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绝望的马院长

第二百三十九章 绝望的马院长

  (求支持,求票!)

  不一会儿,王程吃完饭给文欣开始治疗的时候,刘家的人也都急匆匆的赶过来看望刘武中了。他们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就回武馆了一趟,担心武馆被人破坏,然后才来的医院看刘武中。

  见到王程的时候,一直对王程心中不服的刘诗成都直接跪在了王程的面前,刘青山等其他几个刘家弟子也都是毫不犹豫地就跪下来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

  王程楞了一下,急忙上前去将几人拉起来。

  “各位,别这样,刘师傅起来,起来……”

  王程一个个好不容易拉了起来,可是也不得不受了他们不少的响头,面色有些尴尬。毕竟刘青山几个刘家师傅当年还教过他形意拳桩法,算起来也是半个老师。

  几人站了起来,刘青山郑重地对王程说道:“王程,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为我们刘家做的,孙局长都告诉我们了,老爷子这条命都被你救了几次,不然就算是神仙来了可能都保不住。你还亲自上山把你师傅长鹤道长请下来帮助我们刘家,我们刘家上下,都欠你几条命,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刘家所有人全都不二话。”

  “可笑当初我还不知天高地厚的上山去挑战长鹤道长。”

  刘青山想起了几个月前在王程暑假的时候,他还去武圣山上挑战,现在想想真的是不知死活,那长鹤道长也是他们能挑衅的,如果当时长鹤道长想杀他,只怕只需要挥挥手就可以了?

  刘诗成也是满脸的惭愧,不过神色坦然了许多,目光清澈地看着王程。严肃地道:“王程,过去我对你多有得罪,还请你原谅。超英答应你给你卖命。可惜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回来了。不过。我们刘家的人绝对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他回不来,我刘诗成替他,也替我刘家来还债。我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管杀人放火,我都不皱眉头。”

  说着。刘诗成又要跪下来。

  王程急忙一把抓住这家伙的胳膊,将他硬生生地拉了起来,无奈地说道:“诗成,别这么客气,大家以后都是朋友,别说的那么严肃严重,什么卖命不卖命的,我现在就是个学生,能让你干什么。”

  “大家都冷静点,刘家武馆经过这次大变。以后肯定需要好好发展,超英走了,诗成你是刘家武馆最有天分的人了。好好练武,发展你们武馆才是正道,我明年就出去上学了,你跟着我就是浪费时间。”

  刘青山和刘诗成几人楞了一下,随后都醒悟过来。

  摆在他们面前最紧迫的就是如何让刘家武馆继续发展下去,都是神色惭愧,他们都没想这些。

  说到底,他们就是一群武夫。

  可是刘诗成却是面色坚定,显然对王程的话认同却不会去做。他现在只想为刘家还债。

  王程看着这些刘家的人,心头叹了口气。心道可能只有等刘武中老爷子醒过来了。刘家武馆才能走上正轨。

  “好,我知道王程你是聪明人。我们听你的。现在我们先回去整顿武馆,诗成你留在这里看着老爷子。”

  刘青山是看着王程长大的,对王程知根知底,知道这个少年绝非常人,聪明绝顶,从小就很成熟。而且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对王程更加的信服,所以当下就按照王程的话来布置。

  刘诗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王程也只能笑一笑,不置可否,刘家武馆的事,他是外人,不好插手,目送刘青山等人离开,才对房间里安静地看着的文家三人,以及王横江笑道:“不好意思。”

  文城桦急忙摆手,他是早上刚下飞机的,不知道江州市发生了什么,即便是王横江也是只知道一些风声,所以看到这里都有些疑惑,但是也没多问,只是说道:“不碍事,王程你还练过功夫?”

  王横江笑着开口道:“文先生你是不知道,王程的功夫可是很厉害的,在整个江州能比得上他的也没几个。”

  留下的刘诗成很肯定的点头道:“对,王程的拳法很厉害,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他刘诗成第一次公开的承认自己不如王程。

  王程挥挥手,道:“诗成去看着刘老。”

  刘诗成笑了笑,对王程一抱拳,转身去了旁边的房间,和杨青语一起看着刘武中。其实他想让杨青语回家,自己一个人看着,因为和杨青语一个房间让他很尴尬。这个冰山美女一句话都不说,就坐在那里看书,他感觉亚历山大,更不敢上去主动说话,也只能干干地坐在一边。

  可是,杨青语也是得到爷爷杨祐德的指示,所以也不会被刘诗成一句话就赶走。

  一直站在门口的马院长和赵院长都在那里没走,想和王程说什么,可是看到刘家那么多人都没敢上来说话,因为刘武中的事情,两人都有些心虚。

  就在这个时候,马院长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后面色就是瞬间剧变,一句话都没说,急忙转身就要下楼。而他刚走到楼梯口,就被带着几个人的孙清拦住了。

  “马院长,干什么去?”

