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医者大仁心

第六百四十九章 医者大仁心

  最近,王程的实力进步巨大,身具佛道两家纯阳气血,心中领悟道生佛的精神境界,可谓是走出了一条别人不曾走过的武学道路!

  如此,他对内家气息的了解也更加的深刻,对人体内部的奥秘也有更多的领悟。·

  相应的,他的医术也有所进步。

  所以,内家武者其实天生就是医者,只要是内家拳有所成的武者,基本上都会或多或少的医术。即便是如长鹤道士那般资质愚钝的内家武者高手,也会几手医术。

  王程将电话还给于君,面色微微严肃下来。

  脑死亡!

  也就是脑部受到了重创,脑功能停止,但是心脏还在跳动,身体机能依旧在运转,成为了植物人,呼吸和身体机能都不是思维自主性的,而是身体机能的自动运转!

  严重的脑死亡,也会当场死亡。

  王程还不知道霍正荣的下属具体情况如何。

  韩时非出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脑死亡,具体还不知道,他们马上就带病人过来了。”

  王程平静地回答道:“我们不吃了吧。”

  于君点头同意道:“好,不吃了,看看老霍的情况。最近港岛的确太乱了。”

  韩时非面色微微难看。

  港岛治安不好,他就有直接责任。而且他还是专门负责这种比较严重案件和危险人物的,可是上面又出声让他不要太插手,不然出了事情不好收拾。

  现在港岛这一亩三分地上聚集了很多危险分子,以港岛警方的实力,根本无法去对抗,只能尽可能的维持一种和谐的局面,避免一些重大事件的生,同时也在等待京城派人过来帮忙。

  当即,一行人就离开了包厢,来到了王程的高级商务套间。不一会儿霍正荣就带着三个人过来了。

  四人还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昏迷的年轻女子,这女子留的是很精神的短,面孔充满了英气。额头上还包扎着绷带。

  霍正荣一进门就赶忙招呼道:“王程,快来帮英子看看。”

  和霍正荣同行的三个人是两男一女,都是华人。除了一个中年男子,另外一男一女都是年轻人,年纪不过三十岁。

  三人一进门。就都略微警惕地看着王程和韩时非等人,似乎是他们的本能。

  而且,三人身上也带着一些轻微的伤势,呼吸还有些不够顺畅,明显刚刚才经过了一番强度不小的战斗,气息还没有捋顺。·

  王程看向坐在轮椅上被称作英子的女子,呼吸似乎还算稳定,面色有些苍白,紧闭着眼睛,身体很放松。显然没有意识。

  他上来就抓住了昏迷女子的脉搏。

  另外三人见此有些皱眉,依旧警惕地盯着王程。

  霍正荣看了三人一眼,当即说道:“你们都保持安静,王程的医术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他治病的时候,不要打扰。但是,英子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所以最后的不管结果如何,都不关王程的事情。”

  三人不置可否,神色各异。

  而正在查看脉象的王程却是神色微微一凛,眉毛扬起。轻轻诧异地看着面前坐在轮椅上的昏迷女子,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他现这女子有很强的内家修为!

  很明显不是修炼国术拳法的路数,乃是实打实的高深古拳法,阳刚之气十足。偏向于佛门,但是好像又不是佛门,脉搏跳动异常有力,皮肤散出一丝丝的炙热,似乎有要领悟纯阳的趋势。

  只可惜,依旧不是纯阳气血!

  虽然她的皮肤有一丝炙热。呼吸的气息也比常人温度稍微高一点,可是终究差一点。

  轻轻地松了口气。

  王程又查看了一下女子的瞳孔,和头部的几处穴位变化,大致了解了情况,神色严肃无比,沉声道:“对手是谁?下手如此狠辣,好像专门冲着头部来的,她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势,没有当场死亡,就说明她实力不弱了。”

  “是黑鬼!”

