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匹夫之怒

第二百三十二章 匹夫之怒

  (第二更,求支持,求票!)

  于君的心脉恢复很稳定,现在比上次王程治疗完的时候更为强劲了一些。【】

  其实,王程现在给他施行的每周定期治疗,就是在理顺心脉周围的血脉,来一起温养心脉,同时也将翡翠玉针之中的养分输入于君的体内。

  就如前面王程说的,如此治疗配合于君自己练拳以内家呼吸来蕴养心脉,最多半年就能彻底恢复。

  到时候,于君就会再次成为顶尖高手,或许会更进一步,气血凝丹。

  于君对此很期待。

  治疗完成,于君说什么都要留下王程吃一顿饭。

  “上次就说了,这周来了,你和媛媛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

  于君拉着王程不让走,说道:“菜我都准备好了,马上就下锅,最多一小时就能给你们弄二十个菜出来,不会耽误你们多少时间。”

  正想告辞离开的王程一下子说不出口,只能无奈笑道:“那好,今天我和媛媛就一起尝尝于sir的手艺。”

  霍有文也是笑道:“那我也有口福了。”

  当下,于君就爽朗地笑道:“哈哈,好,你们休息一会儿,我去厨房。”说完,就快步朝着厨房走去。

  韩时非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说了几句,就面色严肃地看着王程,道:“我兄弟打来电话,说那几个美国人已经准备素材要起诉你了,医院方面已经出具了重伤证明,我们没办法。”

  这些年港岛的医院还是比较正规的,不会做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卡尔等人要求医院根据他们的伤势开一个证明,这是很正常的要求。医院无法拒绝。同样,韩时非也不能强行要求医院掩盖事实。

  毕竟,那几个人的伤势只要有一双眼睛就都是能看到的。

  霍有文急忙说道:“等会儿我们的律师就到了。他们要打官司,那我们和他们就打。打多久都行。是他们强行绑架王程在先,就算王程打伤了他们,也是被动防卫。”

  韩时非听到这话,就是苦笑了一下,心道你是没看到那几个人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王程抓着小姑娘的手,看到小姑娘紧张了一下,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对韩时非说道:“你给医院的卡尔打个电话。我和他说两句。”

  韩时非狐疑地盯着王程,语气微微严肃地道:“你要干什么?威胁他们?你这样要是被他们记录下来,当做证据拿出来,到时候就是对你不利的证据。”

  王程顿时无奈地笑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是!”

  韩时非很正经地答道。

  王程摇摇头,道:“我不会威胁他们,我只是告诉他们一个事实。还有,我根本不怕他们上法庭告我故意伤害他们。”

  “什么事实?”

  韩时非身为警察,职业病发作,立马就开始追根问底。

  可是,王程瞪了这家伙一眼。道:“你打了电话不就知道了?”

  韩时非想了想,和另一边的同事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然后打到了医院里看着卡尔的同事电话。

  电话接通了。躺在病床上的卡尔大腿绑着厚厚的纱布,晚上刚刚经过手术,现在面色恢复了镇定和自信,可是气色还是很苍白狼狈,山羊胡子凌乱不已。看到警察递给他电话,说是王程打来的,卡尔还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来,直接沉声说道:“这件事我不会放弃的。除非你能给我足够的赔偿,把你治疗糖尿病的方法秘密告诉我。我就不追究你故意伤人的罪行,不然我们法庭上见。”

  从美国跑这么远过来。没达到目的,还惹得一身骚。并且还被被打断一条腿,医生告诉他是大腿骨骼粉碎性骨折,即使好了也肯定会有后遗症,他一辈子都要拄着拐棍走路。卡尔越想越觉得愤怒憋屈,即使因为绑架罪而被判刑了,他也要给王程制造足够的麻烦。

  这边,王程拿着电话,听到卡尔的声音,靠在沙发上,微笑道:“卡尔先生,很高兴你说话的底气还这么足。”

  不知道为什么,卡尔听到王程的声音,就会心中恐惧,身体本能的有些发抖,语气急促地说道:“你要说什么就说,我要休息了。”

  “我想提醒你,你现在给我找麻烦,就是让你自己更危险。”

  王程语气平静地说道。

  坐在旁边的韩时非皱眉看着王程,心中思索着。

  电话里,卡尔声音微微颤抖的问道:“我现在住在医院,这里有很多警察,你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

  “的确,我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你真的以为我只是打断你一条腿,就让你走了?”

  王程的话让卡尔差点发狂。

  难道你觉得打断一条腿还不够吗?

