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无敌和完美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无敌和完美

  一拳对一脚,出拳的一方本身就已经是吃亏了!

  更何况,出脚的乃是少林寺达摩堂的资深高手永觉,实力比之永问也只是弱了一个层次而已,一脚就踢出一层金色罡气笼罩!

  而王程依旧霸气地一拳出击,没有丝毫顾忌对方的身份和实力,他身体周围一道道气息冲击出去,整个罗汉大阵已经彻底的崩溃了,一百零八个少林和尚还能站起来的就只剩下七十多个了!

  轰……

  永觉和尚这一脚乃是大力金刚腿的腿法,和大力金刚掌乃是同源,都属于顶尖佛门金刚战斗秘法。

  他一脚踢下来,好像空气都被他的脚踢的撕裂了,空气发出刺耳的呼啸声!

  下一刻,他的脚就和王程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空中的气息瞬间爆炸开来。

  这一拳一脚,都是绝对刚猛无比的路数,大力金刚腿在刚猛程度上,还在大力金刚掌之上,毕竟腿比手臂的力道更大,所以收发都比出拳更难,主修拳法的武者很普遍,主修腿法的武者很难寻!

  同样,王程地煞拳法当中的大地锤法也是威猛无比的锤法,借助一百零八步金刚佛陀之力,他的地煞拳法几乎突破到了罡气的极限!

  他一招煞劲罡气袭击而出,就和永觉和尚大力金刚腿上的金色罡气同时消失,道道破碎罡气呼啸着冲击出去,周围的和尚都迅速地躲开,以免被伤及到!

  随后,王程就是身躯一震,砰的一声闷响,双脚同时陷入地面。这地面乃是少林寺千年来经过无数武者踩踏过的坚实地面,可此时依旧被他双脚踩出了一个坑,双脚陷入一尺有余,一股泥土溅射出去。一双脚和大腿几乎都失去知觉,气血迅速的流过,一股炙热包裹着两条腿。

  同时,永觉和尚也是身体迅速的倒飞了出去,飞出七八米远才落在地上,双脚也是轰的一声插入了地面,陷入地面半尺有余。身形摇晃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后退一步。更没有倒下。

  可是他一张老脸憋的通红无比,眼神惊骇无比地盯着王程,有些不敢相信!

  这一拳一脚!

  两人竟然是平分秋色!

  周围所有的少林寺和尚也都是满脸的骇然之色,永觉和尚在少林寺所有的高手当中,可是能排在前五的顶尖高手。

  这个年轻的武圣山弟子,竟然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吗?

  包括悟空和尚在内,所有的少林弟子都不敢相信。这比王程破了十八铜人阵和罗汉大阵更加的让人不敢相信。

  毕竟,刚才组成十八铜人阵法和罗汉大阵都是年轻弟子,所以两大阵法还有很大的缺陷。还不到巅峰时期,被破了也可以接受。

  可是永觉这种顶尖高手竟然也将王程奈何不得?

  另一边,长鹤道士和永问和尚再次交手了。

  两大顶尖高手交手的动静比王程和永觉和尚更加巨大,两人在空中迅速地就碰撞了两拳,拳拳都是毫不客气的全力出手,雷劲罡气和金色罡气不断碰撞呼啸,在空中激荡起了一圈圈风云。这平静的千年古刹一时间好像变成了战场一般。

  面对少林寺永问这种等级的高手,长鹤的天罡雷劲的作用就不那么明显了,永问和尚虽然没有修炼出金钟罩这种顶尖炼体法门,可是也略有涉猎,所以可以克制武圣山的霸道罡气劲道。

  少林寺的诸多高手都神色严肃,纷纷朝着王程和长鹤道士这里围了过来。每一个和尚都是神色不善的样子。

  颜玉来到王程身边,感受着王程身上传递过来的炙热体温,心中情绪有些荡漾,脸上的红润一闪即逝,急忙问道:“王程,你没事吧?”

  王程一张脸也是通红无比,呼哧呼哧地在调息内家气血。从佛门气血转化成为道门气血,心中佛陀也缓缓散去,凝聚出地煞气息,身上的气势也变化极快,开口平静地说道:“我没事……”

  砰……

  长鹤道士和永问和尚交手了几招就没有继续。

  长鹤道士也迅速地落在了王程的身边,指着永问和尚就是大声喝斥道:“永问秃驴,你们少林寺想做什么?输不起就想杀人灭口?”