  霍正荣开口回答道:“黑鬼是他的代号,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是一个顶级国际佣兵。非洲黑人,据说是出自一个非洲部落的土著,实力很强,修炼的是非洲秘法。资料上显示他的实力堪比凝罡境界的国术宗师,是最强的佣兵之一。我们国际刑警总部布了任务,这次尽量要在港岛抓住黑鬼,所以我就带着他们几个我手下实力最强的过来了,没想到刚刚跟了半天就被现了,英子还受了伤。”

  霍正荣言下之意对这次的任务并不看好,已经有放弃的意思了,他们根本不是那个黑鬼的对手,强行去抓人,就是徒增伤亡。

  当警察的,本身就是高危职业!

  尤其是国际刑警,他们专门和重大的国际罪犯打交道,这种罪犯一般都是高度危险的人,很难对付。

  而那些顶级国际佣兵,就是其中最难对付的一类人。

  那年轻女子满脸的担心,急忙问道:“王程医生,英姐还有救吗?”

  王程点点头,语气肯定地道:“还有救。·”

  “脑死亡都你都能救?”

  那年轻男子面色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语气有些轻蔑,似乎认为王程在吹牛。

  王程只是轻轻地看了两人一眼,就自顾自地从身边的布包当中拿出一根玉针,淡淡地道:“医院说是脑死亡,或许他们没办法了。但是在我看来,这只是脑部穴位受创,我帮她把受创的穴位恢复了,那她自然就能醒过来了。”

  霍有文在一边低声道:“我家一位长辈得了癫痫,就是王程治好的,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癫痫就是脑部的疾病,而且也是无法治疗的!

  霍正荣当下瞪了年轻男子一眼,对王程轻声道:“王程你放心的治,英子是我带进来的。我和她父亲认识,现在我可以做主,如果英子出了事,和你没关系。”

  王程将一根晶莹剔透的碧绿玉针在手中捻动了一下,声音极其平静地说道:“霍警官。我既然治了,那必然就有把握的,你放心就好了。不过,我治病是不会空手而出的。你做好心理准备。”

  霍正荣几人微微一愣,那年轻男子又要说话,霍正荣急忙一把按住了年轻男子的肩膀,阻止了他说话,对王程保证地说道:“王程你放心。不管结果如何,诊费不会少,我知道你的规矩。”

  王程点点头。

  他不是在乎这点钱,而是不能破了自己的规矩。

  不然,要想再立规矩就很难了!

  没有再说话,他捻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玉针,然后不偏不倚地刺入了英子头顶百汇穴,汇聚百穴的位置,这是人体脑部核心穴位。

  然后……

  王程手指迅的接连出手,再次将几根玉针刺入了百汇穴周边的重要穴位!

  霍正荣等人都看的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一根根玉针刺入脑袋里。看着就比较吓人,他们都是内家高手,自然知道那几个穴位都是重要无比的穴位,可以说每一个穴位几乎都是可以致命的。

  韩时非和于君,还有霍有文以及张绍云则是比较淡定了,他们都见识过王程的神奇医术了,所以都对王程有百分百的信心。

  不管你是什么脑死亡还是糖尿病,王程都可以治好就对了。

  所以,除了霍正荣四人,其他人都很平静地看着王程的治疗。谁都没有出声。

  王程的几根手指灵活的如精灵一般地在一根根玉针上跳动,或是捻动,或是微微拔出再刺入,或是震颤……

  一根根玉针在英子的头顶上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和形态。只有中间百汇穴上的那根玉针平静而立,没有任何动静!

  如此!

  一直足足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家都安安静静地看着王程治疗,整个过程谁都没有出声。

  这时候王程终于长出了一口炙热的气息,将英子头部穴位上的玉针一根根的拔了出来,之前碧绿的玉针都变得透明了起来。其中的绿色几乎都消失了。

  最后,就剩下了中间立于百汇穴上的玉针没有被他拔出来,依旧立在那里!

  霍正荣刚想开口,王程就一挥手,阻止了他说话,示意保持安静,自己继续更换了几根碧绿的玉针,再次重新刺入那一个个穴位当中。

  霍正荣知道,治疗还没完,耐着性子等了起来。

  可是,那年轻人有些不满,觉得病人想了解情况是天经地义的,不服地开口道:“你……”

  刚刚说了一个你字,他就是面色微变。

  因为,一个拳头轰然袭来!

