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四章 出人预料的疗效

第二百零四章 出人预料的疗效

  (谢谢几位打赏的童鞋,继续求票,求支持,求订阅!有些童鞋说现在写的不好。【】我想说,这只是一个疲软过渡期,我自己经过几个月的更新,也有些累了,所以也在调整状态,还请大家多多支持,给些动力,相信我会写一个好故事,谢谢……)

  江州市的这个周末过的有些惊心动魄。

  江边那家著名酒楼的劫持事件第二天登上了省城的报纸,江州本市的报纸更是大肆报道了一番。

  毕竟,如江州市这样的不大不小的地方,一两百万人口的城市,很难出现什么大新闻来吸引眼球。如果是三四年前,政府态度还不够开明的时候,这种事情肯定是不会见报的。即使是在场看到的群众,都会被做思想工作,让其不要声张。

  而现在,新闻管制轻松了一些,有什么事,媒体都会肆无忌惮的报道。除非上面有明令严禁报道,他们才会视而不见。

  这次江州的劫持事件,上面并没有严禁报道。所以,第二天几乎每一张报纸上都能看到关于这件劫持事件的描述。甚至还有一些现场的照片刊登在报纸的版面上,酒楼那凌乱的情境清晰可见。

  王程一早带着王媛媛坐上去机场的专车,看到车内就放着几份报纸,不由地顺手拿起来看了看。

  报纸上将这次事件描述成为了一起民间斗殴事件,牵强附会地说成了两个本地大族打架斗殴,最后打出了火气,所以劫持了酒楼里面的对方重要人物云云的。

  总之。概括起来。就是胡说八道。

  媒体的胡说八道的功夫。绝对是一流,睁眼说瞎话的事情就是他们最擅长的,这一点在全世界都通用。

  报纸的最后,着重表扬了江州市的公安系统。局长孙清穿着警服,带着绷带的图片都登上了版面,将其夸赞成为了英明神武,身先士卒的优秀警务干部。

  “呵呵,孙局长这下高兴了。”

  王程呵呵笑了笑。

  这次的事情。可以说孙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前面被吴志新压着,还被吴志新摆了一道,被强行去押送蓝罗,结果路上果然被蓝罗跑了,接着才出现了劫持事件。他替吴志新背了一个大锅。

  然后,葛素成又来了,孙清还是一个被压着,只能听命令的。

  可是,最后出来摘桃子的却是孙清。

  不得不说,世事无常。

  不论是吴志新。还是葛素成,或者说再可以加上王程。都是隐藏在幕后的,不能暴露出来的。所以,只有孙清能暴露在大众面前,成为了典型人物,给公安干部增加了一层光辉,得到了江州市政府和省委的点名表扬。

  以前开车的师傅上次被蓝罗杀死,这次换了一个年轻人,看其身形,就很是健壮。听到王程的自言自语,开车的年轻人笑道:“那是,听说孙局长这次差点被劫匪打死了,替一个人质挨了一刀,应该奖励一下。”

  王程扬了扬眉毛,回忆当时在酒楼,孙清似乎就趴在地上动都没动。蓝罗几个人对孙清也都没有理会,都知道他是最没有威胁的,什么时候帮人质挡过一刀?

  翻看了一下报纸,发现在其中的确是有这个描述,王程不由无语。

  “对,是应该奖励!”

  王程只能点点头,应承下来。

  “有这样的孙局长在,我们江州市的治安肯定会更好。唐书记都说了,孙局长是一个称职的警察。”

  年轻人继续说道,语气有些自豪的样子。

  王程翻看了一下报纸,第二页上的确以唐强民的这句话当做了标题。看来,唐书记这是在给孙局长造势了。

  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提到了省城刑警队的队长江浩参与了这次行动,给予了大力的支持。

  王程摇摇头,再次无语,江浩这家伙就在医院出现了一下,而且是事后,当下没心情继续看下去了,将报纸放下,对旁边安静的小姑娘王媛媛问道:“累不累?”

  王媛媛搂着哥哥王程的胳膊,看着车窗外,摇摇头道:“不累,哥,昨天下午叔叔有打电话回来了。”

  王程沉默了下来。

  王媛媛转过头,将脑袋靠在哥哥王程的肩膀上,继续说道:“叔叔说下个月他们就回来了,我妈,还有我们的妹妹,一起回来。”

  “回来了好,以后有个妹妹陪你玩儿了。”

  王程语气轻缓地说道,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叔叔说,让你给他打个电话。”

  王媛媛不想多提及妹妹,轻声说道。

  “我知道了。”

  王程轻轻点头,随意地说道。

  车子这时候到了机场,一位霍家专机的机乘人员已经站在机场门口张望着。王程一下车,就带着王媛媛随着机乘人员上了飞机,朝着港岛飞去。

  这次去港岛,不只是要给霍白星和何家盛治疗,还要给黄德林治疗心脉的损伤,还好有上次的治疗,黄德林的心脉伤势并不难治。还有就是,上次王程还答应了韩时非,用他的一个条件作为报酬,帮他治疗一个同样也是伤及心脉的病人。

