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心脉治疗,五禽传承

第六百五十二章 心脉治疗,五禽传承

  

  港岛武馆众多,其中又以叶家咏春拳馆最强势,也最具有知名度,其次是洪门武馆,然后才是形意拳等等。

  所以,有时候有东西方的武学交流,不能去对方各自的地盘,那么他们就就会选择相聚在港岛进行比武。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在叶家武馆比武,再邀请港岛的诸多武术名人前来现场观看,大家都可以作见证。

  而昨天,叶家武馆公开了一个消息,吸引了整个港岛和南洋许多武术界的高手注意力。

  那就是日本伊贺道馆的年轻刀法天才东星月,将会对阵南洋********的年轻一辈剑法高手李海生,双方会进行一场公开比武。

  叶家武馆甚至已经开始公开售卖现场的入场门票,因为出售的位置不多,所以引起许多内行人士哄抢,而知道消息的普通人也是高价购买门票,想要去现场观看这种极高水准的比武,双方选手都可以说代表了一个区域和民族。

  这些消息都是刚在港岛流传,还没有传回内地,所以王程并不知道。

  但是作为港岛本地地头蛇的韩时非和于君,对此当然都是清清楚楚。

  韩时非点点头,神色逐渐浓重,严肃地道:“不错,本来这是双方一年前就约定好的比武。原本李海生的对手是日本第一年轻高手平良樱,可最近平良樱突然失踪了,他们就派了伊贺道馆的东星月去挑战南洋李氏门人李海生。那个平良樱是当年日本第一高手服部剑雄的关门弟子,就是上次在比武大会上和你比武失败的那个,现在据说离奇失踪,谁都不知道线索,日本平氏家族和服部家族都在向中国政府要人。”

  霍正荣和闻英也听说过比武的事情,对平良樱失踪的事情也有所耳闻,日本武术界似乎刻意地在宣扬这件事情,所以在比武大会之后,就已经传播了出去,现在估计全世界武术界的有心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霍正荣也皱眉说道:“李海生这个年轻人我见过几次。可谓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剑法天才。他的剑很快,快速绝伦。如果正面对上,我只是用拳头的话,估计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兵刃的优势。

  赤手空拳想要正面硬刚的战胜兵刃高手。那必须要在武学境界上强许多才行。

  于君看着王程,知道王程肯定不是无的放矢,问这件事情,那必然有目的,当下没有多问。就说道:“叶家武馆也邀请了我们,要不王程你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吧。”

  昨天晚上东星月说是后天,那对现在来说,肯定就是明天。

  王程对于君微微一笑,道:“那好,我正想去看看,剑法高手,刀法高手在内地都比较少。”

  中华武者的正统流派就是拳法,最早几千年前的部落时期,中华民族的祖先们还不会制作钢铁器械。当然只能使用拳头来与野兽天地进行战斗,所以这就是最早的武学拳法,拳头也是人类最早的武器。

  同时,练拳最是能够感悟武学境界,和强身健体。

  身体,终究才是武者的根本。

  所以,拳法才是武学王道。

  修炼兵刃固然战斗力强大,杀伤力惊人,可是却不是正道。

  所以,当年内地的几大兵刃流派都出国了。李氏去了南洋,还有两大流派去了美国和欧洲落脚,国内剩下的几乎都是拳法流派,几大古拳法门派更是很少有修炼兵刃的武学。

  语气一转。王程继续说道:“好了,今天的时间也不早了,于私r我就先给你治疗吧,你的情况比较稳定,按部就班的治疗需要的时间很长。不过我最近对医术和内家气血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我试试给你治疗的时候施展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效果。”

  于君坦然一笑,道:“好,你是医生,我相信你,你看着折腾就行了。要真的出了意外,也是我命不好,我能多活这些年,其实已经足够了!”

  王程当下也是自信地笑道:“于私r你放心,不论如何,我都会保证你的生命,即便是治疗失败了,也不会让伤势恶化。”

  “那好!”

