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拳出声相随

第二百一十六章 拳出声相随

  唐然目光绽放出炙热的光辉,看着王程,语气略微激动地道:“老道,你徒弟拜入你门下真的只有两月有余?”

  牛大海也看着现在的王程,眉头也是紧皱在一起,眼神有些不可思议。

  “那是自然,如果他早两年拜入我门下,哼,现在和你们两个老家伙过过招也没问题。”

  长鹤肯定地说道,语气很是得意。

  唐然目光没有离开过王程,没有理会老道的得意,只是摇着头,遗憾地道:“可惜了,你徒弟如果拜入我门下,或者老牛门下,以如此资质和悟性修炼国术,战斗力比现在要高出许多。你武圣山武学,也就那样。即便你现在练成天罡,堪称无敌,可是你徒弟要多久才能走到这一步?”

  “那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长鹤老道看着王程,淡淡地道:“我只是领他入门,他能将我武圣山武学修炼到什么地步,看他自己的本事。”

  牛大海终于开口道:“今日他胜了,我就履行上次的赌约。”

  长鹤诧异地看了牛大海一眼,他以为牛大海会一直不提这件事,就这么耍赖下去,没想到这老家伙自己主动说出来了。

  “呵呵,那你就自己做好准备了,我这个徒弟,我都管不住。”

  长鹤呵呵笑了笑,轻松地说道,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说到时候你丢脸了别怪我。

  唐然好奇地道:“什么赌约?”

  长鹤笑道:“上次,大海和我徒弟打赌,结果输了。大海就耍赖到现在。”

  唐然也忍不住笑了笑。道:“老牛。这可是你的不对了。”

  这事说出去,牛大海绝对会脸面丢尽的。不仅仅是输给小辈这么简单,并且他还在小辈面前耍赖,是丢人又丢面。

  王程背对着他们,满脸凝重地看着赵直和张贺,几下呼吸,已经平息了体内的气血躁动,只是胸腹之间还有一些轻微的刺痛。沉声道:“那牛局长你就做好给我师傅道歉的准备吧,今日我必定会赢,我武圣山武学也不是只会防御和挨打。”

  赵直和张贺都冷哼了一声,随后一起冲了上来。如果不是长鹤在场,他们可能都已经大声开骂了,你一个小子得意什么?凭什么?

  两人依旧都是以形意拳配合,一人取王程的上路,一人取王程的下路。

  这和王程在港岛总署的时候面对韩时非和何太生不一样,当时何太生是有些出工不出力。现在,王程的压力更为巨大。对面两人几乎都是全力出手了。

  呼呼呼!

  王程的两边胸口起伏幅度很大如风箱一样的发出声音,呼吸着大口大口的气息。低喝一声,双手旋转,依旧是虎爪,以猛虎摆尾,饿虎扑食的招式扑了出去。

  轰轰!

  又是两声闷响。

  王程再次被两人一起打退,而赵直和张贺两人也是再次同时被打的飞出一米多远。

  “这虎形是什么拳法?形意和五禽戏都比不上,神形具备。而且,发力技巧非常的强大,好像真的猛虎一样。”

  唐然面色凝重地看着王程,语气低沉地说道。

  长鹤老道慢慢地喝茶,没有回答。

  王程如猛虎一样的喘息着,双眼冰冷,同时还变换着坤元三十六式的呼吸法门。地煞拳法为何称之为第一横练拳法?就是因为这门拳法由内而外的强化人体,并且抗击打能力非常的强悍。是一门集合锤炼身体,增加卸力技巧等等于一体的综合性内家横练拳法。

  现在的王程就让赵直和张贺,以及吴志新都是心惊不已,两次硬抗两大化劲后期高手的拳头。就是牛大海和唐然这两个顶尖高手都不敢,那劲道打在身上可是实打实的,什么手段和卸力技巧都不能将之彻底消弭的,是要用身体去消弭的,稍有不慎就会留下严重的内伤。

  只能说,王程是真的继承了武圣山长鹤道士的挨打本事。

  几个呼吸变化,王程已经施展地煞拳法的呼吸法门将内部受伤的部位恢复了大半,当下就对着赵直和张贺一声虎吼。

  吼!

  随后,王程首次主动出击了。

  整个人都如猛虎一般的扑了出去,还是以猛虎下山和饿虎扑食为主,还融合了猛虎摆尾的发力技巧。

  王程的浑身骨骼都是噼里啪啦的脆响,甚至其中还有一些大地锤法的气势,双手如虎爪,抓下来的气势又是如山岳一般。

  赵直和张贺面色微微一变,都是惊讶王程一个人敢主动出击扑向他们两人。当下对视一眼,随后也是一起扑了上去,两人都是化劲后期的宗师级别的高手,绝对不是寻常武者。直接就是一人一边,想要以绝对的人数优势来控制住王程的一边胳膊。

  一人抓一只胳膊,然后将其制住,总是可以的吧?

