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独特的一把刀

第二百二十三章 独特的一把刀

  (大封推了,求支持,今天爆发,也补上之前兜兜童鞋盟主的加更……还请大家多投票,多多支持,谢谢了……)

  当王程带着王媛媛靠着双脚跑回家的时候,李正祥和方进文已经到别墅门口等了一会儿了,同时来的还有王横江。【】

  方进文抢先将别墅送给王程,还得到了王程亲自雕刻的翡翠作品做礼物,让王横江觉得很郁闷。刚才他就在方进文家里看那座翡翠藏鼎,本来就羡慕不已,又听到李正祥打来电话让方进文带着那翡翠藏鼎去拍照做个宣传系列,还能看到王程的其他作品,王横江自然也屁颠屁颠的跟来了。

  这家伙心里还想着看能不能在王程那里混点东西。所以,看到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跑步回家,小姑娘的腿脚都有些迈不动的时候,王横江急忙上前说道:“王程,你们怎么跑回来的?早说我就去市里接你们了。”

  方进文心里鄙视了一下这家伙,果然是没脑子。他们都知道王程今天去唐家治病去了,如果人家想坐车回家,唐书记还会让他和媛媛走路回来?

  明显是人家自己想锻炼好吧。

  “老王,少说点话,王程和媛媛是在锻炼身体。”

  方进文上来将王横江拉到后面去,觉得这家伙真丢人。

  王横江一愣,随后想起来这一茬,顿时讪讪一笑,嘿嘿道:“王程,你们别介意,我这人脑子直。”

  王程不以为意。笑道:“王总是什么人。我知道。呵呵。大家都别站着了,进去吧。”

  小姑娘王媛媛累的都走不动了,最后提气快步走到卧室去了,估计是躺着就不想动弹了。

  李正祥带着一个气质沉稳的中年人,和一个提着箱子的年轻人,一边走一边向王程介绍道:“王程,这是我公司的首席鉴定师何师傅,这是我他徒弟小姜。”

  王程点点头。对两人问好:“你们好,麻烦何师傅你们跑一趟了。”

  “不敢,我就是个跑腿的,能看到这么好的作品,我再多跑一些也愿意。小兄弟的作品我今天早上刚下飞机就看了,刀工精湛,尤其是神韵很是传神。如果不是李总确定,我都不敢相信,小兄弟如此年轻,就有了如此上乘的刀工技术。”

  何师傅看着王程。眼神赞叹地说道,语气之中满是佩服。

  走进别墅。王程招呼几人坐下来,对何师傅笑道:“何师傅过奖了,这些就是我闲着无聊的随手之作,算不得什么。如果不是正祥哥看好,执意要拿去拍卖,我还想自己收藏,毕竟都是我自己的作品。”

  李正祥笑道:“老何,你是不知道,我求了王程多久才拿到这件作品的。他还有几件作品也都非常好,可惜他都不出手。”

  何师傅点头,认可地笑道:“这个不奇怪,我认识不少手工雕刻的师傅都是这样,每一件上乘的作品,都是他们的心血,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大多数人都不会出手。王程兄弟不缺钱,肯定就是被人情所累,说明和我们李总的关系好,呵呵。”

  这话说的李正祥和王程都是心中舒坦,一看就是职场人精。

  方进文将自己带来的盒子打开,小心翼翼地从其中拿出来精心包裹着的藏鼎,摆在桌子上,得意地笑道:“老王今天去我家,看到这件东西,就舍不得走了。这算是我收藏的东西里面,最有品位的一个了。”

  何师傅面色严肃下来,带上了眼镜,仔细地前后左右将这件翡翠藏鼎看了一遍,然后戴上手套,轻轻地拿起来摩挲了一下,看向王程道:“这也是小兄弟的作品?”

  王程还没开口,李正祥急忙说道:“对,这也是王程的作品,这件翡翠藏鼎是模仿我们江州市的风景名胜武圣山上的真实物件,现在那件真的藏鼎就在藏鼎观门口,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青铜器。”

  “厉害。”何师傅对王程竖起大拇指,眼神稍微疑惑,惊叹地问道:“小兄弟的刻刀应该只有一把吧?”

  王程听了点点头,心中也佩服何师傅的眼光,不愧是专业的鉴定师,道:“不错,我只有一把刻刀,一把刀用的顺手。”

  方进文和王横江都听的不明白,只有李正祥和何师傅以及他的徒弟小姜听的面色一震,都是眼神惊骇。

  真的是一把刀?

  李正祥之前没问过王程这个,因为他也没想过这个可能,他不是专业的鉴定翡翠雕刻的师傅,自然从作品上看不出来。可是他却是知道个中情况,几乎每一个雕刻师都会有许多工具,各种长短不一,功能不一的刻刀更是很多。

  用一把刀就雕刻出成品?

