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78章 肺,活了

第678章 肺,活了

  肺脏,心脏是最能带动身体机能,给身体提供足够动力的两大脏器。

  肺脏提供气息,心脏提供血液,如此让整个身体得以运转。

  只不过,心脏是真正的提供血液的动力,肺脏却不是主动呼吸气息,而是被压迫的被动所为,所以本身并没有提供动力。

  王程此刻一边吃饭,一边细细地感悟婆罗门秘法。

  他一直都对这门特殊的肺脏呼吸秘法不曾放下过,即便是最近专注于修炼地煞拳法的时候,也会抽时间专门修炼一番,或者是走路的时候,或者是睡觉前,或者是吃饭的时候。

  修炼诸多内家秘法,已经成为王程生活的一部分,大多时候,都是自然而然地就做了,而不是刻意地去做。

  拳法,呼吸,已经深入王程的灵魂本能。

  此刻。

  他在突破的纯阳气血催动之下,这门修炼许久,一直不曾有巨大变化的婆罗门秘法似乎有突破的迹象。

  整个肺脉,都发出一丝丝的炙热之感。

  肺脏之中,一股股暖流在激荡着,洗涤着其中的每一处,将其进行大清洗,一股股炙热气息和血液刺激着王程的感知。

  “肺脏?”

  王程眼中光晕闪烁。

  一瞬间。

  他呼吸再变,不只是修炼婆罗门秘法,还有将西域金刚宗的金刚佛陀呼吸秘法,以及从大雪山得到的八九佛陀秘法融入其中。

  金刚宗的金刚佛陀秘法乃是金刚宗祖师爷在一千多年前结合中华和印度一些不同的武学理念创造出来的,其中就有印度以肺脏为核心的呼吸秘法,基础入门法门当中就有,而且是核心。

  所以,此刻在肺脏发生变化之下,这门高深无比的金刚佛陀秘法。似乎也有一些变化,效果似乎比之前王程修炼的时候都要大。

  同时,那八九佛陀秘法。本身就是几百年起那蒙古骑兵闯入印度佛宗的时候,掠夺过来的佛宗高深秘法。几乎可以说是印度佛宗的根基之一,是其最强大的武学之一。

  八九佛陀!

  核心乃是肺脉和心脉,一八,一九……

  当时王程只是粗略扫过,没有细细研究,因为觉得没有佛宗武学基础,难以领悟更多,等以后再仔细研究。

  没想到。现在他修炼八九佛陀当中的入门秘法,轻而易举地就成功了。

  这门呼吸秘法,也是以肺脏为核心,在婆罗门秘法的带动下,自然而然地就开始了运转,可见婆罗门秘法和佛宗武学是有联系的,最开始的印度佛宗武学很大部分都是从婆罗门当中发展出来的!

  肺脏……

  在这时候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砰……

  砰……

  砰砰……

  砰砰……

  王程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肺脏也开始了轻微的跳动,就如心脏一般。

  本身,呼吸的时候。肺脏是要运动的,只不过是空气的进入和离开之后引起气压的变化,膈肌的不断压缩所带动的肺脏运动。这是呼吸动力的核心来源。

  但是!

  王程知道,此刻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肺脏,不再是被气压压缩的呼吸,而是主动呼吸,本身具有了动力,不再是被膈肌压迫的运动。

  呼呼呼……

  一呼一吸之间,肺脏在跟着主动运动,散发着一丝动力,给身体的运转提供力量。

  噌!

  王程直接站了起来。

  他的眼睛睁的很大。仔细地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呼吸,感受着自己心脏和肺脏之间的变化。

  心脏。依旧在有力的跳动,是最核心的动力。在肺脏主动有力呼吸之下,心脏似乎也被带动起来,加入了更大的活力。就如王程最开始的预料,这两大脏器的配合,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师傅?”

  张绍云看到师傅王程吃着饭的时候,突然奇怪地站了起来,也不说话,就是站着发呆,忍不住出声问道:“师傅怎么了?”

  他害怕,是不是师傅发现了什么?又有人来袭击了?

