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王程的自信

第二百三十一章 王程的自信

  </br>

  (谢谢qianqian420和benhe童鞋的万赏,谢谢ufgw童鞋每天固定的支持。谢谢所有打赏和投票的童鞋们……今天还是两更,再爆发,有些难了……呵呵……继续求支持……)

  史密斯此时被吓的浑身颤抖,刚才卡尔大腿骨骼被踩碎的清脆声音,让他毛骨悚然,而更让他浑身冰冷的是此时还对卡尔平静说话的王程。

  这个少年,心中是多么的硬?

  他此时心中有一万个后悔,后悔来找王程的麻烦了。他根本没想到王程会是这样一个杀伐果断,冷酷至极的强者。他只以为王程是一个中国的中医少年,按理说行医之人都会身体很弱才对,可是王程却能随手将一百多公斤的大汉打飞出去。

  中国的少年都有这么厉害了吗?

  看到王程的目光看向自己,史密斯急忙举起双手,大声道:“王程先生,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而此时的卡尔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双手捂着大腿,一声惨叫几乎是撕心裂肺,浑身颤抖着,双眼瞪的滚圆,死死地盯着王程,不断的大口的吸着气,根本说不出话来,也不敢说话了,他现在是真的怕了。

  王程看到卡尔这个样子,冷哼一声,随后回身再次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将电视打开,一边看电视,一边说道:“慢慢的等警察吧,你们都老实点,不要再逼迫我不得不自我防卫。”

  卡尔硬着脖子,很想说——我就是说了句话,谁逼迫你自我防卫了?

  可是,他们没有发言权。包括三个被卡尔突然的叫声吵醒过来的大汉,都纷纷趴在地上,不敢丝毫动弹。就是在等警察,等警察来解救他们。

  不到半小时。外面终于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王程走过去开门,果然是匆忙赶来的韩时非,还有随行的好几个警察,几乎都是中年人,应该是韩时非认识的老警察,处理这种事情,经验很丰富。

  “人呢?什么来头?”

  韩时非走进来,就是急忙问道。想知道对方的身份,然后好确定应该如何做。

  王程将几人带进来,韩时非等人看着从门口一直到客厅躺着的五个美国人,几个警察都有些惊讶。和韩时非来同行的可都是老手,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四个人几乎都是重伤,肩膀大腿膝盖都被打的骨骼扭曲了,可谓下手狠辣残忍,只有门口老实趴着的史密斯比较轻,外表看起来几乎完好。

  “呶,就是他们。”

  王程随意挥挥手。指着史密斯和卡尔,道:“那个是史密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博士。上周我在何老家里见过一次,他当时给何老检查了一次身体,而且他知道何老的病历。所以就想让我把治疗何老疾病的方法卖给他,我当然不卖,他们就想把我和媛媛强行带去美国给他们工作。这个叫卡尔,他们说是美国什么道克研究所的科学家。”

  “你看他们这么大的块头,动起手来肯定很重,我害怕媛媛受伤,就下手重了点。让他们躺下来。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不禁打,电视上的美国人不是都打不死的吗?”

  听着王程说的这些风凉话。卡尔等人又想骂人了,一个个呼吸急促。显然是被刺激的不轻。

  韩时非也是无奈地说道:“那是电视上的,导演不让他死,他肯定不死。你说有电话录音证据,我看看。”

  卡尔面色扭曲地对韩时非等人喊道:“警察先生,我们是合法游客,是他故意袭击我们,我要告他。”

  史密斯没敢说话,他现在很理智,知道韩时非等人一看就是和王程认识的。现在如果失去理智的继续胡搅蛮缠,肯定还会吃亏。

  果然。

  王程抬脚就对说话的卡尔脸上来了一下,然后说道:“哎呀,卡尔先生,你怎么挡在路上了?你都挡住我的脚了。”

  几个老警察看到这一幕都是面色有些稍微难看,他们怎么说也是警察,你就算和韩时非关系不错,也要注意一下影响,别在他们面前继续伤人吧?

  卡尔的又掉了两颗大牙,一双眼睛几乎要吃了王程,可此时也恢复了一些理智,不敢继续叫嚣了,只是阴沉地说道:“我的律师明天就会到,我现在有权保持沉默,到时候我律师来了,我一定会让伤害我的人付出代价。”

  韩时非对卡尔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你有这个权力,你们都是美国人?确定都是博士学位的科学家?你这样的目的和语气,我还以为你是美国黑帮。”

  卡尔和史密斯一起点头,两人面色都变得难看不已。经过这次事情,卡尔或许不会有大事,公司有他的股份,他出来还是有钱有势。可是史密斯几乎肯定要丢掉哈佛学校的工作,以后在其他学校也很难在找到工作了,科学家的身份估计难以保存了。

  “好,那你们现在跟我们走吧,我会联系你们政府。既然你们自己叫了律师,那我就不帮你们了。”

