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禽戏传人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禽戏传人

  传说中,五禽宗是上古时期唯·是部落时代的许多华夏部落高手建立的最早的宗门,可以说是中华武学之源流。

  所有的象形拳,都可以说是从五禽宗当中流传出来的。

  可是,如此神秘强大的武学宗门,早在先秦时期就已经断绝了传承,因为什么断绝的传承也不得而知。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五禽宗的正宗传人,只留下了一个五禽宗的武学密藏不知道隐藏在中华大地的什么地方。

  两千年前,三国时期的神医华佗据说是在神农架挖草药的时候,意外得到过五禽宗的一些内家秘法,所以创造了流传至今的内家五禽戏,是一门高明的内家养身秘法,但是正宗传承也是少之又少。

  华佗的这一门五禽戏当中的五禽乃是虎,熊,鹿,猿,鹤!

  这五禽,每一种都是内部脏腑气血强势无比的代表,所以对强身健体有出奇的效果,但是却不是真正的五禽宗传承,只是华佗根据得到的一些五禽宗内家秘法,再观摩这几种脏腑身体强大的动物而创造出来的,也算是绝顶的内家法门。

  传说五禽宗当中的所谓正宗五禽乃是虎,鹿,牛,鹤,龙!

  但是,究竟是不是真的,谁都不知道。

  不过,虎和龙是一定有的,峨眉颜玉修炼的虎形拳,她说就是五禽宗的基础拳法,必须修炼五禽宗秘法才能继续修炼下去。

  王程此刻凝视着站在面前的闻英,仔细感应其气息,顿时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位留着短,英气逼人的女子,身上竟然有纯阳气息逐渐要凝聚成功的样子,上午她观察自己道门纯阳的时候,竟然也顺势真正的领悟了纯阳,在自己体内凝聚纯阳,如此她的内家就真正的登堂入室,成为内家高手了。实力也有了质的提高!

  同时!

  王程还看出,闻英身上有一丝类似于鹰形拳法的气息和气势。

  身体有一丝轻飘飘的感觉,似乎随时都要乘风归去。

  但是这不是鹰形拳法,因为她身上没有雄鹰的霸气和杀气。反而有一股纯正的正气和自然气息。

  这是……

  鹤形!

  五禽戏当中的鹤形。

  而且只可能是鹤形。

  闻英肯定地回答道:“五禽宗的传承早就断绝,我自然不是。不过我家乃是三国时期华佗在正宗五禽戏传人,华佗祖师爷在我们家的拳谱上就有记载打开五禽宗武学密藏的秘法,那是他当年采草药的时候无意中得到的。·也就是说,当世之间。只有我们家的人,才有能力打开五禽宗密藏。”

  “你们就算集合了所有地图,找到了武学密藏的所在地,也肯定没有办法打开武学密藏。”

  王程气息依旧平稳,平静地看着对方,没有因为闻英带有一丝威胁的语气而有任何生气怒的意思。

  任何人都有资格用自己的优势去要求对方为自己做事。

  闻英这么做自然也是无可厚非。

  其实,王程本人对那五禽宗的宝藏并不是很在意。他此刻身具道家和佛门量大宗门最强武学传承,只要他一步步稳打稳扎,不出二十年,就必然会站在世界之巅。不管是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

  他知道,现在他也如颜玉一样,在五禽宗宝藏这件事情上只能进,不能退。

  颜玉是因为十几年来修炼了五禽宗的基础武学,所以要更进一步,只有继续修炼五禽宗的武学才能达到理想中的武学巅峰。

  而王程,也被颜玉推到了这种地步,他已经召集了孙家,董家。李家,自己的手中也集合了三张地图,将少林寺的地图都抢了过来。

  颜玉也已经得到了戴家和洪门的支持,这场寻宝就势在必行。

  所以。他也必须要带着这一批支持他的人去将五禽宗密藏挖出来,不然他就会被这些人记恨,也会被天下人所记住,说他做事有头无尾。

  王程盯着闻英,两人的视线谁也没有让步的对视着。

  闻英一直没说话,终究是王程开口问道:“你爷爷是什么病?”

