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刘武中病变

第二百二十四章 刘武中病变

  (谢谢支持的童鞋们,还有没,还有没?今天还有两更!)

  合同签订下来,那座翡翠老虎和其他的几个王程不要的翡翠雕刻,也都正式移交给了李正祥,总价值超过了一亿五千万。【】

  那只翡翠老虎价值八千万,其他的五个作品加起来的价值算作七千万,可见还是精品更为值钱。几个一般的,加起来还没有一个精品价值高。

  “王程,下周拍卖会就在东海市举行,如果你有时间能出席就最好了。”

  李正祥邀请地说道。

  王程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了,东海市他还没去过,听说过那边的繁华,比之港岛也有过之,轻声道:“明天我还要去港岛一趟,最近想休息一下,所以不想去其他地方了。还有,别公布我的信息。”

  李正祥不以为意,保密信息是他们说好的,笑道:“好,那到时候我们把简报发给你。我和何师傅就先走了,这次多谢你的帮忙,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的作品卖出高价钱来。”

  “呵呵,行。”

  王程随意地答应一声。

  如果不是看在李牧山的面子上,王程是不爱管李正祥这类事情。

  何师傅上来握着王恒的手摇了摇,笑着说道:“王程,下个月我会参加一个收藏家聚会,到时候有许多名家,你要不要来见识一下?”

  王程也是直接就摇头,想也不想地道:“不了,没时间。”

  何师傅还想继续劝说。李正祥急忙拉着他就向王程告辞了。出了别墅。李正祥知道王程的大概脾气。不想要这些虚名,继续说,只会让他不快。

  送走了李正祥三人,王程和方进文以及王横江也闲聊了几句。王横江旁敲侧击了问了一下能不能买下王程的一件作品,王程当然是拒绝了,让王横江苦着脸不说话了,心中的后悔是无法形容的。

  “王程,我和老王都住在下面。有时间来我家做客。”

  方进文现在觉得和王程的关系很近了,所以说话也随意了许多,告辞地时候还发出了邀请。

  王程笑道:“看看吧,明年我就要高考了,一直都很忙,可能没时间。”

  两人都是心中好笑,谁不知道王程几乎没有几天上过课?不过也没拆穿。

  “呵呵,好,那我们有时间就来叨扰你了。今天看你和媛媛也都累了,我和老王就告辞了。”

  方进文也是笑呵呵地说道。然后。带着王横江就离开了。

  送走了所有人,王程看了看空荡荡地别墅。还是稍稍地有些郁闷,这么大的别墅,还是人太少。

  想到小姑娘回来就去房间没出来,王程快步上楼去敲了敲门,没有回声,仔细听了听,也没有动静,就轻轻地推开门,看到了小姑娘就这么趴在床上睡着了。王程看的也是心中也有些心疼,走过去轻轻地将被子给小姑娘盖好,看她气息沉稳,睡的很沉。

  第一次直接就这么高强度的来回走了几十公里,王程知道王媛媛可能有些无法承受,可是他也要这么做。

  慢慢的习惯了就好了。

  王程心中如是想到,随后就去了书房看书,继续研究那本古籍真龙拳法。今天他尝试了那十几种连贯的呼吸法门,效果非常不错,一整天都感觉脊椎有一丝发热的迹象。如果,能将整本拳法都翻译出来,效果肯定会更加的好。

  过了半小时左右,王程的电话响了,是刘超英打来的。

  “王程,你在家吗?”

  刘超英的语气有些急切。

  王程有些皱眉,想到了住院的刘武中,道:“嗯,我在家呢。”

  “我爷爷在医院又出事了,你能来帮忙看看吗?”

  刘超英语气祈求地说道。

  王程心道果然,语气惊讶地道:“上次我不是已经稳住了吗?怎么回事?”

  刘武中上次被子弹打穿了肺叶,王程已经彻底的稳住了伤势,即使不动手术,靠着刘武中的身体素质过一段时间也会慢慢恢复。如果,医院动手术治疗,应该会好的更快才对,怎么又出事了?

  刘超英的语气很是郁闷地道:“我也不知道,上次经过你的治疗,的确看起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爷爷都醒过来了。可是前天来了个省城大医院的手术专家给我爷爷动手术,手术结束后,这两天我爷爷就没醒过来。然后医院的专家说我爷爷出现病变,有生命危险,我现在对他们不太信任了,你有时间的话,能过来一趟吗?我现在只相信你。”

  省城来的手术专家。

  王程无语,江州市没人了吗?还从省城请人来?

