道门太极火候不浅,融合杨氏太极,她的太极拳已经是自成一脉。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王程和杨青语走在最前面,然后跟着王媛媛和王晓琳,后面就是大师兄张绍云带着几个师妹了,只不过张绍云这个大师兄有些窝囊的感觉。

  一行人来到武圣山脚下的时候,太阳还没从东边爬出地平线。

  而山脚下,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们了。

  一男一女,女子是王程认识的闻英,那男子年纪也不大,最多三十左右,可是身上却散发着成熟的气息,一看就是有颇多经历,已经在自己做主的稳重人士。不过,其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内家气息也不容小觑。

  王程看出来,两人的内家气息是同门,也就是同一个家族出来的。

  闻英上前对王程抱拳说道:“王程。这是我大哥闻勇。”

  闻勇微笑着对王程抱拳说道:“在下闻勇。久闻武圣山王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见面更甚闻名,你比传说中更厉害。”

  “呵呵,过奖了。”

  王程淡淡一笑,身上有一些超然的气息,对两人说道:“你们是在等我?”

  闻勇笑道:“当然。我们在欧洲就听说过王程你的医术冠绝天下,能治疗癌症,这一点我们家老爷子都做不到。前几天我妹妹闻英提出请你治疗我爷爷的事情,还请你原谅我妹妹的唐突,只要你能出手,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必有重谢。”

  王程看了闻英一眼,闻英在有闻勇在场的情况下,显得很乖巧。都没有说话。看来闻家的确是一个很注重传统的家族,长子在场做主的情况下,闻英没有说话的资格。

  “好,我的确答应过闻英,能不能治疗我不敢说,我先去看看吧。”

  王程随口说了一句。就走上山去。

  闻勇和闻英都陪着一起走上去。两人对杨青语和其他人都微笑点头致意,表现出良好的家族教养。

  来到山上的时候,太阳刚好从东方地平线出现,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武圣山上。

  走到后院,王程等人就看到长鹤道士和另外一个老者在院子里一起练拳,巴勒在不远处看着。

  长鹤道士练的是天罡拳法,他最近对天罡拳法的领悟也在加深,一举一动之间,有一些煌煌天威的感觉,动静之间似乎有雷霆之音。

  而另一个老者。练的就是一门比较奇特的象形拳!

  只见他时而如鹤轻盈,时而如熊厚实,时而如虎威猛,时而如猴灵活……

  这,似乎就是民间流传很广的华佗五禽戏了。

  闻家乃是华佗嫡系传人,自然是修炼的最正宗的华佗五禽戏。

  王程能看出,这位老者所修炼的五禽戏和民间的五禽戏有巨大的不同,几乎不是同样的拳法,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这位老者每一步动作都配合着极其复杂的内家呼吸,每一个动作身上都散发出极其制热的气息,这明显是火候极其深厚的纯阳气血!

  王程和杨青语一起走上前,恭敬地说道:“师傅早,前辈早。”

  王媛媛和王晓琳也一起说道:“师傅早,前辈早。”

  张绍云等晚辈弟子一起:“师公早,前辈早!”

  在场的每个人都很尊重门派规矩。每一个有传承的门派家族,都是极其讲究规矩的,因为这就是传承底蕴的表现之一。更何况,现在还有同样从三国时期传承下来的闻家传人,那就更加不能有丝毫差错。

  呼呼呼……

  长鹤道士吐出一口口炙热的气息,收起了天罡拳法,可以看出他现在修炼天罡拳法依旧有些勉强,这是典型的根基不稳,如果他有纯阳根基,可能就没有这么勉强了,威力也会再次提升一个档次。

  只可惜,他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

  看了看王程,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他看出王程身上有一种********的平衡气息,这是领悟了更多道门真意的表现,他当年在自己的师傅玄鼎真人的身上都没有见过。

  “嗯,你们都来了。”

  长鹤道士坐下来,对王程等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对王程问道:“你答应要给闻老怪治伤?”

