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九章 猛虎王程

第二百零九章 猛虎王程

  (求票,求支持!)

  黄德林,韩时非,以及霍有文此时都看出王程的异样,三人纷纷担忧地看向王程。【】:3w.

  “王程,你没事吧?”

  黄德林急忙问道。

  小姑娘王媛媛正在安静地吃菜,急忙转头看过去,只见哥哥王程呼吸很是急促,整个身体都在剧烈起伏。

  “哥?你怎么了?”

  王媛媛急忙抓着哥哥王程的胳膊,声音急切地问道。

  王程点点头,身体平稳下来,拍了拍王媛媛地手,笑道:“没事,我没事,就是好久没喝酒了。”

  小姑娘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她知道哥哥王程的确是有段时间没喝酒了。上次从山上带下来的酒已经喝完有一段时间了。

  韩时非随后就笑道:“哈哈哈,王程,你这样可不行,像不像个男人?”

  这家伙上次在警署总部被王程打的狼狈不已,心中也是一直在琢磨着找回场子。现在他看到王程喝酒不行的样子,立马就是哈哈大笑,终于有机会报一箭之仇了。

  王程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体内呼吸稳定下来,以心有猛虎和睡虎式的两大主要猛虎九式的基础呼吸法门来回变幻。刚才他一碗虎骨酒下去,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消化的一干二净,可见王程此时的气血运转能力有多么强大。

  “来,谁先倒下谁就不是男人。”

  王程看着韩时非,可不会认输,当下就是大喝道。

  黄德林和霍有文师徒两都笑了笑。这师徒两都是差不多的性格。偏于温和。所以两人此时也不参与。却乐得看热闹。

  黄德林就是慢慢地给两人的碗里满上,笑道:“这虎骨酒的确只有一坛,但是我这还有其他好酒,所以两位真的要喝,不管多少,我绝对管够。”

  砰!

  韩时非二话不说,端起酒碗就和王程碰了一下,然后和王程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仰头一饮而尽。

  “嘶……”

  王程一口酒下肚,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息,肚子里一股火热散开。

  韩时非也是猛抽了一口气,眼睛有些模糊了。

  “再来。”

  王程感觉体内躁动沸腾的气血,浑身骨骼都有些丝丝燥热之感,知道是猛虎九式的作用,这是在直接以虎骨精华融入血液锤炼骨骼,当下就忍不住主动大声喊道:“满上。”

  韩时非也是将碗放下来,微微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不认输地喝道:“老黄,给我满上。你们也来。”

  黄德林和霍有文两人都是苦笑,两人平时都不是好酒之人,不然也不会耐着性子将一坛酒埋十几年,此时一碗酒下肚,师徒两都还没消化,再继续不停的喝,估计最多三碗就要倒了,毕竟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呢。

  当下,黄德林给两人满上,笑道:“慢慢来,两位慢慢来,吃点东西再喝。”

  韩时非还没说话,王程就干脆地端起酒碗一口喝了个底朝天。本来还想顺着黄德林的话,找机会吃东西的韩时非顿时黑着脸,也只能跟着将一碗酒喝完,然后马上拿起筷子吃东西,不停的抽着气。

  “哈哈,爽快!”

  王程浑身燥热,脑袋的思绪都异常的活跃起来,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姑娘王媛媛有些担忧地看着哥哥王程,夹了两块猪头人给他,道:“哥,吃点肉。”

  王程接过来,咀嚼了两下,就一口吞入腹中,对着韩时非就喝道:“再来。”

  韩时非吸气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道你这小子到底是真的这么能喝,还是故意强装样子来整我呢?

  黄德林呵呵笑着,看到王程如此豪爽率性的一面,也是有些新奇,所以直接给王程和韩时非又满上了。

  王程还是和刚才一样,一句话也没说,端起来就一饮而尽。

  韩时非有些傻眼,使劲吃了点东西,嘴上丝毫不认输,道:“好,我也来。”然后,端着酒碗也是一口喝干净。

  然后,韩时就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了。

  黄德林当年亲自挑选上好的粮食酿造的酒,度数可是不低,并且埋藏了十几年,更为醉人。没看他自己都不敢多喝了?