  李正祥根本没听过,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真的出现了,那么只能说,这个人太牛了。

  雕刻的时候,材料的软硬程度不同,和形状不同等等的,用道的工具都会不一样,锤子锯子什么的都有可能用到,刻刀只是其中主要的一种。只有那种天然形状很好,只要稍加雕琢就能成型的材料,才能用一把刀来完成。这样的作品,都是价值连城的,不只是人工手工艺的价值,还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而王程雕刻出的这几件作品,可都是直接以翡翠原料来加工的,都没有什么规则形状,完全就是用一把刀雕琢出了形态和神韵的。

  这种实力,即使是何师傅,都是不曾听说过。

  “厉害,厉害!”

  何师傅一连说了两个厉害,面色还有些激动,手中端着这精致的翡翠藏鼎,看到上面那些古朴的文字,这还是不错的微雕技术。也是用一把刀做出来。

  不论是大的形状还是微雕文字都用一把刀来完成。这种本事。说出去估计能吓到雕刻师这一行的所有人。

  王程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没学过雕刻,开始只是想找一种消遣方式,所以就开始自己慢慢尝试,也只有一把刀,慢慢就这样了。”

  何师傅点点头,将翡翠藏鼎放下,旁边的小姜急忙拿起胸前的专业照相机开始各个角度拍照。这是他今天来的任务。何师傅对方进文问道:“这位先生,这件翡翠藏鼎,有出手的意向吗?”

  方进文和王横江刚才听的云里雾里,不是很明白,只是知道王程的作品很不一般。听到何师傅的问话,方进文急忙摇头,郑重地道:“不出手,我打算自己收藏,而且我要当传家宝传给我儿子。”

  何师傅和李正祥都有些可惜,不过李正祥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向何师傅问道:“何师傅,这件藏鼎。你估计能价值多少钱?”

  方进文和王横江急忙再次竖起了耳朵,他们商人,最喜欢用具体的价钱来衡量东西,心中也会有底。

  王程也是微微好奇地看向何师傅,虽然他不在乎钱,可是也想知道自己制作的作品价值几何,有这个标准,如果以后再有需要送人的话,就可以斟酌一下。

  何师傅看了几人一眼,再次拿起藏鼎仔细地看了看,脱掉手套触摸了一下质地和上面的花纹文字什么的,才缓缓地开口道:“极品翡翠料子,加上顶级刀工,和一把刀的特殊工艺手法。这件作品,如果宣传得当,起拍价至少五千万,碰到喜欢的人,卖出上亿都不难。”

  王横江和方进文都听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东西至少价值五千万?不是都说艺术品要作者死了之后经过宣传炒作才值钱的吗?

  当年张大千活着的时候,他的画拿到路边卖给收垃圾的也就几块钱,死了之后过个十几年就直接价值百万。

  梵高活着的时候更是因为穷困潦倒吃不起饭而自杀,现在人家一张画价值上亿。

  艺术品是什么?

  在方进文和王横江这类土豪看来,就是炒作出来的装逼利器,其本身是没有丝毫意义的。像梵高的那什么油画向日葵,专业人士讲述了一通什么象征意义和其中的特殊作画手法,对那些有钱的买家来说,他们一点都不懂,也一点也不关心,他们只关心这东西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通过炒作,让所有人都认为这种东西高大上,那么就是艺术品了,就算那张纸上画着一坨屎,也能卖个几百万。

  王程的作品,现在就能价值这么多?

  就算是这些极品的玻璃种料子,最多也就千万的样子了,再加上王程的手工工艺价值,就翻了五倍?

  方进文突然觉得,在王程身上投资简直是太值得了。送了一座价值四五千万的别墅,就拿到了一个更值钱的翡翠艺术品。

  过个十年八年,甚至是百年,这件东西只会数倍,乃至是十倍的增值。

  王横江现在心中简直有想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怎么就不能好好的多想想?怎么就不能自己也建一座别墅直接送给王程?当初怎么就不直接给钥匙?

  这件东西的价钱多少倒不是王横江和方进文两个土豪看重的,因为他们谁拿到了都不会真的卖掉。他们最看重的是意义,象征的是品位,也就是俗称的逼格很高的意思。

  王程也是微微咋舌,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就是闲着的时候用刀刻一些东西,就能这么值钱?忍不住问道:“何师傅,真的有这么值钱?”

