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赵院长的选择

第二百四十一章 赵院长的选择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票,求大家的给力支持!)

  王程看着董姓老者,对方也盯着他,一少一老就这么对视着,周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场面再次安静下来。【】

  “你拜入长鹤门下几年了?”

  董姓老者面色无怒无喜,语气依旧淡漠地问道,没有丝毫怒火和责备的意思。

  王程神色郑重地道:“我是两月前才拜入师傅门下。”

  董姓老者眼中精光一闪,语气微怒,道:“小子,莫以为击败了我两个小辈就可以诓我,两个月你就学到了地煞拳法?”

  王程肯定的点点头,严肃地道:“师傅传我什么拳法,我就学什么拳法,我还不屑于骗前辈,这也没有任何意义。”

  杨青语和刘诗成刚想说话来证明。

  而就在这一刻,董姓老者突然动了。

  只见老者身形诡异的晃动了一下,好像变幻了几个位置一般,王程一瞬间把握不住对方的准确位置,随后一只拳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带着一股劲风。

  这是极其高明的八卦步法。

  一瞬间,王程额头渗透出了一丝汗珠,眉心直抖动,不过眼神盯着对方,脚下丝毫未退,语气稍微僵硬地道:“前辈是要对我出手了?”

  “哼!”

  老者冷哼一声,收回拳头,淡淡地道:“你是长鹤的关门弟子,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说完,老者退后了两步,转身就朝着楼下走去。

  董青和董彦都楞了一下。这就走了?当下。来不及多想。两人急忙跟了上去,临走之际都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

  他们两人在董家年轻武者之中也是顶尖,在北方武术界都是有名的年轻高手。没想到,今天在这里两人联手还败给了王程,这让两人心中的傲气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知道,将他们肯定还会面对王程。

  周围只有王程面色保持着微笑,杨青语和刘诗成,以及文家兄妹。王横江几人有些诧异,真的就这么干脆地走了?

  楼梯内。

  董青面色微微不满地道:“爷爷,我们这就走了?”

  大老远的过来,说是要报仇,就这么走了,董家兄妹两都有些不乐意。

  董姓老者瞪了董青一眼,沉声道:“你们两个都打不过人家一个,我还有脸继续留在这里?你当你爷爷我老了,就可以不要脸出尔反尔了?”

  董青急忙吐了吐舌头,尴尬地笑了笑。道:“嘻嘻,爷爷。那个小子拳头好重,我和二哥是打不过嘛。”

  董彦也是凝重地点点头,认可了这个堂妹的说法。

  董姓老者哼了一声,一步步稳重的走下楼梯,无奈地道:“你们也是两个笨蛋,武圣山武学最讲究气势和力道,你让人家先出手,气势上他就占了上风,他自然就压着你们打了。还好这是在楼上,他的拳法根基不稳。如果是在地上,他的地煞拳法威力全开,你们这么傻的让他先出手,积累了气势,只怕两招都接不下,那就真的丢尽了我董家的脸面了。”

  董彦疑惑地道:“爷爷,您不是说武圣山的长鹤道长只会挨打吗?”

  董姓老者老脸微微一红,这是他以前当故事一样讲给几个小辈的,当然是要刻意地贬低一下对手来抬高自己,当下面色一正,板着脸道:“我说你就信?”

  董家兄妹两都是无奈,知道老爷子又开始耍赖了。

  老者想了想,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又继续说道:“武圣山武学源远流长,可以说是我们华夏最悠久的武学流派,可不只是会挨打。只不过长鹤道士当年只是专注于修炼防御横练而已,因为他资质不足。不过我听说他最近几年实力大进,可能已经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而这个王程,以后可就不得了,比他师傅长鹤老道只强不弱。”

  董青回想那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少年,气势力道的确不凡,当下疑惑地问道:“爷爷,他怎么不得了了?不就是天赋好一些吗?谁知道他以后能练到哪一步?说不定等两年他还在原地踏步,我就能收拾他了。”

  董姓老者看了不服气的孙女一眼,呵呵笑了笑,道:“这个王程只要不夭折,必定成就非凡,所以你想等几年再报仇,那是不可能,到时候只怕你已经不是他的一招之敌。”

  董青撅着嘴不说话了,董彦好奇地问道:“爷爷,为什么?”

  “他入门两月,就能练到地煞拳法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当年长鹤道士都是练拳十几年才学到这独门内家横练拳法。可惜老道士悟性有限,也只能领悟横练防御功夫。这个王程可不一般,攻防兼备,而且都造诣非凡。能硬抗你们的拳头,说明他的横练功夫也火候深厚。拳头能将你们二人打的不能抵挡,说明进攻方面也是领悟到了精髓。”

  董姓老者走出医院大门,看着武圣山的方向,淡淡地道:“老道士在江州等了半辈子,让他等到了王程。武圣山可不只是有地煞拳法,假以时日,王程只怕可以完成老道士当年的梦想。”

  董家兄妹两不说话了,沉默下来,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自傲和骄狂,心中只有重重的压力,那长鹤道士有梦想,自己的爷爷何尝不是?有王程这样的人站在前面,他们能完成爷爷的梦想吗?