  可是,王程却是感觉到自己没有丝毫的醉酒,意识好像异常的清晰,浑身骨骼更为的燥热,气血涌动,有些不吐不快的压抑。

  “韩队长,来,咱们运动运动。”

  王程心中一动,没有多想,就起身一个跃步,来到了后面的一个空地,对着韩时非就是挑衅地喝道。

  黄德林和韩时非,以及霍有文都有些错愕的表情。

  这是演的哪一出?

  怎么喝着喝着,就要动手了?

  “王程,你这是?”

  黄德林急忙问道,害怕出误会。

  王程哈哈笑道:“上次和韩队长打的不尽兴,韩队长肯定也不服。现在再来。韩队长,敢不敢。”

  要是王程说,韩队长,你来不来。韩时非估计还要考虑一下,可是王程说的是你敢不敢。这家伙直接就耐不住了,当下韩时非也是一个形意拳的直冲跃步,从座位上跳起,跨过三米多的距离,来到了王程的面前,大声笑道:“好,上次有老何插手,我也不好意思全力打你,不然说我两个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咱们这次来好好的玩玩。”

  黄德林见两人真的要交手了,急忙道:“王程,韩队长,你们可要点到即止,别误伤了自己人。”

  王程点头道:“好!黄师傅放心。”

  “老黄你看着就好了。”

  韩师傅也是如是说道。

  王程双眼瞬间冰冷下来,呼吸变化,猛虎九式彻底的运转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以纯粹的猛虎九式来控制气血和身体。整个身体都是僵硬了一瞬间。随后。王程就感觉到了骨骼震动,以很奇妙的方式来发出力道。

  这是猛虎九式的独门发力技巧,和猛虎差不多的方式,非常的凶猛。

  呼!

  王程没有刻意地压制体内的躁动,直接就遵循猛虎九式的变化冲了出去,带着一股腥风,瞬间冲到了韩时非的面前,一掌就拍了下来。

  韩时非早就戒备。刚刚交手,他绝对不会被动防御。所以他也差不多是以同一时间出手,拳风呼啸,也是全力出手。他知道,面对王程不需要保留实力,不然他会马上落败。

  轰!

  拳掌相交。

  王程浑身骨骼再次震动,脚下纹丝未动,下盘稳重如山,双脚几乎如柱子一样,就是身体摇了摇。

  这是纯粹的猛虎九式。没有丝毫地煞拳法的影子。

  而韩时非就不一样了,虽然他也是已经早有准备。可还是被打的后退了两步,差点就被打飞出去,脚下虚浮了起来。

  “好!”

  黄德林身为一只脚踏入抱丹的大宗师级高手,看出两人的实力,大声叫好。

  韩时非面色凝重,正想说什么。

  可是,王程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大喊一声:“再来!”

  说完,王程整个人就如猛虎一般的扑了过来。

  韩时非直接被这一声震慑的身心俱震,被气势压的脚下忍不住再次后退了一步,双手交替,瞬间本能的就施展出了太极拳来抵挡,面对王程,此时只是交手了一拳,他就被打的不敢硬拼了。

  轰!

  又是一声轰鸣,夹杂着气爆之声,一股气流四散冲击而出。

  韩时非虽然扎着马步,想稳住下盘,可是依旧被王程这一拳打的飞了出去,力道太大。就如当初在警署总部两人交手一样,打的飞来飞去,可是此时韩时非知道,此时王程的力道比上次在警署总部交手的时候更为强大。

  砰!

