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章 谁给你嚣张的勇气?

第二百三十章 谁给你嚣张的勇气?

  看着面前的两个满身肌肉的魁梧大汉,王程和王媛媛都没有丝毫的紧张。【】小姑娘王媛媛是因为经历过了一次次事情,一直都保持着对哥哥王程的绝对信任,所以一点也不害怕,只是小脸上满是讨厌的神色。

  王程看着两人,心道除了一身肌肉,和一把力气,还有什么?

  还有一点点的格斗技巧,也就是所谓的自由搏击。这个大汉抓过来的手掌,就有一些擒拿的味道,可惜太过粗浅。

  王程一把就抓住了大汉抓过来的手掌,这家伙的手掌几乎是王程的两个手掌大小。王程只能抓住对方的两根手指,巨大的力道比对方更为强悍,瞬间发力,咔嚓一声脆响,直接将这大汉的两根手指捏断了。

  “啊…………”

  白人大汉根本反应不过来,因为王程的动作太快,剧痛袭来,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急忙后退想把手收回来。

  可是,王程会让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史密斯先生,卡尔先生,你们真的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和错误的事情。”

  王程冷冷地说着,一把将面前的白人大汉拉过来,另一个拳头直接朝着对方的脸上招呼。

  砰!

  一声闷响。

  这一拳王程只用了五分力道,所以白人大汉只是被打的后退出去,高挺的鼻梁直接塌陷了下来,鲜血直流,意识都有些模糊,步履踉跄。

  起身要先一步离开。认为一切都已经尽在掌握。只需要回美国等结果的卡尔和史密斯都愣住了。停下脚步看着王程,两人目光惊异地看向被王程捏断了手指,并且被打的鲜血直流的下属,都是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这三个大汉可都是卡尔从自己研究所的保安当中专门挑选出来的精英。虽然战斗力比不上那些专业的雇佣兵,可是一个人也绝对能轻松的摆平三五个普通人。

  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孩子打的这么惨?

  另外一个冲上去的大汉看到这一幕也是被惊的不行,急忙抓住机会冲上去想将王程抱住,以双手强大的力量来制服王程。给剩下的同伴制造机会。因为卡尔之前吩咐过,只能要活的,而且不能受伤,所以他们都没有带武器。

  “天真!”

  王程对冲上来张开双手准备抱住自己的大汉冷哼了一声,瞬间就是一拳挥出,这一拳几乎是八分力道。

  轰!

  大汉一米八五的个头,被王程打的直接倒飞出去,身在空中,就吐出鲜血,飞出五六米远。摔在桌子上,将一张实木桌子都撞的粉碎。

  这一幕。直接将刚才在观望,此时正准备冲上来帮忙的另一个大汉吓的不敢动了。

  一拳把超过一百公斤的大块头打飞出去?

  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史密斯和卡尔几人看着王程那站在原地的消瘦身形,和他们的大块头根本不成正比,这是怎么做到的?

  王程看着目瞪口呆,一动不动的卡尔和史密斯,露出一丝微笑,用流利的英语说道:“卡尔先生,现在你觉得,你还能一句话来决定我和我妹妹的生死吗?你还觉得,你已经掌握了一切,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吗?你还觉得,你能把我和我妹妹带到美国,用我妹妹来控制我,帮你制造巨大的利益吗?”

  卡尔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冷酷和自信,只有震惊,和一丝惶恐,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目标的人物的信息更是远远才超出了他们的了解。

  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个中国少年的拳头会是如此的恐怖。

  喉头抖动了一下,卡尔咽了咽口水,嘴唇颤抖了一下,看着王程,声音都有些震颤地道:“王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我只是想请你去美国做客,我是一个好客的人,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史密斯也反应过来,急忙点头附和道:“对对对,王先生,真的是你这样。你误会了,我们都是科学家,都是博士学位的科学家,是文明人,我们不会做违法的事情。”

  王程一手拉着小姑娘王媛媛的小手,慢慢地走了过去,依旧保持着微笑,不屑地道:“你们觉得我是白痴吗?会相信你们现在说的话?或许,你们觉得,这些话可以忽悠港岛的警察?”

  在场的几人听到警察两个字都是浑身一震。

  地上的两个大汉挣扎着爬起来,和另外一个大汉一起站在史密斯和卡尔的身前,一个个还是凶狠地盯着王程。

  “我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王程脚下的步伐没有停,好像对眼前的三个大汉视若无物,继续说道:“你们两位所谓的科学家,博士,还想对我和我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情。两位博士先生,说实话,我真的很失望。我第一次见到史密斯先生的时候,印象不错,我知道美国做科研的艰难,完全要自己去找资金。”

  “可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把注意打到我的身上来了,呵呵……我只想说,你们找错人了。”

  三个大汉警惕地看着王程,之前没动手的大汉沉声喝道:“停下。”