  是王程出手了。

  年轻人急忙闭嘴不说话了,匆忙之间之来得及将双拳挡在胸前阻挡,运用了一些太极卸力法门。

  轰…………

  一声低鸣。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震荡了一下。

  年轻人被王程一拳打的当场倒飞了出去,身体直直地撞在几米外的墙壁上才停止了下来,然后他整个人身上的力道却是没有立即消失,以至于让他整个身体紧紧的贴着墙壁足足过了三个呼吸,才从墙壁上缓缓地掉落下来,顿时只感觉浑身都没有了力气,软软地坐在地上,一双眼睛惊骇地看着王程。

  他只听说过王程的传说,看过王程比武的视频,可是一直都有些不相信,现在他是真的相信了!

  王程的实力,真的堪称年轻一辈当中的第一!

  起码,他遇到过其他的年轻高手,交手之中有胜有败,但是没有谁能如此轻易地将他打的这么狼狈。

  即便此刻他体内难受无比,一口鲜血憋在咽喉,他也不敢再出声,害怕打扰王程……

  一拳之威,厉害如斯!

  霍正荣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以及那年轻女子都面色一变,中年男子面色难看,瞪了王程一眼,嘴唇颤抖了一下,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霍正荣对两人急忙打了个眼色,示意安静。

  王程冷哼了一声,也没有说话,收回拳头就继续行针!

  如此又是过了半小时,当一根根玉针再次颜色变淡的时候,王程才终于开始触动百汇穴上的玉针。

  轻轻一碰,周围的几根玉针都自动开始震颤了起来,好像连接在一起一样,周围的人看的惊异无比,好像神奇的戏法一样。

  而这时!

  王程手掌猛然在昏迷的英子后背颈椎穴上拍了一下,只听到英子整个脊椎骨骼都出一阵咔嚓的震颤声音!

  英子整个身体都微微一抖,然后头顶上的几根玉针自动从穴位当中跳了出来,包括百汇穴那根也是如此,所有玉针都离开了穴位。

  同时所有玉针都变得如玻璃一般的透明,其中的玉石气息都被英子的脑部穴位吸收一空。

  而这时……

  英子身体朝着前面一扑,张嘴就吐出了一口粘稠的淤血,面色更为变得苍白,可是呼吸却更加顺畅了,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高兴。

  因为,她睁开了眼睛,醒了!

  英子一口鲜血吐出之后,抬头就看到了王程,当即就是稍微一愣,因为她认识王程,而且心中一直将王程当做自己的对手。她不明白王程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有些不敢直视王程的面孔,一转头看到了霍正荣,急忙喊道:“荣叔……我,我怎么在这里?”

  霍正荣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急忙解释道:“你脑部受伤了,医院没办法,是王程救了你。”

  英子眉头皱起,开始思索起来,可是脑袋立即感觉到了一丝刺痛,她立即想起生了什么,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当下就勉强起身对着王程抱拳道:“闻英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王程将一根根用完的玉针单另收起来,瞥了一眼闻英,语气平静地道:“不需要多谢,你付了诊费就足够了,这不过是一场公平交易,你我互不相欠。你的伤势只是暂时恢复了,但是你最近要多睡觉,让脑部多休息,七天之后就没事了!”

  听到诊费的事情,那中年男子和年轻女子都有些不满,觉得王程有些欺负人。

  可是闻英并不这么认为。眉毛扬起,她在南洋也听说过王程的事情,知道王程医术了得,同时也有自己的规矩。

  看病给钱,自然是应该的。

  很多人认为王程看病贵,条件苛刻,没有医者的仁心!

  可是,闻英却是恰恰看法相反。

  她认为,王程这种将看病当做纯粹交易的人,才是真正的仁心,不接受病人的恩德,交易之后互不相欠,这才是真正的大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