  坐在飞机上,王程想到这些,就揉了揉眉心,顿时再次下定决心,最近再也不接受新的患者了,直到把手上的患者都搞定再说。这个时间可能有些长了,何家盛和文欣的治疗都是需要长时间的。

  虽然小姑娘王媛媛嘴上说的不累,可是王程知道这丫头最近每周都跟着自己跑东跑西,肯定是累了,上了飞机不一会儿就靠在王程的怀里睡着了。

  王程摸了摸腹部的伤口,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就已经彻底结疤了。现在只有一点点不适。相信再过几天就能恢复如初了。

  心中想着事情。王程调整呼吸,以睡虎式的呼吸法门也缓缓地睡了过去。

  飞机经过两小时左右的飞行,降落在了港岛机场。

  这次来接王程的人让他有些意外,不只是有霍有鑫和霍有文这一对堂兄弟,还有港岛总署的韩时非。

  “听说你们江州出事了,怎么样?你没事吧?看你面色应该受了点伤。”

  韩时非看到王程的时候,直接说道。

  王程心中诧异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韩时非。这家伙的眼光和见识不似外表那么粗犷,笑道:“我就是个学生,那些事和我没关系,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霍有文微笑道:“我们也没想到韩队长会过来。”

  韩时非在这里,霍有文和霍有鑫都有些紧张,霍有鑫此时更是不敢在王程和韩时非面前随便开玩笑说话了,这是和他不在一个世界的少年。

  “上次你答应我的。”

  韩时非很简单一句。

  王程点点头,看了有些紧张的霍家兄弟一眼,道:“我先去霍家和何家治疗完了,再去给黄前辈看看。然后才能去你那里。”

  霍有文和霍有鑫听了都松了口气,他们害怕自己接不到人。要是王程被韩时非接走了,他们两都没脸回去了。

  韩时非微微皱眉,他虽然不高兴,可是也知道先来后到,王程所说的这几个病人没有一个是可以让他任意拿捏的,只能问道:“要多久?”

  王程看了看天色,无奈地道:“明天吧。”

  “好,那我跟着你。”

  韩时非想了想,如是说道,这家伙有些怕王程明天一早直接就跑了。

  王程好笑地笑了笑,拉着王媛媛上了霍有鑫的车,道:“行,那你跟着吧。”

  有这个保镖跟着,在港岛估计没有几个人再敢招惹自己了吧?王程心中是这样的想法,身心轻松。

  霍有鑫急忙发动车子就朝着自己家别墅方向开去,看了看后面韩时非也开着车真的跟上了,不由郁闷地道:“他真的跟上来了。”

  “这家伙就是这样,别管他就是了。”

  霍有文简单地说道,他以前就听过不少韩时非的事情,知道这家伙是一根筋,然后回头看向王程道:“王程,上次回去你遇袭了?司机都死了,你们都没事吧?”

  王程摇摇头,感觉到身边王媛媛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急忙搂着小姑娘拍了拍,轻松地道:“没事,江州的警察还是不错的。”

  “那就好,我听说了,那些人被抓了又跑了,然后又回来劫持不少人,最后全部被抓起来了,这些人真的是不要命,你和媛媛最近都要小心点。我听师傅说,这些赏金杀手行事都是不择手段,要是和你有仇,一定会不惜代价报复。”

  霍有文语气有些严肃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心中又想起了蓝罗临死时候说的话,眼中精光闪烁,语气凝重地道:“嗯,我知道了。”

  如果那些人真的来了,王程已经杀了蓝罗,就不介意多杀一些人。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会轻而易举的面对了。

  不过,王程倒是没有多少担心,因为毕竟他是生活在内地的。在国外或许那些赏金杀手很嚣张,可是在内地绝对不敢这么任性。这里的政治环境还是很封闭的,而且对枪械等武器的管制非常的严格。

  不像美国,大街上就有卖枪械的商店。

  两辆车,一前一后,迅速地朝着霍家别墅开去。

  霍白城每周一都会专门安排空闲下来,就是为了专门等候王程。同时,何家盛也是如此,现在已经在家里老实地带着等候王程上门治疗。经过上次治疗,何家盛的情况好了不知道多少,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接受王程的治疗。可以说,何家盛看到了人生的新希望。

  车子停在霍家别墅的时候,霍白城几人都在门口等候了。王程下车来,随意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所以王程不喜欢那么多客套。直入主题。询问了一些病人霍白星这一周的情况。

  而霍白城看到韩时非也来了,不由的有些郁闷。

  “韩队长来我霍家有什么要事?”

