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两位博士来访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两位博士来访

  何家盛的病情也恢复的很好,经过上次他弟弟的事情,他再次把自己的私人医生叫了过来住在了何家别墅,每天都会检查一下。【】不过,他叮嘱了私人医生必须保密。他自己也知道,有人能治好糖尿病这件事传出去会有多轰动。

  他害怕给王程带来麻烦,目前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上次参加霍家酒会在场的几个豪门家族,并且大多数都不太相信。

  王程来到何家的时候,何家盛如前两次一样亲自出来迎接,精神和身体都显得很好。王程见到这样的情况,心中也放下心来了。目前为止,他治疗的几个病人的病情恢复都很好,没有出现病情反复恶化的情况。

  在何家先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何家盛见到王程和小姑娘王媛媛的饭量比上次更大了,也好玩儿的是笑了起来。

  饭桌上,何家盛提起了一件事:“王程,上次来的那个美国糖尿病专家史密斯最近一直都在联系我,说想给我做一个专题,要把我的病情发展都记录下来,直到我康复,还要发表出去。他还想要你的联系方式,说想跟你了解详细的治疗糖尿病的经过。”

  王程正在吃一块牛肉,皱眉道:“没兴趣,何老你直接回绝吧,让他也不要再联系你。”

  何家盛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给他说的。”

  和王程接触的几位病人和家属都知道王程的性格脾气,就是不喜张扬。让他们奇怪的是,王程医术奇高。可是却似乎不想在行医这个行当一直发展下去。所以并不看重名气。反而更加注意保密。

  吃了饭,王程没有耽误时间,就直接开始了给何家盛的治疗。

  有了前面的治疗基础,王程后续的治疗都会变得简单,只需要根据基础治疗理论来继续下去维持身体的康复就好了。每次治疗都会变好,一直到何家盛的身体真正康复了,身体技能自己可以维持正常的运转了,治疗也就结束了。

  目前来看。王程推测可能至少还要进行二十次左右的治疗,比他第一次预测的五十次治疗少了一大半。

  治疗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治疗完成,王程就直接向何家盛告辞了,他还要去下一站黄德林家里,然后明天上午去于君家里。还好这次给霍白星的治疗结束了,下次来就能轻松一些了,不然的话王程可能就会有些烦了。

  霍有文开车,送王程和王媛媛朝着黄氏武馆开去,说道:“王程。我师傅最近的气血恢复很好,他说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突破了。你觉得。他需要再等等吗?”

  霍有文想问的是,他师傅黄德林还没有完全康复的心脉上的伤势会不会影响突破,和突破以后的气血搬运情况。

  王程想了一下,摇头道:“暂时还是不要突破境界的好,等心脉彻底恢复,效果肯定会更好。”

  修炼现代国术的武者气血搬运进入抱丹境界,是最为重要的一个境界,也是真正的区分是否是内家拳高手的一个境界。

  明劲,暗劲,化劲,三大境界都是对力和劲的描述以及修炼,即使不修炼内家拳,主修八极拳等等几大威力极大的外家拳法也是能达到的。可是要进入抱丹乃至是之后的凝罡境界,都必定要主修内家拳才能做到。

  内家拳主导气血搬运,心脉是重中之重,华夏内家武学都是如此,以心脉为人体核心。不像王程从于君那里学来的印度婆罗门教的核心呼吸法门,乃是以肺脏为主,所以即使于君心脉几乎断绝都能维持生命。

  霍有文点点头,记下了王程的话。

  一路来到黄氏武馆,王程这次终于看到这里恢复了平静,没有前面两次来的时候看到的吵闹和争执,袁成清等人终于是不敢再来了。上次签订合同之后,袁成清最近都在安心的经营自己的武馆,扩大的招收弟子的范围,以此来赚取每年要给小姑娘王媛媛支付的大笔房租。

  “哈哈哈,王程你终于来了,我又准备了好酒,晚上我们再喝一杯?”

  黄德林见到王程,上来就是哈哈大笑地说道。

  练武之人都会有一份豪爽,江湖有话,没有一起喝过酒的,都不算是兄弟。而即使是仇人,只要一起喝过酒了,那也会显得亲切,仇恨会被冲淡一部分。

  王程急忙摇头,哭笑道:“不了,黄师傅,咱们这次不喝酒了。我明天还有事赶回去,所以早点给你治疗了,我就回酒店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去给于sir治疗,完事儿了我就直接回去了。”

  黄德林听了,很是遗憾,干脆地道:“好,既然你有急事,那我就不强留你了,不然耽误你的事,我可赔偿不起,下次来了再喝。那你现在就给我这把老骨头扎扎针,我最近感觉气血强劲了许多,好像都能突破了。”

  “黄师傅可要注意了,最好等我治疗完成了再突破,如此才能有最好的基础,你也知道基础对我们练武之人的重要性。”