  于君答应一声,就任由王程折腾。

  霍正荣说了一声就离开了,要去处理港岛的任务,留下了闻英继续在这里观看王程治疗。

  王程当即也没有继续拖延,就开始了给于君的治疗。

  昨天晚上修炼了一晚上的拳法,佛道纯阳融合为一,王程没有丝毫的疲惫,精神反而比寻常的时候更加的清晰旺盛,内家修为更上一层楼,让体内气血时刻都是鼓鼓囊囊的,佛道纯阳合一,也让他对气血的了解更加的深入和敏锐。

  气血,气血!

  说白了,就是气,和血。

  中华武学的内家气息,走的是呼吸和心脉跳动结合的路子,气和血都有主动权,也就是呼吸和心跳都可以占据主动。

  可是于君所修炼的印度婆罗门秘法,乃是以肺脏为核心,以气息带动血液的路子,也就是以气御血的奥秘,肺脉占据主动,心脉失去了动力。

  王程自己也修炼了这门婆罗门秘法,经过这次佛道纯阳合一,对这门印度秘法的领悟也很是深刻,几乎不比修炼多年的于君来的差了,就是气息积累上或许还差了一点点,但是也很有限,或许再过不久就能追上了。

  这就是悟性的重要,天才总是让人看不懂,让人不敢对比。

  于君脱掉上衣,露出上半身匀称的肌肉,很平静地躺在了床上。

  王程没有赶人,只是让他们都站在门口,不要出声,然后就开始了治疗。

  这次治疗,是他自己对医术的领悟,逐渐脱离了之前所看医书的范畴,所以他行针之时会小心小心更小心,不能出任何意外和差错。

  以于君此刻身体的情况,一旦有任何意外,心脉几乎就会立即彻底断裂。那样就再也无法继续生存了,即便是他的婆罗门秘法修炼的颇有境界,也无法继续续命。

  强悍如纳烨,内家修为几乎触摸先天神话。当初心脉被彻底打断的时候,也只有死路一条,人的身体不可能不依靠心脉而存活,即使有肺脉给身体提供强大的动力也不例外。

  一根玉针在王程的手中轻轻地转动了一下,然后他不再有任何犹豫和迟疑。很果断地就直接刺入了于君心脉一处大穴……

  于君的眉头都是轻轻一皱,他没想到王程下针如此大胆。

  他的心脉本就无比的脆弱了,上两次王程给他治疗,都在心脉周围进行行针,不曾直接在心脉上行针过。

  而现在,王程直接就在他脆弱无比的心脉上开始行针了。

  在场除了张绍云,其他人都是内家高手,都对医术是懂一些的,所以看到王程这一针,都是微微皱眉。韩时非和闻英。以及霍有文的眼中都有一丝疑惑和凝重,不明白王程为何出这一针,又担心出意外,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可是。

  王程一针之后,没有丝毫迟疑和停止,再次几根玉针出现在手中,眨眼间就全部没入了于君的心脉几处大穴之中。

  一时间!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王程的动作还在继续,一根根玉针不断的刺入于君的胸口大穴,心脉几处穴位刺入玉针之后。就再次对肺脉进行行针。

  于君身上最弱的是心脉,最强的就是肺脉。

  多年的修炼,让他的肺脏强大无比,所以能在心脉失去动力的情况下继续带动全身血液的流动。

  这种情况下。于君体内的心脉其实并没有提供一丝动力,反而是要消耗肺脉的动力,只是充当了一个血液流通管道的功能,来联通体内脏腑和上下之间的血液流通,气血甚至都没有在这里有充足的停留。

  当初纳烨依靠肺脏发挥出的实力甚至不下于其心脉健康的鼎盛时期,他肺脏之强势已经超出想象。同时他的心脉在当时也已经失去了动力,只是充当了流通管道的功能。

  因为王程之前在路上的时候就对纳烨的心脉动了手脚,所以最后纳烨的心脉不能承受他肺脏的强大压力而彻底的断裂,如此就没有了血液流通的管道,身体上下的血液无法流通,纳烨也就当场死亡!

  王程此刻给于君的治疗目的,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给于君的心脉人为的提供一些动力,通过玉针来达到目的,如此就可以将气血在心脉当中停留瞬间,气血当中的养分可以给心脉的恢复提供补给!

