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一十八掌 王程是宝

第二百一十八掌 王程是宝

  王程目光看着那道人影,那人影似乎也有所察觉,回头看了过来。王程瞬间身躯微微一震,因为这人的确就是上午才从武圣山上下来的吴志新。

  王媛媛也认了出来,小姑娘的记性可是不错的,顿时小脸上也是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有些厌恶地低声道:“哥,他怎么在这里?”

  王程摇摇头,也是语气疑惑地道:“不知道,不过你别怕,他不敢做什么。”

  王媛媛点点脑袋,似乎不想多看到吴志新,拉着哥哥王程朝着楼上走去。

  那边吴志新望着王程兄妹两这边,正要上前说两句话,就看到兄妹两已经上楼去了。旁边,一个中年妇女上来就对发呆的吴志新呵斥道:“老吴,刚上班你可别偷懒,把这一片快点打扫干净。我们物业本来是不缺人的,你来可怜兮兮地求我们经理,才给你一个位置,要是发现你是来偷懒混日子的,我们立马就清除。”

  吴志新脸上的怒色一闪即逝,曾几何时,这种街边大妈根本不在他的眼里,现在,却是要管着他了?

  “好,我知道了!”

  吴志新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继续去扫地,继续看到对方那张脸,他害怕会忍不住动手。

  他早就调查出了王程的家庭住址,上午下山来就直接来找这里的物业应聘,想在这里留下来,三个月后可以直接找王程解除他身上的血脉封锁,然后他就解放了。

  身为一个高手,吴志新最近经历了许多。处在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受伤之后。他在京城求了许多人。很多他以前的朋友之类的。看到他落魄了,都是落井下石,并没有帮助它。而他的仇人那更是找着机会来整他。现在又被牛大海赶了出来,没了牛大海的庇护,他根本不敢回京城。

  只能默默地待在江州,待在王程的门口。他相信,不会有人会想到他隐藏在这里,王程看到了也不会宣扬出去。

  只等这段时间一过。恢复了实力,吴志新相信,他还能过人上人的生活,去让那些落井下书的家伙们后悔。

  王程回到家,对吴志新在自己家门口很不舒服,当下拿起电话来,打给了刚刚离开方进文:“方总,到哪儿了?”

  方进文接到王程的电话很是惊喜,正在路上开车,急忙将车停在路边。笑道:“还在路上呢,去参加个酒会。怎么?周末没事的话,一起来吧?”

  王程轻声道:“算了,我没兴趣。明天你派个人过来帮我搬家吧,你那栋别墅多少钱?”

  方进文急忙道:“别,别和我提钱,明天一早我就让人去帮你搬家。要不你什么东西都别拿了也行,别墅里面什么都有,没有的话你就和人说一声,马上就能给你送到。”

  王程还是淡淡地道:“说说别墅多少钱。”

  “哎,你这脾气。”

  方进文无奈地苦笑道:“好吧,你非要和我较这个真,那就给个一百万吧,算我卖给你的,到时候给你开收据,行了吧?”

  王程笑道:“那好,明天给你一千万。”

  “行,你说多少都行,只要你开心。”

  方进文急忙答应下来,他知道,只能顺着王程的话往下说。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派人来帮我搬家。”

  王程肯定地说道。

  “明早一定到,我亲自来。”

  方进文满口答应下来,这事儿他必须亲自来,才能显示出诚意和重视。

  挂了电话,双方都比较满意,方进文满意的是王程真的接受了他的别墅。虽然他收了钱,可也有了这一层关系。

  王程给了钱,心中也稍微舒服一些。

  王媛媛在厨房里忙活,开始做晚饭了,听到王程打电话,伸出脑袋来,看着哥哥王程道:“哥,真的要搬家呀?”

  王程坐下来,拿出了沙发下面装着翡翠的盒子,点头道:“嗯,这里有些不好,很多人都知道了,咱们换个他们不知道的地方。”

  王媛媛眨了眨眼睛,道:“那下个月他们回来了怎么办?”