  王程的脚下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眨眼间就来到了三人的面前,三人一时间都有些不敢主动动手。可是王程却是毫不客气,一拳含怒而出,拳风发出呼啸,经过最近重新领悟的大地锤法施展而出,拳头如一座山峰一般的砸过去。

  “不,王先生,你听我们解释,我们不是坏人……”

  卡尔完全失去了沉稳的风度,急忙大声解释道:“我是想给你更好的生活环境,你知道我们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

  回应他的是王程的全力一拳。

  轰的一声巨响。

  挡在王程身前的大汉直接被打的飞出七八米远,撞在墙壁上。好像墙壁都抖动了一般。当场就晕了过去。被击中的肩膀直接被打的骨骼扭曲,看的几人心中发寒。

  另外两个大汉急忙闪开,根本不敢挡在王程的面前。

  卡尔和史密斯立即就是直面王程,两人都被王程刚才的三拳吓的面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急忙转身就一起朝着门口冲去,想要离开这里。

  可是,王程的速度更快。一步上前,毫不客气的一拳就打在卡尔的背后,将卡尔打的飞出去撞在前面的史密斯身上,两人一起撞在门上,狼狈不已。

  王程拉着王媛媛,朝着两人走去。

  这时候,两个刚才退后的大汉瞅准了时机,当王程走过去被卡尔两人吸引注意力的的时候,两个大汉一起冲上来从后面扑上来。两人分工明确,一人扑向王程。一人抓向小姑娘王媛媛,显然两人的真正目标是王媛媛。他们知道想正面抗衡这个神奇的中国少年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抓住人质,才能有胜利的可能。

  这个小姑娘肯定是他最在意的人。

  王程也是在这一刻猛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就是一拳,砸在其中一人的胸口,力道稍微留手了。他也害怕打死人,只是将其打的向后飞出去。看到另外那抓向王媛媛的大汉,王程就是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在其膝盖上,将其膝盖当场踢断了,那骨骼咔嚓一声脆响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整个小腿都断掉的情形,让倒在门口的卡尔和史密斯看的都渗透出了一身冷汗。

  两人都同时在心中狂喊:我们到底找了怎么样的一个恶魔?我们竟然妄图绑架这个恶魔给他们做白工?

  卡尔狠狠地瞪了史密斯一眼,因为就是史密斯去找的他。可是,史密斯也是毫不示弱地瞪着卡尔,因为是卡尔出的主意要强行绑架王程的。

  啊………………

  被一脚踢断了膝盖,白人大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被王程一把抓住肩膀,随手丢在一边,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

  看着王程如此冷酷随意的动作,卡尔和史密斯想到这肯定不是王程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就又是心中发冷,本能的不断后退。

  王程收拾了三个大汉,来到卡尔和史密斯的身前,眼神冰冷至极,道:“两位科学家先生,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史密斯嘴唇颤抖着,语无伦次地说道:“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们不是要绑架你和你妹妹。我是无辜的,如果你要抓,就找他,都是卡尔的主意,我让他花大价钱购买你的配方,是卡尔说要绑架的,我真的是无辜的,求你放了我。”

  卡尔急忙大声道:“是你,都是你,史密斯,是你告诉我他是一个中国的傻小子,是你说我们可以轻易的搞定。一切都是因为你,我才是无辜的,我是被你骗来的。”

  王程看着争吵的两人,心中烦躁,冷哼一声,上前就给了两人一人一脚,都是踩在了腹部,两人顿时疼痛的不敢说话了。

  两人齐齐发出一声惨叫,抱着刺痛的腹部在地上打滚。

  王程看到这一幕,没有丝毫的同情。而且,这一脚也是有许多门道的,不只是有些痛而已,还让两人的脏腑逐渐衰竭,因为脏腑之间的几处最重要的大穴以及血脉都被他破坏了。

  医生救人很难,可是要杀人却会很简单。就和创造很难,破坏很简单是一样的道理。王程如此医术高超的中医,同时还是内家拳高手,精通人体血脉变化,想要不着痕迹的杀个把人,那真的是很简单,就看他想不想做。

  “你是个恶魔,你是杀人犯,你不能这么对我,就算我是犯人,你也不能对我们动手,我们是有人权的。你私自殴打我也是犯法的,我要告你……”

  卡尔在地上打滚,脸上满是汗珠,山羊胡子也是一团糟糕了,对着王程大声地呵斥道:“我要报警……”

  史密斯比较聪明老实,只是捂着独自在地上微微发抖,不敢说话。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程。

  王程让小姑娘王媛媛回自己的房间去。事情到现在已经结束了。他是故意让小姑娘看到这一幕幕。小姑娘经过上次亲眼看到蓝罗杀人的事情,就变得话少沉默了。王程一直在试着让她改变,之前用安慰的手段效果不是很明显,现在王程就索性让她看到更多残酷的画面。

  目送小姑娘安静地回房间,王程才坐在沙发上,看着依旧大声吵闹的卡尔,自顾自地拿出电话来,道:“如你所愿。卡尔博士先生,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不用谢我。”

  卡尔瞬间停下了声音,面色变得更为苍白,急忙喊道:“不,王先生,你不能这么做,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把我们都打伤了,警察来了你也会有很大的麻烦。你现在放了我们,让我们走。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们不会追究你打伤我们都的责任。”

  “可是我想追究你们妄图绑架我和我妹妹的责任。忘了告诉你们。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录音了,绑架未成年人,不知道会法律上会怎么处置你们?”