  王程看了看那边依旧在练五禽戏的闻家老者,点头道:“不错,我和闻英有一个私下里的交易,我答应帮她治疗一下闻家前辈,但是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

  呼…………………………

  这时!

  在旁边一直练拳的闻家老者也突然停了下来,双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站在那里,好像一头鹿,又好像其他的什么,身上有诸多象形拳的味道,但是其气息却是强大的吓人……

  只见他收拳站立的时候,呼吸变化复杂的难以描述,几乎一瞬间就有十几二十下的变化,而后一口气息吐出来,持续了很久,炙热的气息散发出来,将周围方圆几十米范围内的空气都沾染的热了起来。

  纯阳气息。强大如斯!

  这种内家修为。还在长鹤道士之上,他站在那里就好像如东边升起的太阳一样照射大地。

  闻家老者转身看向王程,眼中带着明显的欣赏,微笑着说道:“我和你师傅当年差点结拜,只可惜没成,你叫我一声师叔就可以了,看样子你比你师傅有出息多了。不只是武学领悟更强,本事也大多了。”

  长鹤道士黑着脸说道:“闻老头,够了。”

  闻家老者全名闻东归,很有代表性的名字,七十年前他不是这个名字。当时他们举家移民欧洲,他当时还是二十岁的少年,所以就改名了东归,代表了对家乡的眷恋。

  王程对闻东归抱拳严肃地道:“见过闻师叔。”

  闻东归点点头,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王程的身上。随后又在王程身后的诸人身上扫过,在王媛媛和王晓琳身上停了下来,眼中闪过震惊,坐下来说道:“王程,他们都是你的徒弟?”

  王程平静地解释道:“青语是我未婚妻,还有两个是我妹妹。其他的都是我徒弟。让前辈见笑了!”

  闻东归有些嫉妒地看了长鹤道士一眼,又看了看闻英和闻勇,回忆地说道:“早年间我父亲给长鹤小道算命的时候,就说这小道士年轻的时候命苦,但是老年命好,看来我父亲果然算的很准,有如此一群出色的武圣山门人,他可以说死而无憾了。”

  王媛媛和王晓琳身上那明显的纯阳根基自然被闻东归一眼就看出来了,如此年级就领悟纯阳,他都嫉妒的不行。闻英是闻家比较杰出的代表传人之一了,可都是最近才真正的领悟出纯阳根基的。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那都是命,你不服都不行,你让我徒弟给你看看伤吧。当年我就给你说过,让你不要和那几个印度和尚交手。”

  闻东归眼中闪过一丝回忆,将手腕递给王程,无奈地说道:“有些事情逼迫到门上了,我就不能推脱了,老道士你比我更懂。刹帝利一族当时已经欺负到我门上来了,我再不出手,那就可以搬家了……不过,匹奴虽然伤了我,他也不好过。他打伤我脊椎,我打伤了他的脏腑,就算他肺脏强大,足以活命,心脉也已经完全破碎,强行活下来也和我一样,一辈子无法再次发力!”

  长鹤道士摇摇头,没有说什么,显然也知道其中情况复杂,只是看着王程说道:“王程你给他看看吧。”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点点头,上前拿起闻东归的手腕看了看。

  顿时,一股强劲无比的脉搏跳动冲击而来,王程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道:“前辈好强的心脉!”

  闻东归呵呵笑道:“没这份本事,我当年估计就活不下来了。”

  刹帝利!

  王程心中凛然。

  刹帝利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姓氏,一个家族,是印度几年前传承下来的四大种姓阶层之一,也是佛门当中的第一贵族。

  当年的印度佛祖释迦摩尼就是刹帝利族,所以在佛门当中刹帝利是第一贵族,其次是婆罗门,吠舍和首陀罗!

  在印度阶级当中,刹帝利代表的是统治阶层的意思,婆罗门代表的是宗教的意思,这两大阶层是贵族。

  吠舍代表的就是商人阶层,而首陀罗就是被奴役的阶层!