  王程对黄德林严肃地说道。

  每个进入抱丹境界的大宗师高手,必定都是有深厚的内家拳基础。一些基础浅薄,气血搬运不够浑厚的,一辈子都难以进入这个境界。

  黄德林急忙郑重地点头,他也是行医之人,自然知道这个,笑道:“我知道,可是过了十几二十年,终于可以突破了,我就激动了,有些忍不住。现在听到你这么说,我就能控制自己了,哈哈。”

  王程也是笑了起来,他知道每个练武之人对突破境界的那种渴求。有时候明知道会有后遗症,可是也忍不住那种渴望的吸引。

  给黄德林的治疗时间也不长,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

  王程的几个病人之中。包括已经彻底治愈结束的唐老和霍白星。只有两个病人是他真正心甘情愿的愿意治疗。并且治疗的过程是有所期待的。

  其一就是黄德林,因为黄德林处于化劲巅峰圆满境界到抱丹境界的过度,已经领悟了抱丹的气血搬运之法,治疗过程中,从他的血脉变化之中可以看到许多气血搬运的奥秘,这也是发展了百年的现代国术的内家奥秘。

  另一个就是于君,也是因为气血的奥秘。于君的主要气血搬运之法乃是印度婆罗门教的核心法门,非常的神秘。是和华夏内家法门截然不同的系统,王程对这个也是充满了好奇。

  所以,给这两人治疗的时候,王程都是带着探索的心思的。经过给黄德林两次治疗,他已经根据其气血搬运的部分奥秘改善了自己的一些呼吸和气血运转的瑕疵。小小年纪,他已经将道家三大基础拳法和地煞拳法之中的一些气血搬运之中的不适之处完善了一些。

  长鹤道士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想。他练武近百年,也从没想过武圣山武学的核心呼吸奥秘之中是否有什么瑕疵。而王程练武的时候,因为一种偏执的掌控,所以对武圣山武学也有了探索的心思。

  治疗完毕。黄德林感觉心脏的跳动更为有力,呼吸之间。气血搬运更为圆润如意,几乎下一刻就有气血凝丹的冲动。不过他想到王程的话,急忙压制了心中的冲动。

  时间已经是黄昏快要天黑了,王程没有在黄德林的武馆留宿,而是去了一直留着房间的半岛酒店。还是霍有文亲自送的,并且和上次一样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一起住了下来,方便王程有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

  呼!

  回到房间的时候,王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这一天他几乎是脚不沾地,让小姑娘将东西拿到卧室去,然后给孙清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立即接通了。

  话筒里孙清直接说道:“唐书记刚才在省城给我打电话了。”

  王程坐在沙发上,微微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平静地道:“唐书记怎么说的?”

  “余仁刚伪造了一份刘超英签字的全权委托治疗协议,并且他承认了自己的手术失误。不过他把治疗失误的责任推给了我们市医院的治疗设备不好,他说是因为手术室的环境不好,设备差,所以才会失误留下酒精棉在刘老的肺部伤口。”

  孙清继续说道:“省城医院也给了处罚意见,给予余仁刚通报批评,赔偿刘老十万损失费。”

  说道十万损失费的时候,孙清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一位大宗师级别的武者一辈子的努力就值十万?

  “刘老现在情况怎么样?手术顺利吗?”

  王程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暂时将余仁刚的事情放在一边,关心的问道。

  “手术很顺利,已经把酒精棉拿出来了,有了你之前的治疗,刘老的身体很稳定。”

  孙清回应道。

  “那就好,我先挂了,明天我就回去。”

  王程对孙清淡淡地说道。

  “好,刘老的事,王程你看开点,刘老还活着就好。”

  孙清想了想,说了这么一句话。

  王程眉头微皱,随后呵呵笑了笑,道:“呵呵,我知道了。”

  随后,就挂了电话,王程脸上的笑容消失,就这么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的吓人,眼神直盯盯地看着外面的暮色,眼神却是没有焦距。

  叮……

  这时候,敲门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小姑娘王媛媛刚刚从卧室出来,换了一身轻爽地衣服,快步走过去将房门打开,几个外国人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

  “王程先生在吗?”

  为首的一个留着一缕山羊胡须的中年人说着蹩脚的汉语,双手背后,目光扫视。

  听到声音,王程顿时站起身来,转身看过去,小姑娘急忙跑回来站在哥哥身边,也是双眼紧紧地盯着这几个人。

  五个人。

  有一个是王程认识的。

  就是今天何家盛才和他提到的,上周给何家盛检查身体的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史密斯。

  王程本来心情就不好,看到这一群来势汹汹的外国人。直接沉声道:“我就是王程。你们找我做什么?不管你们做什么的。我都不欢迎你们。”

  史密斯教授从中间走了出来,他的汉语是这几人当中最好的,对王程微笑道:“王程先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史密斯教授,博士学位,研究治疗糖尿病已经二十年了。”

  王程点点头,语气依旧不善地道:“我记得你。我说过,我不想看到你们。”

  史密斯一愣,想起上次不太愉快的见面经历,笑着解释道:“上次的事情请您谅解我,当时我也是迫于无奈,那位何先生答应给我研究赞助资金,我才过来的。可惜事实证明他是个骗子,最后我一美分都没有拿到。”

  “这些事和我没关系,你今天来找我做什么?”

