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甩锅专家

第二百二十五章 甩锅专家

  (求支持,十二点之前还会有一更!)

  “刘超英,你冷静一下。”

  赵院长此时说话了。眼神还有些挣扎,也是看着王程和刘超英,知道刘家是练武的,动起手来可不会轻松,要是一个不小心把省城来的医疗专家重伤了,他可是要担责任的,急忙对刘超英喝道:“你是病人家属,我们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要相信我们医院,相信专家的治疗。不要冲动,这对你和你爷爷的病情都没有好处。”

  刘超英一把将手中的年轻医生丢了出去,冷哼一声,盯着赵院长和余仁刚,沉声道:“你让我相信你们?王程第一次给我爷爷治疗的时候,我爷爷好好的,后来还醒了,恢复的很好。然后,你们又找来什么省城的狗屁专家来动手术,结果我爷爷就没醒过来,你让我相信你们什么?”

  余仁刚急忙大声道:“小伙子,你可不要信口胡说。我给你爷爷动手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肯定是前面你找这个小子治疗的时候留下的病根爆发了,你最好不要相信这些骗人的中医。”

  “王程当时治疗的时候,可是有江州市专家医疗组和唐书记都亲自肯定和观摩的,陈专家都没有质疑,你说王程是骗子?”

  刘超英反驳道。

  余仁刚和赵院长都是一愣,这事儿他们都不知道。赵院长是三天前上任的,现在还在摸索情况,所以行事都是小心翼翼的。

  “那是他们都被骗了。”

  余仁刚强自坚持地说道。

  赵院长犹豫起来,心想是不是站错队了?

  这时候。王程松开了刘武中的脉搏。转头看向余仁刚。沉声道:“是你给刘老主刀动手术的?”

  余仁刚不示弱地盯着王程,也是语气低沉地道:“不错,小子,我从业四十年,我当医生的时候你还没出生。我的治疗不是你能质疑的,现在你马上走,我就当没见过你。”

  他现在知道王程的背景也不简单,所以也不敢把这顶黑锅随便的甩给王程了。为免麻烦,还是赶走的好。

  王程直接不客气地道:“那你从业四十年害死过多少人?”

  余仁刚顿时怒目而视,满脸通红地喝道:“小子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刘老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害的。给病人检查治疗,还玩手机,你这态度能是当医生的吗?是主刀医生吗?你主刀的时候,一个疏忽会留下多大的隐患?”

  王程凌厉地反问道。

  病房里再次安静下来,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赵院长都是如此,知道双方的背后都不简单。保持沉默是最好的态度,谁都不得罪。可是。弄不好说不定把两边都得罪了。

  余仁刚被王程这番话气的脸红脖子粗,提高声音喝道:“你一个小中医,也敢质疑我的主刀技术?你懂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告你污蔑?病人现在情况不行了,肯定也是你害的。什么都不懂,还敢给病人治疗,我要报警抓你,告你故意杀人!”

  王程看着余仁刚,呵呵笑了起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好,报警,现在就请你报警。”

  余仁刚愣住了,什么意思?真的报警?他一下没反应过来,他就是想吓唬一下王程而已,这事儿他也不敢闹大。可是,他身边的中年医生拿出电话来就说道:“好,报警就报警,你妨碍治疗,制造重大医疗事故,还没有行医证,报警绝对抓你。”

  余仁刚急忙一把抓住了自己下属的电话,沉声道:“报什么警,都安静。现在病人的情况需要安静,都不要吵,要是病人出事了,你们谁负责?”

  别说赵院长几个中年医生了,就是几个年轻的研究生都是汗颜,心道教授你说话能过过脑子吗?这是要把锅甩给所有围观说话群众的节奏吗?

  王程对刘超英说道:“超英,他们不报警,那你报警。就说有人草菅人命,还污蔑他人,直接叫孙局长过来,你上次见过的。”

  刘超英听了王程的话,二话不说的直接拿出手机来,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赵院长和余仁刚一下子都吓坏了。

  “别报警!”

  “不要报警。”

  两人急忙喊道。

  “刘超英,不要冲动,报警对你爷爷的病情毫无帮助。警察不能给你爷爷治疗,还是要靠医生专家。”

  赵院长继续说着毫无实质信息的忽悠说辞。

  余仁刚喊道:“你报警有什么用?他们来了只会打乱治疗,到时候你爷爷出事了,就是你自己负责,是你这个孙子害死他。”

  两人都有些怕了。

  这些事没人追究的时候,他们都敢随便忽悠病人家属,各种推卸责任。可是一旦有人详细的追究起来,他们就会害怕,因为有些事情是不能抹去的,只要调查,就能有证据,问题就是看有没有人查。

  刘武中的治疗,只经过了王程和他余仁刚两个人的手。王程治疗完了一点事都没有,病人当时已经开始好转了,有陈专家等人可以作证。可是他余仁刚治疗完了之后,病人就快不行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只要调查,必定会有蛛丝马迹。任你余仁刚和赵院长再有一百张嘴各种胡说八道,也不能抹杀事实。

