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95章 雪域大地,无遮大会

第895章 雪域大地,无遮大会

  只见王程的双手变化出繁复无比的手印,呼吸也随之发生复杂的变化,体内气息和大地连为一体,一呼一吸之间都和大地的脉动融合。

  如果是王程刚刚抵达高原的时候,只怕还不能如此完美的施展出契合无比的大地呼吸,可此刻他一路上已经完全参悟了这高原大地的诸多不同之处,和自身的呼吸完美融合,和平原地区没有丝毫区别。

  不过,威力却是更大。

  因为,这高原地区的大地煞气更为浓郁!

  高原雪域,可不是说说而已!

  王程手中的印法刚刚变化而出,就感觉到了一股磅礴无比的大地气息传入自己体内,差点他自己都被冻僵了,那冰冷无比的气息,仿佛深埋在这高原地底深处数万年的冰霜一般的寒冷。

  这股大地气息也将他的身体洗地了一遍!

  王程的心思没有感受自己身体被锤炼的变化,而是完全沉浸在这地煞拳法的手印之中。

  地煞拳法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地煞拳法本身,其深奥程度,完全不输给天罡秘法,王程更是从其中参悟出了独属于地煞拳法的声罡秘法!

  将强势无比的大地气息以声音的方式爆发而出!

  王程的手印刹那间变化上百次,化作一片幻影,目光直盯盯地看着空中落下来的佛陀巨手,体内气息也变化而出,猛然张嘴发出一道奇妙的声音!

  咚……

  仿佛打鼓一样的声音,又仿佛地脉在颤动,如地震一般的声音。

  这一刻。

  王程感觉体内诸多极阴煞气通过嗓子完美的释放而出,同时双脚连接大地,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大地气息爆发出去!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雪白声音在空气之中逆流而上,所过之处,仿佛空气都被冻住了一般,变成了一片雪白,那空气之中瞬间出现了一片片雪花甚至是冰晶,冲向天空!

  而那落下来的佛陀巨手降落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当抵达王程头顶上不足一米距离的时候,就凝滞在了那里,金色的佛陀巨手变成了一片白色,随之整个佛陀也逐渐被白色侵蚀,从一个金色佛陀变化成了一座雪白色的雕像一般!

  整座坐落在山上的佛宫内温度都急剧下降,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冷!

  地煞拳法能修炼到王程这种境界,绝对是道门祖师爷都想象不到的。

  王程的瞳孔都变成了白色,看向上空那被冰霜所笼罩的佛宫,开口说道:“西域密教,果然有不凡之处,元鼎今日前来想要和活佛商讨大事,不是来打架的!”

  言语之间,声音再次化作一道道波动,将那白色冰霜佛陀震碎,变成了漫天的冰块,下一刻又变成了无数粉末,挥洒的漫天都是!

  嗡…………

  一道沉闷的钟声从佛宫之上传递出来,整座佛宫内也是灯光大量,一道道神秘的诵经之声逐渐传递出来,那是一个个佛宫内的和尚开始诵经念佛,念的也是他们这本地的方言,所以听不懂,但是却不妨碍其中所透漏出的那种藏传佛门所特有的沧桑以及神秘!

  这也是很多中原人士对西域佛宫的印象神秘,厚重!

  虽然很多佛宫内的和尚已经被王程的声音震伤,但是剩下的诸多却是实打实的高手,以诵经念佛所爆发出的声音依旧覆盖了整座佛宫,让整个佛宫都被神秘气息所笼罩。

  王程站在门口不为所动,就这么看着。

  一道道佛灯从中心大殿之处传递而下,一群身穿佛宫僧袍的和尚簇拥着一位老者缓缓地走了出来,这位老者就是被关押大半个世纪的西域佛宫之主,鸠罗活佛!

  鸠罗活佛功能并不是光头,留着一点点白发,身材也略显消瘦,看起来就如一个普通的老者,脸上都有不少的老人斑了!

  但是,王程不敢丝毫小瞧对方。

  毕竟,这是谷龙道士,混一道长,圆世和尚,玄机和尚等等高手都不敢小瞧的绝顶高手!

