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六章 不想看到他

第二百零六章 不想看到他

  热门推荐:

  (哇呀……兜兜童鞋成盟主了呀……真的很感谢兜兜童鞋对我的一路支持,成为了我几本书第一个盟主,谢谢你。从重生开始,兜兜童鞋和其他一些老朋友都一直支持我,就算我去年扑街的两本书,你们也都不离不弃,多谢兜兜童鞋,也谢谢所有一直支持我的童鞋!

  嗯,我不会忘记,到时候会专门为我第一个盟主兜兜童鞋加更一章,具体时间还不确定,不过肯定会有的,到时候会有通知,再次谢谢兜传童鞋。

  也谢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还请大家多多投票,每天订阅,有打赏就更好了,哈哈哈……)

  史密斯接过学生递过来的一个个检查工具,又拿出何家盛的病例看了起来。他看到其中有一张以前何家盛照的照片,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之前看病例的时候,就是随意翻看了几眼,因为没放在心上,根本没注意到有这张照片。所以他看到何家盛的时候,以为何家盛本身就是这样的,他当时还以为何家盛的治疗师很不错,保养得当。

  可是,现在他看到病例上的照片,简直不敢相信,事实根本和他想的不一样。

  “何先生,这上面真的是你?”

  史密斯将照片拿出来,展示给何家盛,语气激动地问道。

  何家盛看到那照片是他去年照的,面色严肃地点点头,道:“不错,那就是我,去年照的。你们要检查就快点吧,我还要陪贵客吃饭。”

  史密斯还是不敢确认,照片上的何家盛要比现在的何家盛至少老了十岁左右,精神也很萎靡。这样子也更像是得了糖尿病人的情况。和现在的何家盛简直就是两个人。

  “小何先生,你看看是不是?”

  史密斯再次向何家兴确认。

  何家兴面色难看地点点头,这件事他也觉得的确是离奇。他觉得是王程给他大哥何家盛用了什么不知名的禁药。会有这种强大的回光返照的作用。可能是在透支生命,何家盛短时间内就会丧命。

  史密斯整个人都激动起来。抬眼看了看那边和王媛媛低声说话的王程,他知道就是这个中国少年给何家盛治疗的。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神奇的变化?让整个人都变化这么大?现在的何家盛根本不想是一个得了糖尿病十五年的病人。

  当下,史密斯急忙认真地翻看起了何家盛的病例,然后示意两个学生仔细地给何家盛检查身体数据。他亲自监测,并且采集了血样,拿回去化验详细数据。

  整个过程就是几分钟,因为史密斯的几个学生都很专业。清一色的都是哈佛大学的医学院研究生,在糖尿病领域都有很多经验。有两位还是几所比较著名的医院医生。

  “心跳数据正常。”

  “血压也很正常。”

  “教授,我怀疑是不是弄错了?这位老先生看起来不像是有糖尿病。”

  “教授,采集了尿样。”

  “血液也采集完毕。”

  几个学生忙碌下来,都有些震惊。

  史密斯接过一份份数据,还有尿液和血液的标本,心中的震动只有他和几个行家学生知道,甚至他激动的双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自己可能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双眼如电一般地看向王程,史密斯嘴唇颤抖着,思考着如何用中文说出自己的惊讶。

  而何家兴看到史密斯的异样神色。急忙问道:“史密斯教授,你检查的怎么样,我大哥的身体是不是已经不行了?”

  史密斯慌忙地摇头。语气激烈地道:“闹闹闹,老何先生的身体很棒,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份病历是真的。”

  何家兴顿时愣住了,错愕不已,怎么和他想的不一样?

  何家盛神色缓和下来,他知道肯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他前两天才去做过检查。霍有文也没有多少意外,他已经认可了王程神医的本事,治疗何家盛的糖尿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倒是韩时非的震惊多一些。如果是真的,那这事儿可不得了。

  “史密斯先生。你是说,我大哥的身体很好?他的糖尿病真的被治好了?”

