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击毙陈天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击毙陈天文

  王程的身形如一座山岳一般地站在那里,面色严肃无比,看了看地上被踩碎的牌匾,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刘诗成刚刚缓过气来,急忙跑上来,有些气馁,低声对王程说道:“王程,他们是陈家的人……”

  王程伸手阻止他的话,肯定地说道:“我知道你尽力了。放心好了,今天有我在,陈家的人一个都别想走。”

  杨祐德和杨青语有一丝激动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王程,或许在场的谁都没有想到王程会出现,每一个人都显得很意外。

  说着,王程一步一步地朝着杨青语走了过去,声音高昂地喝道:“江州是我武圣山的地方,两千年来都是如此。当年杨家和刘家在江州住下,都是我师傅同意,他们才能长住的。所以,不管是杨家,还是刘家,都不是别人可以随意欺辱的。”

  陈天文想起在京城比武大会时期自己被王程击败过一次,面色就有些难看,指着王程就是大喝道:“王程,这是我们陈家和杨家自己的私事,你们武圣山最好不要干涉,免得惹祸上身。”

  “哼!”

  王程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当即脚下发力,瞬间就冲了出去。

  轰……

  依旧是如山岳一样的身形,大地锤法施展而出。只见王程的拳头轰然落下。那站在陈天文身前的陈家高手急忙施展出太极拳抵挡。

  可是。地煞拳法凝聚而成煞劲的霸道不是他可以抵挡的。

  只见这抱丹境界的陈家高手浑身一颤,随后整个人就再次飞了出去,咔嚓一声脆响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他的胳膊骨骼当场断裂,刺痛刺激的他面孔肌肉扭曲无比,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比武大会上的王程,没有这么厉害!

  这才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而已,他就有了如此进步?

  武圣山拳法一旦凝劲?

  那就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国术拳法可以相比的!

  陈天文再次伸手扶住了飞过来的陈家高手,可是其身上残余煞劲的冲击之下,他整个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急忙施展太极技巧才将劲道化解,才不至于让气血崩溃,面色当即变得严肃无比。

  王程两拳打退一个陈家抱丹高手,两步来到杨青语和杨祐德身前,将两人挡在身后,直接面对陈天海三人,朗声道:“我和青语有婚约。自然可以插手杨家的事情。而且我说过这里是江州,我武圣山可以插手这里的任何事情。你陈家的人今天有胆子来。那就都别走了,让你陈家沟的家主来领人吧,诗成,把大门关上!”

  刘诗成答应一声:“好。”

  他转身就去将大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一副关门打狗的样子。他也不担心王程不是陈家三人的对手,这里可还有他和杨家杨祐德和杨青语两位高手呢。

  杨祐德虽然不是陈天海的对手,可是对付陈天文绝对是可以的。

  王程刚才已经废掉一个陈家高手的胳膊,那就只剩下了陈天海和陈天文两人。

  形势瞬息逆转,陈家三大高手落在了下风!

  陈天海盯着王程,自从王程刚进来,他就一直盯着王程的身形,观察着王程行动之间的每一个细节。他心中认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王程的内家气血已经步入宗师级境界,内家修为奇高无比,武圣山武学已经真正的登堂入室,已经迈入了超越国术的古拳法境界!

  不愧是一个武学奇才!

  陈天海不想和王程为敌,对着王程抱拳道:“在下陈家陈天海。王程,我陈家和你武圣山素来无怨无仇,我今天来只是解决我陈家和杨家之间的私事,其中恩怨复杂是你不了解的,还涉及到太极传承的问题。虽然你是杨家女婿,可也终究是外人,最好不要插手,免得被天下人笑话。”

  “哼,笑话?我看你陈家才是最大的笑话!”

  杨祐德冷哼一声,很不屑地喝道。

  今天杨祐德有意压制自己的怒火,所以没有爆发。

  杨青语身体一动,可是被王程伸手按住了,低声道:“交给我。”

  杨青语神色缓和,眼神脉脉地看着王程,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双拳紧握,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王程看着陈天海,道:“谁的拳头小,谁是弱者,那谁就是笑话,陈家前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你们敢来杨家踢馆,不也是仗着自己的拳头大?说再多废话,我们也要比过,那就直接出手吧。”

  王程的话音未落,陈天海突然出手了!