  周围数百少林寺和尚都是面色难看切愤怒,恨不得上去将这武圣山的师徒两人打一顿出气,可是谁都没有动,因为谁都明白,这师徒两不是他们谁都可以上去欺负的。

  永问和尚一挥手,止住了继续前进蠢蠢欲动的少林和尚们,也给了几个达摩堂的高手一个眼色,示意他们都不要出手,然后才开口大声道:“我们少林寺传承千年,乃是佛门之地,行事一向光明磊落,赢得堂堂正正,输也输的光明磊落,不会做一些蝇营狗苟的事情。”

  长鹤道士手指再次指向站在那里面色通红,一样急促喘息调息内家呼吸的永觉,沉声问道:“小辈比武,永觉老秃驴以大欺小也就罢了,竟然还偷袭出手,这可是你们少林寺的风格?输不起就明说,我长鹤带着徒弟马上就走,今天就当没来过。”

  永觉面色难看,张嘴就想说话。

  可是永问和尚又是一挥手,阻止了永觉和尚,沉声道:“此事我自会处置,永觉师弟马上去达摩洞面壁思过三年,三年内不得出洞一步,戒律堂监督。”

  戒律堂一个老和尚立即站出来道:“老衲掌管戒律,此事我自会监督。”

  戒律堂和永问达摩堂之间一直不太和睦,不过今天面对外部敌人,双方没有起争执,以大局为重。

  永觉和尚面色惭愧,双手合十:“小僧一时冲动,犯下过错,甘愿受罚。”

  长鹤见到这一幕,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笑意,他知道这种惩罚不疼不痒的,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不过,他也不想继续追究了。一是王程的确没有什么事,第二就是这里毕竟是少林寺的地盘,如果他抓着不放,逼的少林寺狗急跳墙,那他们也不好过。

  闹的太僵成了死敌,也不是长鹤道士想看到的。

  当即,长鹤淡淡地道:“还有你们的赌注呢?”

  永问和尚眼角一跳。对悟空和尚喝道:“悟空,去藏经阁拿出那本观音咒。”

  少林寺那张五禽宗武学密藏的地图。就在那本经书当中,寺中只有永问和尚知道这件事。

  悟空和尚满脸的不愿意,可是依旧转身去了藏经阁。

  王程此时终于将体内气息稳住了,再次对身边满脸关切的颜玉轻轻地摇摇头道:“我没事。”然后他就两步来到师傅长鹤道士身边,直面周围少林寺数百和尚。

  那一股股炙热气息汇聚在一起,直接冲击武圣山的师徒两。

  王程呼吸稳重无比,虽然佛门真意在缓缓散去,可是那金刚佛陀所积蓄的气血依旧在体内不会散去,被金刚佛陀和金刚锻体锤炼过的身体也依旧还存在。

  可谓收获巨大。

  即便是迅速地放弃了佛门武学。王程继续修炼地煞拳法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一种明显的不一样。

  更加强大凝聚的气血,更加强大的身体,让地煞拳法的威力也是直线上升,他对地煞拳法也在这一瞬间多了许多的领悟。

  大地……

  在他的心中越发的清晰明了起来,一举一动,一呼一吸。甚至是眼神开合之间,都有大地的气息,好像他就化身为了大地,双脚真正的和大地几乎要融为一体了。

  强势的气血,更为迅速的在他体内按照地煞拳法的搬运之法锤炼身体,修复一些留下的外伤。

  毕竟。地煞拳法乃是天下第一的内家横练功夫,这方面并不比金刚佛陀的桩法差多少!

  每时每刻,王程都感觉自己在变得强大,好像进入了收获的季节。

  颜玉也紧随着王程的步伐来到了长鹤道士的身边,三人一起面对着整个少林寺的诸多高手。

  对峙当中,再也没有人说话,少林寺的和尚不想说话免得丢人。而王程三人不想说话是怕再激怒了少林寺。让对方来个破罐破摔鱼死网破,不择手段的留下三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拿走该得的东西,有了收获,那就足够了,毕竟不可能一棍子将少林寺就打死了!