  等于说,古印度直接将人分成了四种,以姓氏来区分,每个姓氏不能和其他的姓氏通婚,只能本姓氏内结婚生子传承下去,保证种族姓氏的纯净。

  其中,婆罗门姓氏又单独成为一个宗教,代表宗教祭祀,就是印度最早的婆罗门教。

  后来成立的佛门和婆罗门一直都是对立的,因为两大宗教的根本教义就是对立。佛门强调众生平等,入佛门就不讲究姓氏种族,想要消除四大贵族姓氏的权威性,但是婆罗门强调的就是贵族等级制度,代表的就是以婆罗门为首的贵族利益!

  两大教派在印度争斗了几千年,最后宣扬众生平等的佛门胜出了,也标志着平民阶层是社会主体,然而佛门内部其实也是讲究阶层的,刹帝利就是排在第一的贵族。

  刹帝利!

  王程想到这个词汇,就想到了在西域遇到的那几个佛门密宗高手,低声问道:“前辈是和刹帝利的高手交手了?”

  闻东归也没有隐瞒,面色凝重,点头道:“不错,和我交手的是当年佛门刹帝利一族的第二高手匹奴,此人凶狠无比,修炼的乃是印度佛宗金刚一脉传承,如果不是我修炼五禽戏几十年,内家气息深厚,身体抗打能力不错的话,当年估计就惨死当场了!”

  王程点点头,摸着闻东归的脉搏,心中思索着很多东西。

  闻东归的内家气息是强大的超出王程的想象,身体如一个火炉,脏腑强大无比,气血顺畅而凝实,虽然八九十岁的年级了,但是身体机能和年轻人差不多,看样子至少还能活十几二十年。

  他体内唯一的弱点,就是龙骨,也就是人体的脊椎骨骼,贯穿身体上下的骨骼。

  闻东归的整个脊椎骨骼都不再顺畅,那一整条筋脉都被破坏了,大部分脊椎骨骼也破碎了,王程很难理解,这样的情况下,闻东归还能站着!

  看到王程的惊讶和好奇,闻东归知道王程看出来了,当下解释道:“我修炼了一门秘法,可以让身体其他的骨骼达成协调受力,替代脊椎的作用,支撑身体直立,但是没办法发力。血脉方面也有特殊的呼吸秘法来替代,总之我的脊椎骨骼已经废了,我也有好多年没有动武了,你看能不能治,不能治也无所谓,老头子我也习惯了,就靠我这一身气血,也能再活个二十年……”

  闻东归说的很洒脱和为所谓。

  因为他本身就是高明无比的医者,传承的是华佗的医术,在欧洲有很多富贵之人想方设法地想要请他出手治病。他对自己的情况了解无比,也曾经想过许多办法,但是俗话说医者难自医,他对自己的伤势也是毫无办法。

  那佛门刹帝利一族的顶级高手出手霸道无比,伤势难以治疗,他没死真的就是万幸了。

  如果不是闻英一再要求的话,他都懒得跑过来耗费时间和精力,因为他不相信王程有办法治疗。

  王程是道家武者,刹帝利是印度佛宗高手,用的是特殊佛门金刚秘法打伤了他,不了解其招式所蕴含的秘法,根本难以下手消除,一旦强行治疗,或许还会让伤势恶化,直接脊椎断裂,那他就得真的瘫痪了,甚至还有死亡威胁!

  顶尖高手的出手就是如此,出手就要人命,而且一招一式都有独特的宗门奥秘,其背后所代表的是民族和文化特征,根本就是宗教传承。

  王程把完脉之后面色严肃无比,仔细地看着闻东归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然后说道:“前辈,我能摸摸你的脊椎骨骼?”

  “可以!”

  想了想,闻东归答应下来,站起身来背对着王程。

  而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道士向长鹤道士汇报道:“长鹤道长,外面来了两个和尚,说是印度来的,有事情要找你和王程!”

  印度来的和尚?

  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包括长鹤道士和闻东归两个老家伙也不例外。

  他们刚才才说道印度佛门刹帝利高手,现在突然就来了印度和尚?

  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