  身为一个前辈,他先出手,而且几乎相当于偷袭,可见王程给了他巨大无比的压力,让他没有绝对的胜算,所以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只见他脚下一脚踩出,地面轰然一声闷响,一道尘土就席卷了出去。然后他整个人如利箭一般地冲了上来,一手如鞭,带起一层罡气拍向王程的胸口,一手如云,凝聚出一片如白云一般的罡气轻飘飘的拍向王程的脸颊!

  太极鞭手,和云手!

  而且都达到了凝聚罡气的境界,不愧是陈家二号人物,这般修为绝对是站在了顶尖高手的行列!

  如果是比武大会时期或者是之前的王程,绝对不是陈天海的对手,依靠神象步伐也不过勉强能自保,可最后也免不了要落败。

  可是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了,王程的修为已经突飞猛进!

  王程面对陈天海怡然不惧,体内道门纯阳爆发。双脚在地上一跺。没有出击。就站在原地,双拳呼啸而起,带起一股旋风。

  虽然没有凝罡,可是凝聚煞劲的地煞拳法对上凝罡的陈家太极拳,根本不落下风!

  砰!

  王程的拳头和陈天海的鞭手瞬间硬碰硬的碰撞了一招,空中一股气息爆发开来,另一个拳头和陈天海的云手硬碰硬的交手了!

  两人同时身体微微一震。

  王程双脚如扎根大地,脚下纹丝不动。地煞拳法的桩法强势无比,反观陈天海却是被逼迫的后退了一步,面色潮红。

  光是内家修为上,王程俨然还在陈天海之上。

  他内家气血搬运的效率上,更是超过了陈天海一个层次。

  这就是千年传承的强大武学,对比现代国术的优势性,越是修炼到了后期,这种优势就越大,到最后几乎就是碾压性质的优势。

  陈天海眼中的惊骇一闪即逝,随后闪过一丝杀意。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杀了王程。

  如此妖孽一般的年轻高手。不只是让其他的同龄高手生活在其阴影之下,还让和王程同时期的所有高手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陈天海可以想象,以王程现在的武学修为和资质,不出五年,王程或许就会站在真正顶尖高手的层次,不出十年,或许就可以无敌于天下!

  到那时候,所有武者都要生活在王程的阴影之下!

  呼…………

  深呼吸一口气息。

  陈天海身体一震,再次冲了上来,冲出一步,微微一转,借助身体冲击之力,然后拳头甩了出去,带起一声轰然巨响,乃是太极拳当中最刚猛,最霸道的搬拦锤,一层罡气凝聚在锤头上!

  他这一招搬拦锤,乃是带着杀心,直接朝着王程的胸口砸过来。

  而王程依旧是双脚原地不动,站在杨祐德和杨青语的身前,如一面厚实的墙壁一样,为两人遮风挡雨。

  双手交错,王程身体微微倾斜,施展出了地煞拳法当中的防御招式,同时还有道门太极当中的卸力招式。

  这些几乎都化作了他的本能,身随意动!

  轰……

  陈天海的搬拦锤已经撞击过来!

  王程双手交错,将其拳头卡在当中,可是其中强大的罡气劲道依旧震的他上半身颤抖了一下,气血差点凝滞。

  陈家二号高手,当真不是等闲,比之大雪山的巴勒也不弱多少了!

  可也就只是如此了,这是他的全力一拳。

  陈天海没能击碎王程的防御,只是逼迫的王程后退了一步,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

  随后……

  王程猛然在地上一蹬,整个人就冲了上来,开始了反击。

  只见他浑身炙热无比,呼吸之间,气息滚烫,好像在喷火一样,体内佛道纯阳同时升腾,两种纯阳同时存在,两轮红日在心中照耀。

  一招大地锤法就砸了出来!

  依旧是煞劲凝聚!

  陈天海神色之中再次闪过震惊。

  即便是杨祐德和杨青语的神色都有些惊讶。

  因为王程凝聚气血的速度太快了,刚刚还在防守,被打的差点没防住。可是他转眼间就冲上来,气血转换之后重新凝聚,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如此,王程就比其他人发力速度更快,气血爆发更强更快!

  其本质就是在内家修为上更为强势!