  韩时非挥挥手,无所谓地说道。

  王程将手机里的一段录音交给了韩时非,当场就播放了出来,让卡尔和史密斯都是面色死灰,并且非常的愤怒。

  因为,这段录音当中只记录了卡尔和史密斯一进来的对话声音,就是要将王程和王媛媛强行带走的对话,后面王程打人的对话一点都没有。

  “你,真卑鄙。”

  史密斯盯着王程一字一顿地说道。

  卡尔也喘息着粗气,看着王程,说道:“这件事我会永远记住。”

  韩时非对王程笑了笑,有这份证据就行,其实他也知道港岛警署不能拿卡尔这些人怎么样,最后肯定会遣送回美国审判。到时候以对方在那边的关系,再花些钱,可能真的不会有多大的麻烦。

  不过。有了这份证据,他就能把王程打人的麻烦降低到最低。

  王程盯着卡尔。微笑道:“卡尔先生,随时欢迎你们再来,记住我叫王程。”

  卡尔和史密斯两人想到王程的狠辣手段,一时间又被吓的不太敢说话了。

  韩时非让几个警察将五个人都抬下去,并且叫了救护车,才对王程低声苦笑道:“你这是给我找了不小的麻烦。”

  王程扬了扬眉毛,无所谓地道:“他们来绑架我,我被迫反抗。就算失手打伤了他们。韩队长,你身为警察,不应该抓他们?”

  韩时非不屑地瞪了王程一眼,笑骂道:“你还被迫反抗……行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这下手也太狠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的,有你那份证据,我再让我几个兄弟帮个忙做个证,到时候就没你的事了。”

  “出手这么重。是不是在江州遇到麻烦了?那里可是你的大本营,你师傅就在江州,谁敢招惹你?”

  韩时非看着五大三粗。可是心中却是透明的很,一下子就想到了王程可能遇到什么事了,不然不会下如此重手,毕竟这里是公开场合,不是荒郊野外。

  王程对此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没想到你看起来好像莽夫,还有这份眼力?可以呢,佩服。在江州的确有些事,不过我暂时不想麻烦我师傅。”

  “所以就拿这些人撒气?”

  韩时非笑着问道。对莽夫的评价。没有反驳,他能如此嚣张的在港岛警署混这么多年。谁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可不只是他的实力。还有他那个莽夫的外表。

  王程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可是眼中的笑意已经说明了。

  韩时非无奈,知道王程这是不想给他留下把柄,这家伙年纪小小的,可是做事说话还真的是滴水不漏,摇头道:“好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给于sir治病。晚上我会帮你写一份口供,到时候明天见面了,你签个字就好了。”

  王程笑道:“你不会卖了我吧?”

  韩时非也笑道:“能卖,我肯定卖,那我就给我师傅报仇了。”

  “那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王程摇头,肯定地说道。

  这时候,霍有文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看到客厅里的混乱,韩时非也来了,问道:“这里怎么了?王程,你和媛媛没事吧?”

  韩时非忍不住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吃过亏,没事儿,有文你回去休息吧,已经完事儿了,我先走了。”

  目送韩时非离开,王程给霍有文稍微解释了一下发生的事情,霍有文听了,顿时双眼冒火,大声骂道:“这些美国人这么嚣张?在半岛酒店就想绑架你们?我明天让律师去告他们,不让他们赔个底朝天,就不罢手。”

  王程笑道:“随你,我就全权委托给你们,呵呵。”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你和媛媛早点休息,今天你们肯定累了。”

  霍有文来的匆忙,去也匆匆,立即就告辞了。

  王程又叫来酒店服务员来把这里收拾了一下,酒店方面的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切收拾完了,已经有些晚了。

  王程来到小姑娘的卧室,看到这丫头已经睡着了,心中想着,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对她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最近,王程的心思除了练武和治病,几乎就都在小姑娘的身上了,让他也是操碎了心。

  坐在床边,看着呼吸沉稳的小姑娘差不多过了十分钟,王程才离开,来到健身室扎了一会儿马步,以呼吸锤炼气血。没有练拳,就是简单的扎马步,练了差不多一小时,王程也草草地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

  小姑娘王媛媛比王程先起来了,小脸上满是坚毅,一个人就在健身室开始练拳了。过了半小时左右,王程才起来,看到这一幕有些小小的惊讶。只有以前他练猛虎九式的时候,因为睡虎式的特殊原因,王媛媛才会比他起的早一些,寻常时候。都是他起的最早的。

  “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了?”

