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下第一是什么?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下第一是什么?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一更,一直到这个月底,下月初恢复两更,所以大家不要等了,还请继续支持,让我看到大家都还在!)

  一直过了两天。【】

  长鹤道士和杨祐德才一起回到江州。

  当两位老人家回到市医院刘武中的病房内的时候,刘武中已经能下床走路了。两人神色都有些疲惫,尤其是杨祐德,跟着长鹤道士步行几千里地,现在几乎是身心俱疲,而长鹤道士只是显得风尘仆仆。

  刘武中看着两人,从床上走下来,没有过多的做作,很自然地对两人露出一丝微笑,对两位老朋友抱拳道:“多谢两位为我刘武中奔波。”

  长鹤道士和杨祐德都只是淡淡的点头,就表示此事揭过了。他们两人都曾经身居高位,这一趟出去,都知道刘武中这次只不过是倒霉遭了池鱼之殃。

  “老刘,你安心的养伤吧,现在江州肯定没人敢动你刘家了。”

  杨祐德语气肯定地说道。

  长鹤也是微微点头,看着刘武中,发现其身形已经略微佝偻,中气不足,脚下虚浮,眼神怅然,沉稳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刘你莫要想那么多,安心养老吧。”

  刘武中呵呵笑了笑,看着安静地站在一边的王程兄妹两,以及杨青语和刘诗成,眉宇之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愁绪,点点头,淡然地道:“我知道,我这辈子能做的都做到了。既然你们都回来了,那我就回家养养身体吧。也能抽空指点一下那帮小子。不知道我还能给他们指点几天了。”

  王程语气低沉地道:“刘老您放心。有我在,你的身体不会有事。”

  “呵呵,王程,这次多谢你几次救我,以后有用得着我老头子的地方,尽管说。”

  刘武中看着王程,很是感激地笑了笑。

  气氛没有多么的沉重,显得很融洽。刘武中老年遭逢此大变,却是迅速看开了,显得很豁达,这很难得。

  听闻消息的赵院长急匆匆地赶来,毕恭毕敬的亲自给刘武中办理了出院手续,安排救护车将刘武中送回刘家武馆。这位新上任的市医院代理院长才算是松了口气,心道总算是把这尊菩萨送走了,这两天他几乎都没回家睡觉,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然后二十四小时都在医院里候着。就害怕再出现一些什么变故。、

  还好,这两天都很安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杨青语跟着杨祐德回家去了,看杨祐德急匆匆地样子,肯定是不想多和长鹤道士多呆。这两天跟着长鹤道士依靠双脚走了几千里路,让他根本吃不消。

  一下子,所有人都是各回各家了。

  王程也拉着小姑娘王媛媛,跟着长鹤道士慢慢地朝着武圣山走去。

  “师傅,都解决了?”

  王程还是略微担忧地问道。他心思想的比较多,担心后面还会有什么变故。

  这次的事情,他心中知道不是表面上省城医院维护余仁刚那么简单,必定是有人想要借题发挥,才会专门针对刘武中,针对刘氏一脉。

  长鹤道长点点头,双手背后,步伐难得的缓慢,眼神看着天空,道:“去见了几个老朋友,暂时解决了。”

  王程没有多问,就这么走着。

  长鹤再次开口道:“王程。”

  “师傅!”

  王程答应道。

  长鹤看了王程一眼,道:“你的理想是什么?”

  王程楞了一下,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仔细想了想,王程还真的一下子说不上来,他的理想是什么?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个有钱人,可以给妈妈做手术,维持妈妈的生命。后来妈妈还是去世了,他的理想变成了希望自己能有个健康的身体,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活下去。

  现在,似乎都实现了。

  有了健康的身体,也有了钱。

  唯独妈妈已经不在了,父亲也去了南边,还多了一个妹妹。

  看了看身边的小姑娘王媛媛,王程微微点头,这个妹妹有些粘人。

  那么,以后该做什么呢?

  王程眼神有些迷茫,他还真的一下子想不出什么。以正常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来看,似乎他这辈子已经不需要做什么了,银行几亿的存款,足够奢侈的生活一辈子了。只需要按照现在的生活顺其自然在走下去,练武,看病,学习,考试,然后明年出去上大学?

  王程想了想,自己现在正在做的,只有练武是自己真正的想做的,当下眼神坚定下来,对师傅长鹤道士郑重地说道:“我的理想是做天下第一。”

  长鹤道士的脚步缓了下来,认真地看了这个徒弟一眼,随后淡淡地道:“为什么?你知道天下第一是什么?”

  王程眼中闪过光晕,想到老道士一个人在武圣山上的后院生活了几十年,日复一日,严肃地道:“天下第一是寂寞。”

  长鹤道士身体瞬间震动了一下,脚下一下子没有控制好力道,踩碎了两块路面上的石块,语气一转,沉声道:“你见到董承寿了?”

  王程楞了一下,随后问道:“师傅你说的是从北河来的董老?”