  陈天海此刻就还在换气,还没来得及凝聚气血,所以根本无法和王程这一拳硬抗。当即他双手画圆,施展出了太极缠丝手,缠丝劲凝聚而出,搅动一拳气息,将王程的拳头纠缠在当中,不断的消弭上面的煞劲。

  可是。

  王程一拳,一拳,又一拳,根本没有停下,每一拳都不弱丝毫,每一拳都强势无比。

  陈天海就被逼迫的不断的后退,每时每刻都想要调整气息重新全力出手,可是却就是没有足够的空隙和时间,反而被王程一拳一拳不间断的出手打压的气血越来越虚弱,根本没有时间来调整气息。

  而王程每一拳好像都是全力,好像气血根本没有间歇和消耗一样。

  砰砰砰……

  砰砰砰………………

  陈天海被打的气喘吁吁。不断的后退。已经后退了十几步。脚下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面色通红,双腿双手已经开始乏力,下一拳几乎就无法抵挡了。

  这在国术当中叫做乱拳打死老师傅!

  “王程,住手!”

  眼看陈天海似乎就要坚持不住了,陈天文终于出手了,大喝一声,冲上来对着王程的后背就是一拳。想要逼迫王程回身防守,乃是一招围魏救赵的方式想让陈天海暂时解脱。

  可是!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王程竟然对背后冲上来的陈天文不管不顾,再次大力的一拳砸向已经气息衰弱的陈天海!

  “王程!”

  杨青语忍不住惊呼一声,然后也紧随着陈天文冲了上来,一拳冲向陈天文的后辈,也想的是围魏救赵逼迫陈天文防守,从而救下王程。

  轰…………

  王程当即就是全力一拳,佛道纯阳气血爆发开来,陈天海终于是无法抵挡。整个人被打的双脚离地,飞了出去。飞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撞在大门上才停下来,浑身颤抖不已。

  同一时间,陈天文也冲到了王程的背后,一拳就打在王程的背心!

  砰!

  一声闷响。

  陈天文一拳将王程打的身形摇晃了一下,背心骨骼一股刺痛冲击着王程的神经,随后就被流经的气血压制下来。

  王程冷哼一声,返身就是一拳砸向陈天文的心脉,乃是含怒一拳。

  陈天文稍微楞了一下,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偷袭的一拳没有奈何王程,一拳打在王程的身上,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的影响和伤害?

  于是,他的反应就慢了半拍!

  这种顶尖高手之间的交手,如何能愣神发呆?

  杨青语背后一拳,当即就准确无比地打在了他的背心,力道爆发,将他打的浑身一震,气血无法凝聚!

  接着,王程的一招大地锤法就冲击在了陈天文的心口!

  咔嚓……

  清晰的一声脆响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陈天文的胸口被王程一拳打的凹陷下去,胸骨断裂刺入心脉,鲜血渗透出来,其整个人也当即愣在了原地,身形剧烈地颤抖着,嘴角一股股粘稠的鲜血流淌了出来,眼中满是不甘和不相信。

  他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

  这是……

  死亡的感觉?

  陈天文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王程的手上,会死在这里。

  他们专门打听了消息,确定了武圣山上没人,长鹤道士和王程都没有回来,才选择出手的,想要乘机从杨家将陈家拳谱拿回去,最好能将杨家拳谱也一并抢走,那样陈家就能占据绝对的主动地位,主导这次的五禽宗寻宝。

  可是,就这么巧合,王程在这个关键时刻回到了江州!

  此刻,王程其实也有一丝意外。

  他没想到会一拳打死陈天文,以为陈天文会挡一下。可是他的意外也只是一瞬间,随后就是无所谓。

  陈家既然敢来踢馆,那就做好牺牲的准备,打死了就打死了!

  成王败寇!

  “天文!”

  “文哥……”

  狼狈的陈天海和那边被王程打的手臂断裂的陈家高手都是睚眦俱裂地看着这一幕,同时发出凄厉的喊声。

  呼……

  王程轻呼一口气息,收回了拳头,陈天文的身体也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当场就没有了气息,心脉被他这一拳打的粉碎,没有了任何生还的可能。

  杨青语看也没有看地上的陈天文一眼,两步来到王程跟前,检查了一下王程上下和背后被陈天文拳头打中的地方,发现没有大碍,骨骼筋脉都完好,才松了口气,责怪地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王程看了地上没了气息的陈天文一眼,给杨青语了一个轻松地笑意,道:“放心好了,他伤不到我的。”

  呼…………

  一声呼啸。

  陈天海面色有些疯狂地冲了上来,大喝道:“王程,你敢杀人?”

  “有何不敢?你们敢来踢馆,那我就敢杀人!”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浑身气息大作,将杨青语挡在身后,返身对着陈天海就是一拳大地锤法。

  /html/book/18/18455/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