  何家兴瞪大了眼睛问道。

  史密斯摇摇头。道:“还不能确定,但是老何先生的身体指数很正常,剩下的我们要回去检验一下尿液和血液的成分才能确定。不过,根据我的经验,老何先生的身体可能真的恢复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研究糖尿病二十年了,从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病例,难道真的是神奇的中国中医治好的?”

  史密斯是看着王程问的。

  王程不置可否,没有回答史密斯,只是对何家盛说道:“何老,我和媛媛都饿了。他们检查也检查了,让他们走吧。吃了饭我就给你治疗,等会儿还有事。”

  何家盛站起身,他唯一高兴的就是王程没有因为何家兴而生气。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程的时候,这个少年的脾气可是一点亏都不吃的。他刚才真的怕王程起身就走,放弃对他的治疗,那样的话,他还真的没办法。

  还好,王程这次的表现比较成熟,只是脾气依旧是很硬。

  当下,何家盛对何家兴沉声道:“家兴,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就走吧。不然,我真的赶人了。”

  何家兴还保持着错愕的表情,因为他知道史密斯教授是不会骗人的。这也是他从美国找一个糖尿病专家教授,而不在港岛几个大医院找人的原因之一,他害怕港岛的医生靠不住。

  “真的?大哥,这个小子真的能治你的糖尿病?这不可能,史密斯博士,你是不是看错了?”

  何家兴还是不敢相信,常识被颠覆打破,最是难以接受。尤其是还关乎他的利益。他一直在等何家盛这个何家的掌舵人死,到时候他就能顺手接过何家的产业,成为港岛的顶级富豪之一。

  史密斯和几个学生听到何家兴的话。都有些不悦。

  “何先生,请你相信我们的专业。”

  史密斯语气严肃地说道。

  何家盛看到王程有些不耐烦了。急忙说道:“好了,我没心思给你解释这些,你赶紧和你的史密斯博士离开这里。保安,赶他们出去。”

  终究,还是要用到保安。

  几个保安护卫都有些无奈,他们其实是不想对何家兴动手的,因为他们是外人,得罪了何家兴迟早要倒霉。可此时。也由不得他们了。何家盛一再命令,他们只能执行。

  五六个人上来就将何家兴从沙发上拉起来,一个劲的向外推。

  何家兴顿时大怒,挣扎着大喊道:“你们敢对我动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也是这个家的主人。何家盛,你真的赶我出去,我马上就报警。”

  韩时非苦笑了一下,他一直被忽略了,道:“我说了,我就是警察。”

  “你和他们是一伙的,我不相信你。”

  何家兴对韩时非沉声喝道。此时已经被赶出别墅门口了。

  韩时非摇摇头,不再多说,他也不想多管别人家的家务事。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想给王程壮壮声威。

  史密斯和几个学生也都急忙收拾东西,何家盛对他们倒是并没有多少为难,知道他们是被何家兴骗过来的,任由他们离开。

  王程看着在门口还嚣张地何家兴,开口语气平静地道:“何老,我说过,我不想在港岛看到他。”

  何家盛一愣,微微皱眉,随后点点头。对何家兴沉声道:“好,我马上安排飞机。送他去新隆,不准他离开那里。”

  何家兴顿时暴怒起来。几乎跳起来指着王程就大声骂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个骗子,是个神棍,我要弄死你!”

  听到这话,王程面色严肃起来,沉声道:“我现在就能弄死你。”

  何家盛知道王程的实力,跟韩时非都不相上下,对几个何家护卫大声喝道:“还在那里看什么?没听到我的话?马上把他送到机场去,安排飞机,送去新隆那边的庄园,给我看好他,不准他离开庄园半步,出了事,你们谁都别想好过。”

  几个何家的老护卫都慌张地答应下来,也不管何家兴愿不愿意了,架起何家兴就朝着外面走去。

  收拾好了东西,史密斯面色郑重地来到王程面前,将自己的名片递给王程,看着王程,语气严肃地道:“我是哈佛大学的是史密斯博士,很高兴认识你。你在糖尿病的治疗上非常的出色,我能有机会和你聊聊吗?我想把这种治疗推广,帮助更多的糖尿病人解除痛苦。”