  这港岛,似乎真的很危险。

  王程被张绍云的声音惊醒了过来,对徒弟摇摇头,道:“我没事,等会我出去走走,你好好练拳,不要出去。”

  张绍云答应一声,道:“是,师傅。”

  王程坐下来,心中依旧在感悟这三门呼吸,婆罗门秘法,佛宗秘法,以及金刚宗秘法,金刚宗秘法和佛宗秘法乃是同宗同源。

  婆罗门是印度最早的宗教之一,当时在封建社会主掌印度早期的祭祀礼仪,乃是真正的贵族阶层,现在也不例外,只不过其后在佛教发展起来之后,才逐渐没落,退出主流行列,但是一直都是印度的大教之一。

  说实话。

  婆罗门历史更加有救,底蕴或许应该还在佛宗之上。

  王程就能感应到,这门婆罗门秘法在单纯锤炼肺脏方面,效果还在金刚佛陀以及八九佛陀秘法之上,具有奇妙的效用,不过金刚佛陀和八九佛陀还兼修心脏,这是婆罗门秘法不具备的。

  砰……

  砰砰……

  砰……

  砰砰……

  一边吃饭,王程还是能清楚地感应到,自己体内有两个动力之源了,心脏依旧是最强的动力之源,可是肺脏也能提供一些不容忽视的动力。

  只不过,他现在还不会以肺脏来发力,没有修炼真正的印度武学,只能以肺脏来配合心脏,提供更多的气息,爆发更强势的气血。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更加强大了,有肺脏动力的加入,身体机能整体提高了,连带效果就是全方面的提升。

  王程将十人份的晚餐吃了一大半,没有吃饱。剩下的给徒弟张绍云,就自己走了出去。

  一边走,他还一边运转着三大肺脏呼吸秘法。

  不过。当他走出酒店,双脚踩着大地的时候。就开始运转地煞拳法的大地脉动呼吸秘法了,印度三大秘法只能被动地运转一些。

  地煞拳法,终究是王程专注的核心。

  虽然印度婆罗门秘法和佛宗秘法都很强大,可是他却坚信武圣山道家武学绝对不比印度武学弱,甚至比他们都要强大许多,只要王程能领悟到高深境界。

  地煞天罡,领悟透彻两门拳法,就足够无敌。

  大地脉动呼吸。体内心脏和肺脏的跳动都发生了变化,都一起遵循着大地的脉动,如此带动整个身体的机能都随着大地一起,似乎整个身体都和大地链接在一起,成为了一体一般,大地的气息,贯穿全身。

  这次出来,王程是光着脚的,双脚紧紧的触摸大地,一股股冰凉的气息顺着双脚传遍身体每一处。和体内如火炉一般的纯阳气血形成********的局面。

  全身每一处都透露出一股股的舒爽和炙热麻痒。

  这是内家横练功夫的核心,外部击打固然不可少,但是内家才是核心。

  自身气息。和天地气息结合,锤炼己身。

  如此,王程踩着奇特的步伐,一步步走入人群当中,没有引起周围任何的注意,好像他不存在一般。

  他没有去其他地方,就是去了今天和黑鬼,桑托斯,哈茂几人战斗的地点。

  现在。这里已经恢复了正常,被损坏的商店已经修复了。开始了正常营业,被他打断的路灯也被抬走了。明天你应该会重新换上新的路灯。

  周围还有不少人在低声议论着今天的战斗。

  那一场战斗的经过,在网络上已经被上传了,毕竟当时有数百人在现场录下了视频,必然大部分人都会上传去博眼球,有部分被删除了,但是大部分还是传播了开来。

  “当时王程一拳打断了一根路灯,我都吓坏了。”

  “那战斗真的是看的人热血沸腾,简直就是超人。”

  “那几个敌人也很厉害,还有警察,我认识其中一个是总署的,他们是帮王程的。”

  “我觉得那三个外国人是杀手。”

  “那个黑人才凄惨,被王程当场踩断了胳膊,那胳膊当场就掉了,我都吓傻了,他逃跑的时候就从我面前跑过去……”

  周围的人在低声议论,声音清晰地传入了王程的耳中,王程如一个不知情的陌生人一样从人群当中穿过,眼神左右扫视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他知道,这里应该有一个人在等他。