  刘超英迟疑地看向王程,害怕警察来了会耽误治疗。

  王程去是对他点点头,沉声道:“报警。”

  刘超英顿时将电话拨了出去,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能超过了他的预料,不然王程不会执意要叫警察来。

  赵院长急忙喊道:“快,去把他的电话抢过来,不能报警。”

  市医院上次才出现张强远等人的事情。几个副院长都倒了霉。正院长都迫不得已提前退休了。现在如果再报警。出现医疗事故的话,他赵院长身为这次刘武中治疗的负责人之一,也必定要倒霉。他可是知道,市政府现在对市医院看的很严,处于高危时期。

  几个医生冲上来想要抢下电话,打算用强的了。可是却被几个刘家的年轻弟子拦截下来,这几个可都是练过武术的,几下就将几个年轻医生打趴下来。

  外面。自然也惊动了保安,几个保安急忙拿着警棍就跑了过来。

  赵院长大声喊道:“快来,把他们都控制住,他们是无辜闹事的。”

  三个保安跑过来看到情况就是一愣,他们可都是见过王程的,听到赵院长的话就是迟疑起来,一时间都没有动作。上次他们见到王程的时候,可是见识过王程和刘超英的实力的,一拳打趴下他们绝对轻轻松松。而且,上次王程还是和孙局长以及唐书记一起的。这样的人是他们能动的?

  “赵院长,是不是弄错了?”

  其中一个保安副队长低声问道。

  “什么弄错了?我会弄错?你们快点动手。不然全都给我滚,全部都开除。”

  赵院长对着三个保安就呵斥道,看到刘超英已经接通了,就是焦急不已。

  保安副队长为难不已,索性不说话,对两个队员打了个眼色,一起走了两步,站在那边走道里,对赵院长的话就当做没听到。他们宁愿被开除,也不要得罪王程和刘超英,那后面可是孙局长和唐书记。

  赵院长顿时气的跳脚。

  刘超英拿着电话对警察说道:“我在市医院,这里有医生要害死我爷爷。麻烦请你们孙清孙局长来一趟,他知道的,我爷爷叫刘武中,告诉他王程也在这里。”

  那边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察听到这话也是楞了一下,因为他听过刘武中的名字,不过没听过王程的名字,急忙将电话转给了局长孙清。

  孙清最近忙的不可开交,受了伤也没有去住院疗养,因为他本来就是新官上任,只能打着绷带就坚持上班。他听到这一通电话,当下就急忙放下手中的事,带着几个人就朝着医院而去。

  在路上,孙清还给唐强民书记打了个电话。

  病房门口,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过来,有医院的医生,还有更多的保安。赵院长没有使唤动那三个保安,立即叫来了更多的保安将病房门口包围了起来,这些没见过王程和刘超英的保安可没有客气。

  可是,当两个保安进去想要将刘超英和王程赶出来的时候,直接被刘超英毫不客气的一拳就打了出去,趴在地上好一会儿都没爬起来,其他的保安就都不敢进去了。

  余仁刚等几个省城来的医生看着王程和动手的刘超英,都有些怕了。事情的发展超过了他们的预料,无法控制的时候,他们就会害怕最后会出事。

  王程只是对刘超英说了一句:“控制场面,别让人打扰我,等警察来。”

  刘超英当下就带着几个刘家弟子守在病床这边,将所有人都挡在外面,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谁敢强行过来就毫不客气的动手扔出去。

  一时间,双方就在小小的病房对峙起来。

  “王程,你不要做糊涂事。”

  赵院长还在劝说。他现在骑虎难下,刚才他给院长和其他几个副院长打电话,可是没有一个人接他的电话。他知道这些家伙肯定是知道这里出事了,都故意不接他的电话,害怕担责任。

  不接电话,就可以不知道,到时候追究起来,他们可以说——我们不知道,一句话就推的一干二净,最多就是个监管不力的失责。

  余仁刚看到王程直接将病人刘武中身上的输液管,以及其他的仪器都拔掉了,只留下了呼吸器,急忙喊道:“小子,这些不能乱动,病人的情况很危险,如果出了事,你要负责。”

  这家伙从头到尾,几乎每次说话都在推卸责任……不愧是从业几十年的主刀医生。

  王程没有停下,淡淡地道:“我再不动,明天刘老就要死了。你不要说话。放心。等会儿警察来了。你和我跑不了,是谁的责任,我们公事公办,谁都别跑。”

  余仁刚满脸怒气地道:“你知道什么,你这是胡闹。”

  “我比你知道的多。”

  王程解开刘武中的衣服,几根玉针瞬间没入了刘武中胸口的几处大穴,然后他又给刘武中把了把脉,查看情况变化。接着又刺入了几根玉针。

  这时候,孙清跑了过来。来到门口,他就看到刘超英带着几个刘家弟子在和医院的保安对峙,急忙道:“怎么回事?超英,王程,这是怎么回事?”

