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布局第一步!

第六百三十八章 布局第一步!

  在港岛和南洋等地,如武术这种有古老传承的文化精粹比内地更有市场,也更能得到华人的普遍认可。

  王程在内地经过官方的宣传和几场比武的强势表现,固然能得到极高的人气和崇拜,可是他在南洋等地绝对更加被承认和认可,这是一种传统文化的象征。

  当年从北方迁徙到港岛和南洋等地方的华人,大多都是商人和练家子,寻常的老百姓拖家带口是不愿意跑这么远的地方的。而且没家当没工夫,寻常老百姓也不敢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如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更有安全感。

  在四五十年代人口迁徙兴起的时候,港岛甚至有武馆一条街,那一条街上几乎全都是从内地迁徙过去的练家子所开的武馆,同时许多老师傅还兼职开医馆,所以自古也有一个说法,医武不分家。

  会武术的大多都会几手医术,会医术的也多少会一些内家呼吸秘法,这两者是共通的。

  可是,如王程这样在医术和武术两个领域都达到顶尖水准的,在整个中华历史上也没有几个。

  何家盛也上来抱拳笑道:“王程医生,我们这次拖了你的福,在港岛也是名声见涨呀。很多人都找我和老霍,还有老杨,想认识你,不过我们都知道你喜欢清静,不想被打扰,所以我们都推了。”

  大风水家和顶级中医,在港岛南洋区域几乎就是上层认识才能结识的存在,普通人最多也就是看个跌打医生,见识一下街头神棍。

  所以,王程扬名天下,港岛和南洋的一些大家族就主动想找上门来结识,给自己增加一些活命的保障,以备不时之需。

  王程松开霍有文,拍了拍霍有文的肩膀,见到这家伙的下盘又稳了不少,可见最近功夫也没有落下。转身对何家盛抱拳笑道:“何老爷子,您这么说我可不敢当,我就是个毛头小子而已,路还很长。两位进来坐吧。”

  何家盛这时候对王程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神色稍微有一丝惊异地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王程,随后才笑呵呵地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看来王程医生你最近的确变化挺大,其实对年轻人来说。这样是好事,锋芒毕露自然是应该的,可是也有过犹不及的道理,盈满则亏。到了王程医生你现在的地步,其实已经站在了巅峰,获得了天下第一的称号,也是时候内敛锋芒了。”

  在何家盛等人一贯的认识印象当中,王程就是一个极其强势,极其自我的少年。可是因为王程本事不小,医术神奇。所以大家对他的这种性格脾气也慢慢地认可了,认为这本身就是奇人异事应该具备的。

  可是,王程终究是少年人,还是练武之人,这种太强势的性格迟早要吃亏。

  他现在看到王程表现的如一个普通人一样的温和态度,神色间也没有了以前那种表现在脸上的骄傲和自信,心中很是欣慰。

  这说明,在心境上,王程有了极大的进步。

  内敛,并不是退让。而是该出手的时候才出手。

  王程自从领悟了一些佛门心境之后,再加上地煞拳法的境界也达到了高深境界,逐渐的转变了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

  强者的根源,是有一颗强大的心。然后才能顺势拥有强大的力量。

  空有强大的力量而没有一颗强大的心,也只是徒有其表,并不算真正的强者。

  王程经历这么多事情,心智已经是坚若磐石,信心已经坚不可摧,所以不需要表面上的强势来营造一种强者的心态。

  他心中深处自然而然的就是一种强者的心态。是一种发自骨子里自信。

  一般自信的人可以分为三种,一种自信在表面上,一种自信在心里,还有一种是自信在骨子里,仿佛与生俱来

  王程此刻就是自信在骨子里。

  三人走进别墅里面,王媛媛和王晓琳,以及王樱和张绍云都还在练武,没有王程说话,他们谁都不能停下。

  霍有文和何家盛两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有些好奇,不知道王程是在任何培养徒弟,但是也没有多问。

  王建海和陈阿姨见到来客人了都出来招待,给他们倒茶。

  一番客套之后,几人分宾主坐下,王建海夫妻两见是王程自己的事情,没有多问,说了两句热情招待的话就走了,留下王程三人坐在客厅里。

  王程对何家盛关心地问道:“何老现在身体感觉如何?我还有一次治疗没结束,本想最近就去港岛一趟,没想到您亲自过来了。”

  何家盛喝了一杯茶,活动了一下胳膊,脸上满是轻松地笑容,道:“王程医生,您的医术我是真的佩服。我这病全世界都没法子,没想到真的被你治好了,您真的是神医。最近我感觉很好,定期去做检查,我的血糖很稳定,都已经和普通人差不多了。”

  “那就好。”

  王程伸出手抓起何家盛的胳膊把了把脉,查看了一下脉象,微笑道:“你病情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很稳定。等会儿我就给你扎扎针,结束最后一次治疗,以后你的糖尿病应该就不会再复发了。”

  “没事,你随便安排,反正我信得过你,就算你现在让我喝砒霜,我也不含糊,呵呵。”

  何家盛很相信王程,随后又略微严肃地说道:“不过,王程医生,最近港岛来了几个人想拜访我,我都拒绝了。我专门派人调查过,他们都是来自欧美几个生物医学实验室的人。不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了解了我的病情,知道我的糖尿病被治好了,所以想找我本人了解,还想联系你。”

  “我和老杨,还有老霍都没有见他们,也没有透露你的联系方式。”

  何家盛脸上很是严肃认真,表示自己会尽可能的保护王程的信息和身份不被泄露。

  他知道上次来自己家的那两个美国的医学博士就给王程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如果现在那些人也是来者不善的话,那他会很自责,因为他的事情。再次让王程陷入了麻烦。

