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五章 诈骗五个亿?

第二百零五章 诈骗五个亿?

  (求支持,求票!)

  王程经过一次次治疗难度极大的疾病和伤势,对自己的独门中医基础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

  核心就是以元气秘录为基础的针灸理论,加上从方进文那里得到的灸经,王程在针灸方面,已经可以说是大师级的了。

  所以,给霍白星开始治疗,王程在韩时非的眼中一瞬间就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了。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韩时非本身也有比较高深的中医基础,他小时候跟随师傅洪云非学习过中医。洪云非当年可不只是国术实力超群,其他各方面都有不错的造诣。被当时许多高手称作是另一个存周先生。

  孙禄堂的后人孙存周就是在多个领域都有很高的境界,被当做是多才多艺的典范。

  韩时非是个粗人,除了武术,其他方面资质只能算是普通,学习中医也是因为和练武有关系,从没想过以此谋生,多年下来,其实都生疏了。

  此时,韩时非看着王程的行针方式,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

  这不是传统的行针之法,以百汇穴为核心的行针方式,历来都没有人用过,韩时非对此是了解的。因为这一处大穴太过重要和危险,谁都不敢轻易去动。

  一小时下来,房间内很安静。

  韩时非眼睛几乎都没有眨几下,对王程的医术有了一个大概,也有了一些信心。因为总结起来就是他根本看不懂。

  呼!

  王程吐出一口气息,将病人霍白星身上的一根根玉针都收了起来。他身后就还剩下霍白城和霍白星的儿子霍明永还站着。霍有鑫等几人都出去了。毕竟一个小时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没点耐心和期待感。一般人还真的很难坚持下来。

  而韩时非,是外人,谁都没理他。

  “还是那几点,别给他吃药,任何药物都别吃。这一周他应该还会继续恢复许多,你们多尝试和他沟通,说不定会有效果。下周我再来治疗一次,基本上我能做的事情也就做完了。”

  王程将玉针装好。对霍白城几人淡淡地说道。

  霍白城看着自己穿上衣服的大哥霍白星,兄弟两眼神对视了一下,神色还有些激动,急忙答应道:“好好好,我们会注意的,明天我们就带他到处走走。”

  “嗯,那就这样。我先去何老家里给他治疗,这次来港岛的时间比较紧,晚上还要去给一个病人治疗,明天还有韩队长那边。我就不多呆了。”

  王程收拾好,就对霍白城告辞了。

  霍白城一愣。王程到地道时候,他就吩咐下去了,叫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饭,赶忙说道:“先吃了午饭再去老何家里吧?你还没吃午饭吧?”

  门口,何家盛的儿子何洪俊急忙说道:“霍叔叔,我们家也准备好了丰富的午餐,就等王程医生过去了。您这边都治疗完成了,就让王程医生去我家吃饭吧,吃了就给我爸治病。”

  半小时前何洪俊就过来了,亲自来接王程。来的时候,他父亲何家盛一再叮嘱了,一定要把王程带去何家吃午饭。

  霍白城顿时板着脸对何洪俊说道:“洪俊,你这是来抢人的?”

  “呵呵,霍叔叔,我爸就说了,就是让我来抢人的,您老人家就行行好吧。王程医生,车在门口,我们现在就走吧?”

  何洪俊和霍白城说了一句,急忙转头看向王程,微笑着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些尊敬。

  何家盛的情况,整个何家都看的一清二楚。本来因为何家盛身体的日益衰弱,何家旁系弟子有些欺主的表现,何洪俊前段时间有些扛不住了,他需要缓冲时间。如果他父亲何家盛短时间内身体垮了,估计他们就要失去对何家产业的控制权。

  还好,王程出现了,让何家盛几乎恢复了健康。

  何洪俊兄弟对王程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不只是因为救治了他们父亲,更是因为王程给他们争取了时间来掌控家族产业。

  豪门内部争斗,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一切。

  王程看着何洪俊真诚的表情,对霍白城笑道:“霍老,那我就直接去何老家里吧。在那边随便吃一点就给何老治疗,这样方便。”

  王程都如此说了,霍白城只能放人,点头道:“好吧,那你过去。下次来了,一定要在我这里吃饭,不然我绝对不放人。”

  “行,下次一定。”

  王程答应下来。

  霍白城和霍明永几人亲自将王程送到门口,目送王程上和王媛媛上了何洪俊的车,才转身回去。

  同时跟上的自然少不了韩时非和霍有文,为了方便,霍有文就坐着韩时非的车了。等会儿王程给何家盛治疗完了,还要去给霍有文师傅黄德林治疗,反正韩时非也是要跟着的。

  这行程真的是排的满满当当的,几个人都恨不得将王程争抢过来。

  “王程,多谢你给我父亲治疗。他最近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我们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你真的是神医。”

  车上,何洪俊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

  王程笑一笑,没有说什么,这种话他最近听了好多,已经免疫了。虽然不希望传出去,免得引起一些人的不喜,可是病人和家属老是这样说,他也不能真的上去强行堵着别人的嘴不是?

