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开宗立派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开宗立派

  (求票,求票!求支持!)

  看到唐然,王程有些意外,上前略微恭敬地抱拳道:“王程见过唐前辈。【】”

  唐然稳坐在椅子上,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王程的身上。他在武圣山上见到王程的时候,就想看透这个少年。可是,却一直都看不透,不只是实力有些强悍的不像话,心性也不同于一般的少年。这绝对不是因为武圣山武学厉害的原因。

  不然,当年长鹤道士为何在五十岁之后才开始不败的?

  “王程,你的医术是自己学的?”

  唐然挥挥手,示意王程自己坐下来,随后微笑着问道。

  唐老全名唐河,算起来是唐然的族弟,名字都在一个族谱上。不过,唐家的宗族不是在江州市,而是在巴蜀之地,唐老这一脉是唐家的支脉。唐老重病的时候,唐然也关注过,并且亲自出面请过几个名医来给自己的族弟治疗,可惜效果都不理想。

  他之前听说过唐河的病被治疗的差不多了,是一个本事很大的少年治好的。却是一直不知道是谁,前天从武圣山上下来,来到唐家别墅,听说是王程,才是知道原来是长鹤的徒弟。他没想到,王程的武学实力高的出奇,竟然还有厉害非凡的医术。

  唐河的病是脑子里的病,并且事关全身血液运转,没点本事的名医根本毫无办法,有些真本事的名医也是难以根治。

  王程自顾自地坐下来,在唐然面前,并没有拘谨。可是其他人却没有如此。即使是唐强民和唐强山在这里都是坐的笔直。不敢丝毫懈怠。

  “也不是全部自学。我在仁和堂李老那里当了几年的学徒,在他书房里看了不少医书,后来就是自己慢慢琢磨。”

  王程笑着说道:“唐前辈到这里来是?”

  唐然点点头,左右看了看,随意地道:“没什么,就是来坐坐,看看我的族弟,多谢你给他治好了伤势。我以前也想了不少办法。”

  “那倒不用谢,我给唐老治病是有酬劳的。”

  王程也很随意地说道,两人都没把这件事当回事。看得出唐然和长鹤道士的关系比较好,所以没有和王程生分。

  倒是唐老有些稍微尴尬,他的资历不浅,可是当年却不是身居高位,面对牛大海,长鹤道士,以及唐然,都矮了一截。所以他寻常不好插话。此时急忙笑道:“大哥,王程和媛媛也来了。吃饭。吃饭,他们没吃早饭,肯定饿了。”

  王媛媛洗了把脸,收拾了一下,走过来听到要吃饭了,顿时双眼亮了起来。让唐乐乐看的非常无语也很心疼,不知道王程到底是多狠的心肠,把这么可爱的妹妹是怎么虐待的。

  “好,吃饭,等下我也见识一下王程的医术,听他们说,都把你夸成神医了。”

  唐然起身笑着说道,当先走向饭厅,他是这里辈分和地位都是最高的。

  “那都是唐老过奖了。”

  王程谦虚了一句,拉着小姑娘跟上去。

  等唐然坐下之后,唐河和唐强民几人才入座。王程带着小姑娘和唐乐乐坐在一起,看到满桌子的饭菜,兄妹两都是食指大动,当下就毫不客气的开动起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

  看到以前每次过来都很文静的小姑娘,这次吃饭起来是一点都不客气,几乎是狼吞虎咽的,看的唐家几人都是笑呵呵的,看着这样的一幕,也是很有趣的。

  一顿饭吃下来,大部分饭菜都被王程兄妹两吃了。

  除了唐然和唐河两位老人家,其他唐家的人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这兄妹两,都心中赞叹,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人都是这么能吃。

  唐老唐河笑道:“你们别这么看着王程和媛媛,他们都是练武之人,气血浑厚,身体需要更多的能量,所以饭量很大。吃的越多,说明他们越厉害,你们都是外行,乐乐每顿吃那么点,让你搬块石头都拿不动。”

  唐乐乐心道我才不会去搬石头,她也见过王程带着王媛媛练武,好奇地道:“爷爷,那王程有多厉害?”

