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独门秘诀的交换

第二百一十二章 独门秘诀的交换

  (晚了点,回家给老爸过生日,还是两更,求大家多多支持!)

  于君看着王程,心中第一次对王程慎重起来。/这个少年非常的不简单,如此气势,在年轻一辈当中,他还没见过谁的身上有。

  他想笑,可是不敢大笑,因为他的气息不足,只能微笑点头道:“好,好,好。说的不错,既然老天爷让我活下来,谁说不是要让我一直活下去呢?来来来,你把我治好了,我就把那些老家伙挨个骂一顿,骂他们全部都是庸医。”

  王程急忙苦笑摇头,道:“别,你这可是在害我,到时候我都不敢再来这边了。”

  “好,那就不骂他们。”

  于君也是开玩笑的。

  当下,王程也不多说了,因为时间不多,抓起于君的手腕就查看起来。

  脉象很弱,很弱,很弱。

  几乎弱到没有的地步。

  王程面色瞬间凝重起来,仔细地看着于君,抓着他的双手探测脉象,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客厅里,几双眼睛都看着王程,于君是轻松无所谓的表情,他已经看透了。而何太生和韩时非都有些紧张,他们两人都希望王程真的能让于君好起来。

  至于小姑娘王媛媛,小脸上只有平静,她相信没有难倒哥哥的事情。就如一般的小姑娘相信自己的父亲是超人,能拯救世界,无所不能一样。

  “于sir果然非常人,厉害。”

  过了足足十分钟,王程才松开了于君的双手。满脸敬佩地看着于君。语气很赞叹地说道。

  于君笑了笑。眼神也闪过一丝异样,他的脉象可能随便找个中医都能摸出来,无非就是很弱,随时会死。可是他的真实身体情况,就不是谁都能看出来的。看着王程,他知道,王程是真的看透了他的身体情况。

  而何太生和韩时非都很焦急,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韩时非急忙问道:“王程。于sir的情况怎么样?你能不能治?”

  于君和何太生也都看着王程,眼神期待,不知道王程会如何回答。

  王程和几人对视了一下,随后摇摇头,看着三人都有些失望的神色,微笑道:“于sir的伤,谁来都治不了。”

  于君点点头,他见过的不少名医基本上都是如此说的。都认为他的伤没人能治,他活着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可是,没有哪个名医能看出他到底是如何活下去的。

  何太生和韩时非都满脸失望不已。韩时非甚至苦着脸。

  不过,王程下一刻又说道:“但是。我倒是可以试试。于sir以大毅力坚持活下来这么多年,可敢随我大胆的尝试一下?”

  王程的眼神紧紧地看着于君。

  韩时非面色一变,急忙问道:“你没有把握?是不是有危险?”

  王程点头,接过来道:“不错,你们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于sir自己应该很清楚,稍微不慎,于sir这么多年来吊着的这一口气就要断掉了。”

  韩时非和何太生都是神色一怔,一直稳重地何太生终于忍不住问道:“王程,于sir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们都说他应该不行了?”

  于君微笑了一下,看着王程,示意王程说,他倒是想知道王程究竟看出了什么。

  王程也看着于君,面色凝重地点头道:“于sir的情况,可能天下间也只有这一例。心脉几乎已经断了,但是于sir靠着一门独特而强大的呼吸法门,维持了身体机能的运转。我们寻常武者,都是以心脉为动力来搬运全身气血。可是现在于sir不是这样,他是以肺部为动力,以呼吸来调动还有一丝残存的心脉机能,不停的维持这种呼吸,让他的心脉不至于真的断绝,所以活了这么多年。”

  韩时非和何太生听了,都是目瞪口呆,觉得不敢相信。他们两人一直都不清楚于君身体的真正情况,只是以为是重要的心脉伤势,不足以致命,但是也差不多了。

  现在听王程这么一说,两人才明白,不是不足以致命,而是早就足以致命了。按照正常情况,于君当年已经死了,可是他靠着强大的呼吸法门维持了身体机能运转,硬是吊着心脉的那一口气,活了这些年。

  于君听了王程的话,叹了口气,感慨地道:“每天如履薄冰的活着呀。呵呵,王程,你想怎么做?”

  王程惊异地看着于君,道:“于sir决定了?”

  此时,了解了具体情况的韩时非和何太生反而都迟疑起来,两人面色变幻不已,都不想让于君去随着王程冒险了。

  因为于君现在的身体情况,真的是太危险了。

  用现代西医的话来说,于君就是依靠体内一口呼吸来强行以强大的肺部功能拉动还残存的一丝心脏功能,如此维持了全身血液运转,和身体机能。

  如此奇闻和匪夷所思的本事,估计韩时非和何太生听都没听过,这手段是真的以自己的努力在向天挣命,掰着指头过一天是一天。

  “于sir!”

  “于sir!”