  长鹤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他。老刘当年从北方逃下来,就是因为失手杀了董承寿的大哥。其后就是战乱,董家也没有机会南下寻仇。等战乱平息,我回到江州,董承寿亲自南下江州。是我帮老刘拦下了董家的人,董承寿当时就被称作是天下第一!”

  “为什么他能被称作是天下第一?”

  王程好奇地问道。他还记得那董姓老者当时对自己出手的一瞬间,展示出的那高深莫测的八卦拳法。

  “因为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他的八卦拳已经超过了他董家的祖师爷董海川。二十年前就已经凝气成罡。如果不是当时我的地煞拳法已经大成。只怕也拦不下他。败于我手下之后。他就发誓只要我在江州一天,他就不会来这里。”

  长鹤淡淡地道:“然后,我又成为了天下第一,又有许多人来挑战我。其实,不少人拿我没办法,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当时与董承寿交手也是如此,他当时无法击破我的防御,可我也拿他没办法。所以我这个天下第一其实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南洋和海外还有诸多高手也对我不服。”

  王程神色严肃,知道师傅是在给自己讲这个天下第一的说法。

  “然后,你的几位师兄就都死于非命。”

  长鹤声音再次低沉地说道。

  师徒两再次沉默下来,小姑娘王媛媛都被这气氛压抑的有些心中惴惴,随着哥哥一直朝着前面走着。

  “现在,你还想成为天下第一?”

  长鹤沉声问道。

  王程心中一震,紧紧地捏了捏小姑娘王媛媛地小手,将小姑娘拉过来紧挨着自己,坚定地说道:“师傅,我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

  他是想说。他不会像师傅长鹤道士一样只靠皮糙肉厚来成为不败,被人冠以天下第一。他要的是真正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第一。

  长鹤自然明白王程想表达的意思,突然露出微笑,脚下瞬间加速,丢下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朝着武圣山的方向走去,留下一道声音:“你想做什么,为师也不拦你。天下第一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这次比武大会变故很多,有些人不想让我们练武之人再掌握更多的东西,所以刻意地针对我,这次老刘也是糟了池鱼之殃。”

  “前路多舛,王程,你要小心,天下第一不止有寂寞,还有失去。”

  声音消散,长鹤老道士的身影也消失在街头。

  王程停下了脚步,拉着王媛媛,就这么安静地站在街头,过了一会儿,才转身朝着江边走去,低声对小姑娘笑道:“媛媛,饿了没?”

  小姑娘看到哥哥王程又笑了,也露出甜甜的笑容,摇摇头,道:“还没呢。”

  “那我们走回去吧。”

  王程平静地说道,心中不断的回想师傅老道士的话。

  天下第一!

  他这辈子当定了。

  小姑娘王媛媛却对嘟着嘴,摇了摇哥哥王程的手,想到又要走回去,就心中不乐意,可是也不敢说出来。

  兄妹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间了。

  王程看到方进文和王横江的车子都停在别墅门口,两人就这么坐在别墅门口抽着烟,聊着天,都在等王程。

  看到王程兄妹两出现在路上,方进文急忙上前去苦笑道:“王程,让我怎么说你好,这么远,为什么要走回来?就算你自己想走,锻炼一下也好,可是你也别苦了媛媛,看把媛媛累的。”

  方进文和王横江看到疲惫的整个身体都像是垮了一样的小姑娘王媛媛,两人都是当爸爸的人,所以心中都是有些心疼。

  王横江也是稍微有一点点责备地说道:“打个电话我去接你们就是了,你要走,让我去把媛媛接回来也好。”

  王程还没说话,小姑娘王媛媛疲惫的小脸上就有些不乐意地说道:“我就想和哥哥一起走回来。”

  任何场合,小姑娘都容不得别人说自己哥哥的不是。

  “两位,这事儿你们就再不要多问了,我和媛媛都自有分寸。”

  王程摇摇头,没有对两人多解释什么,问道:“两位老总一起过来,有什么事?”

  两人看着这兄妹两,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他们都想,如果自己家的孩子都这么懂事就好了。

  进入别墅,小姑娘王媛媛拖着脚步回房间休息去了,可能又要和上次一样趴下就睡着了。

  方进文和王横江两人看着王媛媛的身形,都摇头叹气,别人家这么大的可爱小姑娘都是宝贝,舍不得让其遭一点罪。

  可是。想到王程的脾气和性格。两人也不再多说。他们知道王程是真的自有分寸。不会让小姑娘真的累着伤着了。

  “是这样的,王程。”方进文打破了安静,开口道:“正祥的拍卖会要开始了,我和老王准备去东海市一趟,给他助助威。我听说你给唐老的治疗已经结束了,周末应该没事吧?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王程想了想,昨天晚上在市医院的时候,李正祥的确给他打过一个电话。邀请他去参加拍卖会。当时王程拒绝了,他没去过东海,也不太想去。

  看到王程没有立即开口拒绝,王横江也急忙开口道:“这次拍卖会声势不小,正祥准备了小半年,还把你的作品当做了主打压轴,你不去不好吧?”