  韩时非撞在柱子上,才稳住身形,脏腑都震荡不已,看到王程双眼凶狠地又要冲上来,急忙抬手喊道:“停,停,停,我怕了你了,我不打了,你这是什么拳法?好大的力道,好强势的气势,和你上次的拳法不一样,我也没听师傅说过老道会这么刚猛的拳法。”

  上次的大地锤法,在韩时非看来就很刚猛了。

  可现在王程手中的猛虎九式却是更为的刚猛狠辣,他甚至都感觉自己要被王程撕碎了。因为王程以浑身骨骼为基础来发出力道,冲击力会非常的大和刚硬。

  就如一团海面和一根钢棍,用同样的力气打出去的效果是一样的道理。肯定钢棍打人会非常的疼。

  看着韩时非认输的样子,王程再次哈哈一笑,上次港岛警署内留下的一些郁闷也是消除的一干二净,心中许多压制的情绪也是大部分发泄了出来,大声道:“这是我师门的秘传,你不知道也正常。”

  韩时非稍微郁闷,他还想以后自己境界提高了,步入抱丹境界之后,再找王程找回场子。他一定要击败王程,帮师傅报个仇,让他的在天之灵知道自己将老道士的徒弟收拾了一顿,也会高兴一些,要是能一直击败老道的徒弟,他知道师傅也能瞑目了。

  现在看来,他知道自己以后即使境界提升了,可能也难以击败王程。这家伙的拳法路数和他师傅洪云非讲给他的关于武圣山的武学根本不一样。

  根本不防守,就是打,就是上,完全是形意拳的核心思想。

  黄德林急忙上来将王程拉过来坐下,也对韩时非招呼,害怕两人又打起来,笑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点到即止。打够了,咱们继续喝酒,王程,韩队长,有文,来来来,一起再干一碗。”

  王程笑了笑,端起碗就又是一口喝了个干净。

  而黄德林和霍有文师徒两,还有韩时非,这次都不敢一口喝完了,而是慢慢地一点点的喝下去,才能受得了。

  看到王程的样子。三人都是心中微微震惊。因为这不只是王程酒量不凡。更表示王程的内家气血搬运比他门都高出一个档次。才能做到如此轻松。

  韩时非心中也是有些佩服了,两次和王程交手都输的干脆彻底,现在在喝酒上都无法和王程硬拼,他不服都不行。

  “好酒量。”

  韩时非心悦诚服的对王程夸赞了一句。

  王程经过刚才两拳的发泄,体内气血舒畅不已,一碗酒下肚,又是有些躁动,笑道:“一般般。很少喝酒,不过我们练内家拳,在喝酒方面,本身就有优势。”

  黄德林笑道:“我可不行,老了,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了。”

  霍有文也急忙道:“我的酒量也一般,再来一碗我就要不行了。”

  韩时非也是急忙摇头,三人都怕被王程拉过去拼酒。

  这时。

  一个黄氏武馆的弟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来到黄德林身边低声道:“师祖,叶家的人来了。”

  黄德林还算清醒。当下皱眉,沉声问道:“叶家的人来做什么?”

  年轻弟子急忙说道:“说是来踢馆。”

  黄德林顿时表情愕然。随后就是大怒,喝道:“他们这时候来踢馆?为什么?”

  年轻弟子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到了门口就没走,说要挑战有文师叔和师祖您。”

  这年轻弟子是黄德林儿子的弟子,所以辈分很低,一般都是在外面看门什么的。

  霍有文也是沉声问道:“都有谁来了?叶群生来了没有?”

  “没有看到叶群生,叶群庚和叶成阳来了。”

  年轻弟子急忙回答。

  王程和韩时非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王程上次听霍有文说过,叶群生似乎是港岛武术界所谓的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将咏春和形意拳等内家拳结合起来修炼,非常的厉害,杀伤力极强,出手就是重伤。霍有文都自愧不如。

  而叶家似乎也是要内定了这次官方组织的比武大会的冠军。

  那么,他们还来黄氏武馆踢馆,是为了什么?

  黄德林看出王程的疑惑,低声解释道:“袁成清的妹妹,很早以前加入了叶家,他们两家虽然很少来往,其实还是亲戚。”

  “那叶家为了袁成清来踢馆?他们不知道袁成清现在在港岛是过街老鼠?”