  霍白城语气有些不善地问道。

  上次的事情,王程和霍家两兄弟都被抓到港岛总署去了,让霍白城很不高兴,可人家是公事公办,他也没辙。

  韩时非无所谓地笑道:“我是来陪王程的,他明天要去给我一个朋友治疗。”

  霍白城点点头,随后不再理会这个港岛警署的狠人。道:“好,那你就在这边等着吧。”

  韩时非对霍白城的态度也是无所谓,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对王程笑了笑,就随意在客厅坐下来。

  王程随着霍白城来到病人霍白星的房间,也不由地稍微惊奇。看到此时的霍白星已经恢复了许多,已经懂得了如何做一个正常人,正常的饮食起居已经可以自己动手了,加上保姆地看着。王程看到此时的霍白星,都有些不敢认了。

  只见霍白星坐在一张沙发上。穿着休闲装,很轻松地在看电视。保姆给他泡了一杯他以前很喜欢喝的茶。让他表情很是享受,眼神有些思索和怀念,这是在恢复记忆的征兆,回想这熟悉的茶是怎么回事。

  如此点点滴滴,霍白星迟早会彻底恢复记忆。

  霍白城也是有些激动地低声对王程说道:“我大哥最近几天每次看到我,都会发愣,好像要认出我来了。王程,看这情况,我大哥是不是要真的恢复了?”

  王程不动声色,上前给霍白星把了把脉。而霍白星面色如常,没有了第一次那种疯癫的表现,似乎知道王程是给他治疗的,反而有些配合,同时他也看着电视的画面,眼神也很灵动,嘴角时不时露出笑意,明显是看懂了。

  虽然,他看的是动画片。

  脉象上很沉稳,脑部血脉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王程自己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他发现用玉针治疗,对头部的伤势效果尤其明显。唐老,和眼前的霍白星,治疗效果都是超出了王程自己的预计许多,所以治疗的时间周期也缩短了很多。

  看霍白星的情况,王程估计再有两次治疗,就差不多可以结束治疗了。剩下的恢复记忆的事情,就不是外部治疗手段能确定完成的了。这需要机遇和偶然,就好像电视上有些人撞了一下失去了记忆,然后各种办法都没能恢复,结果又一次意外被撞了一下,立马有恢复了记忆。

  说起来狗血,可事实就是如此。人脑部的记忆最是神奇和不可测,谁都不能肯定自己能对记忆方面有什么办法。

  霍白星的情况就差不多是这样,或许王程还没治疗完成,明天他突然就碰到什么事情,然后就恢复了记忆,王程都不需要给他治疗了,只需要开几个补身体的方子就好了。

  “王程,我大哥的情况怎么样?”

  霍白城略微忐忑地问道,他看到王程的面色严肃,心中就不安起来。

  王程接着露出笑意,肯定地道:“霍老的情况很好,超出了我的预计,下周我再来治疗一次,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霍白城浑身一震,激动地双手都颤抖了一下,急忙问道:“那我大哥到时候就恢复了?能认出我了吗?”

  后面的几个霍家人听了也都是面色激动,尤其是霍白星的后人,更是双眼闪烁着泪光了。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走上来的韩时非,站在后面看到这一幕也是深色有些异样,眼神震惊,目光在霍白星身上仔细地看着。他对港岛的情况很了解,霍家身为豪门,奠基人之一的霍白星身患癫痫,并且失忆,这不是什么秘密。如果不是此时霍白星还不认识霍家的人,韩时非都以为坐在那里看动画片的霍白星是个正常的老人家了。

  在韩时非的印象里,老人家看个动画片似乎也很正常。

  “在病理上是恢复了,以治疗手段,只能做到这样了。他的思维理解能力现在和常人都差不多了。记忆方面的恢复,还是要看他自己和你们的努力。”

  王程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霍白城几人听了,也是理解的点点头。

  “好,多谢你王程帮我大哥治疗。我会让明金尽快把你要的翡翠给你收集好。”

  霍白城急忙道谢。身为商人,他知道嘴上的谢谢都是虚的,还是要给实际的报酬。

  只是,原本王程说的要治疗好几个月,甚至半年一年都有可能。所以霍明金的珠宝公司收集顶级翡翠也没有那么迫切,而现在只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快治好了,下周就要给王程支付报酬了。

  这让霍白城都有些措手不及,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即使这一周的时间去别家的公司溢价购买一些,也要尽快给王程准备好。见识了王程的医术和手段,以及在港岛建立的人脉,霍白城根本不敢小看王程,只想尽力和王程打好关系。所以,治疗完成的时候,一定要给王程准备好报酬。

  不说对王程感激不已的杨家,此时就是韩时非这种混人都老老实实地跟在王程后面不敢造次了。

  王程对翡翠的事情只是点点头,他现在手上还有不少,足够他未来长时间的消耗了,所以需求不是那么迫切。

  当下,他也不多说,任由霍白城去准备,能尽快给他自然是最好的。

  一根根玉针摆出来,王程再次开始了给霍白星的治疗。

  韩时非面色带着好奇和凝重,也不动声色地来到了旁边,仔细地看着王程的治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