  两人都齐齐看向于君,欲言又止,面色迟疑不已,都很震撼。

  韩时非都出现了后悔之色,后悔将王程找来了。这样的情况,除非神仙来,不然谁能确保治疗?稍微不对,于君那一口气息断了,那整个人也就瞬间死亡了。

  如此,还不如就让于君保持着这样的情况,安安静静地活下去,多活一天就是一天。

  于君看了韩时非和何太生一眼,让两人安静下来,随后看向王程。道:“你说说。你要怎么做。”

  王程点点头。这种情况,让他也心中微微激动,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严肃地道:“好,那我给于sir解释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可能是经过一门独门呼吸法门来调动肺部呼吸功能,强行运转虚弱的心脉。我的打算是,内外结合。我传你一门独门的气血搬运法门。配合你现在的呼吸法门,就能让心脉功能也与肺部功能增强。同时,我再给你针灸治疗,如此下来,可能会有效果。这只是我预想的情况,具体会发生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因为这种伤势,从没见过,也没有例子。”

  王程如实地说了出来,他没有把握。

  于君眼中精光闪烁。整个人的气势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看着王程。依旧严肃地问道:“你师承何人?你的独门呼吸法门,不可能随便传给我吧?”

  王程看了韩时非一眼,微笑道:“不错,韩队长知道我的师承,更知道我武圣山一脉的规矩,武学肯定是不能随意外传的。”

  韩时非对于君和何太生点点头,低沉地道:“不错,武圣山武学是最古老的几个武学派系,据说传自三国,我师傅当年就是被他师傅赶到港岛的。”

  何太生和于君都是浑身一震,他们经历过那个时代,都想到了什么。

  “王程,你师傅是长鹤道长?”

  于君顿时呼吸有些急促地问道。因为这一刻的呼吸紊乱,让他的身体都有些摇晃,差点断了那一口气,随后急忙稳住,才没有发生惨剧。

  王程急忙扶住了于君,看到他呼吸稳定下来,才放下心来,点头道:“不错,我师傅是武圣山长鹤。”

  于君对担心地韩时非和何太生挥挥手,示意自己没事,继续道:“原来是长鹤道长,那就不奇怪了。当年,长鹤道长主持清扫工作,的确得罪了很多人。小韩的师傅洪云非就是在当时被赶下南方的。”

  “不过,那时候道长身在其位,也是逼不得已。所以小韩你也不要想着报仇。”

  韩时非苦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他心中其实想说,我想报仇能打得过吗?这辈子估计都不是王程这小子的对手了。

  于君很早就听过长鹤道长的名头,只是没见过,也不知道长鹤道长的师承来历。现在听王程是长鹤的徒弟,心中大定,让他信心大增,当下就对王程说道:“好,我相信长鹤道长的弟子。王程,你说,怎么做才能得到武圣山的独门呼吸法门。”

  韩时非和何太生都是面色微微变化。韩时非最是了解武圣山,而何太生也对长鹤道长有所了解。两人都知道从长鹤道长那里传出来的呼吸法门绝对非比寻常,比现在最流行的三大内家拳的任何流派都要强,看看王程此时如何强大就知道了。

  身为练武之人,都知道,内家拳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错,就是呼吸法门。都说练武是内练一口气,也是以这一口气来搬运气血,控制全身气血运转。

  现在八成的武者都是练的现代国术,而这些人几乎都有修炼三大内家拳,或是练一门,或是三门一起。可是各大流派的三大内家拳为什么都不一样,有哪些不一样,怎么区分?无他,就是呼吸的变化。

  同一种拳法的不同流派的根本区别就是呼吸,其次才是发力和凝练劲道的技巧。

  每个流派的传人都将自己的独门呼吸法门看的尤其重要,绝对不会轻易外传。

  王程当初给刘武中治伤,换取了跟随刘武中学习几天炮拳的机会,也只是得到一些外门的传承技巧,也就是发力和凝练劲道的技巧,不曾得到刘氏炮拳的独门内家呼吸法门。

  呼吸法门,才是每一个武学流派的最核心的机密。

  所以,不管是韩时非还是何太生,亦或者是当事人于君,都肯定知道,王程是绝对不可能轻易将武圣山的独门呼吸法门传授出来的。

  王程看着三人,面色也严肃下来。

  于君心中一动,语气也严肃地道:“王程,你还是回去和你师傅商议一下再说吧,此事你不要擅自决定。如果长鹤道长不同意。那也是我命薄。”

  王程扬了扬眉毛。心中一动。笑道:“于sir放心,我自有分寸。你这门独门续命的呼吸法门,来历也不简单吧?”

