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皇帝佩剑

第二百四十五章 皇帝佩剑

  求票哦!

  “王程,我听说你每周一都会去给何老治疗一次?”

  林双兴还在向王程打听。

  王程从那两个日本人的身上收回目光,心中想到了和筑基师傅交过手的东星武,对林双兴点点头,道:“不错,霍老的治疗刚刚结束。我在港岛还有几个病人,每周一我都会去治疗。”

  林双兴眼中精光闪烁,浑身一震,语气有些惊骇地道:“你已经治好了霍白星?”

  “中风癫痫失忆,本来就有很大的可能治愈,还有可能自己就痊愈了,这没什么。”

  王程摇摇头,淡淡地说道,不以为意。

  林双兴张了张嘴吧,很想提醒一下这个少年,你知道霍白星的病难倒了南洋多少名医吗?难倒了全世界多少医疗机构吗?

  这么多人都没治好的病,你还说很轻松?你让那些人怎么有脸活下去?

  林双兴一下子有些无语了,不知道王程是故意如此做作的态度,还是真的把这种事情看的非常平淡。

  “周一你去港岛吗?到时候我也去拜访一下霍老,和你一起去见见何老吧。”

  林双兴提议道。

  王程笑道:“林先生,你和霍老,何老他们可是世交的关系,和我说这个没必要吧。”

  “呵呵,我倒是也这么以为的,可是何老最近安心治疗养病,已经谢绝见客了,我上次去拜访他就没见到人。”

  林双兴苦笑一下说道。

  王程惊讶了一下,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扬了扬眉毛。不置可否。他觉得何家盛这么安心的养病是有好处的。糖尿病这种机制性的疾病本就是要以调养为主。

  王程不说话,林双兴也安静下来,因为拍卖会现场不一会儿就差不多坐了数百人,只有后排两排的位置还是空着的。前面已经有司仪在两边站着了,中间的舞台上也已经开始打灯了。

  预示着,拍卖会要开始了。

  这时候,王媛媛拉了拉哥哥王程,指着右边走道另一边的一个人影。低声道:“哥哥,看那个人。”

  王程好奇地看过去,顿时微微讶异,因为那年轻人影很熟悉,赫然又是杨无忌!

  “哥,他真是阴魂不散呀,我们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他。”

  小姑娘王媛媛语气微微不悦地低声说道。

  因为,上次在港岛就碰到那家伙,后来在江州,这家伙又找上门来向王程求医。

  这第一次来东海市。又碰到这家伙。

  王程也是无奈地笑了一下,眼中光晕闪烁。道:“那说明他和我们还真有缘,不过咱们别理他。”

  他知道这家伙来这里铁定是没有好事的,这家伙肯定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来执行任务的。

  小姑娘点点头,她自然不会去理会杨无忌的。

  这时候,一阵音乐响起,拍卖会就彻底的开始了。

  李正祥身着正装,刚才肯定又经过造型师精心的打扮了,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就抱拳对所有人都说道:“多谢大家来捧场,尤其多谢我几位朋友从家乡来支持我,哈哈……我小店刚刚开张,今天就把祖传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招呼大家了……”

  啪啪啪!

  一阵掌声。

  来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不是富豪权贵就是上层社会精英,所以李正祥知道现场绝对没人想听他废话,所以说了几句,就大声道:“好,我宣布今天的拍卖会正式开始,希望大家都能买到自己心仪的好东西,下面有请拍卖师。”

  稀稀拉拉的掌声将李正祥送下去了,上来一位气质上佳的美女拍卖师,穿着旗袍,挽着发髻,上了淡妆,在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副水墨画,不管远近,看着都是赏心悦目,微笑着对所有人说道:“谢谢李总的发言,也多谢李总给我这个工作。”

  王程身边的方进文点点头,语气惊奇地道:“正祥把高悦岚请来了,可不便宜。”

  林双兴好奇地看着方进文道:“这位先生也知道高悦岚?”

  方进文笑道:“去过一趟法国,见过一次。”

  高悦岚,是国外华人圈子里最著名的一个美女拍卖师,一般工作地点都在南洋和欧美,还没在内地出现过,今天可能是她第一次在内地主持拍卖。

  对此,王程也有耳闻,他在霍明金那里听说过。

  请这位来主持拍卖,估计抽成佣金绝对不会少,不然人家肯定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

  果然,这位气质绝佳的华人美女拍卖师一出现,现场就出现了一个小高、潮,许多认识的富豪都鼓起掌来,不少不知道的年轻人也是吹起了口哨起哄。

  高悦岚很有韵味地微笑了一下,开口道:“没想到这里也有人认识我,让我倍感荣幸,还请大家今天多多支持,这是我第一次来内地工作。”

  “好了,我也不多说废话,大家今天也不是来看我们李总的,也不是来看我的,肯定是来看宝贝的。我们就上第一件拍卖品,是一副八大家郑板桥的竹画……”

  “起拍价五十万,每次加价不少于两万,大家开始……”

  “好,这位先生出价一百五十万……一次!”