  王程的动作也慢了一下,明白王媛媛所说的他们指的是谁,随后道:“回来了就回来了吧,大不了都一起住,没什么,晚饭多煮点,我饿了。”

  王媛媛不再多说,害怕让哥哥不高兴,点头道:“好。”

  想到下个月他们就回来了,王程的心中也是有些不知名的情绪,有些惆怅,又有些惧怕,还有些淡淡的恨。

  走了这么多年,回来做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永远都别回来了?

  王程心中有诸多的情绪,心思飘着,手中的刻刀自然而然地用一块翡翠迅速的雕刻出了一个物件。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这块半个拳头大小的极品玻璃种翡翠已经被雕刻成型了。

  不知不觉间,王程本能的雕刻出了一只猛虎。虽然细节还没有完善,但是已经是神形具备,赫然是一只巡游的猛虎,神态很是威严,动作缓慢,眼神凶猛,气势扑面而来,仿佛要择人而噬。

  王程深呼吸几口气息,将心中的郁气压制下去,知道这只猛虎差不多就能反映他刚才的心情了。

  “看来,猛虎九式厉害是厉害,可是也有许多的弊端。如果不是我一直以来都心中坚定,只怕已经被心有猛虎的戾气控制,变得嗜血好杀……”

  王程已经警惕起来。

  最近,他已经发现自己变得好战起来。上次很轻易的一掌拍死了蓝罗,他知道这其中大部分原因可能就是猛虎九式的心境影响。

  王程的确好武,但是却不想让自己变成武学的奴隶,他要的是完全的控制自己。控制自己的武学。

  当下。王程开始变幻呼吸。不再以心有猛虎的呼吸法门来控制气血搬运,而是以坤元三十六式的横练内家呼吸法门为主,同时以婆罗门呼吸法门为辅。

  瞬间,王程就感觉到了心境的沉稳,不再是那么的躁动。

  呼呼呼……

  顿时,王程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不知不觉间,手中又是一块翡翠被他自然的雕刻成为了一座大鼎的模样。正是武圣山上的那只藏鼎。

  随着心境自然的雕刻出一只猛虎和一只藏鼎之后,王程将两个东西稍微精修了一下,完善了细节,就随手丢在一边。然后他开始有意识的雕刻微小精细的东西,这样能锻炼他对力量的控制。最近,他的力量每天都在增长,有时候发力过猛,让他有些能发不能收的感觉。

  这也是王程的担忧所在,所以,他决定最近一段时间放下猛虎九式的修炼。将之放在一边。开始以地煞拳法当中的坤元三十六式为主,道门三大基础拳法为辅。回归到他师门武圣山的基础上来。

  猛虎九式只是意外之喜,就如老道士长鹤所说,是惊喜,却不是根本,不要过于依赖而忘记根本。今天上山和师傅交谈一番,王程心中清明了许多,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当时如此。

  以后主修道门拳法,王程相信就能消弭心中猛虎所积累的戾气,等他的道门武学再次有所突破,心境上升了一个台阶,能彻底的控制心中猛虎,不为猛虎戾气所累的时候,就可以再次专注修炼这门武圣武学了。

  毕竟这门武学很是强大,还蕴含诸多人体内在奥秘,王程也不想真的完全丢弃。

  现在以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相互融合,再加上婆罗门的独门呼吸法门的配合,王程相信自己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所突破。

  过了好一会儿,王媛媛做好饭的时候,王程已经再次将一块巴掌大小的翡翠慢慢的雕刻出了一座精美的山峰,其中山上的道馆,大鼎,雕像,石径道路都清晰可见,一些树木都栩栩如生,光晕下,绿色摇曳,看起来美轮美奂。

  王媛媛端着饭菜到桌子上来,看到这座翡翠雕刻成的武圣山,也是双眼放光,赞叹地道:“哥,这座山好美呀,你好厉害。”

  王程对小姑娘得意地笑道:“我肯定厉害,我饿坏了,吃饭,吃饭。”

  说着,王程就放下了手中的刻刀,随手将那绿的醉人的武圣山放在了盒子里,收了起来,快步来到饭桌前坐下来。

  王媛媛笑嘻嘻地骂道:“臭美。”

