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董小 姐,下来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董小 姐,下来

  (求票,求订阅,求支持!)

  当那把九龙宝剑被拿下去的时候,依旧还有不少人盯着那把一看就很锋锐的宝剑在看着,一时间都有些不舍了,心中已经稍微后悔了起来。【】

  尤其是那个和王程争了几次,最后却放弃的年轻人,更是满脸怒火地回头瞪了王程一眼,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了什么。

  不过,就算是上品的现代工艺品,这把剑也不会价值两百多万。因为材质摆在那里,不像王程的翡翠雕刻,光是原料就是好几千万的稀世珍品!

  所以,很多人还是认为王程买的亏了。

  方进文却是笑道:“两百万而已,我们买东西就是图个喜欢,王程只要自己喜欢,就算是花一千万,那也不亏,是不是?”

  这话王程是真爱听,点头笑道:“不错,收藏,收藏,其实都是个人喜欢。如果只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那就太累了。”

  “对,的确如此。”

  林双兴和王横江听了这话也都是点头,他们都是有钱人,对两百来万不看在眼里。

  只是在场有诸多的行家,所以他们许多人都不想在行家面前丢脸买假货。单论喜好的话,其实是有不少富豪挺喜欢这把剑的,毕竟做工摆在这里。

  当然,如果喜欢的都参与进来了,那只怕王程要想两百万买到这把剑也是不可能了。

  上半场的拍卖到此结束,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王程拉着小姑娘王媛媛随着方进文几人来到旁边的大厅休息,这里实际上正在准备酒会,准备在拍卖会结束之后招待现场的诸多收藏家富豪们。

  “王程!”

  杨无忌这家伙鬼鬼祟祟地来到了王程的身边,声音低沉地道。

  王程看也没看这家伙一眼,淡淡地道:“别来找我。”

  杨无忌满脸无奈。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还会发怒,认为他能随意拿捏王程。不能容忍王程如此态度对他。可是现在他是再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了,面对王程此时的态度。他只能无奈地陪着笑,低声道:“我不是找你帮忙的。”

  “不要我帮忙那你找我干嘛。”

  王程根本不相信地说道。

  “叙旧不行呀?我看到江州老乡,上来叙旧也不行?”

  杨无忌笑着说道。

  “我旁边还有两个江州老乡,你找他们叙旧去。”

  王程瞥了这家伙一眼,发现这厮今天打扮的真的是人模狗样的,穿着名牌西装,头发弄的锃亮,不知道的人估计真的以为这厮是商界精英。或者是富家公子。

  “我和他们不熟,怎么样?这身行头不错吧?”

  杨无忌看到王程的眼神诧异,知道被自己的帅气震惊了,得意地说道。

  小姑娘王媛媛就在王程身边,听的清清楚楚,顿时不屑的冷哼道:“难看死了。”

  “说你要干嘛,没事儿就离我们远点。”

  王程不想和这家伙胡扯,赶紧说道。

  “没啥事儿,我这次不是来搞破坏的,是想买一本书。”

  杨无忌笑着说道:“我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富豪。和你说话怎么了?”

  “哪本书?李淳风的手稿?”

  王程眉心一跳,反问道。

  杨无忌瞬间想到了什么,也是诧异地道:“你也是?”

  “不错。这本书我志在必得。”

  王程毫不隐瞒地肯定说道。

  “切,我们老大也是这么说的。”

  杨无忌不屑地说道。

  “你们老大是不是牛大海?”

  王程问道,他一直对牛大海比较好奇。

  杨无忌摇摇头,笑道:“我认识牛局长,不过我不是他的属下。我们头儿和他是朋友,这次我的任务就是来买这本书。”

  “你买不到。”

  王程直接肯定地下了结论,拉着王媛媛坐在沙发上。方进文几人到另一边和几个认识的人聊天去了。

  杨无忌也在对面坐下来,无所谓地道:“为什么?我们头儿说,按照行情。最多也就五十万。他还说,李淳风的书不是谁都能看懂的。我知道这里有不少人都是冲着这本书来的,可是他们买回去绝对都看不懂。”

  “呵呵。那你们头儿能看懂?”