  “你们回家好好练拳,这次比武大会,只怕这个王程小子已经把冠军预定了。”

  董姓老者无奈地说了一句,带着两人上了一辆车,直接朝着机场开去。

  在车内,董姓老者看着两个小辈又开口说道:“长鹤道士这次离开江州肯定是徒步北上的,要是我也有这份坚持。可能当年也不会输给他了。”

  董彦突然神色一震。震惊地道:“爷爷你说的那个徒步行走一辈子的前辈就是长鹤道长?”

  老者点点头。神色严肃郑重,道:“不错。”

  车内瞬间安静下来。

  医院内。

  目送董家爷孙三人消失在楼梯,王程急忙转身对着垃圾桶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息,才缓过气来。

  小姑娘王媛媛急忙上来抓着哥哥王程的手,担忧地问道:“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杨青语和刘诗成也是快步上来。

  “王程。你受伤了?”

  “王程!”

  文家兄妹,和王横江也都赶忙围了上来,病床上的文欣小姑娘也一下子跳下床,跑了出来。

  王程的气息已经均匀稳定,伸手擦去嘴上的血迹,捏了捏小姑娘的小手,对大家笑道:“没事,比武哪有不受伤的,对方也不是弱者。不过不碍事,就是小伤。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杨青语直接上来抓住王程的脉搏看了看,秀眉逐渐舒展开来。点点头,道:“不错,没有大碍,最近最好不要动武,董家的八卦拳可不是那么好硬挡的,你才练拳两月有余,还没达到长鹤道长的程度。”

  在场诸人才都松了口气。

  而杨青语和刘诗成更是打心底松了口气,王程受了伤,他们才能接受。不然,王程硬抗两位化劲中期的年轻高手的劲道都能不受伤的话,那他们这些和王程同辈的年轻一辈高手就真的是没有一丝活路了,以后只能活在王程的阴影之下了。

  看到王程真的受了些内伤,杨青语和刘诗成才算是能接受这个结果。

  王程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什么,更不会说这内伤大部分是自己发力过猛,气血亏虚造成的,只有一小部分是因为董家兄妹的八卦拳劲道而受伤的。

  “好了,我没事了。”

  王程点点头,对文城桦几人说道:“文先生,你们带小欣去病房休息吧。你们也可以马上回家,小欣这次的治疗已经完成了,记住我的话回去多注意就好了,我还要在医院看着刘前辈。”

  文城桦想了想,本来想直接告辞离开的,他们来是坐专机的,随时都能走。可是,转头看到小姑娘文欣看着王程不想走的眼神,他也顺着点点头,道:“好,我们明早回去吧,今天晚上就在病房休息一下。”

  小姑娘文欣顿时眉宇之间露出了笑意,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等她脸上的伤势恢复好了之后,肯定会是一个很漂亮可爱的小美女。

  王横江看的欲言又止,他想让文家的三人去他的别墅休息,当下也没好说出口,只能不说话。

  王程也没有多说,对文家兄妹两人点点头,对文欣小姑娘笑了笑,就拉着自己家的小姑娘王媛媛去了刘武中的病房,杨青语和刘诗成自然而然的跟着他一起。

  “王程,你真的没事吧?多谢你又为我爷爷挡下了一回。”

  进入病房,刘诗成此时才开口,还是有些担忧地问道,他不懂医术,不能像杨青语一样上去亲自把脉。那董家老少三人一看就是冲着他刘家来的,而且应该是当年刘武中在北方和其有仇隙。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上去给刘武中把了把脉,点头道:“你放心,我没事。以我的内家修为,硬抗他们几拳,没什么大碍,青语姐已经给我看过了。刘老是我的病人,我不会坐视不管,你也不必多想。”

  刘诗成点点头,面色依旧感激不已,不过没有多说,只是记在了心底。他知道最近他们刘家欠王程的已经太多了,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完的,只能以后用行动来表示。

  杨青语面色恢复了清冷,坐下来拿起书本继续看了起来,淡淡地道:“你自己的医术这么高明,我看不看都一样。”

  发现刘武中的脉象依旧平稳,已经开始恢复,肺部伤口也愈合了起来,王程彻底松了口气,微笑道:“青语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俗话说。医不自医。有青语姐给我看看。我也一下子好多了。”

  “哼,油嘴滑舌。”

  杨青语哼了一声,看着书本,头都没抬,不屑地淡淡说道。

  王程呵呵笑了笑,不以为意,开口道:“青语姐,有我和诗成在这里守着。肯定没事,你已经守了一下午了,可以回去休息了,晚上我和媛媛在这里。”

  杨青语抬头看了王程和刘诗成,还有坐在另一边的小姑娘王媛媛,充满英气的眉毛扬了一下,道:“不用,吃晚饭的时候我再回去。”

  “好吧。”

  王程也没有多劝。

  病房内也安静下来,王程自顾自地在窗户边上扎起了马步,调息体内气血运转。这次用力过度导致气血亏虚。王程估计至少得半个月才能恢复过来,所以抓住每一丝可以利用的时间来练拳。

  小姑娘王媛媛坐在一边。安静地用双手支着脑袋看着哥哥王程练拳,不知道想些什么。

  而杨青语眼神稍微有些佩服地看了王程一眼,随后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本,这是他们杨家的一本祖传拳谱,所以她看的异常的仔细和专注。

  于是,就又剩下了刘诗成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练拳也不好意思,看书似乎又有些装,更不可能离开……那干些什么呢?

