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婆罗门独门传承

第二百一十七章 婆罗门独门传承

  (有票没?)

  不一会儿,王程就将于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师傅长鹤道士说了一遍。【】

  长鹤道士听完了,也是变得面色严肃,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对王程道:“那于君师承何人?”

  王程稍微楞了一下,这个他还真的没问,顿时满脸歉意地道:“这个,弟子没有问,不过他主修太极拳,配合那印度呼吸法门,已经一只脚踏入抱丹,一旦伤势恢复,极有可能成为丹劲高手。”

  长鹤眼中精光闪烁,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说道:“港岛和宝岛,以及南洋的诸多武者,当年和你师傅我都有许多过节。所以,下次遇到如此事情,一定要问清楚其根底。如果他师傅当年和我是生死大仇,你如此做,岂不是留下祸根?”

  王程面色稍微有些后悔地道:“是,弟子记住了。”

  不过,他回忆*无*错*quled了一下,记得于君是知道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的,按理说,双方之间应该是没有仇恨的。

  长鹤点点头,面色缓和下来,道:“记住就可以了,这次事情也没那么严重。如你所说,那于君还算是仗义之人,太极一脉,与我有仇的也没有几人。而且,只是传他一门蕴养心脉的呼吸法门,也无伤大雅。”

  “如果你说的他那门来自印度的呼吸法门真的奇妙,倒是赚到了,你说来我听听。”

  王程心中放下,将于君与他交换的呼吸法门详细的给师傅长鹤道士说了出来。经过他这两天的琢磨,已经理解了许多。其中涉及到诸多的肺部大穴的气血变化。乃是以肺部来强行推动周边气血。可以以此来增强心脉的动力。

  他也真正的理解了为何于君能凭借这门呼吸法门吊着一口气,在心脉几乎断绝的情况下可以活这么多年。

  长鹤道士仔细的聆听王程的讲解,一边自己在慢慢的尝试,呼吸变化之间,顿时神色越发的凝重起来。当王程讲完的时候,他已经是面色通红,一呼一吸之间,气息仿佛会吹拂到了小院门口去。可见长鹤老道的气息之悠长。

  随后,老道士慢慢地控制呼吸,平静下来,看的王程微微咋舌。他知道老道士已经将这门呼吸法门完整的融入了身体,并且以自己的身体强行运转了下来。当初,王程自己第一次可是差点爆体而亡,而且还没有完全融入。此时他也只能完全融入九种呼吸法门,刚才对战赵直和张贺的时候,才强行融合了十种呼吸变化,爆发出强大的力道将两人击败。

  长鹤的面色严肃起来。眼中闪烁着摄人心魄的精光,哈哈一笑。道:“这是印度婆罗门教的独门呼吸法门,王程,这次你是真的赚到了。”

  王程顿时好奇地问道:“师傅,印度婆罗门教的独门呼吸法门?很厉害吗?”。

  长鹤语气凝重起来,眼神迷离,似乎回忆着什么,道:“当然很厉害。印度是世界上除了我华夏之外,文化传承最深厚的一个国度。他们也有自己的武学传承,婆罗门教就是印度历史最悠久的教派之一,其中就有自己的独门武学。他们的内家武学,自然也是和我们一样,以呼吸为主,这是任何内家武学都不能离开的核心。”

  “可是,我们以呼吸来控制心脉,以气运血。而婆罗门教的独门呼吸法门是以气息来锻炼肺脏气息,壮大气息本身,然后推动血液流转。当年,我与印度高手交手过,婆罗门教的高手实力非常的高强。我也不能击杀,那人跳入大海之中,可以闭气半天而不浮出水面。”

  王程听了,心神震动,惊讶地道:“闭气半天?”

  这还是人吗?岂不是和鱼一样了?

  长鹤也是严肃地点头,道:“不错,当年我实力已经大成,指挥战后的善后清理,亲自南下,遭遇过印度高手,非常的强大。以后你如果遇到了,多加小心,这些人和我们武圣山一样,也是不练劲道,可也力道极大,并且有专门的武学,生命力强悍,非常的耐打。”

  王程心中想象着那些画面,顿时无语地道:“师傅,所有古老的武学传承,是不是都是以壮大气血和锻炼耐打能力为主?”

  长鹤道士也是楞了一下,随后就是瞪了王程一眼,笑道:“你能想到这个,说明你悟性的确是不错。上古时期,生活在大地上的人都是以活命为主,那时候人们的身体很强壮,自然是以锻炼耐打能力和气血为主,如此才能在野兽的嘴里活下来。”

  王程呵呵笑起来,眼中闪烁光晕,想到了国内的几大古老的武学流派,想到了自己认识的悟信和尚,好奇地道:“那少林的武学是不是也是如此?”