  方进文笑道:“对呀,我现在还在想着那只老虎呢,这次我去看看,如果八千万能买下来。我就拿回来摆在我的书房里。”

  王横江不屑地笑道:“你想的美,要是八千万。那我也买了,还能留给你。”

  王程皱眉,犹豫地道:“算了,还是不去了,我想周末这两天休息一下。下周一还要去港岛,去了东海可能就要耽误去港岛的时间了。”

  “这个怕什么,你提前给港岛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把专机安排到东海机场去等着就好了。我给你说,你这次不去可就亏咯,这是正祥给我发来的拍卖会资料,上面可是有几本古籍,其中就有一本古籍,听说是唐朝李淳风的手稿,是道家医书,还有道家养生方法。”

  方进文从包里拿出来一本印刷精美的册子,递给王程,语气循循善诱地说道。

  王程接过来看了看,最后介绍古籍的页面的确有几本重点介绍的古籍,其中就有唐朝的道士李淳风的手稿,是一本比较厚实的线装书。

  在藏鼎观的典籍之中,王程看到过一些李淳风的记载。

  这位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道士,最著名的莫过于推背图,据说是风水堪舆,看相卜卦的圣典。而且,历史上有记载,当年李淳风就给李世明推算出武则天要上位,这是一位传奇人物。

  不过王程从藏鼎观的记载当中,看到的却是另一个李淳风,一位身份是道家武学大师的李淳风。一千多年前,李淳风和袁天罡都来过藏鼎观,和当时的藏鼎观道士切磋武学。

  这本李淳风的手稿上,如果有其独门武学法门,那对武者来说,就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了。中华文明的历史上历经朝代更迭,尤其是经过元代和清代这两个朝代的变故,许多历史上的文化瑰宝都流逝了,武学传承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近几百年来才出现了现代国术,这是近现代武学家根据一些以前的内家拳法创造出的新的武学体系,以三大内家拳为代表,在实战方面比之古代拳法更为擅长。

  想到这,王程的心中就稍微有些蠢蠢欲动。他上次从港岛买回来一本上古真龙拳法,破解出的几门呼吸法门就非常的高深玄妙,对脊椎的锤炼堪称奇妙,这还是不完整的呼吸法门的效果。

  王程根据道观典籍当中的记载,知道李淳风的道家内家修为在当时堪称巅峰,与藏鼎观高手不相上下,说明其道家武学与武圣山的几门拳法相当。

  要知道,那时候的藏鼎观祖师爷比之现在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绝对是只强不弱。

  “好!”

  王程点点头,道:“行,那我明天与你们去东海一趟。”

  王横江和方进文都露出笑容,目的达到了。

  “对了,过两天东海还有个赌石节,到时候我们去转转。以王程你赌石的运气,到时候肯定会有所收获。”

  方进文突然想到了这个,笑着说道。

  王程无奈笑道:“这个谁都说不准,运气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我相信你的运气,真的。”

  王横江也肯定地说道。

  他们两个是不得不相信,王程的每一次赌石经历都堪称传奇,现在江州市的赌石市场火爆了起来,就是因为王程的传说引起的。

  “好了,你和媛媛都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和老王先走了,明天早上来接你们,我们已经订好了机票。”

  方进文看到冷冷清清地别墅,心中也是无奈地说道,心想早知道不给王程送这么大的别墅了。

  两个孩子住在这里,的确是有些冷清。也就是王程和王媛媛都比较早熟,如果是一般人家的两个这么大的孩子的话,肯定早就待不住了。

  王横江也也起身告辞,看到这情形,心中就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留下的那几栋精品公寓有用处了,不过他现在先不说,心中打算回去好好的装修好,布置好了,再直接过户丢给王程,学老方来个先斩后奏。

  王程送走了各怀心思的两个土豪,然后急忙去了小姑娘王媛媛的房间,看到小姑娘果然已经趴在床上了,眼睛紧闭,呼吸沉重。

  “媛媛?”

  王程上前轻声地呼唤了一下。

  小姑娘还没睡着,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低声呢喃道:“嗯,哥。”

  王程拉过毛毯给她盖上,摸了摸她有些粘的头发,低声道:“累不累?”

  小姑娘面色稍微委屈地点点下巴,不过还是不愿意说。

  王程伸手将小姑娘的鞋子脱掉,轻轻地握住小姑娘的脚,按着肌肉筋脉和几处穴位,低声道:“累,也要坚持。”

  “嗯,我知道。”

  小姑娘眉宇之间有些享受。

  “你别动,休息一会儿,我给你按摩一下脚和小腿,等会我做好饭叫你。”

  王程握着小姑娘如玉一般的小脚,揉着脚心和脚背,平静地说道。

  小姑娘疲惫地不想开口,只是点点头,就这么闭着眼睛,似乎睡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