  几位史密斯的学生也都神色激动地看着王程,不管王程是用什么手段治疗的。但是数据摆在这里,只要有效果,那就是好的。如果他们真的能将王程的治疗方式推广出去,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能收获多么巨大的利益和名气。

  甚至,史密斯相信,如果真的成功了,他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都是绝对有把握的。

  可是,这一切,都要看王程。

  几双眼睛放光地看着王程,只见他随手接过名片看了看,上面真的写着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学位,史密斯。王程没想到,这个何家兴虽然是个老纨绔,可还是真的请了个世界级的医学专家回来,当下轻轻地摇头道:“抱歉,没兴趣。”

  史密斯师生几人都是失望不已,可还是想继续说什么。

  而王程说完就起身带着王媛媛朝着里面的餐厅走去,那边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肴,根本不给他们机会。

  何家盛也急忙起身跟上,对史密斯喝道:“你们现在就走。”

  几个何家的保安围上来,史密斯眼巴巴地看着王程,可惜王程没有理会他们他意思,几步就消失了。史密斯只能无奈地带着学生离开了何家别墅,他现在还要赶紧去找何家兴,想要何家兴答应他的那一百万美金的研究赞助。

  不过,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都能想到。他的一百万美元估计是很难要到了。

  饭桌上。

  何家盛满脸歉意地对王程说道:“抱歉,王程,这个畜生也是刚回来。我提前不知道。放心,我不会让他再回港岛的。只要我还活着。”

  王程自顾自地吃东西,给小姑娘王媛媛夹了几块牛肉,一边无所谓地道:“没事,我就是给你治病的医生而已。其实何老你自己更应该想想怎么和你弟弟相处,我走了就看不到了。”

  何家盛楞了一下,随后满脸严肃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这是他的家事。

  韩时非和霍有文也都坐在餐桌上。何家盛也默认了两人的存在。韩时非大咧咧地道:“何老,我的电话你应该有,以后出事了,直接打我电话。”

  何家盛对韩时非也熟悉,当下点头,微笑道:“好,我记下了,多谢韩队长。”

  韩时非笑了笑,没有多说,他其实也是客套话。随便一说,他心里根本不想管别人的家事,而且他的职务范围也是武者或者和武者有关的案子。

  很快。一顿饭就吃完了。

  王程因为是赶时间,所以吃的比较快,不过他饭量也不是一般的大,比韩时非和霍有文都大许多,所以吃饭时间倒是和何家盛差不多。

  吃完午餐,王程就开始了对何家盛的治疗,他下午还要赶去给黄德林治疗。

  把了把脉,他发现何家盛的脉象更为的稳定了,体内机能开始趋于平衡。如果从西医的检测科学数据上来看。估计就和正常人一样了,也就是痊愈了。但是。王程知道何家盛的病还远远没有痊愈。

  如果他不继续治疗,最多两月左右。何家盛的身体就会垮。

  身体机能上是看起来的确是恢复了,可是王程从他的角度,以自己的独门中医理论来诊断,何家盛的血脉还没有真正的恢复正常。

  这是一个长时间的调理过程,和糖尿病的治疗相似,以食疗和理疗的治疗过程差不多,都是以改善生活习惯为主。

  王程的治疗也就是起到一个主要引导的作用。

  经过第一次尝试性的主要治疗,王程已经将何家盛的糖尿病从根本上改善了。任督二脉的穴位已经被王程激活,时刻在滋润脊髓,缓慢换血,加上生活上的改善,何家盛的糖尿病迟早会痊愈。

  经过给何家盛的治疗,王程对血液上的疾病几乎是掌握了最基本的规则,那就是心脏和脊髓。一个是造血的地方,一个是提供血液动力的地方。以后,再有任何血液上的疾病,王程都能以此为基础手段来治疗,而且也都能治愈。

  在韩时非和霍有文的注视下,王程对何家盛的治疗只持续了半小时左右。相比霍白星每次都长达一两小时的治疗而言,这算是比较短了。因为还是那句话,王程现在给何家盛的治疗,就是起到引导的作用,不能少,但是也不是疗效最重要的。

  经过这次治疗,何家盛感觉身体更加的轻松了。其实这只是他的心理作用,因为心底对王程的信任。

  “呵呵,王程,多谢你!”