  王程以道门礼仪行礼,沉稳地说道:“武圣山元鼎,见过鸠罗活佛!”

  鸠罗一双看似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着王程,淡然地说道:“早就听闻元鼎道长威名,今日一见,果然见面更胜闻名!”

  鸠罗身后的十几个身材魁梧的和尚都略微神色不善地看着王程。

  显然,上次南玻带着几大护法前往武圣山的事情在佛宫内并不是什么秘密,南玻和几大护法被王程打的很惨,死了一个,南玻和其几个活着回来的,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都是重伤。

  王程也神色肃穆,道:“过奖。”

  鸠罗一挥手,邀请地说道:“元鼎道长里面请,正好今日我这里来了几位客人,我介绍给道长认识一下!”

  这佛宫乃是龙潭虎穴,王程却也丝毫不惧,当下微笑道:“好,活佛请!”

  其他十几个佛宫高手虽然心中不满,甚至是很想动手,但是在这光明正大的见面礼仪之中,却是谁也不敢动,都纷纷按照规矩让开道路,让王程和鸠罗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后面。

  这是对一派宗主的尊重!

  王程没有让自己带来的下属跟进来,让其在门口等候,独自一人来闯一闯这龙潭虎穴!

  “道长可曾见过如我佛宫这般恢宏厚重的佛门圣地?”

  鸠罗一边走,一边很是得意地问道。

  王程略微尊重地点头道:“佛宫的确是天下少见的佛门之地,不过却也不是唯一,也算不上圣地。我去过五台山,那里的佛门气息并不比这里来的少,佛门之繁华,甚至还超过了这里。至于印度佛门的几大圣地,我没去过,就不得而知了!”

  鸠罗神色平静,可是他身后的十几个和尚就有些恼怒了!

  西域佛宫在佛门之中的确不算是圣地级别的,中华大地上只有五台山是公认的佛门圣地,也是世界佛门五大圣地之一,另外四大圣地都在印度和尼泊尔,分别是佛祖释迦摩尼的出生之地,成佛之地,传教之地,以及圆寂之地!

  在藏传佛教之中,佛宫肯定是至高无上的圣地,地位远远超过其他五大圣地,可是在整个佛教体系之中,西域佛宫只能排在第六,位列五大圣地之下。

  而中原五台山也是唯一一个和佛祖无关,却名列佛门圣地之中的佛门繁华之地,依靠的就是纯粹的佛门底蕴和发展,而其核心人物就是那位佛门历史上唯一能堪比佛祖的唐玄奘!

  相比之下,西域高原的佛宫就如一个独立存在的方外之地,虽然也属于佛门,却有自己的一套,即便这里和佛门的发源地只有一山之隔,这一座山脉却是如天堑一般,让两边的历史文化交流趋近于零!

  王程感受着这座佛宫的历史气息,就知道这里有独属于这里的历史气息和文化!

  鸠罗听了王程的话,淡淡地说道:“佛门圣地只是一个称呼。道长今日来此,我只原因,不过我佛宫想来不参与俗事斗争,所以只怕道长要扫兴而归了!”

  王程不以为意,微笑地问道:“活佛认为何为俗事?”

  “红尘中皆为俗事!”

  鸠罗毫不犹豫地回答。

  王程却是摇头,道:“活佛当年可是如了红尘?”

  当年鸠罗为何会被抓,王程从王强那里知道一些消息。

  解放之后,王强率领一队人马进入西域,遭到这里土著的拦截,发生战斗。而这里的土著,都是听从佛宫指挥的,也就是听从鸠罗这位活佛指挥的,毕竟这里一直以来都是的地方。

  宗教就是政府!

  而后,王强耗费巨大的代价,找了很多人帮忙,才抓捕了这位活佛鸠罗,却也因为其地位而不敢直接击毙,只能关押起来,直接就关押了半个多世纪!

  所以,这位活佛可不是那种脱离红尘的人。

  事实上,的西域佛宫,想来就不是真正的佛门宗教之地,而是醉心于权力和力量的一种独特的佛门。

  所以,王程能时刻地感受到身后十几个佛宫高手的敌意,却也丝毫不奇怪,因为这里的人就是如此。

  说他们是和尚,但是他们的杀意都很重,对力量的追求也很强烈,说他们是俗人吧,他们又整天诵经念佛,而且倍受当地人们的尊重和敬仰!