  “少林武学很是复杂,有古老的武学传承,也融合了许多现代国术的东西,以后你去了解就知道了。他们是唐朝才真正有自己的武学传承的。而且近代的形意拳祖师爷当年都是在少林彻底创造出形意拳核心桩法的,少林的梅花桩和心意靶以及**桩都是形意拳的东西。”

  长鹤道长不愧是绝顶高手,一代宗师,什么都说的上来,直接几句话就将少林武学道了个大概。

  王程继续向师傅长鹤道士问了许多自己心中的疑问,国内国外的几大武学流派都问了个遍。长鹤道士有些能说上来,有些没接触过也是说不上来。不过,国内的他基本上都知道的七七八八。

  师徒一直聊到了下午,王程对各大武学流派了解了许多,开阔了他的见识。

  只是王程比较可惜的是,师傅长鹤道士现在不能真正修炼那婆罗门的独门呼吸法门了。因为老道士练拳一辈子,心脉已经强大无比,气血成型。再练这门以肺脏为核心的呼吸法门。以肺脏气息来推动心脉气血。就有小马拉大车的嫌疑。偶尔一两次还无所谓,多了就会让肺脏受不了强大气血的压力而崩溃。

  对此,王程很是失望,他以为师傅长鹤道士修炼了这门内家呼吸法门,就能调节身体,到时候即便是气血耗尽,也能续命。

  现在看来,似乎不可行。

  看了看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王程放下心思,还要回去接小姑娘王媛媛,所以就起身向老道士告辞了。

  “师傅,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和你聊聊天。”

  王程笑着说道,掩饰了心中的失望和一些悲伤。

  长鹤点点头,眼神似乎能将王程看透,语气很淡然地道:“随你自己,现在我也不限制你了,有疑问。随时可以来找我。那吴志新的事情,你不需要顾忌牛大海。他敢出手,我就算破了当年的誓言,也会亲自去京城掀了他的老巢。”

  王程也轻松地道:“呵呵,师傅放心,吴志新我还没放在眼里,牛局长想来也不会和我这个小辈计较。”

  “你心里有数就好,那婆罗门的呼吸法门,你修炼的时候多加小心。你自从拜入我门下,就机遇不凡,得到明德和尚传授龙象拳法,完善气血搬运。这次还意外得到婆罗门的独门传承,对你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切忌急功近利就是了。以你现在的实力,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冠军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

  长鹤看着王程郑重地说道。

  王程哈哈笑道:“师傅你老人家放心,我肯定给你拿个冠军回来。师傅,那冠军有什么奖励?”

  长鹤瞪了王程一眼,道:“冠军本身不就是奖励?”

  许多练武之人一辈子争抢个天下第一,为的是什么奖励?为的不过就是这个天下第一本身的名号而已。

  王程顿时苦着脸,他最不看重虚名,无奈道:“这算什么奖励,一个名头而已。”

  “少废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其中具体情况,老道我几十年都没出过江州了。还有就是,那婆罗门的独门呼吸,切记不要轻易告知其他人。你也给那于君告诉一声,莫要再让更多的人知道。不然,传到婆罗门教中的话,他们必定会派出高手来讨回。”

  长鹤再次严肃地说道。

  王程心中一震,知道师傅说的是真的。这么重要的独门核心传承呼吸法门外泄出来,不管是那个门派知道了,肯定都会全力追回来。所谓的追回来,其实就是要将所有知道这门独门呼吸法门的外人全部清除抹杀。

  “是,师傅,我会多加小心,不会在外人面前显示。”

  王程急忙记在心里。

  那婆罗门教在老道士嘴里那么厉害,八成比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武圣山还要厉害许多,自然是不要去招惹为妙。

  “去吧。”

  老道挥挥手,不再多说。

  王程也不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朝着山下走去。他早上是从家里走到山上来的,现在回去自然也是要走回去。

  前面看到牛大海离开的时候,他其实就想问一下牛大海:你是怎么来的?现在是不是要走回京城?

  走回江州市区的时候,刚好是快放学的时间,王程来到学校门口刚刚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小姑娘王媛媛背着书包走了出来,看到王程,小姑娘立即就跑了过来。

  “哥,今天我们班同学好多都在说你呢。”

  小姑娘王媛媛拉着哥哥王程的手,笑眯眯地说道。

  “他们说我什么?”

  王程虽然知道这些小家伙们八成说的就是那些八卦东西,可还是顺着小姑娘的话问了出来。

  王媛媛笑道:“都说你很厉害,说你是他们的偶像。”

  “这都是不想上课的吧?”