  王程对卡尔不屑地说道,随后拿出电话,拨给了韩时非。

  史密斯也忍着剧痛开口道:“王程先生,我们真的是科学家,都有博士学位,你不能这么对我们。刚才的事情,是我们错了,我们愿意给你赔偿,卡尔博士很有钱,他会给你很大一笔钱。”

  卡尔也逐渐冷静下来,知道这时候是出血的时候,也是点头说道:“对对对,我很有钱,我有很多钱,只要你现在让我们走,我给你一百万美元。”

  看着王程依旧在打电话,卡尔急忙再次喊道:“一千万美元,我给你一千万美元。”

  王程还是没有停,卡尔又喊道:“五千万美元。”

  电话通了,王程淡淡的对卡尔和史密斯说了一声:“我有钱。”随后对电话另一边的韩时非说道:“韩队长,我遇到麻烦了。”

  韩时非此时正在路上开车,他刚刚从警察总署出来,准备去回家去看看于君,他和于君住在同一栋楼很方便,心里也想着给王程打个电话,因为明天就是给于君治疗的时间。没想到这时候王程的电话就打来了,而且开口就说遇到麻烦了。

  当下,韩时非就是面色严肃下来,急忙将车子停在路边,道:“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儿?对方是谁?”

  他没想过王程会吃亏,他自己在王程手上都占不到便宜,别人找王程的麻烦只会是自己吃亏。而现在王程给他打电话,他知道八成是让他去善后的。

  王程看着沉默下来的史密斯和卡尔,道:“有两个美国来的博士带人来想绑架我和媛媛去美国,我现在就在半岛酒店的房间,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这里的。当时情况危急,迫于无奈,我只能反抗,失手把他们都打伤了。我有他们的录音证据,你过来看看吧。”

  清醒着的卡尔和史密斯都是心中狂吼,哪里与偶什么情况危急?一直都是你在欺负我们好不好?我们才是受害者?

  可是,他们不敢喊出来,也知道说出去可能也没人会相信。

  那头的韩时非无奈地笑了笑,心道果然如此,可是这事儿他还得亲自去跑一趟才放心,所以说道:“好吧,我马上带人过去,你保护好现场。”

  王程看了看现场,笑道:“好,我会保护好现场。”

  躺在门口的卡尔也是急忙拿出了电话,手指有些哆嗦地拨了出去,接通就沉声道:“我在中国港岛有了很大的麻烦,马上派最好的律师过来,记住,是马上,现在立刻过来。”

  然后,卡尔挂了电话,龇牙咧嘴的挣扎着站起身来,看向王程,沉声道:“王程先生,我之前的确是做了错误的决定和错误的事情。可是现在你也绝对做了错误的决定和错误的事情。”

  王程看着卡尔,扬了扬眉毛,语气好奇地道:“哦?为什么是错误的?”

  “因为就算我有罪,我也会回美国,港岛无权审判和关押我。在美国,就算我判了二十年,我也有一万个办法在一星期内走出监狱。”

  卡尔表情恢复了一些自信,语气沉稳地说道,看着王程目光又有了一些居高临下的味道。

  王程心中一动,站起身来,好笑地道:“你确定你能走出去?”

  卡尔还是自信地看着王程,他肯定王程不敢继续伤害他,更不敢杀了他,还是自信地道:“我确定,到时候我还会来找你,想办法把你的秘密换成金钱。”

  王程走了过去,卡尔神色紧张起来,沉声道:“你要做什么?”

  王程上去一巴掌扇在卡尔的脸上,将其打倒在地上,几个大牙都甩飞出去,沉声道:“麻烦你弄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再给我嚣张,卡尔先生。”

  卡尔浑身颤抖了一下,他一向都是自信,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在全世界也几乎没有失手过,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会如此,却是几乎忘记了现在他的处境

  王程一脚又是踩在他的大腿上,咔嚓一声脆响。卡尔顿时双眼瞪的大大的,一声惨叫,大腿骨骼被踩碎了。

  “卡尔先生,你还能一星期内走出监狱吗?”

  王程沉声问道。

  你一个绑架犯,被收拾了不老老实实的等待警察和律师来救你,你还在这里嚣张的炫耀你的自信和关系金钱?

  谁给你的勇气?

  王程不屑,不过最近几天心中的郁气和怒火也发泄了一些,让他浑身都轻松了一些。至于眼前这些人的伤势,他丝毫不在意,他有分寸,不会致死。而且,这些人,也是死不足惜。要是在荒郊野外,现在或许就是一堆尸体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