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外国求医者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外国求医者

  何家盛的治疗没有持续多久,只半个小时的时间就结束了,比前面的治疗都要短一些。

  经过了前面几次治疗,王程已经让何家盛的身体机能几乎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准,甚至比普通老年人更好,因为王程还帮他修复了一些身体内的暗伤,多活十年并不是说说而已。

  现在剩下的治疗其实就是一些后续扫尾的工作,王程将他身体内一些有影响的经脉脏腑都再调理一下,以后何家盛再保持适量的运动和吃一些调理的食物,那他的糖尿病基本上就不可能会再复了。

  一遍行针治疗下来。

  何家盛感觉到神清气爽,浑身上下都好像通透了一样,整个身体轻了很多,好像都年轻了好几岁。

  “哈哈哈,王程,你的医术真的是越来越神奇了,太厉害了!”

  何家盛神色是由衷地赞叹道。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真的有一天能摆脱糖尿病的枷锁。

  现在真正的摆脱了,他才知道这种轻松自由的感觉有多可的难能可贵。

  对人来说,健康真的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王程慢慢地将玉针一根根的收起来,对何家盛微笑道:“能给病人带来健康,就是我的责任。至于医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进步了,我只知道按照我的感觉走,我的感觉就是要解决病人的痛苦!”

  “好一个解决病人的痛苦,医者仁心。”

  何家盛给王程竖起大拇指。

  本来专注于誊写拳谱的霍有文也开口称赞地说道:“王程如果专门行医的话,估计能成为最厉害的中医。我听说京城最著名的御医高森先生的医术在王程面前也甘拜下风。”

  “呵呵,高先生是去游历去了,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高下也不好说,医术并不是武术,可以由拳脚来分高下。”

  王程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何老,有文。今天晚上就在我家吃饭吧,我家里难得来一回客人。”

  “哈哈哈,好,我就等你这句话。”

  何家盛笑呵呵地说道。

  霍有文也立即答应道:“好。多少人想到你家来吃顿饭都没机会,我可不会放弃。”

  “你们老这么恭维我,我可都不敢说话了。”

  王程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争执的声音。

  王程耳朵瞬间听到了,是王媛媛和王樱。还有王晓琳,张绍云的声音,以及陌生的声音,还有人说英语。

  “来人了!”

  王程的面色瞬间变得严肃下来,对何家盛和霍有文看了一眼,就起身走了出去。

  两人也是面色微微一变,有些郁闷。

  因为,他们刚到王程家里不久,就有人来了,那些人有很大的可能是跟着他们来的。

  三人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只见大门口张绍云和王樱。王媛媛,以及王晓琳四个人挡在门口,和门外几个人对峙着,气氛有些紧张。

  “几位,我是来求见王程医生的,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白人男子,一米七五高下,开口说的竟然也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张绍云本来是要出面说话的。可是王媛媛抢先了,因为小姑娘认为自己是哥哥的师妹,张绍云和王樱都是自己的师侄。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是最高最大的,那自然是应该自己出面,才显得有威严和身份。

  只见王媛媛板着小脸看着对方,冷声道:“我哥哥不见你们。我哥已经不做医生了,你们走吧。”

  年轻白人男子保持着微笑,道:“这位美丽的小姑娘,我想你对我们可能有误会,我们不是敌人,我们不是来做坏事的。中国人不都是热情好客的吗?”

  “热情是对客人,不是对你们来找麻烦的人,我说了我哥不治病了!”

  王媛媛毫不客气地说道。

  她不想让哥哥王程再给其他人治病,增添麻烦。

  以前,她知道哥哥给别人治病是为了赚取一些钱改善生活,可是她认为现在家里的生活已经足够好了,不需要更多的金钱了,剩下的金钱一家子十辈子也花不完了。

  那么,她认为现在自然就不需要哥哥继续忙碌,给别人治病了,让哥哥专心练武,教自己武术拳法就足够了!