  何家盛穿上衣服,对王程笑着感激地说道。

  没有得过绝症的人,是不能理解那种在生死之间徘徊的痛苦的。也不能理解那种得到希望之后,对给予希望的人的那种强烈的感激。

  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王程收拾好玉针,对何家盛微笑道:“何老,以后不要再说谢谢了。我拿你的钱,给你治病是应该的。这次治疗很顺利,你的身体恢复很好,其他的你只要继续按我说的做,保持好的生活习惯,最多一年,就能彻底痊愈。到时候你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健康的普通人,也没有任何生活禁忌了。”

  何家盛还是面色感激,笑道:“好,我以后不说谢谢了,大恩不言谢。我听老霍说你在收集翡翠,是治病需要,我会打招呼帮你收集,下次你来了,应该就有不少了。”

  王程扬了扬眉毛,没有推辞,这的确是他需要的,当下点头道:“好,那何老就把治疗费用都换成翡翠吧。我只要最顶级的翡翠,至少是普通的帝王绿,顶级的最好。”

  普通的玻璃种,甚至是顶级玻璃种,都已经不入现在王程的眼了。

  帝王绿翡翠制作的针,治疗效果最好,王程就要做好的。

  何家盛点点头,记在了心里,道:“好,我会亲自过问,现在你去老黄那里?我让洪俊开车送你过去。”

  旁边的韩时非开口道:“那倒不用了,何老和何先生你们忙你们的事就好了。我有车,我送王程过去。”

  霍有文也急忙道:“对,何老不用麻烦洪俊叔了。”

  何家盛也没有坚持,亲自将王程几人送到门口。

  王程当下带着王媛媛就告辞了,走的很干脆,出了别墅,就上了韩时非的车,朝着港岛市区开去。

  韩时非开车很快,和他的火爆性格一样,在路上超过一辆辆车,那些车主都有些害怕的让开道路。

  路上,有几个交警想要拦下这辆超速的车。可是当他们看到车窗上韩时非的面孔,都没有行动,害怕招惹这个麻烦,只能任由这家伙继续飙车。

  还好,韩时非的开车技术很好,一路来到黄家武馆门口,也没有出什么事,比霍有鑫开车快了二十分钟左右。

  下了车。

  王程心中打定主意,以后能不坐韩时非的车就不要坐。目光再次看到黄氏武馆的门口聚集着一群人,王程发现其中就有一些熟面孔,是他上周来这里见过的,几乎都是袁成清的双合武馆的弟子,一个个都是面色严肃,甚至有些悲愤

  霍有文看到这些人,低声对王程解释道:“最近袁成清每天都会来找我师父,想把他的祖产要回去。我师傅说了,已经交给你了,他就说要等你。”

  韩时非不屑地看了这些家伙一眼,淡淡地开口道:“一群跳梁小丑,现在袁成清在港岛已经是过街老鼠了。泥印的周家给了他一笔钱,让他买回那栋祖产房子,算是补偿,就不再管他了。王程,如果你想赚一笔,可以考虑高价那那个房子卖给他,就算你要市价的三倍价钱,他也会要。”

  王程拉着王媛媛,看了小姑娘一眼,笑道:“那房子是我们家媛媛的,他要买,得看媛媛高不高兴。”

  王媛媛瞪着大眼睛好奇地看了看,疑惑地道:“什么房子?”

  “就是上周赢的,你哥说转到你名下,已经办好产权证明了。”

  霍有文对小姑娘解释道。产权证明是他们霍家帮忙办的,经过他的手,所以他很清楚。

  王媛媛明白了,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当下撇嘴道:“我才不卖给他们,他们要继续住的话,那就给租金好了。”

  “哦,媛媛想当包租婆?”

  霍有文开玩笑地说道。

  “我才不是。”

  王媛媛急忙摇头,包租婆一听就很讨厌的样子。(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