  王程笑了笑,问道。

  “他也不知道,因为还没看过,可是他有把握,因为他就是道门出身。”

  杨无忌如实地说道。

  “我也很有把握,我也是道门出身,我敢说,你的头儿没有我的把握大。”

  王程很自信地说道。

  他出身武圣山藏鼎观,这是中国最古老的道观之一,而且还藏有丰富的道门典籍,都是他的底蕴基础。更别说,他在破解真龙拳法的时候,就看了许多的道门典籍,对解析李淳风的手稿绝对有巨大的帮助。

  这是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

  杨无忌摇摇头,道:“这个我不管,王程,这本书真的那么厉害?我打听到消息,据说里面有李淳风的内家武学拳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是不是和你们武圣山的武学差不多的道门内家拳法?”

  王程眉毛扬了一下,这个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只是出于对李淳风的好奇,所以才决定来买下来这本手稿。他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的信息就是藏鼎观的典籍记载之中,李淳风是一个内家养生武学大师,和当时的武圣山高手不相上下。

  从这个信息上推测,李淳风练的内家拳法可能是和武圣山的内家拳法相当的。或许也可以这么说,那个时代的高手修炼的内家武学都是差不多档次的,只是如武圣山这样完整传承下来的却是寥寥无几。

  “不知道。”

  面对杨无忌,王程只能这么说。

  杨无忌仔细地看着王程,他知道王程肯定不会给他说实话,当下笑了笑不再多问这个,说道:“你准备多少钱买这本书?”

  “两亿够不够?”

  王程直接开口道。

  噗!

  杨无忌正在喝饮料。顿时一口饮料就吐了出来,急忙用餐巾纸擦了擦衣服,不顾周围异样的目光。瞪着王程,道:“你说什么?两亿?你疯了?”

  王程笑了笑。道:“我想要,那就要买下来,我有这么多钱,也准备花这么多钱,你呢?你们头儿给你多少钱?如果说,里面真的有一门李淳风的内家拳法,你觉得两亿能衡量价值吗?”

  杨无忌顿时无语,他怎么好意思开口说自己只带了七十万?按理说。在古籍市场上,这么一本只是道家名人的手稿,最多也就是几十万的价格,又不是什么著名书法家和皇室名人之类的。

  可是,王程也说到点子上了,关键还是在里面到底有没有内家拳法的奥秘。如果真的有,别说两亿,就是二十亿,两百亿,只怕都会有人出。

  修炼现代国术的武者。最是清楚这类传承下来的内家拳法的珍贵,因为他们许多高手就是在内家修为上被卡主限制了。

  “我先走了,你们聊。”

  杨无忌急忙起身就走了。他要去给头儿汇报一下情况,这情况,七十万估计连一页纸都买不到。

  王程只是对杨无忌轻轻点头,然后对王媛媛说道:“他被吓走了。”

  小姑娘王媛媛也是笑着点点头,瞪了杨无忌的背影一眼。

  “大家好,刚才有人报名给我们表演个节目助兴,哈哈,欢迎来自东海市华晨集团的副总经理张绍云先生!”

  高悦岚在台上微笑着对大家说道。

  本来聊天休息的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纷纷将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灯光下。一个年轻人一步步地走到舞台中央,赫然正是前面和王程竞争九龙宝剑的年轻人。

  张绍云站在灯光下。很是自信,笑着面对所有人。大声说道:“多谢高小姐给我这个机会,我从小就喜欢武术,所以拜访过一些名师,可是最后发现他们都是骗钱的骗子,就会一些花拳绣腿,然后我从十岁开始就练了跆拳道。”

  “现在我的跆拳道已经过了黑带三段,大家喜欢运动的,可以和我交流交流。就别去相信什么武术了,那都是假的。今天,我就给大家表演一下我的跆拳道技术,不过我一个人玩儿肯定不好玩儿,有没有谁上来和我配合一下的?最好也是喜欢运动和搏击的朋友。”

  只有少数年轻人都纷纷热闹的叫好。

  其他人,基本上都不说话,更有如王程这样少数一些面色显得冷峻的人。

  “张经理要玩儿,那我就陪你玩玩儿。”

  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传出来,只见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运动装的年轻女子两步就上了舞台,步伐迅速矫健,直来直去。

  王程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因为这个女子他也认识。

  “哥,是她。”

  小姑娘王媛媛也认了出来。

  正是几天前在江州市医院和王程交过手的董青。

  她不是和董承寿回北河了吗?