  “一百五十万两次!”

  “还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了吗?郑板桥的画流传于世的可不多,这件虽然是早期作品,可也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一百五十万三次……啪……成交!”

  第一件拍卖品就卖出了高价,让现场一下子热呼起来,。少卖东西的卖家都露出了笑容,而刻意吸引美女注意的富豪也是露出了笑容。

  总之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样子。

  可是,这些人之中却是有那么些人显得格格不入。周围的人就在起哄热闹的喊价。他们却是安静地看着。面无表情。不苟言笑。

  王程,就是其中之一,再加上他身边紧靠着他的可**小姑娘王媛媛,如此一对组合倒是吸引了周围许多目光。

  第二件,一件瓷器,成交价格七十万。

  第三件,一件宋代金器,成交价格两百万!

  当拍卖会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时候。终于迎来了一次小,一件元青花拍卖到了一千五百万的高价,让几位竞价的富豪都露了一把脸。

  别看电视上或者电影里还有报纸上,动不动就说什么什么拍卖了几千万上亿,可那样的东西全世界也就那么几个。一般现实中真正的拍卖会,能出现几个上千万的成交价格就算是规模不小了,如果出现上亿的成交价格,就算是轰动世界的拍卖会了。

  毕竟,好东西是有数的,不是随叫随到的。

  而中场最后一件东西出现时。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竟然是宣传手册上的那把主打九龙宝剑。

  当高悦岚将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光的九龙宝剑拿出来的时候,现场一片哗然。

  一直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的王程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奇怪。这么重要的压轴东西,不是应该放在最后吗?

  “大家可能会问了,这把乾隆佩剑,我们不是应该放在最后来压轴出场吗?”

  高悦岚的声音传遍会场,笑道:“可是我们李总的行事就是这么捉摸不定,就是要出其不意,所以就让我把这把宝剑拿了出来。”

  现场顿时出现了一阵掌声和笑声。

  方进文和王横江还跟着起哄了一下,给李正祥助威,让王程都哭笑不得的鼓掌。

  不过,高悦岚接下来继续说道:“这把九龙宝剑如果确定是真的,其实我们也不太敢拍卖,因为这可是出自皇室的国宝,史书上鼎鼎有名。就是因为我们不敢确定,通过专家和科学的鉴定都没有准确的结果,所以就拿出来给大家都看看。”

  “我代表李总在这里做一个重要声明,这把宝剑的真伪我们公司是不负责任的。有喜欢的可以买,觉得有问题的,就别买,我们公司概不负责。”

  说完,高悦岚将这把宝剑的鉴定证明纷纷拿了出来,在大屏幕上显示了一下,让在场的人都明白怎么回事。

  尤其是碳十四鉴定上的那模糊结果,让人觉得奇怪。也有几份比较著名的鉴定师的结果,也是语焉不详,不能证明确实是假的,也不能证明是真的。

  “这不会是故意忽悠人的吧?”

  “看外形,和历史上乾隆的那把佩剑的确很像,可是这么多年还保持的这么新,我不相信。”

  “就是,孙殿英就是个盗墓贼,抢了这把宝剑还会完美的保存?不毁掉就是万幸了。”

  “谁知道呢,听传说,当年乾隆可是聚集了许多铸剑大师打造出来的。这把宝剑是我们国家千年来的金属冶炼和制作工艺的巅峰,说不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神秘技术。”

  “鱼肠剑和湛卢剑现在不也没人能仿造吗?几千年了还很锋利,老祖宗有些东西我们也看不懂,所以那些专家也不敢确定地说是假的。”

  现场许多收藏家们都开始低声议论起来了。

  中国历史上的确是有许多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东西,所以才会有这把九龙宝剑真伪难辨的情形。

  如果都相信科学,只以科学为依据,那这把看着崭新的九龙宝剑肯定早就扔掉了。

  王程也是有些好奇,毕竟没有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有幻想过仗剑江湖,也没有谁没有幻想过自己手持宝剑的模样,对这类宝剑,都会本能的被吸引。

  “大家有十分钟时间上来自行鉴定,这边有手套,感兴趣的可以上手,十分钟后拍卖开始。”

  高悦岚将九龙宝剑放在中间的展示台上,微笑着说道。

  灯光照射在宝剑上,寒光闪闪,握柄上的九条纠缠在一起的龙形雕刻很是惹眼,这雕工也很不一般。大家都纷纷走上去看看。王程将小姑娘王媛媛留在座位上。让王横江看着。自己也走了上去。

  “挺重的,现在要手工打造这么重的宝剑不容易。”

  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富豪带着手套拿起宝剑仔细看了几眼,随后还是摇头道:“可还是太新了,上面一个豁口都没有,这么多年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后,就转身下台了。