  这顿晚餐很丰盛,王媛媛今天的心情也不错,硬是弄了**个菜,估计这是她的极限了,其中只有一个蔬菜和一碗汤,其他的都是肉。

  让外人看到了,肯定会为这兄妹两的胃口咋舌。

  如果有人怀疑他们两能不能吃完的话,那么只需要半小时后再看看满桌子的空盘子和底朝天的饭锅就知道了。

  而且王程这一顿饭只吃的八分饱……

  小姑娘王媛媛吃的也是八分饱,这是她从小就跟哥哥王程养成的习惯,吃饭吃八分饱,不要吃太饱,也别饿着。

  吃完,小姑娘就在客厅里扎马步练拳,她已经慢慢的养成了习惯。而王程却是没有练拳,而是继续开始自己的雕刻,锻炼自己对力道的控制。现在他的力道已经足够强悍了,内家修炼也到了一定的地步,这些都是在一两个月的短时间内积累起来的。如果继续练拳,就有些过犹不及,等完美掌控了现在的力道再继续练拳,效果会更好。

  一夜无话!

  第二天,王程大清早就醒了,停止了猛虎九式的修炼,没有以睡虎式来入眠,他的作息时间再次恢复到了以前,太阳出,他就起。然后,王程带着也刚醒来的小姑娘王媛媛如往常一样的去跑步了。

  跑步,练拳。

  简单的生活步调。不管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管王程自己强大了多少,赚了多少钱,他和王媛媛都没有变过。

  兄妹两来到古街的时候。王程带着小姑娘吃了点早餐。就去仁和堂拜访了李牧山。毕竟有段时间没来拜访了。王程的医术也是李牧山带领入门的,路过而不拜访,说不过去,尤其是最近他几乎没来过。

  此时已经是太阳很高了,李牧山也刚刚打完太极,看到王程兄妹两来了,满脸惊喜,笑呵呵地道:“小程和媛媛来了。哈哈哈,我说今天早上我为什么眉毛老跳,原来是有客人来……”

  王程笑道:“李老,我们可不算是客人了。”

  李牧山急忙打住,笑道:“对对对,你和媛媛都是自家人,快进来,刚好前天正祥回来了,带了些海鲜回来,我叫人弄出来。大吃一顿。”

  王媛媛脆生生地叫道:“李爷爷好,我和哥哥刚才吃过了。”

  王程好奇地道:“正祥哥回来了?”

  李牧山点点头。眼神闪过一丝宽慰,笑道:“嗯,才回来两天,也是有事,整天在古街里面到处转悠,说是找好东西,这小子弄珠宝公司,对古玩玉器是上瘾了。”随后拉着小姑娘笑道:“走,你和哥哥吃过了,还可以在我这里吃,媛媛什么时候来了,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姑娘小脸顿时郁闷地道:“我又不是猪。”

  李牧山一愣,随后哈哈一笑,道:“哈哈哈,是我错了,我们家媛媛这么可爱漂亮,怎么可能是猪,你是小仙女。”

  三人走向后堂,王程和仁和堂的几个熟人打了一声招呼,现在还是冯习和坐诊,几人对王程也都是态度恭敬了许多,只比面对李牧山的时候差一点了。

  来到后堂,王程问道:“李老,杨老的身体好了吧?”

  李牧山面色喜悦,直接道:“好的差不多了,这次真的是你救了新水一命。以后去港岛,多去走走,有需要就找他,对他别客气。”

  王程笑道:“李老这么说,我可担不起,我不过是治病救人而已,拿了钱,就算两清了。病人好了,我这钱才拿的安心。”

  李牧山也是无奈地笑了笑,他认识王程好几年了,自然知道王程这个少年的性格,那是不会占别人丝毫便宜的,自己也是不吃亏。

  说好听点,是不卑不亢,说难听点,就是软硬不吃,又臭又硬。

  “小程,你呀,有时候别这么较真。”

  李牧山不能说什么,只能感叹了这么一句。

  这时,李正祥也从楼上走了下来,看样子应该是刚起来,看到王程和王媛媛,笑道:“小程和媛媛来了,好早呀。”