  于君点点头,神色有些回忆地道:“不错,这是我年轻的时候救了一个偷渡的印度僧人,得到他传授的。也是有这门呼吸法门,我当年入门练太极,才能有后来的成就。”

  当年。于君巅峰时期,乃是化劲后期圆满,一只脚踏入抱丹境界的顶级高手。如果不是因为出了事,现在早就已经是抱丹境界的宗师高手,在整个港岛武术界都会排在前几。

  在练武上有出色的表现,于君知道,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那传自印度僧人的神秘呼吸法门。这是以肺部为主,不以控制气血为目的的呼吸法门,专注强大呼吸本身。很奇妙,能极大的加强人体的呼吸作用和能量。

  不得不说。印度历史悠久,在一些传承上。也是有强悍之处。

  现在于君呼吸一次就比寻常人呼吸十次的作用还要大。

  三人看着王程,似乎都想到了什么。

  王程点点头,知道对方已经猜测到了,凝重地道:“不错,各位也猜到了。我打算以能治好于sir伤势的独门呼吸法门,交换于sir续命的独门呼吸法门,算作公平交易。到了我师傅那里,他也不会说什么。”

  其实,王程的心中是比较激动的。他比于君这个练了几十年这门独门呼吸法门的本人,更加清楚这个以肺部为核心的独门呼吸法门有多么重要,与他武圣山的地煞拳法的气血搬运配合,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一旦成功,王程的内家修炼,几乎是真正的完美了,体内再无缺点。

  人体内有两大发动机,心脏和肺脏,一个发动血液,一个发动呼吸,这是生命的根本。两者之间是密切合作的作用,肺脏呼吸的空气会和心脏运转的血液结合。这是华夏内家拳修炼之中,以呼吸来搬运气血的根本。

  王程修炼的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甚至再加上虎啸九式,三大内家拳配合一体,让他在内家搬运气血方面,几乎达到完美。如果,再能加上一门增强肺脏呼吸,配合气血搬运的法门,两相结合,对身体的作用绝对是几何倍数的提升。

  到时候,王程闭气一次持续个几天估计都有可能。

  他王程能想到,于君心中思绪翻滚,也是想到了这个结合的可能。可是,他只是得到王程的一些能治疗心脉伤势的武圣山呼吸法门,自然是无法与王程这个武圣山传人相比,无法做到王程那样的完美融合。但是,可以想象,他也可以得到巨大的好处。

  这是一个双赢的交易。

  不同的是,两人得到的好处大小不同。

  王程多了一些以后可以站在世界之巅的资本,拥有更加雄厚的基础。而于君则是有了恢复的希望,恢复之后,他的实力也可以恢复,甚至因为武圣山的独门呼吸法门而更进一步,一举跨入抱丹的境界,成为绝顶宗师级高手。

  不能说谁亏谁赢。

  只能说双赢。

  王程有些期待地看着于君。

  韩时非和何太生也都是皱眉,何太生对武圣山武学不了解,所以还不太能知道具体的信息。可是韩时非知道一些武圣山武学的奥秘,所以他也清楚,王程能从其中得到的巨大好处。那样的话,他韩时非这一辈子就真的再也没有一丝击败王程的可能了。

  于君站起身来,缓慢地来回走了几步,淡淡地道:“当年那位印度僧人也没有说过不能外传,我自然是能做主的。为了活命,我当然愿意和你换。可是,王程你确定你师傅不会怪罪?”

  其实,只有于君自己知道,当年那个印度偷渡僧人用蹩脚的汉语叮嘱了一些不能外传的话。可是他此时选择性的遗忘了,给了一个自己当时没听懂,所以不知道的理由。谁不想活下去?谁不想变得强大?

  一个再也没见过的印度僧人的话而已,于君自然不会在乎。他唯一忌惮的还是王程的师傅长鹤道长,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威慑力。于君心中记得,当时他才拜入自己师傅门下,他亲眼看到几乎整个港岛和南洋的诸多武者高手,都活在长鹤道长的阴影之下,整日里担心长鹤道长会带着高手追过来。

  足足过了十五年,发现长鹤真的没有追下来,港岛和南洋的武术界才恢复平静发展的时期,也是那时候才开始了内斗,因为没有了北方的威胁。

  王程点点头,看着几人笑道:“我当然可以做主,不过于sir可要答应我,我师门的独门呼吸法门,只能你自己修炼,不管是你的后人还是传人,都不能传授。”

  于君点头肯定地道:“自然如此。”

  王程语气严肃地道:“话是这么说,可我也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以后我见到除了我传人之外,还有其他人会的话,我可就要斩草除根了。”

  这种话,王程自然不会客气。当初明德和尚传授王程龙象拳法的时候,都是对他和长鹤道长如此说的。如果以后王程将龙象拳法传承下去了,被明德和尚看到了,就不会客气,轻则打断王程传人的手脚废除修为,重则格杀。

  这也是王程没有将龙象拳法传给王媛媛的原因。

  越是古老的武学流派,越是注重传承和保密,如果不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打死明德和尚都不会将完整的龙象拳法传给王程的。

  于君听了王程的话,当下就是郑重地说道:“好,我于君在此发誓,小韩和小何也都在这里做个见证。如果以后我于君将你王程的独门呼吸法门传给任何人,我于君和我于家所有人都会不得好死,你王程也可以任意处置我于君和于家任何人。”

  韩时非和何太生面色凝重起来,他们没想到叫王程来给于君治伤会出现这种事。两人都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做了这个见证人。

  王程顿时露出微笑,眼神闪烁,道:“好,那如此,我们就可以开始第一次治疗了。”

  于君也是露出一丝笑意,一个曾经的强者,病怏怏的过了这么多年,心中积累了多少的寂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