  孙清面色严肃,几人将楼梯堵住了,看着马院长语气淡淡地说道。

  马院长脸上一层汗珠就流了下来,眼神闪烁,不敢看孙清几人,急忙说道:“我刚接到电话,家里出了事,所以要回去一趟。孙局长你们先忙,有事需要医院配合的,就找赵院长,他就在那。”

  后面的赵院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马院长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王程和刘诗成,还有王横江几人也都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王程看到孙清那眼神之中的凌厉,知道这位局长绝对是来者不善。别看这两天这位江州市的公、安、局、长一直都没什么作为和存在感,总被牵着鼻子走。

  可王程知道。孙清绝对是有能力,有脑子,有手段。也有胆魄的,只是位置摆在了那里。面对上面来的人,有些无奈而已。

  想到昨天晚上刘武中的遭遇,王程看着马院长,嘴角溢出一丝不屑和冷笑。在这医院之中,刘武中被人注射了药物,如果说这位院长不知情,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

  “这样呀,如果马院长家里有事。那就赶紧现在打电话交代一下,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孙清依旧挡在楼梯中间,身后跟着三个下属,语气淡漠地说道。

  马院长讪笑一下,语气微微颤抖地道:“我,我还是回家一趟,我老婆晕倒了,我回家看看。”

  孙清一挥手,身边一个下属走上前来,在马院长惊恐的神色之中。一把抓住其手腕,然后卡擦一声,一个明晃晃的手铐就铐在了手腕上。

  “孙局长。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赵院长才是负责刘老治疗的人呀。”

  马院长浑身颤抖了一下,急忙大声地狡辩,还想将赵院长拉下水,双手也本能的挣扎了两下。

  后面的赵院长瞬间就是身躯一抖,急忙说道:“我,我什么都没做,余仁刚主持治疗,根本不让我插手,我也没办法。”

  孙清点点头。下属瞬间加大了力道,一下子将马院长的双手拧到了背后。

  随后孙清淡淡地看了赵院长一眼。冷笑地对马院长道:“你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医院开的特殊药物,都是经过你的手,孙局长在那边已经交代了,你就老实点。至于赵院长的事,不是刑事上的事,不归我管。”

  赵院长顿时松了口气,不是刑事,那么就是民事了,最多就是追究他失责,他刚刚上任不久,有一万个借口可以推卸责任。

  马院长顿时浑身都软了下来,知道自己完蛋了,在他这种位置上,一步错,就会进入深渊,他知道自己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那边看到这一幕的赵院长虽然知道自己责任不大,可也是浑身发冷,马院长和他是同一天上任的,还不到一个月的任期,现在就被抓走了,让他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不过,他也知道,肯定是马院长在这几天做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赵院长就是庆幸不已,庆幸没有和吴局长以及余仁刚那些人多接触,不然现在他可能也要倒霉。可是,他知道如果他早早的就主动的帮助刘武中,对抗余仁刚和吴局长,只怕现在就有机会步步高升了。

  无作为,虽然可以自保,可有时候也失去了巨大的机会。

  “孙局长,我,我,我冤枉呀,都是吴局长强迫我的……”

  马院长语气软下来,祈求地说道。他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成为了市医院的院长,正是志得意满地时候,可是这还不到一个月,就锒铛入狱,他如何甘心?

  也是因为他最近升官之后就心思膨胀,以为拉上了吴局长和省城医院的关系,以后可以平步青云。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知道一些信息的人都知道,在江州市当官,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比在其他地方更有压力。当年的宋长江和现在的唐强民即便是坐在一把手的位置,都是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孙清没有多理会马院长,嫌弃地挥挥手,示意两个下属将马院长带下去,然后来到王程这里,笑道:“王程,这次多谢你请你师傅出山帮忙。不然,我和唐书记还真的没办法。”

  现在孙清心中的想法是不惜代价的和王程保持好关系,并且心中坚定了以后要做一个正直清廉的好官的想法,如此才能不让王程师徒两厌恶。他知道,不论是王程还是其师傅长鹤道长,都是心思坚定如铁,眼中容不下一丝沙子的。

  长鹤道长和杨祐德才出去两个小时,事情的发展就超出了他的预料,从省、委到省城市、委。再到江州地区,江州市,直接一条线的抓下来。

  根据他的消息。这眼前的半小时内,至少有十个有头有脸的人被抓了。省城的吴局长在其中都排不上号。

  这是什么手段?

  孙清几乎可以肯定,这是直达天听的手段。

  王程摇摇头,道:“我师傅迟早会知道,他知道了,就必定不会不管。我只是提前告诉了他一声,你要谢就谢我师傅把。”

  孙清点点头,微笑道:“不错,这的确要多感谢长鹤道长。”看到病房内躺在病床上的小姑娘文欣。他知道王程有事情要忙,当下抱拳告辞,道:“那好,我也还有事要处理,王程你先忙,有时间再去你家讨杯茶喝。”

  “好,孙局长去忙吧。”

  王程点点头,平静地说道。

  孙清离开了,旁边地赵院长才敢出了一口大气,他生害怕自己再说一句话就惹来了孙清的主意。把他也抓走了,这只是他心中本能的害怕。从县城升迁上来,他也经历不少。非常明白,在这种斗争当中,不是你自己清白了就真的清白了,要看胜利的一方是不是想让你清白。

  王程看着赵院长,皱眉道:“赵院长,还有事?”