  怎么突然又出现在这里了?

  王程目光好奇地四处看了看,果然在不远处又看到了董彦。而董彦的目光也刚好落在了王程的身上,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微微点头,随后目光错开。

  来了许多练武之人!

  王程现在是极其肯定了,前面他只是猜测李淳风的手稿吸引来了高手。因为当时他看到了那日本人和另一个中年华人的暗中交手,两人都是高手。现在又见过了杨无忌和董家兄妹两,他肯定在场像他们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那张绍云想在这样的场合以跆拳道来贬低中华武术出风头,真的是打错了算盘,也找错了场合,此时真的是惹怒了这些人。

  虽然跆拳道黑带三段在跆拳道体系里算是很高级的了,可以参加国际职业比赛了。可是这也就是表演性质的在舞台上比划动作而已,真正的和董青这样的练杀人之术的武者比起来,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

  舞台上!

  张绍云看到董青这样气质容貌都是上佳的美女,顿时就是神采飞扬起来,哈哈笑道:“没想到我今天运气这么好。一下就来了一位美女配合,请问贵姓?”

  董青淡淡地道:“别说那么多,你说我们中华武术不如棒子的跆拳道。咱们直接来比划,别废话。”

  一瞬间。张绍云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台下许多人也都来了兴趣。

  “打!”

  “比武招亲,张总抱得美人归!”

  “张总加油!”

  一些和张绍云认识的年轻人都跟着起哄。

  张绍云看着董青,心中本能的有些忌惮,尤其是看着董青清冷的表情,急忙说道:“这位小姐,我们不认识,也没有仇怨吧?我就是想在这里表演一下。你真的要动手?我要是不小心打伤了你,可就不好了。”

  周围的几个保安都有些紧张地看着这里,不知道该如何办。

  “废话多!”

  董青的火爆脾气干脆直接,脚下踩着八卦拳的步伐,两步就冲到了张绍云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掌。

  张绍云也是真的练了许多年的跆拳道,动作很敏捷,可以轻易地躲闪开,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怎么可能躲?当下直接就是一脚踢出。乃是跆拳道当中著名的侧踢,在许多跆拳道的宣传片里都是以这个动作为主,迅速而力道极大。

  可是。那些宣传片里的侧踢对象要么是站着不动的木桩,要么是不动的演员,现在张绍云面对的可是八卦拳宗师的后人。

  董青冷哼一声,在张绍云抬脚的一瞬间,手掌翻转,就是一拳拍在张绍云抬起的大腿上,劲道爆发,一声闷响,张绍云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都直接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大腿。表情难受不已。

  “这种白痴动作也敢来侮辱我中华武术?张绍云,谁给你的勇气来丢人现眼?还什么黑带三段。除了舞台表演,有屁用?动不动就抬腿,你知道抬腿要比出拳慢了几倍吗?还大言不惭……”

  董青对着张绍云呵斥道:“起来,再来接我一拳,看你有多厉害。”

  世界范围内的诸多格斗,为何要称作是拳击,或者是拳赛?就是因为真正的实战,除非是两者相差太多,不然没人会主动出脚,这是在给对手送破绽。

  台下许多人都有些傻眼了,这张绍云开始说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怎么一下子就被打趴下了?好像还受伤了?