  何师傅将翡翠藏鼎放下,语气肯定的道:“只会比我说的更值钱,艺术品这东西,是最说不准的。可是小兄弟你的这件作品,极品的料子摆在这里,再加上顶级的刀工,和一把刀的特殊工艺,都是明明白白看得见的。你唯一缺少的就是名气,所以以后你的作品只会越来越值钱。一把刀的工艺,全世界可能也就你一个人有。”

  李正祥也是激动的浑身有些颤抖,他知道自己真正的发现宝了,看着王程笑道:“王程。要不要把你那些东西都拿出来。我帮你拍卖?绝对轰动收藏界。让你变成大艺术家。”

  王程急忙摇头,道:“算了,还是不要了。不要忘了我们说好的条件,不然我就一件都不卖了。”

  李正祥一听,急忙面色一正,保证道:“那肯定,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勉强你。你愿意卖就交给我,那肯定给你拍卖到最高价。你不愿意卖,我们也还是好朋友。”

  “这样最好。”

  王程点点头,道:“那你们就进来拍照吧,我把东西都放在书房里了。”

  方进文眼睛一亮,这座别墅大部分都是他亲自布置的,他绝对比王程还熟悉,也比他对自己家还熟悉,直接笑道:“好,我们去看看。”

  何师傅和小姜。还有王横江都没见过,神色都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程和方进文带着他们来到书房。一个占据了一面墙的古色古香的架子上划分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不规则的格子,有十几个格子里都有摆放着一件件翡翠雕刻作品,在后面的灯光承托下,显得很是唯美。

  其中还是那件翡翠武圣山最是吸引人,因为料子最好,造型也最是好看。

  何师傅和小姜直接就来到了翡翠武圣山的跟前,伸手就小心地拿了起来,仔细地看着。何师傅啧啧赞叹道:“这件也是精品,比那件藏鼎价值更高。用一件小小的翡翠雕刻出几乎一座完整的山,上面的道馆,藏鼎,人物雕像都清晰可见。这件作品应该是小兄弟的技术巅峰了吧?”

  王程听了,点点头,心道不愧是首席鉴定师,笑道:“不错,我现在能做到的,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李正祥很可惜地道:“哎,王程,你要是能把这件武圣山交给我来拍卖,那就好了。”

  “呵呵,这不可能的,那只老虎就是我最大的限度了,正祥哥你还是别说这个了。”

  王程笑了笑,摇头说道。

  “好吧,那我以后就专门做你的翡翠老虎代言人。”

  李正祥点点头,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方进文看着这一件件翡翠工艺品,恨不得都搬回家去和自己的藏鼎放在一起,那绝对会让整个江州的土豪们都羡慕不已。王横江就是所有人当中最郁闷的一个了,因为他一件都没拿到,现在听到王程和李正祥的话,他知道更加不可能从王程手里买,要是他开这个口的话,只会得罪王程,所以只能默默地郁闷地看着。

  “对了,正祥,王程的那座老虎,你们估价多少?”

  方进文好奇地问道。其实他心里更加喜欢那只老虎,因为真的是太威武霸气了,简直就像真的一样,一般胆子小的人可能都不敢看那老虎的眼神,害怕被老虎吃掉。

  何师傅一边看王程的其他作品,一边微微严肃地道:“王程小兄弟的所有作品都是精品,这件武圣山也算得上是技术巅峰。不过,我个人认为,那只老虎更加值钱,也更有艺术性。因为不只是刀工精湛,一把刀的工艺独此一家。更为难得的是那逼真传神的神韵,当时我看到第一眼都吓了一跳。”

  拍照的小姜也开口道:“对,那老虎把我也吓了一跳,眼神很吓人,要吃人一样。”

  王程没有说话,他不会告诉他们,那老虎的气势和眼神,其实也是他当时心中的心境。这两天彻底放下猛虎九式,专注道门拳法,他的心中戾气才减少了许多。

  何师傅继续开口道:“所以,那座老虎,我估价至少八千万。料子是上品,一把刀的顶尖工艺,逼真的神韵,没有任何理由会低于八千万。其实,我倒是建议小兄弟过几年再拍卖这只老虎,先出手一些相对普通的高水准作品来提高名气,到时候再卖那只老虎,价钱至少会翻一倍,可能会创造雕刻工艺品的拍卖纪录。”

  李正祥也是有些可惜,他是商人,利益最大化是本能。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这么操作。可是王程的脾气那么硬,他知道不能说这些,不然会得罪王程,现在能拿到这只老虎就不错了,反正别人也从王程这里拿不到东西,他是独家,就足够了。

  果然,王程摇头道:“算了,就这么卖吧,钱多钱少也无所谓,不亏料子钱就好。”

  其他人听了,都是很无语。如果王程愿意的话,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绝对甘愿免费提供任何料子来给王程雕刻,然后再花大价钱从王程的手中买下作品。

  啪啪啪~

  小姜按动相机快门,不一会儿就将王程所有的作品都从各个角度拍了下来,并且将整个架子也完整的拍了几张照片。

  李正祥也将合同拿了出来,交给王程签字,就是一份正式的委托拍卖协议。

  那只猛虎估价八千万,合同有详细规定,李正祥保证会最低卖出这个价钱,并且不会收取手续抽成费用。而如果这件作品丢了,或者因为他们主办方的各方面原因而意外损坏了,就按照这个价钱的三倍来赔偿。

  王程一眼看下来,就在合同上签了字,交给李正祥,正式生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