  唐河瞪了唐乐乐一眼,道:“你问这么多没用。”

  唐乐乐顿时不敢多说,只是对王程做鬼脸笑了笑。

  王程看着唐老已经能自己拄着拐棍走路了,急忙道:“唐老,我还是先给你看看吧。如果需要的话,就再治疗一下,你都能自己走路了,说明恢复的很好。”

  唐老面对王程立即就露出了笑容,让唐乐乐撅着嘴,心里猜测自己是不是捡来的?

  “好,好,听医生的。”

  唐老对王程笑呵呵地说道。

  一行人来到楼上来,唐然也亲自跟着,保持着安静,没有说话,就当一个观众看着王程治病。

  王程给唐老把了把脉,不一会儿脸上就浮现出笑容,点头道:“唐老的脉象恢复的很好,其实不治疗也是可以的。不过我既然来了,就最后给唐老治疗一次,希望唐老能快点康复起来。”

  唐老也露出笑容,道:“好,我这把老骨头是你救回来的,你怎么说都行。”

  这次行针,比较简单,只是一次善后性质的调理。唐老现在脑部的血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浑身的血液也重新焕发出了活力,让他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几岁。

  王程只是用了半小时,就行针完毕。

  唐然在旁边目光一眨不眨地看完了王程的每一个动作,神色更是疑惑不已,等王程收起翡翠玉针的时候,忍不住问道:“王程,你这行针之法是自己琢磨的?怎么想起来用翡翠制作针来行针的?”

  用翡翠制作成针,这样的事情。唐然听都没听过。历史上也没有谁这么做过。说起来。翡翠是硬玉,硬度不低,做成针来行针治疗也是可以的。可是,其中的难度绝对不是一点半点的,而且还需要有一套与翡翠的特质相符合的行针核心理论。

  如此一来,王程在针灸这一行当中几乎就等于是开宗立派了。

  所以,唐然才会如此看重,这样的人物以后必定是要名留青史的。就如历史上的华佗扁鹊一流。他猜测,可能王程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本事在中医这个行当有多么奇特和厉害。

  “我在道观看过一些道家典籍,结合医书,慢慢琢磨出来的。其实,我以前都没治过病,在仁和堂我一直都是抓药的。”

  王程如实地说道:“用翡翠做针,是我在道家典籍上看到的一些记载,里面说玉石翡翠都是地脉之中的精华凝聚成的,所以才会这么好看。自古也有人养玉,玉养人的说法。玉石翡翠里面含有对人体有好处的物质。所以我就做成针来治病试试。”

  “呵呵,没想到效果也不错。”

  唐然眼中闪烁着精光。赞叹道:“你知道你已经开宗立派了吗?你这一手翡翠针灸,足以开辟新的针灸理论,和银针,金针并列。”

  房间内的唐家几人听了都是一愣,随后面色严肃起来。除了唐老,其他人都听的似懂非懂,就是觉得很厉害就是了,毕竟是开宗立派。

  王程微微思索,也明白过来,如此一说似乎也真是的。

  针灸之中,上古时期是以石头制作成为针来行针刺穴的,称之为砭石。后来有了铁器金属等等,发现银针,金针最合适。每一种针灸用具的变化,都会有新的行针理论。银针和金针行针之时,就会有比较大的区别。尤其是行针时候的手法变化是截然不同的,因为两种针的硬度和刺穴时候的变化都不一样。

  翡翠制作的针,其实和金针比较相似,都比银针要硬一些。

  “呵呵,唐前辈言重了,我就是无意之中发现的,开宗立派不敢当。”

  王程笑了笑,摇头说道。

  这要是真的传出去了,那绝对会引起整个中医界的轰动和质疑。甚至可能会有大量的中医同行找上门来质疑挑战,他还要麻烦的去证明等等的。

  其中是真的麻烦多多。

  虽然开宗立派的宗师这个名号很好听,可是王程还是不想要,只要自己能治病救人就足够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年纪是硬伤,基本上只要是个中医都会质疑他。

  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子,凭什么开宗立派?毛长齐了吗?