  那就站着吧,刘诗成就这么干巴巴地站在了那里,浑身都不舒服的站着。

  病房内很安静,可是病房外却不是那么的平静。

  马院长被带走,整个市医院的人都知道了,因为孙清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将马院长带出了医院。市医院上下又是人人自危了,他们都不知道这次刘武中的事情具体经过,可是都知道马院长才上任一个月左右,就又被带走了。

  难道这市医院的院长就不是人当的吗?

  谁上任都要倒霉?上次就是提前退休杨老,这次就直接判刑了?

  本来还对院长有心思的赵院长也是心中冷了下来,不敢去争取这个位置了。目睹马院长被带走之后,就急忙给其他两个副院长说了一声,交代一下,请了两天假,直接就回家休息了。他想等这两天事情的风声彻底过去了,再回来上班。

  可是,赵院长刚刚开车到家门口,就看到了唐强民打来的电话。看着电话显示的名字,让他都有些不敢接,生害怕是要让他交代工作,准备后事的话。

  接通电话,让赵院长欢喜忧愁不已,因为唐强民让他暂代院长职务接替马院长的位置,一个月后再开会讨论具体的院长人选。

  其实,唐强民的意思也很明显了,就是想让赵院长接任这个职务,不然也不会让他来暂代,这也是惯例,走个过程而已。

  而赵院长心中有些无奈,升官了肯定是好事,可是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个位置上的两个前任都没啥好下场,其中一个甚至还锒铛入狱,肯定不会轻判。他现在心中根本不想去坐这个位置,甚至有想继续回县里医院去过天高皇帝远的日子。

  不想要,可偏偏就落在他的头上了,即便不太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赵院长还没进家门,和唐强民通话完毕之后,就只能再次开车调头回医院,暂代院长职务的工作。

  整个市医院的领导班子也都接到市政府的通知了,从马院长带走到现在还不到一小时。所以两位副院长和其他的几位医院领导都来门口热情的迎接了赵院长。

  赵院长和几人应付了一下,就急忙去了高级护理病房见王程。

  他知道,这个一般人没看在眼里的少年,才是这里的关键人物,和他打好了关系,才能在这个位置坐下去。不论是前面退休的老院长,还是这次被带走的马院长,两人倒霉都和王程有关。

  看到走道里很是安静,赵院长亦步亦趋地来到刘武中的病房,鬼鬼祟祟地贴着房门听了听动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又踌躇了好一会儿,他才鼓起勇气来敲了敲门。

  “谁!”

  里面传来一声清脆带着冷意的女子声音。

  赵院长知道这是杨家的杨青语的声音,赶忙开口道:“是我,医院老赵。”

  “进来。”

  又死杨青语的声音。

  赵院长这才敢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看到房间内杨青语坐在那里看书,王程在窗户边上扎着马步,刘诗成目光警惕地看着自己,房间内的气氛似乎很压抑。他额头也是出了一丝汗珠,对着几人讪讪一笑,随后开口道:“啊……对,是这样的。”

  “王程,我给刘老安排了几个专业护理护士,您是给刘老治疗的,看看需要她们做什么?有需要的尽管说。”

  王程脚下依旧是地煞拳法当中坤元三十六式的马步,呼吸厚重无比,一呼一吸之间,似乎能牵动整个房间的气息一般。此时他呼吸缓了一下,看着赵院长,淡淡地道:“不需要,我们会看好刘老,你们忙你们医院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不要管我们。”

  赵院长楞了一下,心道我哪儿敢不管你们,想了想,又说道:“好,我听你的,快到晚饭时间了,我让人给你们送二十个菜上来吧?你看要不要点菜?我们医院的大厨水平很高的,都是特级厨师,什么菜都能做。”

  杨青语淡淡地道:“不要算我,我回家吃饭。”

  王程点点头,脚下跨出了一步,缓慢而沉重,似乎地板都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开口道:“好,你就随便弄十个菜吧,全部都要荤的,多抄一些,别弄小盘子,饭也弄多一些。”

  受了内伤,那自然是要多吃些肉来补补气血,对赵院长,王程也没客气。

  赵院长急忙使劲地点头,你开口就好,当下露出了笑容,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吩咐。”说完,就急忙转身去亲自去厨房安排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