  霍有文也低声说道:“这事儿我问过韩队长,他说那些人来头都不小,都是来自欧美几个比较著名的生物实验室,和欧美的不少财团都有联系。背景很大。你给何老治疗糖尿病的事情,对医学界来说,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情,这里面蕴藏的利益大的不可想象,那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我这次和何老来,就是给你说说这件事,让你小心点。如果有人通过其他渠道找到了你,你也提前有个准备。正好何老最近被许多人拜访,也想安静的休养一下,就一起来了江州。”

  这就是两人一起从港岛过来的原因。

  王程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听两人将话说话,眼中闪烁着一丝丝自信无比地光晕,微笑着对两人说道:“没事的,他们要是光明正大的来找我,肯定不敢背地里使阴招。如果他们敢来阴的。我不相信他们在我中华大地上还能把我怎么样,那肯定是他们自讨苦吃。”

  “还要多谢两位专门来告诉我这些,算起来,上次那两个博士现在估计已经很后悔了。”

  他想到自己在那人身上留下的截脉手法,嘴角就溢出一丝笑意,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生不如死的滋味,肯定让那人悔不当初。

  霍有文这时候突然站起身来,来到王程跟前,双眼神色坚定。严肃无比地抱拳说道:“还有一件事。王程,我想拜你为师,入武圣山门下,还请你收下我为徒。”

  王程也是紧忙站起身来。让开半个身位,不接受这个礼仪,皱眉道:“霍兄,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我可不能受你为徒,我们是朋友。再者。你早就已经拜入黄师傅门下,已经是有师门的人了。”

  霍有文严肃地说道:“这也是我师傅的意思。我师傅乃是国术黄氏一脉传承,当年是南粤十虎之一,不过我师傅说,黄氏一脉在国术当中也不是多么高明的传承,我师傅就让我拜入你门下,学习武圣山武学。”

  王程微微皱眉,仔细凝视着霍有文,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霍有文脸上有些期待。

  不过,王程终究是摇摇头,眼神坚定,平静地说道:“有文,我还是不能收下你。你是黄师傅的弟子,就算黄氏一脉现在式微,我也不能这么做,你也不该如此轻易地离开黄家武馆,黄氏一脉现在更加需要一个出色的传人来重整声威。”

  霍有文的神色顿时有些失望,可他心中其实也想过这种结果,失望之色只是一闪即逝,当下就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和你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不过我师傅让我如此,现在我回去也好给我师傅回个话。”

  其实,霍有文开始也不想这么做,他也有一份固执,既然已经拜了师,自然就不能再改换门庭,那传出去肯定有人笑话,说他势利眼,或者是嫌弃黄家武馆什么什么的。

  只是,黄师傅让他来试试,他也就只能来试试。

  国术拳法传承几百年,也只是百年前出现了一丝兴盛的迹象,出现了三大神话宗师,威震天下。可是随后这强盛的苗头就如流星一般消失,不再有任何出众之处,和几大门派传承前年的古拳法比起来,弱的不是一点半点。

  王程想了想,又对霍有文严肃地说道:“不过,我可以把另外两门拳法传给你。”

  上次从王强等人手中得到那几本出逃高手的拳法的时候,王程就有这种想法,将那几本拳法直接广泛传播出去,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国术虽然不是最强的,却是最主流的,被最多的老百姓所认识,而其中也有所缺陷。

  如果将岳氏内家拳和天鹏密传传出去,那肯定会让几乎所有的国术武者和国术家族都受益。

  而且不是一点半点的益处,而是天大的好处。

  可是,经过和师傅长鹤道士的商量,他心中也有所顾忌,一旦传播过广,后果难料。

  但是,他可以控制范围,只给自己能掌控的人。

  眼前的霍有文显然就是这一类人,不可能为非作歹,更不可能将来和王程为敌。

  何家盛和霍有文都是神色微微一愣。

  即便是何家盛这个外行人都知道,武学拳法有各自的门派传承,是不能随意乱传的。

  王程看到两人神色,当下就解释道:“不过,这当然不是我武圣山的武学。而是我无意之中得到的武学拳法,内家秘法很是全面。”

  霍有文摇摇头,开口道:“王程,我看还是算了。即便是意外所得,那肯定也是有名有姓的,你随意传给我,就是犯忌讳的事情,到时候就给你找麻烦了。”

  “呵呵,有文,你就不需要推辞了,等下我就把拳谱给你,你自己拿去抄一份,原本给我留下就好。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几本拳谱,我是可以完全做主的。如果有谁找你麻烦,你大可以直接报我和武圣山的名号。”

  王程微微一笑,极其自信而霸气地说道。

  霍有文眼神微微一凝,大致猜测到这拳谱的来路或许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但是能让武圣山收藏的,也定然不是普通的拳谱,当即就不再拒绝,严肃地说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虽然你给我的不是武圣山武学,但是我今天承你的情,以后我就将我当做是武圣山一系的人,如果武圣山和你王程但凡有所需要,我霍有文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王程摇摇头,无所谓地说道:“有文,你这话就说的言重了,刀山火海的肯定是没有,大家都是练武之人,在现在这个世道,互相提携是应该的。”说着,他又看向何家盛,说道:“何老,我先给你治疗吧,早点结束,你老也早点安心!”

  何家盛呵呵笑道:“好,早点去了我的病根,我也好安心休养。”

  说着,王程就带着何家盛和霍有文去了书房,先将岳氏内家拳和天鹏密传两本拳谱给了霍有文,让他去誊写,才开始给何家盛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