  于君多年来心脉伤势没有一丝起色,和肺脉过于强势也有关系,气血在心脉之中几乎没有停留,而在肺脉之中停留的又太久,此消彼长之下,多年来两大脏器之间的差距就更大了。

  王程要改变这种情况。

  一根根玉针遍布于君的心脉和肺脉之上,在王程独特的行针秘法之下,两大命脉已经暗中联通。

  玉针上的颜色逐渐变淡。

  王程的手不断的触动着一根根玉针。

  独特的行针之法让韩时非和闻英三人都看不懂,只是根据于君的情况判断出王程的手法是起到作用了。

  因为,随着王程的行针,于君的面色逐渐红润起来,心脏的跳动也开始有力了,胸口有起伏了,心脏不再是被动的跳动,而是开始主动跳动给血液的循环提供动力,同时也享受血液之中充足的养分。

  身为当事人,于君瞬间就感觉到了不一样。

  他受伤以来的浑身无力感,在这一刻似乎消失了。

  他能感觉到气血的脉动,能感觉到四肢筋骨都开始有了力量,他似乎感觉自己能再次出拳了……

  一瞬间,于君激动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王程急忙停下了手中的行针,严肃地说道:“别激动,这只是暂时的,我估计还要几次治疗,才能稳定下来,到时候你差不多就能慢慢的自己恢复了。”

  于君强忍着激动的情绪,面色严肃无比地点点头表示明白,没有张嘴说话,一直憋着一口内家气息,如此可以提高治疗效果。

  这一次治疗持续的时间比较长,王程中间换了两次玉针,幸好这次来港岛带来了足够的玉针,不然估计还不够消耗的。

  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王程才结束了给于君的治疗,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

  韩时非已经叫酒店准备好饭菜,只等王程治疗结束,就立即送过来。

  所以,当王程说好了的时候,韩时非马上就打电话叫酒店的人送饭过来,大家都在这里呆了半天没吃饭。

  于君眼中之中精光闪烁,呼吸也开始有力了起来,呼吸之间胸口已经有明显的起伏,站起身来就对王程恭敬地抱拳道:“多谢王程你的再造之恩。”

  他现在真的相信王程能把自己彻底治疗,恢复到巅峰时期,那样他就又可以追寻武学之路。

  这对一个武者来说,是比救命之恩更大的恩德。

  王程挥挥手,略微疲惫地说道:“于私r就不需要如此了,你我之间就是一场交易,我拿到我要的东西了,我就要给你应得的,所以你不必道谢。不过,最近你可以尝试修炼比较缓和的内家气息来配合婆罗门秘法一起修炼,对心脉的恢复有好处。”

  于君微微一笑,凝视着王程,道:“好,我明天就开始练太极。”

  “太极最适合不过了。”

  王程也点头赞同。

  闻英这时候上来抱拳道:“王程你的医术绝对是当世无双,我想请你帮忙治疗一个病人,不知道可否?”

  “暂时我没有接受新病人的打算,我手上的事情还有很多,这次回江州之后,我可能会闭关一段时间。”

  王程当面拒绝了。

  闻英诚恳地说道:“我可以带病人去武圣山求医,说起来我很久就想去一趟武圣山了。”

  王程还是轻轻地摇头,接过徒弟张绍云的毛巾擦了擦汗珠,坚定地道:“抱歉,我暂时没有精力再给更多的病人治病了。”

  闻英还是没有放弃,一双充满英气的眼神盯着王程,略微低声地说道:“我知道你们要去挖掘五禽宗武学密藏,我可以帮你打开宝藏。”

  王程眉毛一扬,目光严肃地盯着闻英的眼神,淡淡地道:“你知道五禽宗宝藏如何打开?”

  闻英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我自有办法,我家一百年前从中原之地迁徙去了德国,但是我家也是有自己的传承的。”

  “哦?你是五禽宗的传承?”

  王程身体轻微一震,有些惊讶地问道。

  五禽宗不是很早就断绝了传承吗?

  能打开五禽宗宝藏的,必定要有五禽宗传承才行,这一点,王程在打开金刚宗武学密藏的时候就亲自验证过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