  事实证明。

  此法不通。

  两人接触王程的手掌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冲击过来,两人在第一时间竟然无法硬挡下来,直接被打的后退不已。

  王程得势不饶人,直接乘胜追击,双手呼呼呼的带着呼啸,纯粹的力道发挥到了一种极致,周围的空气都被扇动的气流涌动,真正的如两个大蒲扇一样。

  砰砰!

  赵直和张贺竟然被王程一人一掌打的节节后退,那巨大的力道,让他们的劲道直接被打碎,根本无法以劲道去攻击王程,只能被动防御,因为他们根本不敢去以伤换伤地承受王程的力道。

  啊~~

  王程接连三拳,将两人打的后退三步,最近体内积蓄的躁动气血发泄出来。舒畅不已。当下一声长啸。整个人气势一变,体内呼吸变幻,融合了印度呼吸法门的十种变化,瞬间体内气血加快许多。

  一双虎爪再次扇出去,竟然瞬间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声虎啸。

  吼……

  所有人都仿佛看到王程的身上凝聚出了一头猛虎。

  唐然和牛大海都是惊骇地站了起来,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将象形拳法练到自然出声的境界,那是奇妙不已的。自古以来,如此人物都是寥寥无几。因为。象形拳法的杀伤力有限,以模仿动物为主来养生,其中以五禽戏为代表。而形意拳之中的十二形则是增加了诸多杀伤力,可也是有限,依旧是以养生为主。

  所以主修形意拳的都是以五行拳凝练劲道为主,很少有人练十二形。

  可是,如果将象形拳法练到拳出声相随,那威力就会上升数个档次。

  就如此时。

  赵直和张贺硬接王程这一双虎爪,顿时被打的无法招架,击中胸口。两人齐齐倒飞出去,再次一起吐出一口鲜血。摔落在地上,都是狼狈不已,眼神都有些惊骇。因为,刚才那一刻,他们真的看到了猛虎,一只巨大的猛虎从王程的身上冲出来,让他们一时间出现了思维的断线,所以才会仓促之间抵挡,无法招架。

  被王程击中的时候,他们一度以为自己被一只猛虎咬住了,此时身体还有些颤抖。

  这,就是拳出声相随的气势。

  王程满脸通红,剧烈的喘气,这接连的几拳让他的消耗很大。尤其是这最后一拳自然而然地带着一声虎啸,更是让他的精气神都消耗不低,现在他也打不出第二拳。

  还好,威力巨大,一拳决出胜负。

  “承让!”

  王程抱拳对躺在地上的两人语气平静地说道。

  这也是有一些实话,他知道,两人绝对让了他一些,起码没有真正对他出杀手。不然,他肯定无法抵挡两个一心要杀了自己的化劲后期的宗师高手。除非他将地煞拳法再近一步,将骨骼锤炼与虎啸九式的内家骨骼锤炼融合起来。

  赵直和张贺爬起来,面色难看不已。

  他们真的输了。

  “哼!”

  赵直很不服,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儿了。

  张贺倒是坦诚一些,抱拳道:“多谢指教,今日一见武圣山武学,果然名不虚传。牛局,今日我输了,也无颜再留下,长鹤道长,唐前辈,在下告辞。”

  说完,张贺转身就走了,很干脆。

  赵直也是抱拳道:“牛局,长鹤道长,唐前辈,告辞。”

  然后,赵直也走了。

  两人说到做到,输了就走。

  王程默默地来到师傅长鹤道士的身后,只是对张贺和赵直两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牛大海也没有丝毫的挽留,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不可能食言,要保持威严。虽然他心中不想两人离开,如此高手,谁都会缺。

  “走吧。”

  牛大海摇头道:“吴志新你也走吧。”

  吴志新站在那里面色有些凄然,语气祈求地道:“牛局,求你救救我。王程,长鹤前辈,求你们救救我,放过我吧。”

  吴志新说着,直接跪在地上,他也想走,就如赵直和张贺那般干脆潇洒的转身就走,不在牛大海的手底下,去其他地方或许还有更好的发展。可是,他的实力不再,根本不敢走,走了就完了,只能去做个普通人。

  面对王程现在的实力,还有罡气境界的长鹤做后盾,吴志新就算心中恨意滔天,也必须明白他再也没有了报仇的机会了。

  所以,他跪下了,不求报仇,只求恢复实力,能在以后的生活中继续当个人上人。

  牛大海冷哼一声,瞥了吴志新一眼,沉声道:“你以为你搞的那些蝇营狗苟我不知道?我只是没有空闲时间去理会,我们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暴力、执、法、部门,不是那些坐办公室勾心斗角的地方。这次的事情,说到底是你咎由自取。你为我卖命这么多年,我也给了你面子,还把赵直和张贺也都赔进去了。对你也仁至义尽了。你要想恢复。就找别人吧,我牛大海帮不上你。”

  吴志新一愣,面色颓然,对着长鹤道长和王程这边再次磕了一个响头,大声道:“长鹤前辈,王程,求你们放过我。我吴志新发誓,以后再也不为非作歹。再也不会找王程的麻烦。”