  “好吧,我马上过来。”

  王程没有多想,立即答应下来。

  如果是其他人,他或许还要想一想,可是刘武中,他必须尽力救下来。

  “好,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刘超英也是急忙答应道,声音之中少了一些郁气,可见他对王程很信任。

  挂了电话,王程又去小姑娘王媛媛的房间看了看,看到这丫头还睡的死死的,也不忍心叫醒她,就让她继续去睡。自己一个人出了别墅,左右看了看,才想起来这里到市区距离可不短,走过去估计都天黑了,那边还在等着救命。

  别墅的车库是有一辆车的,是方进文留下的,可是王程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只能站在门口的路上试试看能不能拦下一辆车。

  也是运气好。

  王程刚站了不到一分钟,就有一辆黑色兰博基尼跑车开了过来。这边都是别墅区和高档住宅区,翻过山头是一个高级旅游景区。所以在这边路过的,基本上都是住在附近的人。开的车也八成是豪车。

  “王程。你要搭车?”

  车窗摇下来。竟然是王程认识的熟人,见过几次的吴胜男。

  王程点点头,面色严肃地道:“对,吴姐,我有急事去医院一趟,你把我送一程吧。”

  吴胜男摘下墨镜,打开旁边的车门,道:“上来吧。你怎么在这里?”

  “我住在这里。”

  王程上了车,第一次坐这种数百万的跑车,并没有多好奇。在他看来,车子就是一种工具而已,上千万的和十来万的都是四个轮子在跑,并没有因为钱多就能飞,所以也没有什么区别。

  “你住在这里?这座别墅是你家?”

  吴胜男惊讶地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座大别墅,语气疑惑地道:“你什么时候搬家的?这里好像是方进文方总开发的吧?”

  她倒是没有怀疑王程能不能买下这座别墅,经过港岛一行,她知道王程接触的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赚点钱很轻松。

  “最近刚搬家的,吴姐。我有急事。”

  王程提醒了一句。

  吴胜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急忙发动车子,瞬间加速到时速上百公里,朝着市区开去,眨眼间就飙飞出去。

  王程的身体被座椅狠狠地推了一下,心中微微一紧,最近适应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突然坐上了如此高速的跑车,让他有些本能的反感和不习惯。

  吴胜男专心地开着车,如此高速,一个不好要是出事了,可就车毁人亡了,不过还是开口问道:“你去医院看朋友?”

  “嗯。”

  王程不太想和吴胜男有过多的交流,随意地答应了一声。

  吴胜男对王程却是有些兴趣,一路上说了许多话。

  “你为什么搬家?”

  “下次你们放假了,和我弟弟强强一起来我家做客。我在附近也有做别墅,在江州一般都住在那里,强强放假了也会过去,你们是好兄弟,多走动一下。对了强强出去旅游了,你放假了怎么不出去走走?”

  “你最近还去港岛吗?”

  这次出现在王程面前的吴胜男,和他第一次见到的女强人,不苟言笑的样子截然不同。话很多,还爱问东问西的,让王程也有些无语,心道果然女人骨子里还是女人,即便是有时候表面上表现的多么坚强,也无法改变心中的本质。

  来到医院门口,王程看到了站在那里面色有些焦急的刘超英,还有其他的几个刘家年轻人,对吴胜男告辞道:“吴姐,我先走了,谢谢你送我过来。”

  吴胜男大气地笑道:“没事,你都叫我一声吴姐了,送你一段路有什么。你先去忙吧,我记住你家别墅了,下次我有时间去你家做客。”

  “好,有时间我就招待吴姐。”

  王程答应一声,就下车朝着刘超英走去。

  吴胜男顿时更加郁闷的不行,路上一直说话不搭理也算了,现在还说什么有时间就招待,如果没时间那就不招待了?这分明是在说不欢迎她。

  看着王程进入了医院,吴胜男狠狠地调转车头离开了。

  这边,王程随着刘超英进入了医院,直接朝着高档单人病房走去。

  刘超英急切地低声朝王程说明情况。

  “上次负责我爷爷治疗的陈专家有事离开了,医院就找了省城的专家来治疗。我爷爷本来都见好了,可是做了个手术,突然就说不行了。我就知道这些医生靠不住,王程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

  刘超英对王程声音低沉地说道。

  王程皱眉道:“这件事通知唐书记了没有?”

  刘超英楞了一下,道:“为什么要通知唐书记?”

  王程说道:“上次的事情,就是唐书记过问的,现在刘老出事了,你通知唐书记,让他出面才好处理。”

  “我不知道,医院说是省城来的专家负责,他们不管。我没办法,只能找你,你上次给我爷爷的治疗就很好,我还是相信你的医术。”

  刘超英摇头说道。

  他见识过王程的医术,上次他爷爷刘武中眼看似乎都要断气了,是靠着王程的针灸续命的。现在省城的专家一来动手术就出事了。再加上他也听了不少关于这些所谓专家的各种奇葩的医疗失误。所以根本就不信任医院了。

  几人说话间来到了病房门口。看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院工作人员站在门口,刘超英面色一惊,急忙跑了上去,问道:“赵院长,我爷爷怎么样了?”