  “是你起的晚了,小程和媛媛肯定都锻炼了好久了,年轻人就应该早点起来运动,别等你到了我这一把年纪才知道身体最重要。”

  李牧山对自己这个大孙子瞪了一眼说道。

  李正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李牧山无奈道:“我这不是累了嘛。”随后,看向王程,道:“对了,王程,我听说你这家伙最近运气爆棚呀,又弄了不少极品翡翠?怎么样,要不要出手?我给你比上次还高的价钱,市价一点五倍。”

  李正祥这几天都在古街转悠,托关系想从街坊邻居那里弄一些老物件出来,他筹备的拍卖会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开始了。本来他想弄个春季拍卖会,可是东海的分公司已经提前开业了,他的这个拍卖会也要提前开始,打响公司的名头。

  他这次回来,也是想最后在老家这里试试看能不能再搜刮出一些好东西来。

  上次他从王程这里借的明代金蟾算是意外收获,而更让他惦记的是上次买的王程的那几块翡翠给他的收益更大,几乎赚了上千万。

  见识了翡翠市场的巨大利润,李正祥也关注更多,在东海市也去了几个赌石的地方,可惜也很少碰到好货色,偶尔碰到了极品翡翠也竞争不过那些本地大鳄。

  这次一回来,他就听说了王程和王媛媛上次在石头坊里面搅风搅雨,开出了极品的帝王绿,这可是一年也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拿到哪里去,都是镇店之宝。

  王程看着李正祥,无所谓地笑了笑,道:“最近运气好,不过料子我已经自己动手刀刻了,这些翡翠我都要自己用,我治病就用的自己做的翡翠针。”

  李正祥顿时好奇地道:“哦?治病用翡翠做针?厉害!你还会雕刻翡翠?王程,你可真是了不起呀,听我爷爷说,你医术比他还厉害。现在还会雕刻翡翠……能不能给我看看?你那翡翠都是极品料子,如果刀工也可以的话,我帮你拿到拍卖会上试试行情?”

  帝王绿的翡翠,即便是胡乱制作几个东西,拿到拍卖会上也是会卖出大价钱,所以李正祥不怕王程的刀工丑陋。

  李牧山满脸无奈,有些落寞,知道李正祥回来也不是真心看自己。几天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当下他去里面拿了些点心吃的来给王媛媛,还是觉得小姑娘王媛媛可爱一些。

  王程晃了晃手腕,给李正祥看了看,道:“这是我自己做的手镯和手串,你看看。”

  李正祥面色瞬间变得有些严肃,慢慢地抓着王程的手腕看了起来,摩挲着那手镯的表面,和手串的珠子,神色越来越凝重,抬头盯着王程,心中震惊非常,语气低沉地道:“王程,你这手镯和手串珠子全部都是手工做出来的?你自己做的?没有经过任何机械加工和抛光?”

  如果是几个月前,李正祥估计看不出什么来,不就是个翡翠镯子和手串?就能看出料子好而已,能卖大价钱。可是现在,他经过这几个月的恶补知识,知道王程手上戴着的这种纯手工镯子的珍贵。

  说起来简单,不就是用刻刀自己手工做出来吗?

  可是,有几个人能用刻刀将其做的如机械抛光一样的光滑和色泽?

  而且,其中的颜色更是有诸多的韵味,这绝对不是机械加工出来的翡翠能比拟的。这是属于人工的智慧和自然之美。

  就这两点,就比机械加工的珠宝要珍贵几个档次。同样的料子,至少比机械加工的要贵出一半的价钱。

  王程点点头,扬了扬眉毛,雕刻只是他的爱好,他并不知道行情,也没关注过,语气随意地道:“嗯,都是我自己做的,闲着无事,给媛媛和我自己做的。”

  李正祥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有些恍惚,这真的是王程?

  据他所知,全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雕刻大师,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每一个都是业内大师。

  自己无意中就认识了一位?而且是认识了很久了,还不知道?

  李正祥双眼放光,知道自己这次可能发现宝了。不是极品料子,也不是王程手上的手工极品翡翠的镯子,而是王程本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