  所以,王媛媛看着门口的三个白人男子,就是满脸的不爽快,一双小拳头紧握,就好像是在看敌人一样。

  王晓琳小丫头也坚定地和姐姐站在同一战线,也紧绷着小脸,更小的拳头也紧握在一起。

  可是姐妹两怎么看都是可爱多一些,并没有多少威慑力。

  “媛媛,客气一点。”

  王程走出来,对王媛媛有些不满地喝了一声。

  王媛媛哦了一声,低声道:“我就是不想看到来找你治病的人。”

  王程摆摆手,示意王媛媛不要说话,走上前对着门口三人说道:“三位,你们来找我有事?”

  年轻白人男子仔细地打量着王程,做足了礼仪,抱拳弯腰,略微恭敬地说道:“王医生你好,我是来自荷兰的,我的中文名字叫周新文,这次来是有事情求王医生的。”

  王程挥挥手,让开身体,不接受这个礼仪,平静地说:“周先生你好,如果你们是来求医的,那就算了,我已经不接受新的病人了。”

  周新文对此倒是不了解,惊讶地道:“王医生,您接受病人有数量限制的吗?是今年的名额满了吗?”

  “那倒不是,我并不是医生,以前做医生只是兼职,现在我不想做了,就这简单。如果没事,各位就请离开吧。还有,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了我的住址,但是我不想这里的地址传出去。”

  王程摇摇头,语气很肯定地说道,表现了自己坚决的态度。

  周新文看着王程说道:“我绝对不会透露王医生的地址。我以为你是职业医生。应该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不应该拒绝渴望健康的病人。”

  “我并不是职业医生!”

  王程沉声说道,说完转身就要走。

  “可是你能治疗糖尿病,港岛的何先生就是你治好的。他摆脱了痛苦的疾病,肯定很快乐。我希望你能再接受一位新的糖尿病人,给予更多的快乐。他是我的爷爷,他被糖尿病折磨了十几年,我们全家都希望您能治好他。我们为此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任何代价都可以……”

  周新文急忙拦住王程,满脸祈求地说道:“我求求你……”

  何家盛和霍有文走了出来,两人都有些尴尬。

  虽然周新文没有说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可是两人都知道,这家伙八成是跟踪他们过来的。

  因为,周新文在港岛已经出现了不断的时间了,到处寻求王程的联系方式,几乎每天都会去杨家,霍家。何家求他们引荐王程。

  甚至他还找过韩时非和于君,想从他们身上找到王程的联系方式。

  按照他们了解的资料,周新文家族是荷兰的一个传承几百年的老牌贵族,是有爵位的,所以家底丰厚,周新文就是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他的爷爷老爵士患有十几年的糖尿病,本来已经不行了,可是一直用药物维持着生命,很痛苦!

  所以,他们希望能找到王程。帮助老爵士治疗糖尿病。

  看样子,周新文是下了大工夫,派了很多人盯着何家,霍家和杨家。所以才能跟踪他们的行程来到江州找到王程。

  王程依旧神色坚定地摇摇头,他说过不接受新的病人,已经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打破规矩过了。而现在面对外国人,他肯定就要说到做到,不然后面必定就是源源不断的麻烦。

  接受了这一个,后面的如何拒绝?

  谁家没有一点凄惨的事情?

  谁家的病人不是很痛苦?

  王程虽然一向自信。可是并不认为自己是普度世人的大圣人,他也做不到圣人。

  他一挥手,就将周新文推开了,并不愿意多说。

  不过,周新文显然也不是普通人,竟然也是一个练家子,而且实力很厉害。

  当王程的手推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掌立即伸出,手掌一把就拿住了王程的手腕关节骨骼,使用的乃是形意拳的擒拿手,其中还有太极的柔劲。

  “王医生,你是中国比武大会的冠军,如果我击败你了,你能不能救救我爷爷?”

  周新文神色严肃下来,从刚才谦虚求人的态度,立即也变得锋芒毕露,神色极其严肃,咄咄逼人地说道。

  王程轻轻皱眉,任由他用形意拳的擒拿手锁住自己的手腕,看着对方的眼神,淡淡地说道:“你是在挑战我?”