  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何家别墅。

  何洪俊看到门口停着几辆没见过的车,有些好奇地多看了两眼,不过也没多注意,只以为是普通客人来访。

  几人进入何家别墅,就看到别墅客厅坐着一些人。除了何家盛,还有一个头发花白。身体消瘦的中年人。以及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王程。你来了。”

  看到王程,何家盛急忙亲自起来打招呼。

  此时何家盛全然没了以前的病态,面色红润饱满,说话中气十足,动作也很利索。

  以前见过几次何家盛的韩时非顿时愣住了,他以前见到的何家盛可不是这样子的。十几年的糖尿病不是说笑的,稍微不注意就会让身体代谢机能失衡,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一年半载就会死亡。

  韩时非记忆中的何家盛,说话都会喘气。

  哪里像现在这个样子?

  难道说,王程真的能治疗糖尿病?

  韩时非心中震惊地想到了这个可能。他前面只是以为王程给何家盛的治疗是调理身体,就和寻常的理疗师差不多,从没想过王程是真的能治疗何家盛的糖尿病。

  这可是世界性医学难题,韩时非一时间更加看不懂这个少年。

  王程对何家盛打了一声招呼:“何老最近身体如何?”

  何家盛笑道:“很好,很好。”

  两个叠词,概括了他最近的身体和心情。可是现在他的眼神有些阴霾。

  “你就是王程吧。”

  坐在何家盛旁边的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人翘着二郎腿,看着王程语气随意地问道。

  何家盛沉声道:“家兴,好了。不要说了。”

  这中年人是何家盛最小的弟弟何家兴,在何家的地位也不低。听到何家盛的话。何家兴立即严肃地道:“我为什么不能说?你是我大哥,我自然要关心你的身体。大哥,我可是为你好,你得了十几年的糖尿病,全世界都看遍了,也没效果。突然就有人能治好了,大哥,你相信,我还不相信,从来没有糖尿病治愈的先例”

  “看大哥你最近大变样,谁知道他是用了什么药?谁知道这是不是回光返照?大哥你想多活几年,是好事,但是别被有心人利用了。我听说,他问你们要了五亿的治疗费?呵呵,大哥你真是大方,我都从没在集团里动用过五亿资金。”

  砰!

  何家盛手掌猛然在椅子扶手上一拍,盯着何家兴沉声喝道:“够了,你就不盼我点好,就盼我早点死,我比你多活二十年,我还没你懂?我的事你少管,我自己的身体我有数。”

  何家兴嘴角不屑地撇了撇,道:“你的身体我当然管不着,但是得先把遗嘱写好了,你死了,我要何家一半的遗产。那我就不管你的死活了,我从小就跟大哥你打拼,建立这么大的家产,也算是劳苦功高,要一半的遗产不算过分吧?”

  “我还没死!”

  何家盛脸色阴沉地沉声说道。心道,你从小就好吃懒做,从没做过正事,满世界的花天酒地,还劳苦功高?没你,何家的产业可能还要大一些。

  何家兴坐起身子,看了王程一眼,随后丝毫不让地道:“大哥你的糖尿病十几年了,现在又找了这个小孩子给你乱治,谁知道你哪天就突然死了?看大哥你现在的样子,谁都以为见了鬼了。”

  别说,还真是这样。何家盛最近见到一些老朋友,都不敢认他了。

  “这位史密斯先生是我从美国哈佛大学请来的医学博士,专攻糖尿病。大哥,我可是为你好,让这位史密斯博士给你检查一下,看看你的身体情况。要是恶化了,真的是回光返照,那你还是赶紧写好遗嘱吧,我只要一半的家产,剩下的你随意。”

  何家兴介绍旁边的头顶头发快掉光了的中年外国人。

  这位史密斯先生的身份其实是真的,而之所以何家兴能请得动这位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是因为史密斯最近的一个项目没有批下来,缺少研究资金。何家兴通过关系认识了他,答应让他来港岛帮忙检查一位糖尿病人的情况,成功了之后就会给他至少一百万美金的研究赞助费用。

  所以,为了钱,史密斯就来了,扶了扶眼睛,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何家盛笑了笑。至于王程,他根本没看在眼里。作为美国的西医博士,他对东方的所谓中医,从心底里很不屑。因为他研究过那些中医理论。根本毫无根据。那些经脉呀。穴位呀,在他眼里就和信耶稣得永生是一样的存在,全都是假的。如果不是为了一百万美元的赞助金,他根本不会来到港岛。

  最重要的是,这个少年才几岁?就敢出来治病?

  史密斯很想问王程,你高中毕业了吗?