  王程忍不住问道。

  小姑娘没有停下马步,依旧在练拳,非常的认真。气息一呼一吸之间,身体随之起伏。并没有回答哥哥王程的话,显然心思都在拳法意境上,已经深得武圣山道家拳法的精髓。

  王程看到这样,没有丝毫不高兴,双眼之中反而是满满的喜悦。点点头,王程没有继续说话,也在一边开始练拳,以武圣山道门拳法为主。龙象拳法为辅。

  过了一小时左右,王程才叫来早餐,兄妹两一起吃了早餐,就坐上霍有文的车朝着于君居住的小区开去。

  “我已经给家里的律师说了,他们等会儿就过来,到时候你签个字,把证据给他一份,他会帮忙打官司。”

  霍有文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王程记得上次在港岛警署总部见过霍家的那位律师,点头道:“好。没问题。”

  一早上,小姑娘就吃饭的时候和哥哥王程说了几句话,随后都是保持着沉默。以前充满灵动跳跃的一双眼睛此时也多了许多的沉稳和思索。

  车子来到于君的大楼下面,韩时非和于君两人都亲自下来在楼底下迎接。

  此时的于君比上周的气色好了许多,走路也更有力气了,上来就给了王程一个大大的拥抱,双臂用力地拍着王程的肩膀,笑道:“哈哈,王程,你这医术我是真的没得说,整个南洋你是第一。这一星期。我都差点以为我好了,你武圣山的内家呼吸。果然不一般,不是现在的国术内家呼吸法能比的。”

  王程急忙摇头笑道:“于sir可别这么说。不然那么多练国术的高手可都要找我动手理论了。”

  于君一本正经地道:“我可是实话实说,他们来了又能怎么样?有本事来找我理论,找你师傅理论去。”

  得,这说话的语气脾气,和韩时非差不多是一模一样。不过这也是于君的实话,他之前就是练太极拳的,太极在国术三大内家拳当中属于内家呼吸最为深奥的,也是道门一脉。可是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和王程传给他的武圣山呼吸法门的差距,可以说是差了至少一个档次。而且,他也肯定的知道,王程给他的呼吸法门是专注于温养心脉的,绝对不是武圣山的核心奥秘。

  如此来看,整个武圣山武学和现代国术在内家呼吸上的差距,几乎无法计算了。

  “不过,于sir,你给我的那门呼吸法门也很厉害,我师傅说了,让我给你转句话。”

  王程突然面色严肃地说道。

  于君和韩时非都是深色一震,纷纷都面色严肃起来,两人都知道王程的师傅是谁,更知道这位老人家传的话绝对是很重要的。

  “前辈说了什么?”

  于君急忙呼吸略微急促地说道。

  王程笑道:“也不是什么要命的话,就是说,你无意之中得到的呼吸法门,是印度婆罗门教的核心内家奥秘。让你和我都要注意保密,绝对不要轻易传出去,要是让婆罗门教的人知道了,必定会派高手来追回。”

  于君和韩时非,以及霍有文都是面色凝重起来。

  他们都是有师承的人,很清楚这个所谓的追回是什么意思,就是要赶尽杀绝,所有知道这门呼吸法门的人,都要被清理掉。同时,他们身处港岛,和南洋有诸多接触,也知道印度婆罗门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可以说是印度最古老的几个教派之一,也有诸多的古老的武学传承,其中有许多高手。

  招惹了这么一群人,要是对方真的下决心要除掉自己的话,于君知道自己除了回内地躲起来,在港岛几乎难以幸免。

  “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会注意。”

  于君急忙答应下来,心中庆幸过去几十年没有将这件事宣扬出去,只有韩时非等少数几个关系最好的人知道。不然,可能他早就死于非命了。

  “好了,没其他的事了,我们开始治疗吧。这次治疗比上次简单一些,看于sir的气色,就知道已经开始恢复了。”

  王程轻松地笑道:“我的治疗配合你自己的内家修炼,最多半年,就能彻底恢复。”

  于君也笑道:“不错,我已经开始练拳了,有你在,我很有信心。”

  这一周,于君已经开始重新修炼太极拳了。这种看到希望和目标的感觉,让他很高兴,每年都满脸笑容。

  上楼的时候,韩时非低声说道:“王程,那几个美国人可能有些麻烦。”

  王程眉毛一扬,笑道:“什么麻烦?他们不认罪?”

  “他们承认想要绑架,不过没有成功,就是绑架未遂,反而被你殴打。他们的律师早上的时候到的,说要以这一点来起诉你,告你故意伤害罪。”

  韩时非无奈地说道。

  卡尔等人被王程打成什么样子,韩时非他们都知道。昨天韩时非连夜将卡尔等人都送到医院,现在都还躺着呢,除了史密斯,其他人都下不了床,基本上都是伤筋动骨的重伤,可能每两三个月难以下床。

  如果对方硬抓着这一点不放,王程的确会有麻烦。因为对方伤的这么重,他这个受害者却是毫发未损,将这个摆上公堂,谁也说不过去。

  王程却是自信地笑道:“放心吧,我会摆平他们。”

  于君沉声道:“这些家伙来港岛胡作非为,就要狠狠的打。要是他们再敢找王程的麻烦,你就给他们来狠的。”

  经过港岛七八十年代的老警察,果然不一样,于君说的话就让韩时非苦笑不已,现在时代不同了。

  霍有文低声道:“我已经让我们家族的律师过来了,全权代理王程这件案子。”

  韩时非稍微松了口气,心道总算还有个文明人,道:“有律师就好办。”

  “到时候说不定用不上律师,他们不敢告我的。”

  王程摇摇头,还是满脸的自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