  他不想整天的去应付这类质疑。

  “我有些羡慕长鹤了,你武学资质无双,假以时日,超过你师傅是一定的。医术上也有如此造诣,几乎开宗立派。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你小小年纪,就能不骄不躁,不贪图名利……我们家那小子有你一半的沉稳,我也就不发愁了。”

  唐然眼神看着王程,语气很是羡慕地说道。

  这话说的唐河也是点头赞同,最近和王程接触下来,他是越看越喜欢,恨不得王程是唐家人。如果不是唐乐乐年纪有些大了,大了王程差不多七八岁的话,这老人家估计都想撮合唐乐乐和王程的关系了。

  王程扬了扬眉毛,笑道:“人各有命,唐前辈家的那小子也有自己的命,我也有我自己的命,不能说谁好谁不好,都有自己的路。唐前辈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家的小子比较好。”

  唐然和唐河这族兄两都是楞了一下,随后都是恍然,面色微微惭愧。

  “好,说的好。我们老家伙还没你一个少年看的透彻,好一个人各有命,珍惜自己有的才是正事。”

  唐然赞叹了一句,道:“只要不伤天害理,背叛民族,其他随便他做什么倒也是无所谓了。听长鹤说,你已经参加了比武大会?”

  王程点点头,已经将翡翠玉针都收了起来,他最近听了许多关于这场比武大会的消息,牛大海,唐然也都很关注。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唐前辈。这场比武大会到底有什么特别?你们都这么关注?”

  “特别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因为是第一届官方举办的正式比武大会,以后说不定每年都会有。政府现在有心想把一盘散沙的武术界收拢起来,所以我们练武之人都很关注。你如此实力,到时候一定会取得好名次,说不得摘得桂冠也不一定。”

  唐然语气微微严肃地说道。

  唐河和唐强民听了都是面色严肃,尤其是唐强民,听的最仔细。他是政府官员,还是一方父母官。对这类事关格局的事情最是关心,因为其中说不得就会有他的机遇。如果真的抓住了,让他从此鱼跃龙门,一飞冲天也不是不可能。

  王程看了看唐强民几人,也没有避开他们,直接问道:“那是不是要成立一个专门管理武术界高手的政府部门?”

  唐然摇摇头,也是不确定地道:“还没定,老牛都不知道,我这个早就退休赋闲的老家伙更加不知道了,你去问问你师傅。他是最有可能知道的。没有他的点头,上面也不会办这个比武大会。”

  王程顿时心中惊讶。难道这比武大会还是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发起的不成?涉及到自己师傅,王程也不再多问了。

  唐然在心中点头,对王程的举措很是称赞。

  “时间不早了,唐前辈,唐老,唐书记,乐乐姐,我和媛媛就先回去了。等会儿,正祥哥还要去我那里有些事。”

  王程拉着王媛媛,起身就向唐家所有人告辞了,给唐河的治疗也彻底完成了。此时他看着唐老严肃地说道:“唐老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慢慢锻炼,最多再有一个月左右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了。不过,以后生活上还是要多多注意一下。”

  唐老拄着拐棍,站起身来,爽朗地笑道:“好,多谢王程你这段时间为我跑来跑去。你有事就先回去吧。以后有时间了,随时都可以来这里做客。不对,不是做客,来了就像自己家一样。”

  “王程,方进文卖给你的别墅住的还习惯吧?”

  唐强民笑着问道。

  王程苦笑着说道:“有时间我会来的,那套别墅舒服是舒服,就是有些大了,就我和媛媛两个人,显得太空。”

  “王程你不会还带着媛媛跑回去吧?”

  唐乐乐看着王程没有让她开车送他们,语气惊异地问道。

  王程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我是这么想的,能靠双脚的,就尽量不坐车,脚踏实地才是最好的。”

  唐然的面色一震,双眼绽放出光辉,沉声道:“这是老道士教你的?”