  陆续几十个人都看了一遍,基本上只要是懂行的。都不看好,都觉得外观太完美了,只有几个看热闹的年轻人有些兴趣。

  轮到王程的时候,他也慢慢地戴上手套,伸手将这把剑拿了起来,重量的确不轻,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金属当中的刺骨寒意,说实话这真的是一把难得的宝剑。即便不是古董,光是这制造工艺,和雕工。也能当个高档工艺品来买,不说上百万。十来万肯定是能卖掉的。

  不过,王程却是看到了更多,当他摸到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宝剑当中蕴含着一团脑袋大小的紫金色光晕,说明这是一件真的古董,而且是档次极高的皇家古董,在王程见过的许多古董当中,也就那件立在武圣山上的藏鼎比这把宝剑更珍贵一些。

  眉宇之间稍微顿了一下,王程就轻轻地放了下去,表情依旧平静地走了下去。

  又有七个人看了之后,高悦岚就将这把宝剑收了起来,走上台说道:“大家也都看过了,那我就不多说了,拍卖开始,因为特殊性,我们定底价五十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五万,有喜欢的买家可以出价了。”

  一瞬间,场面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出价。

  高悦岚也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可出现的时候,还是微微皱眉,过了足足十秒没人喊价,让她也有些尴尬。

  “呵呵,看来大家都是懂行的收藏家,对拿捏不准动东西都很谨慎。再过十秒,如果大家都不出价,这件乾隆佩剑就流拍了。”

  高悦岚微笑一下掩饰尴尬,随后严肃地说道。

  拍卖会上流拍一两个东西很正常,可是经过如此重重宣传的东西流拍了,就会让主办方尴尬,虽然主办方李正祥也是存了另外的心思的。

  “五十万!”

  这时候,一位年轻人喊价了,看其表情,肯定就是为了在这里出出风头,买回去随便玩玩的。

  王程其实心中有些犹豫,他能确定这件宝剑是真的。什么碳十四和外观上都能作假,可是他知道他通过自己的能力看到其中蕴含的气息是做不了假的,经过两个多月的许多次实验,只有真正的宝物才会有这种气息。

  可是,他是练拳的,买一把宝剑也有些奇怪。

  想了两秒钟,王程还是开口了:“五十五万。”

  买回去摆在书房装饰也不错,这是王程的想法,毕竟是真的宝贝,著名的皇帝佩剑,几十万能买回去,在收藏界可是天大的漏了。

  前面的那年轻人回头看了王程这边,神色不屑,随后道:“七十万。”

  方进文低声问王程道:“王程,这把剑一看就是假的,你怎么想的?”

  王横江和林双兴也是好奇地看着王程,他们都知道王程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小孩子,小小年纪却成熟的可怕。

  王程笑了笑,道:“从小就喜欢兵刃,这么便宜,就凭那制造工艺,买回去也不吃亏。”

  几人楞了一下,他们和其他许多人都一样陷入了一个误区,总觉得这件东西是假的,所以觉得买了就吃亏。却没有好好的仔细想想这把宝剑本身即便是假的,在金属兵刃当中也属于高档工艺品了,其价值也不低。

  言罢,王程再次喊道:“七十五万。”

  “呵呵,假的你也要?”

  那年轻人哈哈一笑,回头看着王程道:“你要,那我就出一百万。”

  “一百零五万!”

  王程依旧淡淡地说道,非常的平静,几乎都没有看过那年轻人。

  “哼,两百万!”

  年轻人来了火气,笑容消失不见,沉声喝道。

  “两百零五万!”

  王程依旧平静地说道。

  那年轻人再次回头盯着王程,道:“小子,你诚心和我作对的??”

  “我就是想买把剑玩玩儿而已。”

  王程笑了笑,无所谓地道。

  “哼,那你买回去玩儿吧,两百万买个加工厂制作的工艺品,恭喜你。”

  年轻人冷哼一声,不再喊价了。

  没买到让他有些丢人和不好意思,可是如果高价买个现代工艺品回去,在现场诸多收藏家的面前,让他会更加没面子,所以他选择了罢手,让王程去丢那个人。

  可是王程根本不在乎,他又不是东海的人,不认识这些所谓的收藏家富豪们。而且,他知道这把宝剑是真的皇帝佩剑。

  台上的高悦岚也微微诧异,刚才那情形,她以为这把宝剑能卖个六七十万不流拍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卖了两百多万,都超过了卖家的最高预期,当下也不多说,笑道:“好,这位小帅哥出价两百零五万,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两百零五万一次!”

  “两百零五万两次!”

  “三次成交!”

  “恭喜这位小帅哥获得了这把宝剑,其实小女子我个人认为,就算这把宝剑不是乾隆佩剑,也是一件难得的工艺品,看做工就知道了,九龙雕刻精湛,金属工艺也很不一般,大家可别小看现代的工艺品。我们公司这次准备的压轴,就是现代雕刻大师制作的翡翠雕刻,我想大家都知道,不少收藏家都因为那件雕刻多次联系了我们李总。”

  高悦岚的话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随后一些行家瞬间明白了过来,都是面色不好看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有些看走眼了,那把剑就算是假的,也不是一无是处,或许百万来是值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