  张绍云也是捂着刺痛的大腿肌肉,急忙后退,脸上都渗透出了汗珠,很是狼狈。他今年二十八岁,是真的从没遇到过真正的武者的,不然他哪里敢说这种大话?现在看到董青,他知道自己过去肯定是孤陋寡闻了,急忙喊道:“美女,我认输,我认输,我认错,你比我厉害。你真的是练中华武术的?要不你收我为徒吧。”

  “滚!”

  董青不屑地对张绍云呵斥一声,随后转身就要下台去。

  张绍云也是满头大汗,面色尴尬不已,大腿上被击中的部位不断的刺激他的神经,也让他更加不敢对董青叫嚣。

  他不敢,另外有人敢。

  “董小姐,你从北河过来,在我们东海嚣张,这么做不地道吧。就算这个小子侮辱我中华武术,也是我们来教训,轮不到你来吧?”

  一个年轻男子站出来,挡在了董青的身前,双手抱胸,扬着下巴,气势十足地说道。

  “我教训谁,还要你同意?郭子中,不服你就上来试试。”

  董青面对这个年轻男子,气势丝毫不弱地喝道。

  在场许多人都纳闷儿了,这是什么日子?

  好好的一场拍卖会,怎么出现了这些练武的人?而且还打起来了?要变成擂台的样子?

  一些目光看向被扶起来的张绍云,因为都是这家伙说了几句话把这些人招惹出来的。张绍云揉着自己的大腿,也是满脸的无辜,他就是一时口快说了几句话而已,不至于这样吧?你们都一起出来找我麻烦?

  想到这个,张绍云下意识地看向王程那边,他还记得王程抢了他的宝剑。

  可王程此时没有理会上面的事情,因为李正祥亲自来到王程的身边,焦急地低声道:“王程,帮忙把这些人都压下去,不然他们打起来没完没了了,我们不好收场。这是我们公司第一次开业拍卖会,不能出乱子,帮我个忙。”

  王程点点头,认可了李正祥的猜测。因为他看到那边的董彦也是跃跃欲试,要是妹妹董青在那个郭子中的手上吃亏了,这家伙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

  而那郭子中是东海市本地的武者,肯定也不是一个人,如此就会牵扯许多人来,就真的是没完没了了,这里也可能要变成擂台……

  可是,王程也不认为自己上去能有什么作为。他知道自己的师傅长鹤道长在武者圈子里的面子很大是不假,可是那些人知道他王程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在场可能也就只有董家兄妹两和杨无忌认识自己,可这三个家伙即便知道自己,会给自己几分面子,王程也不确定。毕竟他和董家兄妹两可是交手的,还亲自将其压制回北河了,这两个不记恨就不错了,更别说是给他面子了。

  “董青,下来!”

  想到这,王程板着脸,尝试着开口对着舞台上与郭子中对峙的董青喝了一声。

  许多看热闹的人都楞了一下,随后都好奇地看向王程这边,是谁这么随意地一句话就敢这么呵斥这个脾气火爆的功夫美女?

  “是他?”

  张绍云看着王程的时候,也是楞了一下,这个抢了他宝剑的少年,竟然敢随意的呵斥董青?

  别的看热闹的人或许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张绍云有多厉害,刚才董青随手一招就制服了他张绍云,也看不出董青有多厉害。可是他张绍云知道这个董青的身手绝对是吓人的,已经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什么黑带九段,在这个功夫美女面前都要跪。

  如此一个神秘的功夫美女,是你一个年纪更小的少年能随便呵斥的吗?你不怕挨打吗?

  这是张绍云这个知情人的想法。

  可是。

  下一刻。

  擂台上的董青看到王程出声喝她下去,也是满脸的怒色,眉宇之间的煞气差点就要爆发,让和她对峙的郭子中都吓了一跳,全神戒备着。

  可是,一转眼,董青突然冷哼了一声,只是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然后理也不理郭子中,直接走下擂台去,坐在了董彦的身边,满脸的冷厉,一双眼睛似乎要杀人一般。谁都能看出她的不甘和怒火,可是却强行压制下来,不敢发泄。

  这个少年是谁?

  刚出面的郭子中,和被抬下去的张绍云都在发愣。

  大部分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程的身上。(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