  卡尔几乎发狂的骂道:“你这个恶魔,你想说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安静,卡尔,请你冷静一下,我记得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自信和冷静,现在你已经失去这些了。”

  王程保持着微笑的语气,道:“我没有对你做什么,我发现你和史密斯先生的内脏有些不好,所以就用脚在你和史密斯先生的肚子上按摩了一下,放心,是免费的,你们应该都有印象。对,你应该记起来了,你用手轻轻地在你的腹部按一下,就是中间的位置。”

  卡尔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牵动大腿上的伤势,疼的龇牙咧嘴的,心中更是害怕起来,脑海里已经想起来王程当时的确是踢了他和史密斯一脚,还记得当时很痛。急忙伸手在腹部肚脐眼的位置按了一下,顿时感觉脏腑之中都是一股贯穿全身的刺痛,让他整个身体都痉挛了一瞬间,急忙松开手,才恢复正常。

  只是一瞬间,一层冷汗已经渗透了医院的病人衣服。卡尔额头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再次流淌下来,刚才他甚至感觉到了心脏的抽搐,几乎要停止跳动一样。顿时语气颤抖地道:“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你,你原来就想杀了我们,你没有想过让我们活下来,对不对?”

  他是学医的博士,对脏器自然也有很深刻的了解。他知道体内的这种情况,会让他随时都有可能意外死亡,或者是心脏衰竭。或者是心肌梗塞,或者是其他的脏器问题。

  总之,会让他死于病变,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是他杀。

  一时间,卡尔浑身冰冷,他以为自己现在已经安全了,过几天就可以回美国,到时候就逍遥自在了。可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生命还在那个恶魔一样的中国少年掌控之中。

  王程和瞪着自己的韩时非对视着。语气也逐渐的冷了下来,对卡尔说道:“那卡尔先生,你给我一个放过你的理由。我在这边好好的生活,你们无缘无故的跨过太平洋来绑架我去另外一个国家过完全没有人生自、由的的生活。即便你们现在离开了,以后也会惦记我,不会放弃你们的目的,对不对?而且你们现在就再给我找麻烦,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你们?”

  听到这话,韩时非和霍有文都有些身体发冷,王程的这手段。让两人都有些怕怕的。

  卡尔呼吸沉重,一呼一吸之间。好像老黄牛一样,似乎每一次呼吸都是生命当中的最后一次。低沉地道:“你不能这样,我保证以后我们都不会找你的麻烦,对你故意伤害罪的起诉我也会马上撤诉,但是你要解开我身上的诅咒。”

  他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词汇来形容,只能用诅咒这个充满了恶毒的词。但是他知道这肯定不是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应该是神秘的东方中医的手段。这个被他们视作是怪神乱谈的东方医学体系,此时在卡尔心中变得充满了神秘色彩,不过这让他更为恐惧。

  王程淡淡地道:“那要看你们的表现了,看样子卡尔先生是不想我救史密斯教授了?”

  卡尔沉默了一瞬间,沉声道:“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的秘密被更多的人知道,史密斯的嘴不会很牢靠,你不会忘记是他找我来绑架你的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会把你的信息保密,不会给你制造一点麻烦,还会给你一大笔钱。”

  “呵呵,这个以后再说,我也不想要那么多钱。放心,你的身体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如果一年后你不来找我,那你随时都有可能在街头猝死,卡尔先生,祝你好运。”

  说完,王程就挂了电话,并没有给卡尔任何的承诺,随手将电话丢给了韩时非。

  韩时非盯着王程,严肃地说道:“你想杀了他们?”

  霍有文一直听的清清楚楚,心中确定一点,那就是千万别得罪王程。

  王程捏了捏小姑娘的手,感觉到了小姑娘王媛媛的紧张,毫不示弱地看着韩时非,道:“韩队长,我什么时候想杀他们了?”

  “刚才我都听到了,你的医术高明,想要不着痕迹的杀了他们,谁都不会觉察到,也查不出证据。可我还是提醒你,注意点,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韩时非沉声说道。

  王程点点头,郑重地道:“放心,我有分寸,这些人跑这么远来抓我,如果不处理干净,那就会后患无穷,你应该明白才对。”

  韩时非想了想,也是点头。他知道对方来找王程的原因,所以也理解王程的做法,对方身为资本家,为了巨大的利益,必定不会放弃。可是他身为警察,理解是一回事,自己的立场还是要坚定的,此时只能装作一切都不知道。

  王程对韩时非笑了笑,不再和他说话,和霍有文聊了起来,询问比武大会的事情。而霍有文此时和王程说话的时候也有了一些拘谨,让王程稍稍的有些无奈,如此一问一答式的聊起来也有些乏味。

  还好,不一会儿于君就端菜出来了。王程和王媛媛都会做饭,为了快点吃上饭早点回家,兄妹两一起去厨房里帮忙。

  这时候韩时非又接到了警署同事的电话,告诉他卡尔那边撤诉了。并且对绑架的事实供认不讳,也没有提任何的要求,只要求快点了结案子回美国。

  韩时非对同事的询问。只是苦笑,没有多说。这件事暂时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看法院怎么判刑了,因为是绑架未遂,并且嫌疑人还被打伤了,可能不会很重,最多五年左右。而且,到时候还会被引渡回美国,到那边会不会被执行还是两回事。