  站在当中的一个中年人,就是市医院新上任的一个副院长,姓赵。

  看到刘超英几人,赵院长只是看了他们一眼。语气淡淡地道:“余仁刚专家正在救治,你们不要着急,等结果就好了。”

  刘超英无语,你们都下达病危通知了,还让我们不着急?几个刘家的年轻弟子都有些想一拳招呼上去。

  王程上前看了看,病床上躺着刘武中老爷子,带着呼吸器,面色苍白,几乎毫无血色,身上挂着各种探测仪器。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病床边查看,低声地说着什么。

  “赵院长。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王程低声问道。

  赵院长顿时目光看过来,眼神疑惑,你一个小孩子,去看什么?等结果不就行了?

  刘超英急忙上前道:“赵院长,这是我朋友王程,你应该知道的。上次就是他给我爷爷治疗的,我相信他能帮上忙,能把我爷爷治好。”

  赵院长眼中精光一闪,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程。这个名字,他可是听了许多次了,他能上位成为副院长,也是借了王程的光。如果不是张强远的事情爆发,一下子去了市医院的大部分高层,他估计还上不来,还在下面县城的一个小医院当院长。

  “王程,我听过你。你可以去看看,不过不要打扰余专家,他是负责给刘老治疗的,也是肺部手术方面的专家。”

  赵院长看着王程,答应下来,面色有些迟疑。他本意是不想答应的,不想得罪里面的余仁刚,也不想打扰余仁刚的治疗。可是想到王程和唐书记认识,传闻还在给唐书记的父亲治病,他不答应都不行。

  王程点点头,带着刘超英走了进去。

  里面的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到王程和刘超英,都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是刘超英,他们都认识,知道是病人家属,就都没有理会,继续查看各种仪器的数据,在一张纸上记录下来。

  而为首的一位老者,也就是赵院长嘴里所说的余仁刚专家,却是拿着一个手机坐在椅子上在发短信,只是时不时地抬头看了床上的刘武中一眼,看到刘超英和王程进来,也只是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低下头发短信了。

  看到一个头发雪白的老者沉迷于发短信,这场面有些违和,现在很多老人家连手机都不会用,最多只会打电话接电话,更不用说发短息了。让王程和刘超英都多看了他几眼,不知道这个所谓专家是如何想的,知不知道现在是在给病人看病。

  王程眉头已经紧皱起来,回头看了赵院长一眼,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个专家是这个样子?还是说,他管不住?当下,他没有理会这些医生,上前就自顾自地抓起了刘武中老爷子的手腕,查看起了脉象,摸到脉象的一瞬间,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几个在查看数据的医生都是一惊,其中一个中年人急忙就对王程呵斥道:“你干什么?不要乱动病人。”

  王程继续查看脉象,没有动,只是看着对方,眼神冰冷,淡淡地道:“我再不动,刘老就要被你们害死了。”

  中年人上来就要拉王程,沉声呵斥道:“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病人的身体很虚弱,动了手术恢复不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再捣乱,到时候出了事,就都怪你。赵院长,你们都不管管吗?”

  中年人回头对着赵院长喊道。

  在看短信的老者余仁刚顿时抬起头,看着王程开口就骂道:“哪里来的臭小子,全部都赶出去。”

  赵院长急忙说道:“余专家,别急,这位是王程,是一名中医。给病人刘武中第一次治疗的就是他,当时稳住了病人的伤势,现在他过来看看病人的恢复情况。”

  余仁刚收起手机,站起来就指着王程,继续骂道:“我负责的治疗还需要他来看?我说病人怎么恢复这么差,肯定是这个小子一开始就胡来,留下了病根。赵院长,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个?早知道是一个毛头小子胡来,我就不接这个麻烦了,现在病人不行了,你说怪谁?”

  赵院长眼睛瞪的很大,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余仁刚这家伙这时候是在甩锅,已经在找背黑锅的人了。对方是省城的医院来的,而且还是省城一所医疗大学的教授,地位不低,在这个行业上是压着他的。而王程是认识唐书记的,唐书记就是江州一把手,是直接管辖他的,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选择阵营。

  王程一直抓着刘武中的脉象在查看,听到这话,也是忍不住呵斥道:“胡说八道,你确定你是医生?刘老现在这样,都是你们害的。”

  “把他们赶出去,江州市医院难怪不行了,什么人都放他们进来,赵院长,你在干什么?”

  余仁刚当下就对几个下属以及赵院长喝道。这几个医生都是他从省城带来的,那中年人是他在省城医院的下属,其他的几个年轻人都是他在学校带的研究生。

  几个人都冲上来要将王程抓起来。

  可是,刘超英上来就挡在了王程前面,将其中一个抓向王程的年轻人一把就捏了过来,捏的对方肩膀骨骼脆响,喝道:“你们都是一群庸医,都别动。病人是我亲爷爷,我现在只相信王程,你们谁敢动王程一下,我就打断谁的手。”

  病房内瞬间安静下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