  说完,吴志新再次砰的一声,一个响头磕在地上。

  长鹤道士摇摇头,道:“王程的事情,他自己做主。”

  吴志新急忙眼神殷切讨饶地看向王程,再次祈求地道:“王程,求求你放过我。王程,只要你放过我,以后我免费帮你五年,不管杀人还是放火。我都听你的。”

  王程眉头微皱,他没想到。当初那么嚣张的吴志新,身为化劲后期的宗师高手,现在会如此的不要面子,给自己下跪求饶,而且还是当着三位前辈的面。看来,身为强者之后,谁都会将实力看的最是重要。

  丢了那份高高在上的实力,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当下,王程眼神看着吴志新,皱眉道:“我说过,几月之后,你再来找我,我自然会给你恢复,现在你不管如何求饶发誓,我也不会出手。早知如此,当初你对我和我妹妹可有想过?你现在如此恐惧,可想过当时我多担心我妹妹?走吧,你现在如何装可怜,都不能让我心软。”

  吴志新顿时愣在了原地,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喃喃道:“好,好,好!”说着,他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对几人抱拳道:“告辞!”

  说完,吴志新就朝着外面走去,每一步都迈的很艰难。

  唐然面色都有些不忍,不过,他对王程却是更为看重,没想到王程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坚定的心思。

  如果是一般的少年人,被一个看起来如此凄惨的中年人下跪祈求,八成是会心软答应了。毕竟双方是没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的。

  可是,王程就真的这么漠视了,坚持了心中的决定。

  唐然和牛大海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心中的些许担忧,不知道如此到底是好是坏。

  长鹤道士平静地道:“三月后,你真的会给他恢复?”

  这话是向王程问的。

  王程肯定地点头道:“当然,这是我说的话。”

  “好。”

  长鹤点点头,不再多问这些事。他是真的不管王程如何行事,只要不做伤天害理违背祖国的事情就可以。

  牛大海当下起身也走了出去,留下声音:“既然此事已了,我告辞了。老道,好好管管你的徒弟,莫要走上邪路。”

  “我自己的徒弟我最清楚,不需要你来操心,好好管你的手下不要惹事才是你应该关心的。”

  长鹤道士对牛大海回应道。这件事说到底是吴志新招惹出来的,并且是冲着他徒弟王程来的,老道心中其实是很不悦的。

  牛大海没有回话,步伐加快,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出了院子,想来是直接朝着北方走去了。

  王程无奈地忍不住低声道:“师傅,牛局长刚才说要履行赌约的。”

  牛大海履行赌约就应该向长鹤道士道歉,可是,这家伙又耍赖的跑了。

  长鹤也是呵呵笑了笑,看着外面道:“没事,他迟早跑不了。”

  唐然也是笑了起来,然后起身抱拳道:“老道,老牛走了,我也该告辞了。在你这里待了两天,和你叙叙旧也足够了,以后有时间再来拜访。”

  长鹤没有挽留,起身点头道:“好,那你就去吧,下次来了,好好喝一杯。”

  这次,因为吴志新的事情,他们都没有好好喝酒。

  唐然点点头,看向王程,笑道:“今年是第一次举办比武大会,看来老道你的徒弟注定要大放光彩,为你正名了。”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已经看淡了。”

  长鹤摇摇头,无所谓地说道。

  王程心中好笑,知道老道是故意说的这么洒脱,其实心里是很在意的。

  “告辞。”

  唐然郑重地抱拳说了一声,随后转身就走,也是两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不见了,很是干脆。

  王程松了口气,他们都走了,这才自顾自地坐下来倒杯茶,一边喝茶,一边揉着肩膀活血,说道:“师傅,我这么对吴志新,牛局长到时候会不会找我麻烦?”

  长鹤道长看着王程,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找你麻烦,你小心应付就是。我看你将猛虎九式已经练到精髓了?拳出声相随,如此境界的象形拳法,古往今来也只有寥寥几人,就凭你这猛虎拳法,就已经不惧大部分人了。不过,如果牛大海亲自对你出手,你还是有多远就跑多远。”

  王程笑道:“多谢师父指点,下次我见到牛局长转身就走。”

  “呵呵,你也莫要跟我贫嘴,猛虎九式的确也是我武圣山传承。可是你不要忘了我们武圣山真正的武学传承,看你呼吸变化,也是不同了,坤元三十六式有所领悟?”

  长鹤笑了笑,随后语气凝重地说道。虽然王程练成了猛虎九式是惊喜,可是他更看重的还是地煞拳法。因为这门拳法是武圣山一脉相承的武学,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下可与三大基础拳法相连,上可与天罡拳法承接。

  王程也是严肃下来,道:“师傅你放心,我不会忘记我们武圣山的根本。不过,这次我上山来,是有事情向你禀告,前几天我去港岛,以九元拳法之中的一段呼吸法门与一位高手交换了另一门来自印度的内家呼吸法门。”

  长鹤道士瞬间气势严肃下来,目光锐利地看向王程,语气淡漠地道:“仔细说。”

  王程浑身一震,当下站起身来,面色严肃。(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