  王程皱眉问道。

  史密斯又露出微笑,挥手指着自顾自坐下来的那山羊胡子中年人说道:“这位是来自美国道克研究机构的卡尔博士。”

  中年人卡尔博士对王程微微点头致意。目光有些轻轻地看着王程,淡淡地道:“我听史密斯说。你有治疗糖尿病的方法,我有些好奇你这么年轻,是怎么做到的,中国的确有些神奇的地方,不过这些不重要。我看了那位何先生的病历资料,的确康复明显,身体机能几乎恢复了。我想得到你手里治疗糖尿病的秘密,价钱随你开。”

  卡尔身后站着三个身材魁梧的白人大汉,每个人都是身材高大,肌肉隆起,眼神淡漠地看着四周。

  房间内的气氛有些压抑。

  王程伸手将王媛媛拉到身后,皱眉看着卡尔和史密斯,沉声道:“这是我自己的医术,我也没想过要出售,所以你们走吧。”

  卡尔伸出一只手,酷酷的打了个响指,身后一个大汉转身去将房间门反锁上了。

  王程瞬间浑身一震,神色也楞了下来,他没想到,在这里,对方敢胡来,沉声道:“你们要做什么?”

  史密斯有些无奈地说道:“王先生,我们都是研究者,都是科学家,我们的梦想是想造福全人类的。你知道每年全世界都多少人因为糖尿病而承受痛苦吗?现在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你的方法非常的好,可以说是治疗糖尿病的奇迹。”

  “难道你就不想让全人类都从糖尿病的阴影当中解放出来吗?”

  王程呵呵笑了笑,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味道,淡淡地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们都能赚到数不清的金钱吧?”

  卡尔耸耸肩,表情冷酷,平静地道:“这和我们的目的并不违背,我们给他们治疗,他们付出费用,这就是一笔交易。我们是科学家,可我们也是商人,不能制造利益的科学家会饿死的。王先生,我的研究机构有美国政府的背景,只要你加入我们公司,我可以帮你办绿卡,你和你可爱的妹妹都能移民享受美好的生活。”

  金钱,永久的美国居住权,这是卡尔拉拢不少华人的有效手段。他认为,这个小小年纪的王程,绝对会屈服。

  这个社会,谁不是为了钱而在努力?

  可是。

  王程却是直接摇头,沉声道:“我没想过解放全人类,也没想过赚大钱,更没有想过离开我的祖国,我现在已经满足了。我再说一次,我不想出售任何东西,请你们现在离开我的房间。”

  史密斯对卡尔说道:“卡尔先生,看来我们的劝说失误了,现在看你的了。”

  卡尔自信地微笑道:“我就知道会出现意外,所以我做了两手准备。放心吧,船已经在码头停好了,随时可以走,现在只需要把他们带过去就好了。”

  两人对话是用的英语,他们以为王程听不懂,却是没想到王程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体内气血已经高速运转了起来。

  “你们是想用强的了?”

  王程沉声说道,这一句说的也是正宗的美式英语。

  卡尔和史密斯都楞了一下,随后都露出一丝笑容。

  卡尔笑着看着王程,语气随意地道:“没想到你的英语也这么好,那这样就更完美了,你去了美国一定能尽快的适应我们的生活。你的妹妹这么可爱,我想你为了你妹妹生活的更好,你也会在美国努力工作,对不对?放心,我对员工很好的,只要你能给我创造足够的利益。”

  说着,卡尔一挥手,对身后的两个大汉说道:“把他们都带走。”

  说完,卡尔站起身来,酷酷的摸了一下衬衣领子,就要离开,颇有美国大片里面的老大的姿态和作风。说话酷酷的,一切尽早掌握的自信,有强力的手下,只需要作出决定,就会有人去执行,然后就会有巨大的收货。他只需要坐下来说话,和走的时候摆好poss离开就可以了。

  好像一切都很完美。

  两个大汉面色凶狠的走上来,双手握在一起,捏动手指,发出嘎吱嘎吱的骨骼脆响,然后蒲扇一样大的手掌直接就朝着王程的肩膀上抓下来。

  “两位小朋友,为了不受到伤害,你们最好不要反抗。”

  其中一个大汉冷漠地对兄妹两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