  所以,他们是很奇怪的一群人。

  鸠罗听了王程的话,没有说话,因为前面已经到了大殿了,他对王程挥手道:“道长请!”

  王程微微点头,道:“活佛请!”

  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虽然王程只是以武圣山宗主的身份来的,但是鸠罗却是不能忽视王程的官方身份。

  两人走进佛教气息浓郁的这座大殿,这里却是已经聚集了数十个佛宫和尚,上座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和尚已经坐在了那里,还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就是鸠罗的位置,两人位置并排,地位相当。

  所以,王程眼中精光闪烁,看出那位已经坐在那里的中年和尚应该就是在鸠罗被抓之后出现的另一个佛宫活佛,八思巴!

  光是看其名字八思巴,就知道其野心不小!

  不过,王程的目光寻思地被当中的两个和尚所吸引!

  因为,这两个和尚不是佛宫的和尚,看其僧袍和身形肤色,很显然是印度佛宗的和尚。

  王程瞬间明白了这两位就是鸠罗所说的客人了!

  印度佛宗竟然派人来见鸠罗?

  王程的眼神恢复平静,知道这次西域之行果然不简单。

  港岛乃是这次东西方武术界斗争的中心,可是围绕着这个中心,周围的地方却也是暗流汹涌。

  这两个印度佛宗的和尚这个时间点来这里,肯定不是为了和鸠罗探讨佛法的,定然有所图谋!

  大殿内的几十个和尚纷纷看向王程,其中就有上次在武圣山被王程打的重伤的南玻,这里的每一个都是顶级高手。

  西域佛宫蛰伏半个多世纪的底蕴,也是不弱!

  王程迎着几十个高手的目光,丝毫不惧,走入中间,对着坐在上面的八思巴抱拳道:“武圣山元鼎,见过八思巴活佛!”

  八思巴轻轻睁开眼睛,微微开口说道:“道长无需多礼!”

  鸠罗来到中间,给王程介绍道:“元鼎,我给你介绍,这两位是来自印度佛门那烂陀寺高僧,帕纳,戒迦!”

  两位和尚,帕纳乃是和帕伽同辈的高僧,戒迦乃是晚辈,两人同时对王程双手合适,以汉语说道:“阿弥陀佛……”

  王程神色平静,也是回礼道:“无量天尊!”

  心中却是很沉重,因为,他知道那烂陀寺代表着什么。

  虽然历史上的那烂陀寺已经消失,可是印度佛宗重建的那烂陀寺也是极其强悍,乃是印度佛宗中心,聚集着印度佛宗最精华之地!

  王程眼神逼迫着两个和尚,继续问道:“两位大师来我中华大地,可是有要事?两位应该知道我现在身负要职,专门管辖这些事情。”

  帕伽低眉顺眼的,仿佛一个人畜无害的老和尚,缓缓说道:“道长多虑了,我们只是来高原佛宫和鸠罗活佛探讨佛法,并且邀请鸠罗活佛代表高原佛宫前往那烂陀寺,参加我们佛门内部五年一度的无遮大会!”

  无遮大会!

  这绝非很多人想象中的那种……

  历史上的佛门无遮大会可以追溯到佛祖时期,乃是释放思想,让心中没有遮掩的意思,其实本质上就是一场辩论会,以佛门理论为基础的辩论会。

  当年唐玄奘就先是在印度的一场国王佛学辩论会上成为胜利者,又在佛门的无遮大会上舌战群雄,最后胜出,进而得到了整个印度佛门的尊重,也在印度历史上留下了大名!

  王程看着帕伽,淡淡地说道:“或许以往,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过问,你们可以自行决定。但是从现在起,就不可能了,任何宗门和宗教的事物,都要经过我的同意,你们可懂了?”

  停顿了一下,王程严肃地说道:“今年你们印度佛宗的无遮大会,我中华大地上的所有佛门都不能参加。”

  瞬间!

  整个在场的几十个和尚目光都聚集在王程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