  厨房里,有了王程和小姑娘王媛媛的帮忙。于君半小时就做好了一桌子饭菜,几个人一起大吃了一顿,韩时非和霍有文一起喝了点酒,其他人都没有喝酒。

  吃完饭,霍有文叫的律师终于姗姗来迟,可是卡尔那边根本不打官司了,对罪行也供认不讳,并且放弃了追究被伤害的事情。所以这个律师来了也没什么事情了,除非王程还想要继续起诉要求卡尔赔偿损失。可王程并不想这么做,没什么意义。那点钱他也不在乎。

  不过王程还是签署了一份委托协议,让律师继续关注这件事,保留起诉的权力。

  随后。王程兄妹两就向于君几人告辞离开了,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韩时非和霍有文一起亲自将王程和王媛媛送到机场才回去。

  坐上飞机,回到江州的时候,果然又是天黑时分了。

  下了飞机,王程就拿出电话来打给了孙清。

  “孙局长,刘老现在醒过来了没有。”

  电话通了,王程开口就问道。

  孙清回应道:“刘老已经已经醒了。”

  王程正要继续问问余仁刚的事情,孙清语气低沉地继续说道:“王程。有件事告诉你,你要冷静。”

  王程坐在车上。听到这话,就是身躯微微一震。知道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急忙问道:“什么事?孙局长你说。”

  “昨天晚上,余仁刚私下里联系了刘家,想私了,让刘家弃追究,刘家没有答应,余仁刚就威胁了他们,因为以前刘家武馆的底子就不是很干净,蓝罗的事情你应该知道。”

  孙清语气有些无奈地说道:“今天早上,余仁刚被发现死在了家里,同时刘超英也失踪了,监控录像上看到他出现在了余仁刚居住的小区。”

  王程震惊的差点站了起来,语气惊讶地道:“怎么会这样?超英他太冲动了,除了录像,还有其他的证据没有?能联系上他吗?”

  孙清叹了口气,他了解刘超英实力很强,为人也正直豪爽,就是年轻冲动了,心中也很是遗憾,道:“除了录像,还有指纹,基本上已经确定凶手是他无疑了。现在谁都联系不上他,省城警方已经派人来我们市里把刘家武馆和医院刘老的病房监控起来了,想等刘超英出现。到现在,还没发现他的行踪。”

  王程脑海里闪过刘超英的画面,这个脾气火爆,说话直爽的年轻武者,终究还是冲动了。

  “刘老呢?他知道了吗?”

  王程沉声问道。

  “刘老知道了,只是说让我们警方自己处理。”

  孙清苦涩地说道。他本来手上就一摊子事,带伤还在工作,现在又出了这一堆麻烦,让他头疼的不行,今天他就吃了一顿饭,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忙,配合省城警方的行动。

  余仁刚突然死亡,省城医院的领导将这件事情告到省、委去了,把余仁刚描述成为了一个敬岗爱业,爱护病人,积极进取,老了还勤奋学习的医生专家典范,要求严惩罪犯。

  所以,省城警方才会如此大动干戈,是得到了省、委领导的指示的。

  王程点点头,语气沉重地道:“好,我现在就去医院看看刘老。”

  孙清说道:“嗯,我也过去一趟。”

  随后,两人挂了电话。

  王程对开车的师傅说道:“师傅,不回家了,去市医院。”

  师傅答应一声,没有多说,直接下个岔路口朝着医院的方向开去。

  小姑娘王媛媛抓着王程地手指,道:“哥,超英哥真的杀人了?”

  王程点点头,将小姑娘搂在怀里,低声道:“嗯,不出意外,应该是超英杀的。”

  “那肯定是那个人该死。”

  小姑娘语气肯定地说道。她只见过刘超英两次,可是平时善于观察的她也敏锐的知道刘超英不是心思邪恶的小人。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点点头,道:“对,你说的对。不过,你要记住,以后做事不要学他这么冲动,知道吗?”

  小姑娘点点头,道:“我知道,我要学哥哥你这样,让坏人罪有应得,还不给自己带来麻烦,先要保护自己,对吗?”

  王程看着小姑娘认真的眼神,心中也有些五味陈杂,不知道现在就让她懂了这些,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可是,想到小姑娘这样,以后就不会吃亏,王程的心思也就坚定下来,肯定地点点头,道:“对,就是要这样。”

  车子来到市医院门口,几辆警车就停在醒目的位置。

  王程下了车,就拉着小姑娘朝着刘武中的病房走去,看到了周围许多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