  走了几十米的距离,他的扫视的视线停了下来,目光看向前面坐在路边一张椅子上的背影。

  这次,她没有穿传统的和服,也没有带刀,头发也没有扎起来。

  就是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看起来和普通都市里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她身上的气息却是和周围的闹市情景格格不入,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她依旧是她,即便换了一身衣服,属于她的气息,终究是一样的。

  “我知道你会知道我在这里。”

  王程刚刚靠近,东星月就转过身,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喜悦地说道,清澈明亮的眼神之中有一丝罕见的幸福。

  被人懂,才是最幸福的。

  而王程那火炉一般的气息,寻常人或许感觉不到,可是她一下子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是王程。

  王程懂她,所以来了,她也能知道,这是王程。

  “我明天就回去了。”

  王程神色淡然,坐在她身边,看向不远处的海平面,淡淡地说道。

  东星月点头道:“嗯,我明天也要走了,我击败了李海生,下面我们会去南洋,我将会挑战南洋高手,为伊贺道馆在南洋打开市场。”

  “注意安全,多多练拳。我回去了会闭关一段时间,同时准备和青语的婚事。”

  王程还是决定告诉她。

  “哦!”

  东星月简单地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清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如一座万古不化的冰山。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话。

  似乎,说再多都是多余的。

  今天在擂台上,王程知道东星月是故意帮他,所以才会挑战他,以自己来证明王程的清白。

  可以说,东星月几乎在任何时候,首先考虑地就是王程的需要,其次才是自己。

  这一点,王程知道,所以他很难受。

  难受的时候,就只能不说话。

  东星月也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只是坚定自己的选择,心中如明镜,所以两人就沉默地坐在一起。

  一直,持续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当街道上的路人少了许多,变得冷清的时候,王程直接就起身离开了,随后东星月也离开了,两人没有任何道别。

  回到酒店。

  王程看到张绍云很老实地在练武,就给了他一些指点,然后自己也继续练拳。

  拳法,是唯一!

  这一练,王程又如昨天一眼,练了一个晚上,脑海中只有拳法,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

  地煞的诸多领悟,在他的心中彻底地被消化,当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处于临门一脚。

  再进一步。

  他或许就能彻底领悟地煞的核心奥秘,真正的凝聚地煞罡气。

  到那时候,他的实力会再次飞跃,成为和师傅长鹤道士一样的绝顶高手都不是不可能。

  不一会儿。

  张绍云叫来了早餐,师徒俩一起吃早饭。

  然后,韩时非,于君,霍有文,霍正荣都一起来酒店送王程。

  “王程,闻英昨天连夜回欧洲了,让我给你说一声抱歉,她没能亲自来送你。”

  霍正荣先转告了闻英地话,才说道:“昨天真的是我们的失职,我们也要向你道歉……我们没想到拉玛奴的胆子这么大。”

  韩时非也严肃地说道:“这家伙的确是一个杀人高手,那种情况下还坚持刺杀王程没有离开。如果不是王程实力强大的话,估计很难幸免,难怪他以前接任务从未失手过,刺杀过三个欧洲和美国的华人罡气境界的国术高手。”

  于君已经知道了拉玛奴跑路的消息,有些严肃地说道:“这家伙是印度佛门顶级高手,所以才能心脏破碎还能活着跑路,不过我估计他活不了太久,毕竟心脏破碎了。但是,如果他能活着回佛宗,找高手治疗,或许会活下来。以后肯定还会来找王程的麻烦,所以王程你还是要多注意。”

  “多谢各位的好意,他如果敢来,我就让他知道什么是主场。”

  王程对几人抱拳,道:“我江州还有事,就回去了,于sir你的伤势多注意,多多注意内家呼吸,一个月后我会再来给你治疗。有文你师傅的伤势已经算是恢复了,以后就不需要我治疗了。”

  于君:“放心,我会听医嘱的。”

  霍有文:“我师傅让我给你道谢,以后不会再插手李家和你之间的恩怨。”

  “呵呵,无所谓,那我就走了。”

  王程轻松地笑了笑,拍了拍霍有文的肩膀,带着张绍云就上了车。

  韩时非开着车,直接朝着机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