  王程还是疑惑地问道,此时叶家更应该和袁成清拉开距离才对。

  韩时非笑着摇头道:“还有一个月就是官方比武大会,叶家这是在造势,他们几天前还挑战了其他的武馆。听说叶家年轻一辈除了叶群生,就是叶群庚最为厉害了,如果他能击败有文。到时候叶群生也击败有文获得冠军,叶家在港岛的地位会提升几个档次。”

  原来是双方面的原因。

  王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所谓什么亲戚都是虚的,利益才是最真实的动力,眼中闪烁着精光,笑道:“叶家咏春,我还从来没有接触过。”

  黄德林对王程和韩时非无奈地道:“真抱歉,坏了你们的兴致,我和有文先去处理一下。”

  王程喝了酒之后,性格更为冲动一些,急忙道:“黄师傅不必自责,我也和你去看看,见识一下叶家咏春拳。”

  韩时非也说道:“好,我也去看看吧。”

  黄德林顿时楞了一下,王程去看看,他倒是理解。可是韩时非可是官方的人,在这样的场合公开露面的话,只怕会让叶家的人以为他和黄德林的关系很好吧?

  难道,韩时非这家伙真的要公开表示支持黄氏一脉?给自己和有文造势?

  黄德林心中震动,感激地看了韩时非一眼,也没多问,随后就笑道:“好,我们就一起去看看热闹,解决了这些家伙,再来继续喝。”

  “好,解决他们再继续喝。”

  王程答应一声。现在的王程,更像个孩子。

  当下,几人就朝着外面走去。霍有文这个对方指名道姓的当事人倒是有些郁闷,心道是我出手,又不是你们出手,你们都激动什么?

  王媛媛也急忙跟上,害怕哥哥王程会出事。她最是了解王程,看出现在哥哥王程和平时不一样,整个人都好像火热起来,行事说话也都更为的率性大气。

  一行人来到外面武馆的练武场,黄氏武馆的几个弟子在周围。

  场内已经站着五六个人,当首就是一个气定神闲的中年人,双手背后,站在场中央,留着精神的寸头,其身后站着四个年轻人。

  这中年人就是叶家二代弟子叶成阳,乃是和黄德林,以及韩时非一个辈分的。

  “哈哈哈,老黄,最近你意气风发呀,听说要突破抱丹境界,可敢和我过几招?”

  叶成阳看到黄德林,就哈哈大笑着喝道,眼神犀利,浑身都散发着锋锐,整个人好像一杆长枪。

  不过,当他看到韩时非的时候,表情楞了一下,随后隐没,恢复正常,就当做没看到。

  黄德林沉声道:“叶成阳,你来我这里闹事,你师傅知道吗?”

  “这不是你关心的事,来来来,出手吧。袁成清被你击败了,我也想和你交交手。”

  叶成阳表情严肃地说道,直接就摆了个马步,对着黄德林伸出拳头。

  黄德林正要继续说话。

  王程开口了,面色微红,上前两步,面对着叶成阳,笑道:“我今天正好手痒,我来和你们过几招。”

  黄德林顿时面色微变,急忙道:“王程,这样不好。”

  王程看着叶成阳,道:“没事,黄师傅,我虽然是你的客人,但是客人想活动活动,也不过分吧?”

  叶成阳面色漆黑地看着王程,沉声道:“你是哪家的小子?毛长齐了没有?也敢出来撒野?”

  他认为,王程是黄德林故意纵容出来羞辱他的。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子和他对话,传出去多少人会笑话他?

  可是。

  王程却是没有废话,几大碗虎骨酒下肚,他浑身骨骼燥热,气血沸腾,浑身都是蠢蠢欲动。所以,听了叶成阳的话,王程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身体翻转,一掌就拍了下来,乃是猛虎九式的猛虎摆尾,掌风呼啸不已

  韩时非低声喃喃道:“老黄,这小子是不是发酒疯了?”

  和王程交手几次,韩时非知道王程绝对不是冲动和惹事的人,现在他的表现有些异常,想到了这个可能。

  黄德林面色一楞,随后苦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