  周新文神色一震,当即就答应道:“不错,我就是要挑战你,如果你输了,就救我爷爷。”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反问道:“那你输了呢?”

  周新文眉头微皱,思索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开口道:“我输了,我就拜你为师。”

  “哼,想得美!”

  王媛媛听到这话,当即不屑地瞪了周新文一眼。

  现在全天下多少人想拜入武圣山门下,成为王程的徒弟?

  数不清!

  张绍云和霍有文也都笑着摇头,显然是认为周新文的胜负赌注太可笑了,不论胜负,周新文都是赚的。

  “哈哈哈哈哈哈……”

  王程也是哈哈大笑起来,朗声道:“周新文,你很自信。”

  周新文手中力道增加,一股霸道的劲道就爆了出来,想要给王程压力,和王程的视线对视,气势丝毫不让,沉声道:“王程,我今年二十八岁,练武也有二十年,国术各路拳法我都精通无比。我看过你的比赛,那些人都不是你的对手,我自信我的实力比李胜扬他们要强,我有资格挑战你!”

  “那你是来挑战我的,还是来求医的?亦或者是专门来拜师的?”

  王程依旧没有动作,任由对方拿住自己的手腕,字字清晰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周新文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恼羞成怒的尴尬之色,好像被人看透了一样,当下沉声道:“哼,我听过武圣山的传说,我并不认为你们武圣山的武学拳法有多么的神奇。我如果赢了你,你就救我爷爷,我保证不把击败你的事情传出去。如果我输了,我拜入你门下,绝对是你最大的收获!”

  这家伙当真是自信,仿佛已经赢了一样,同时也觉得自己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练武天才!

  “狂妄!”

  王程冷哼了一声,突然整个身体一震,手腕筋骨关节一抖一震。

  轰……

  地煞拳法煞劲瞬息之间就通过他整个身体震荡释放而出,冲击到了周新文的手上和胳膊上。

  周新文浑身一颤,然后抓住王程手腕的手掌和胳膊就立即被一股奇异而霸道异常的劲道冲击,整个胳膊都僵硬了起来,手上的劲道瞬间溃散,气血似乎都凝滞下来,无法继续力,更别说凝劲了。

  轰……

  随后,王程这才一步冲出,也没有出手,就是肩膀一撞。

  一声轰鸣。

  依旧是一股霸道的煞劲冲击而出。

  周新文就傻呆呆地站在原地,刹那间他根本来不及调息气血恢复行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王程一肩膀撞的飞了出去。

  呼呼呼……

  周新文飞出五六米远,他的两个同伴急忙伸手接住,两个有一米八左右的白人大汉一起伸手接住他的身体。

  下一刻,三人就一起倒在了地上,每个人都难堪不已,不过都没有受伤,王程显然是手下留情了。

  王程没有出招,仅仅是走出一步,周新文就败了。

  这就是武圣山拳法修炼到凝劲境界以后的威力,国术拳法在他面前除非是高出一两个大境界,不然根本不是对手。

  周新文心中的震撼和屈辱是无法形容的,可是一颗向武之心,和求医的心思让他冷静下来,身体恢复行动之后,急忙翻身就对着王程已经走出几步的背影就跪了下来,大声喊道:“王程,我就跪在你门口不走了,除非你答应救我爷爷,或者收我为徒教我拳法,不然我就不走了。”

  王程身体微微一震,回头看了周新文一眼。

  周新文神色之中闪过一丝喜色,以为自己的话感动了王程。

  可是,王程当即对着张绍云严肃地说道:“绍云,你马上去省城一趟,看看那个非洲姑娘还在不在那里。”

  他看到周新文跪在那里的样子,才猛然想起来,貌似上次和刘英一起从非洲回来的那个白人美女还跪在省城要求拜师,不知道现在她是不是还跪在那里?

  如果她还在,那自己是不是要履行承诺收她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