  王程摇头道:“不是,我师傅没有和我说这些。但是我知道,我师傅和牛局长,都是靠双脚走了大半辈子,所以他们才有现在的实力,我自然也不能落后。”

  “好,好,好!你有这份坚持,再加上你的资质悟性,我华夏后继有人。老道士这次召开比武大会,把握也大了许多。”

  唐然一连说了三声好,可见心中的震撼。他当年也想这么做的,可惜没坚持下来,现在也已经放弃了。

  “就是一点坚持而已,唐前辈说的太言重了,我先告辞了。”

  王程拉着王媛媛告辞离开了。

  唐然和唐河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一点坚持说的轻松,可是真的能坚持下来的,又有几个人?没有几个,其中无一不是人中俊杰。

  长鹤道士,牛大海,都是如此。

  小姑娘听到还要跑回去,就微微撅着嘴,步伐都沉重了许多,感觉迈不动步子,出了唐家别墅大门,忍不住弱弱地问道:“哥,我们真的还要跑回去呀?”

  早知道不搬家了,小姑娘是这么想的,这里到以前的家里也就三公里多,走路一会儿就到了。

  王程拉着小姑娘的手,点头道:“嗯,你要跟着我练武,也想以后成为强者,那就要记住,做什么要坚持,面对什么都不要怕,永远都要相信你自己。就这么点路程而已,只要一直走,总会走到,我们又没有急事赶时间。”

  小姑娘撇了撇嘴,轻轻地道:“哦……”

  看到小姑娘的态度,王程微微无奈,知道这丫头还是不乐意。可是,不乐意也要做,王程当下就带着小姑娘慢慢地跑动起来,朝着江边别墅的方向。

  那边,唐然从窗户上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个跑动的身影,严肃地对唐河说道:“此子只要不夭折,以后不得了,你们多多和他接触,打好关系。”

  唐强民忍不住说道:“大伯,王程才十八岁,母亲早亡,父亲是普通的南下工人,现在高中还没毕业。”

  “你们当官的就是爱看别人的出身,王程的家庭的确普通,可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个人很不一般。再加上,他得到了机遇,有他师傅在后面,以后想平凡都不可能。你爸比你清楚,对王程的事,你们不要擅自做主张,反正尽量多支持他就对了。”

  唐然瞥了唐强民一眼,严肃地说道。

  唐河也开口道:“强民,记住,莫欺少年穷。”

  唐强民急忙记下,心中明白,这两位老人家都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信息,点头道:“是,我记住了。”

  “嗯,给我定一张明天去巴蜀的机票,看到你爸的身体好了,我也放心了。可惜我没有老道士和老牛的那份坚持,不然我也走回家了,还能剩下机票钱。”

  唐然忍不住笑着说道。

  唐河也笑道:“长鹤道长和牛队长都是非常人。”

  “王程也是非常人。”

  唐然补充了一句。

  在江边的高速路上,一些开着豪车的市民又看到了早上在跑步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早上他们朝着市区跑,下午又跑了回来,大多数开车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说出两个字——有病!

  小姑娘王媛媛心中也是这么嘀咕的,迈着小小的步伐,虽然心中不愿,可还是按照哥哥说的去做,稳住步伐,稳住呼吸。

  王程此时接到了李正祥的电话,一边小跑一边打着电话:“我和媛媛就要到家了,你们现在出发,就差不多了。”

  “好,那我们现在过去,我把我们公司的鉴定师叫来了,给你的作品估个价,都写在合同里。”

  李正祥在电话里说道:“对了,我让方总把他的翡翠小鼎也带来了,一起估个价。”

  “呵呵。方总不会卖的。”

  王程笑了笑,说道。

  “无所谓,就是拍个照,到时候好给你宣传。我会把你现在的所有作品都拍成照片,你自己收藏的也拍个照片,放心我不会卖,就是宣传。”

  李正祥解释地说道。

  王程想了想,心底有些不愿,可是想到既然都已经在帮他了,索性就帮到底,反正只要不卖那些东西就行,当下答应道:“那好吧,你们过来吧。”

  “好,马上到。”

  李正祥答应下来,就挂了电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