  闻英微微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意,好像自己战胜了王程一次一样,急忙回答道:“我爷爷在十年前和一位印度高手比武,被对手伤了脊椎,之后就只能勉强走路,但是一直都无法再次力,成为了一个普通的老人,我们寻找了许多名医,都没能治好。”

  脊椎?

  按照上古武学的说法来说,那就是人体内的龙骨,如果将龙形拳修炼到巅峰,多出一节脊椎骨,那就会成为真龙之骨!

  王程淡淡地说道:“脊椎乃是人体大龙,是武者核心之地,我不一定能治好。”

  听到王程说脊椎是人体大龙,闻英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精光,赞同地道:“没想到你也知道人体大龙,看来你所修炼的那门龙形拳果然也是传自上古,这样的话,我对你就更有信心了。·我爷爷一辈子所修炼的就是龙形拳,脊椎骨骼已经成为龙骨,不过还没能成为真龙,有你治疗,我很放心。”

  “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爷爷,我都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寻宝,我帮你们打开武学密藏。可是我既然出力了,而且是关键性的因素,所以我也要我的那一份。”

  房间内的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看着这中华大地和欧洲的两大年轻高手的明争暗斗。

  王程听到闻英的话,就是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让我给你爷爷治病,还想要一份宝藏?”

  闻英丝毫不让,盯着王程,严肃地说道:“我掌握着钥匙,是最重要的一个寻宝拼图,我只要一份宝藏,我想这并不过分。”

  “呵呵,那此事暂时搁浅,等我问问其他人再说。这份宝藏不是我家的,也不是我个人的。我没有权利答应你的条件。”

  王程当下摇摇头,不置可否地说道。

  闻英也很平静地说道:“那这样的话,我可以等你们商量好了给我答案。据我所知,峨眉颜玉在南洋已经和戴家的人达成了合作协议。洪门也答应了参加。应该再过不久就会开始寻宝,你们商量的时间也不多了。”

  “嗯,的确不多了,有结果了我们会通知你。”

  王程无所谓地说道。

  他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人,见闻英如此强势。用一个钥匙想要换取两样东西,不仅要自己出手治病,还要一份宝藏,他就觉得吃亏。

  王程是一个宁愿不要,也不愿意吃亏的人,简单地说就是很自我。

  最重要的是,五禽宗的武学对他来说并不是非要不可。

  韩时非见两人说完了,气氛依旧紧张,急忙让门口送饭的人进来,笑道:“好了。大家吃饭,一上午都没吃饭,肯定都饿了。”

  于君也起身穿好了衣服,感觉到浑身都有了劲,也爽朗地笑道:“对对,都是自己人。闻英,你和王程就算合作不成,也别伤了和气。”

  闻英当即微笑地说道:“我哪儿敢和王程闹矛盾,我爷爷和长鹤道长还是忘年交。王程是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算辈分。我还要叫王程前辈。”

  说着,闻英还装模作样地对王程抱拳道:“晚辈闻英见过元鼎道长。”

  王程面色微微一红,被年级比自己大的闻英如此称呼,也有一丝尴尬。急忙挥手道:“前辈就算了,你爷爷和我师傅是好友。我们各交各的,别弄的这么尴尬。”

  闻英看比自己小了将近七岁的王程总算是表现的像个少年人了,之前让她有一种面对自己父亲和爷爷的压抑感,此刻心中总算是有了一丝得意,笑道:“好。那我们就各交各的。”