  刘超英看到孙清,急忙道:“我爷爷快不行了,我把王程叫来帮我爷爷看看,王程说是这些医生的责任,差点害死我爷爷。这个省城的专家还要赶我们走。说是王程害的我爷爷变成这样,还不让王程给我爷爷治疗。孙局长。上次王程给我爷爷治疗的时候,我爷爷都快好了吧?”

  孙清看着正在行针的王程,和病床上面色苍白、气息微弱的刘武中,以及赵院长和余仁刚等人,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沉声道:“不错,刘老经过王程的治疗的确已经稳住了,当时陈专家都说已经没事了,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后一句,孙清是对着赵院长和余仁刚问的,两人都是眼神躲闪。

  余仁刚大声道:“治病就会有意外,这个很正常好吧?病人的身体那么虚弱,突然出现病变不正常吗?这个谁能预料?反正我做的手术很正常,也很成功。绝对不是因为我的手术病人才会病变,肯定是因为这个小子胡乱治疗。”

  孙清瞪了余仁刚一眼,喝道:“你不知道王程的本事,就不高随便胡说。”

  余仁刚楞了一下,他是真的不知道王程是谁,沉声道:“他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能有什么本事?现在还敢给病人扎针,你们还不制止,到时候病人死了,我看你们怎么办。”

  刘超英对王程有信心,肯定地道:“有王程在,我爷爷肯定不会有事。”

  孙清也是对余仁刚说道:“唐书记的父亲中风偏瘫,就是王程治好的,现在唐老已经能下床走路了,你说他有没有本事?”

  余仁刚和赵院长,以及其他的医生听了孙清这番话都是一愣,随后几乎都是不相信。赵院长听说过王程是在给唐书记的父亲治病,张强远等人倒霉,就是因为给唐老的治疗出现意外才被追究的。可是他不相信王程能治好唐老的病,最多可能会有一些效果,中风偏瘫这种病谁都不敢说一定能治好,只能慢慢养,有可能好,有可能一辈子都起不来。

  “这不可能。”

  余仁刚当下就直接质疑地说道。

  “可不可能,你们有时间去唐书记家里看看就知道了。”

  孙清懒得解释,看着认真在给刘武中行针的王程,不想继续打扰王程,沉声道:“现在你们都安静,不要打扰王程的治疗。”

  “你确定他的治疗有效果?现在我声明,如果病人现在出事了,我不会负一点责任,一切都怪你们,怪这个小子,你们都是帮凶。”

  余仁刚心中一喜,急忙大声说道,好像在发表一个声明,心道总算是把这口锅名正言顺的甩出去了。

  “找死,冥顽不灵。”

  王程手上行针的动作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余仁刚一眼,淡淡地道:“孙局长,别让他跑了。”

  孙清一挥手,让两个便衣下属上来就将余仁刚控制起来。

  余仁刚面色一变,急忙挣扎起来,骂道:“你们敢,我就是给病人治疗,什么都没做,你们凭什么抓我?在省城都没人敢这么对我。”

  “那是在省城,这里是在江州。几个月前,市医院一名所谓海龟医学博士动手术一刀刺穿了病人的心脏,然后直接丢下病人连夜跑了。后来就是去了省城的中心医院,继续当主治医师,履历上也一片完美,好像就是你们医院吧?”

  王程继续行针,头也不回地对余仁刚淡淡地说道。

  赵院长等人都是身躯一震,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其他医生也都知道大概,不过不知道具体的信息,医院将消息封锁了。

  余仁刚沉声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一个劣迹斑斑,甚至害死过病人的年轻医生,你们医院也敢堂而皇之的收留继续当主治医师,那我就怀疑你是不是也是和他一样,你过去那些所谓的成功手术,是不是真的?”

  王程直接问道。

  余仁刚和他的下属中年医生都是瞬间面色一变,别人不知道,他们自己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余仁刚从业几十年,失手致死的病人就不下十五个,失手导致病人终生残疾或者留下病根的,不下三十个。可是这些信息,医院都封锁了,出了事也是和病人家属私下调解了,有些不和解的,也让他们使用手段强行和解了。

  余仁刚的从业资料上,肯定也不会有这些信息。他的履历也是一片完美,还附有许多病人家属的赞美之词。

  看到他们的面色,刘超英和孙清以及赵院长等人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余仁刚继续大声道:“你血口喷人,胡编乱造,我要告你们诽谤。这个病人本来身体就很虚弱,这是你第一次治疗造成的,不然病人现在不会这样,我的手术很成功,都怪你,是你害死他的。”

  他身边的中年医生也是大声道:“对,我能证明,余专家的手术很成功,我当时就在场。”

  “成功不成功,不是你们自己说了算,我现在先稳住刘老的身体,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你们自己做了什么。”

  王程还是没有回头,继续给刘武中行针,十几根玉针刺入胸腹大穴,好一会儿,他才松了口气。

  终于稳住了!

  刘武中微弱的气息也平缓起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