  悟空和尚迅速地从藏经阁跑了出来,手中捧着一本普普通通的经书,双手恭敬地递给了永问和尚。

  永问和尚神色严肃,凝重地看着手中这本经书,翻开几页,其中就有一张材质特殊的地图,应该是某种兽皮。

  这张地图,现在在武术界已经是有价无市,所有知道情况的武学势力已经出价到上百亿来收购了,都想得到一张进入武学宝藏的入场卷!

  可惜,掌握这张地图的人,都不会出售,所以现在是有价无市。

  少林寺本来想拖到一年后再出山寻宝,避开武圣山的强势时期,以免在寻宝当中被武圣山占了便宜。

  可是没想到……

  一转眼……

  他们将自己的入场券输给了武圣山。

  他们越是防备,越是不想成就武圣山,最后却是更加成就了对方。

  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奇妙。

  王程步伐稳重的上前,从永问和尚的手中接过了这张地图,神色严肃,低声说了一句:“多谢永问大师。”

  永问和尚凝视着王程,想要将王程看透,淡淡地问道:“你得到了金刚宗武学的传承?打开了金刚宗的武学密藏?”

  少林寺是传承千年的佛门禅宗之地,和金刚宗历史差不多,必然知道一些信息,所以王程也不隐瞒,点头道:“不错,意外而已。”

  “佛道兼修,王程你自己多注意一些吧。虽然武圣山和少林寺一向是对立,可是我们有更多敌人在外面,所以我以长辈的身份也劝你一句,练武一道,切忌贪多。你身负武圣山传承,已经足够你参悟一辈子了,现在又兼修佛门金刚宗武学,而你还要去探寻五禽宗的武学密藏,我怕你到时候会白白耗费了你的天赋,没有一门武学可以领悟到精髓。”

  永问和尚语气严肃地说道,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学武之路,钻研一门武学,是最佳选择,你只要将武圣山武学参悟透彻,自然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王程有些意外永问和尚会对自己说这些。微微皱眉,他看着永问和尚的视线,说道:“多谢大师关心,我心中自有主张,我追求的不只是无敌之路,我追求的更是一条完美的武学之路。”

  完美?

  永问和尚和周围的几个达摩堂高手听到这个词,都是眉心直跳,这对武者来说是一个忌讳的词汇。

  少林寺的祖师爷达摩和尚在一千五百年前也是追求完美的武学,最后在达摩洞闭关十年才出关,可依旧不是武圣山掌门的对手,也不是金刚宗祖师爷的对手,可谓是郁郁而终。

  何谓完美的武学之路?

  谁都不知道!

  几千年来,也没任何一个武者达到过那种理想化的境界,包括先秦时期和上古时期诸多传说中的高手也不例外,每个宗师级高手都在追寻自己的路,可是谁都不知道自己的路是否完美。

  看着王程,永问和尚轻轻地摇头,道:“你心志坚定,我就不多说了,少林寺从今天起封山一年,这段时间你们都不要再来了。”

  王程没有说话,抱歉行了一个礼就转身回到了师傅长鹤道士身边,将那张地图随手抓在手中。

  颜玉的心中闪过一丝惊讶和凝重。

  王程这一下就等于是掌握了三张地图,杨家的那一张,陈家的那一张,以及现在少林寺的这一张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本来武圣山和五禽宗武学宝藏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是一转眼一人几乎占据了一半的话语权……

  长鹤道士盯着永问和尚,声音也是严肃无比地说道:“永问,你们少林寺以后做决定可要想好了,如果再有任何对我武圣山不利的事情,那我们就是不死不休。”

  永问面无表情,没有说话,此刻不说话是最好的选择。说话强硬了,会得罪武圣山,说话软了,就会在少林寺数百弟子面前丢失了少林威严。

  周围数百少林寺的和尚也都是神色冰冷,不过也是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武圣山师徒两以及颜玉。

  长鹤对王程点点头,转身就走了出去,挡在路上的少林和尚迅速地让开位置。

  王程和颜玉也跟在长鹤道士的身后,一起走出了这座千年古刹。

  /html/book/18/18455/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