  王程顿时笑道。

  “嘻嘻,就是,他们都羡慕你不用上课也能拿第一。”

  王媛媛笑嘻嘻地道。

  “成绩还没出来呢,谁知道是不是第一。”

  王程摇头说道。

  “反正你肯定是第一。”

  王媛媛很肯定地说道。在她心里,反正哥哥王程就是最厉害的了。

  兄妹两一边聊着。一边走向家里。

  来到小区门口。王程看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见到的方进文站在这里。这家伙现在是意气风发,穿着很花哨的年轻人衣服。

  “王程,你可回来了,哈哈哈,我等你好一会儿了。”

  方进文上来就亲热地打招呼。

  王程拉着小姑娘,可没吃这一套,直接问道:“方总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你知道我的规矩。如果是治病的事。最近我没时间,多少钱都不用说了。其他的事,我能做的就没有了,方总不会是来找我给帮你考试的吧?”

  听到王程的话,方进文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笑的更加开心,因为王程最后一句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他知道,王程平时都是一本正经的,不是朋友根本不会和你开玩笑。

  所以,他开心。王程把他当朋友了。

  “放心。我们什么关系?我怎么会让你为难?这次不是来求你帮忙的。”

  方进文轻松地哈哈笑道。

  王程皱着眉头,疑惑地道:“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我不能来找你叙叙旧?不能来找你喝杯茶?不能来给你送点礼物?”

  方进文顿时装作不高兴地说道。

  “切。”

  这回。小姑娘都脸色不屑了。

  连小姑娘王媛媛都知道,这家伙明显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类型。

  方进文脸色微红,被一个小姑娘鄙视了,当下哈哈一笑,揭过这一茬,搂着王程的肩膀,道:“我这次可是真的来给你送礼的。”

  王程眼神更加警惕,道:“方总,什么礼?为什么给我送礼?”

  方进文有些无语了,心道你小子的防备心理也太强了吧?稍微郁闷地道:“你帮了我几次,给我治病,让我年轻了几岁,我送你点东西不行啊?”

  王程笑道:“你给过我诊费了,所以不需要你送东西了。”

  “我乐意送。”

  方进文直接道。心道,有钱,任性。

  王程摇头道:“那我不要。”

  方进文早有准备,拿出一串钥匙,笑道:“你不要都不行,这是我在江边建好的一栋别墅。昨天刚刚装修完毕,已经过户到你的名下了,别问我是怎么办到的,有唐书记帮忙,这都不是事儿。”

  说着,这家伙就将一串钥匙丢给王程。

  王程不得不接下钥匙,皱眉道:“这个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江边那边的别墅,最便宜的也得几千万,加上装修的什么的,上亿也不奇怪。而且,王程没想到,方进文这家伙居然联合了唐强民唐书记来坑自己。不然,没有唐书记的帮忙,怎么可能把一栋别墅过户到他的名下?他上学期才办了身份证,暑假刚拿到。

  方进文使劲地将钥匙塞进王程的手里,道:“王程,我不说让你把我当朋友,你就把我当个人好吧?你把我当个人的话,你就收下。不然你让我重新做人,都没好好感谢你。那上千万给你当诊费,说实话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去。所以,这栋别墅你就心安理得的拿着,反正你这老房子都要没了。我已经给你装修好了,只要你高兴,随时都可以住进去,就算你让我现在开车送你和媛媛去都行。”

  王媛媛歪着脑袋,看了看方进文,没有说话,眼神好奇。方进文则是不敢去看这丫头清澈纯真的眼神,心虚。

  王程则是皱着眉头看了看钥匙,其实他心里也比较认同方进文的这番话。他当初给方进文治疗,以现在的行情看来,的确是便宜了。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此算也是不对的。当初已经说了一手货一手钱两清了。

  这别墅。

  他还是不想收下。

  可是看着方进文那坚决地态度,他也有些犹豫。

  方进文看到王程面色迟疑犹豫的态度,心道有戏,当下就干脆地转身上车,道:“好了,就这样,钥匙给你了,任务完成。王程,我先走了,你随时去都行。要是觉得远了,上学不方便,就给我打个电话,我派个司机没你,每天接送你和媛媛上学放学。”

  说完,这家伙一踩油门调头就走了。

  王程无奈地苦笑摇头,方进文根本不给他拒绝的余地了。记得上次王横江也说给他留了房子,这家伙是不是也要这样直接丢过来,先斩后奏?

  那他要这么多房子做什么?

  当下,王程将钥匙递给小姑娘王媛媛,道:“什么时候你想去住,我们就去。”

  王媛媛哦了一声,将钥匙随手放进书包里,道:“我不想去,我就想在自己家。”

  “可是再过不久这里就要拆了。”

  王程也是语气遗憾地道。他和小姑娘都是念旧的,不想离开从小就生活的家,可惜他们说了不算。

  “哦,到时候再说吧。”

  小姑娘再次哦了一声,清脆的声音也有些惆怅地说道,小小年纪,就有些多愁善感了。

  走进楼下门口,王程顿时皱眉,回头看向刚才一晃而过的身形,眼中精光闪烁,那个人扫地的人影,好像是吴志新?

  身形佝偻,拿着扫帚?(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七章婆罗门独门传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