  赵院长浑身一抖,急忙摆手,语无伦次地道:“我没事,没事。就是随便看看,看看。”

  “没事就去忙你的吧。我要给病人治病了,需要安静。”

  王程淡淡地说道。

  赵院长赶忙点头。点头哈腰地道:“好好好,我这就走,下面还有些事要处理,我先走了。王程你先忙,有什么需要我们医院配合的,直接说一声,我一定全力安排所有的资源配合你,确保治疗的顺利进行,一定要保证病人的安全。”

  这家伙说着就严肃起来,打起了官腔,将王程的治疗说的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医学工程一样。

  小姑娘王媛媛和文城琳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院长也觉得似乎这么说有些不妥,看到王程依旧平静的神色,知道自己可能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当下讪讪一笑,急忙转身就走了,害怕说的多错的更多。

  都走了,安静了,王程这才松了口气,到旁边刘武中的病房内看了看。看到外面发生这么多事,杨青语竟然还是安之若素的坐在那里看书,觉察门口有人了,只是抬眼看了看,看到是王程,就继续将目光落在古书上。

  刘诗成坐在窗户边,看着马院长被带上警察,面色很是兴奋,可是刘武中在病床上,杨青语也安静地看书,他只能一个人在那里兴奋,还要刻意地压抑,非常的辛苦难受。

  王程笑了笑,关上病房的门,来到文欣的病房,也顺手关上门,开口道:“好了,可以开始治疗了,小欣,你准备好了吗?”

  文欣躺在病床上,清澈地眼神看着王程,肯定地点点脑袋,道:“嗯,我准备好了。”

  看到王程开始给文欣的脸部和头部穴位扎针了,文城桦和文城琳,以及王横江都安静地站在一边。

  这次的治疗,王程的医术比上次更为的成熟了,行针之法依旧是以百汇穴为核心的治疗方式,不过激活的穴位元气已经能逐渐的控制起来,配合翡翠针当中的养分,效果比以前会更好。所以,王程相信,经过这次治疗,文欣的脸部伤势的恢复会加快。

  治疗的过程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王横江站的双腿都酸痛了,浑身都不舒服,可是看到文城桦兄妹两,以及王程兄妹两都安静地站着,他自己也只能苦着脸色坚持站着没动,不敢一个人坐下来。

  当王程结束治疗的时候,面色出现一丝得意地微笑,对自己这次的治疗非常的满意,淡淡地道:“小欣,再有两次治疗,你就可以好了。”

  感受着脸上的发痒和淡淡的疼痛,听到王程这话,小姑娘文欣的双眼顿时明亮起来,好像夜空中闪烁着的星星,脸上伤口的不适似乎也都消失了,惊喜地道:“真的吗?”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微笑道:“嗯,真的,我保证。”

  “太好了,谢谢你,王程哥哥。”

  文欣欣喜不已,叫了一声王程哥哥。

  站在王程身后的小姑娘王媛媛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心道,这是我哥哥。

  文城桦和文城琳也是激动不已,他们两人现在对王程非常的信服,也了解王程这样简单强硬的性格是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既然说出来了,这个少年就必定至少有九成的把握。

  “王程,你是说,还有三个月,小欣就能恢复了吗?”

  文城桦声音激动地问道。文城琳在旁边也是期待地看着王程。

  王程对这文家三人都是点头,严肃地道:“嗯,我的治疗顺利的话,三个月应该就可以结束治疗了。接下来这个月是最重要的,你们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看着小欣,不要让她去挠脸部的伤口,也不要让别人给她用药,更不要用化学洗漱用品,清水都尽量少碰,一周洗一次脸就好了。”

  “但是也要保持清洁,不然伤口容易发炎,就让小欣在家别出门。”

  文城桦兄妹两急忙将王程的话一字不漏的记在心里,决定回去专门安排保镖跟着文欣,把家里的别墅也封闭起来。

  “好,我记下了,回去我马上就安排。”

  文城桦面色郑重地说道。

  王程轻轻地给文欣重新戴上面纱,经过这次治疗,接下来的一个月非常的重要。因为这是脸部肌肉皮肤加速新陈代谢,蜕皮换皮的最重要的时间段。这个月成功渡过了,文欣的皮肤蜕换就基本上完成了,后面两个月就是继续保养和恢复的过程,算是后期治疗了。

  砰!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闷响,声音来自隔壁病房。

  王程瞬间面色剧变,因为想到了刘武中,心中担忧。当下他急忙给文欣带上面纱,脚下瞬间施展了几个步伐,已经很奇妙的离开了病房,来到了隔壁门口,顿时看到了刘武中病房门口站着三个人影和杨青语以及刘诗成在对峙。

  三个人,一老两少,两个年轻人是一男一女。

  杨青语已经摆出了太极拳的拳法气势,对方那年轻女子也是脚下步伐划出半个圆,赫然是八卦拳的高深步伐。

  看两人的气息,显然刚才已经对了一招了。

  那老者看着病房内的病床,神色严肃,淡淡地开口道:“我想看看刘武中,确定他是不是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