  王程松了口气,接过韩时非递过来的一笼点心就吃了起来,不再和闻英说话。

  他能看出来,闻英是个不好相与的人,也不愿意吃亏。

  他又不可能和闻英闹翻,毕竟看样子她爷爷和自己的师傅估计真的有些交情。

  而能和长鹤道士有交情的,必然都不是简单的人。

  一顿饭吃下来,于君和韩时非给王程讲了讲最近在港岛生的许多事情,总之最近港岛就有些乱。

  吃完饭了,于君就回去休息了,闻英将该说的都说了,也向王程告辞离开了。

  霍有文和韩时非一起送王程和张绍云去黄氏武馆。

  黄氏武馆这里比以前热闹了许多,门口一块小地方都是站着扎马步的学徒,几个黄德林的徒弟在严厉的监督。看谁偷懒了,或者是不标准了,他就会上去呵斥两句,甚至看到屡次如此的,还会踢一脚,不会因为收了钱就客气无比。

  黄氏武馆是真的教徒弟,不会放水。

  “现在是打基础的时候,要想功夫好,就要基础打的好,现在吃苦,以后才能练出真功夫,都给我认真点……”

  一个中年人大声喝道。

  一个年轻人忍不住马步的辛苦,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大声道:“我,我不行了,你们这不是练功夫,是折磨人。我不练了,把学费退给我,我不练了,什么形意拳,还不如练跆拳道,我还是去跆拳道会馆……”

  这年轻人身体有些消瘦,头油光闪亮的,手腕上还带着名表,一看就是家中有些资产的,不能吃苦也是正常。

  在场的黄家武馆的人,以及其他一起扎马步的人本来都觉得无所谓,不练就不练了,好聚好散,也不能强迫不是?

  但是,他要说去练跆拳道,其他人就不乐意了。

  你说要去其他的武馆,也就算了。

  但是跆拳道是什么地方?

  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的第一高手都被王程当着全世界的面击败了,现在权倾远都消身匿迹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棒子国跆拳道也没有再跳出来嚣张过。

  港岛作为亚洲几个重要城市之一,当然也有跆拳道分部,但是最近情况很不好,大量的学员去武馆学武了。

  很多人都看不起棒子国的跆拳道以及国际跆拳道,量大跆拳道的代表高手都被王程看似轻易地击败了。

  所以,很多人都选择了学习中华武术。

  但是,中华武术是没有成的。

  黄家武馆的中年拳师当即就沉声道:“你吃不了苦,不练了也就算了,但是你不许说我们形意拳不如跆拳道的话来。”

  年轻人不服地道:“本来就是,我在跆拳道会馆,练几天就有些实力了,在你们这里练了好几天就是天天一个动作扎马步,这有什么用?”

  其他许多扎马步的年轻人也都是感同身受,他们都是看了比武大会的直播,见识了十大高手的风采之后才被吸引来学武的,可是看到现在如此辛苦,练了几天也没什么花样,就逐渐有些失望了。

  “要成为高手,就要一步步来,哪个高手不是从扎马步开始的?”

  王程走了过去,开口严肃地说道。

  他对这种浮躁的风气有些看不惯,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闻不问。可是现在他也身为人师了,还要展宗门,所以对此就很是在意,忍不住出口说了一句。

  可是,那年轻人转过头来就呵斥道:“可是,比武大会冠军王程才十八岁就成为了天下第一,他也是扎马步开始的?”

  这个问题问的好……

  问的就是王程本人。

  在场的十几个学员和黄家武馆的人看到王程的时候,都是深色一愣。

  那要放弃的年轻人更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同时还有些尴尬……

  他以为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没想到是王程本人?

  他们都不只一次地看过王程的比武视频,对王程的相貌当然最熟悉不过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额……王,王,王程……”

  年轻人忍不住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不是说你……”

  王程不以为意,一步走上前,严肃地说道:“我练武肯定是从马步开始,这是任何高手都不可能避免的过程,我可以站在这里不动,你们所有人都可以上来试试,只要你们能推动我移动一步,就算我输。”

  年轻人急忙喊道:“你输了就要收我为徒!”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淡淡地道:“好,如果你们输了,都要认真练武。”

  年轻人也点头答应下来,赶紧就招呼其他十几个学员。

  王程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不丁不八地站在原地,对十几个学员挥手,示意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