  如果他真的问了,王程肯定会回答,还没有。不知道史密斯听了会不会吐血。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有自己的私人医生定期做检查、不需要你来多事,你现在要么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坐着什么话都别说,要么就马上走,再废话一句,你以后一分钱都拿不到。”

  何家盛盯着何家兴就是严肃地说道。

  何家兴也被大哥的气势稍微镇住了,随后反应过来,就是大声道:“你别吓唬我,这个家不是你何家盛白手起家弄起来的,我至少有一半。而且我也不是害你。是为你的身体着想,别被这些内地来的骗子给骗了。治疗费五亿。他一个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敢要,你老糊涂了,也敢给?”

  王程本来不想参与他们家庭的内部矛盾,可是一再的牵扯到自己,此时也忍不住开口道:“何先生,我的治疗费用当然是物有所值。”

  何家兴瞬间转头狠狠地看着王程,沉声道:“小骗子,你别多嘴,如果不是为了我何家声誉,我早报警抓你了。现在你滚回内地去,我就不找人弄死你。”

  一直没说话的史密斯急忙开口,用还能听得懂的汉语说道:“何先生,你冷静一下,卡姆当,冷静一下。你大哥何先生的病例我看过,十五年的糖尿病,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是不可能治愈的。我最近的新项目就是有关糖尿病的,如果成功了,就有可能治愈。可是我们校长不相信我,你们可以一起支持我的研究,将来成功了,你们不只是会得到金钱,还有健康!”

  这家伙现在还不忘了推销,都说西方科学家首先要学会做商人,不然科学家都做不成,要被饿死,看来果然不假。

  何家盛看到王程的面色不好了,急忙大声喝道:“来人,把他们给我轰出去。”

  几个门口的护卫急忙跑了进来,可是看到何家兴,也不敢真的动手。

  何家兴起身也是大声说道:“我看谁敢?这栋别墅是我们何家的祖宅,有你何家盛的一半,也有我何家兴一半,谁敢赶我出去?”

  随后,指着王程道:“史密斯博士,这小骗子不走,那你现在给我大哥检查一下。要是我大哥身体有事,我马上就报警,把他抓起来,诈骗五个亿,足够他牢底坐穿。”

  王程沉声道:“何先生,如果我不是骗子,你怎么说?”

  史密斯摇头,道:“年轻人,小小年纪应该好好读书,糖尿病在现在是治不好的,这点常识你不懂吗?”

  王程自信地道:“别人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

  何家盛也是严肃地道:“我的身体我最清楚,上周我也刚做了检查,一切正常,家兴,你胡闹够了就滚。”然后,对王程歉意地道:“王程,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一出家丑,也是我何家家门不幸。”

  王程无奈地点点头,他去过杨家,也去过霍家,这两个家族内部都还算比较和谐。所以,他一度差点以为港岛的这些豪门家族应该都是家教很不错,不会出现萧墙之祸。

  现在看来,不管是哪里,都会有好有坏,任何事情千万不能以点概面。

  霍有文站在王程的身边,好像保镖一样,看着何家兴严肃地道:“何二爷,王程的医术是信得过的,我大爷爷就是王程治好的。”

  何家兴一愣,看着霍有文不相信地道:“霍白星好了?他治好的?”

  霍有文肯定的点点头,肯定地道:“对,王程刚刚从我家过来,我大爷爷已经能生活自理了,就是还没有恢复记忆。”

  何家兴随即就是不屑地切了一声,道:“记忆都没有恢复,那叫治好?随便找个医生都可以。行了,你们别在这里吹了。史密斯博士,麻烦你给我大哥检查一下。”

  何家盛神色阴沉,沉声道:“把何家兴和这几个洋鬼子都给我赶出去。”

  几个护卫听到何家盛的声音,知道是动了真怒了,都面色严肃地上去要真的赶人了。

  何家兴急忙拿起电话,就拨出去了报警电话,沉声道:“何家盛你来真的,那我现在就报警,有人诈骗五个亿,何家盛老糊涂被骗五亿,足够上头版头条了吧?”

  一直没说话的韩时非此时也不能继续安静了,开口道:“我就是警察,不需要打电话了。”说着,这家伙直接将自己的证件丢在桌子上,道:“有什么事就给我说吧。”

  何家兴刚把电话拨出去,顿时愣住了,看着桌子上的证件,心道这家伙真的是警察?

  王程摇头道:“算了,何老,就让他们检查一下吧,我还没见识过美国的医生是什么水平,看看也好。”语气一转,不过:“以后我不想在港岛碰到他们。”

  何家盛皱眉道:“我前天刚检查过。”

  “那就再让他检查一次。”

  王程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其实他想转身就走的,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这么做了。可是现在他也懂了,何家盛是身不由己,他自然不能迁怒于何家盛。

  何家盛心头不悦,可还是点头道:“好!”

  何家兴心中有些异样,看这情况,他也不是那么坚定了,可还是对史密斯道:“史密斯先生,麻烦你了,我要能定罪的证据,看他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史密斯无奈点头,虽然觉得这个毫无意义,可为了钱,还是招呼几个学生,开始对何家盛进行检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