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三章 保命五天

第二百零三章 保命五天

  第二更,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团团圆圆,我只能孤独的一个人过节,还要给你们更新,有安慰没?求票!

  看到江浩目光不善,陈专家急忙上前去挡在了他的身前,低声解释道:“小江,别冲动,都是自己人。|.[2][3][w][x]}.王程医生的医术绝对信得过,如果他都治不好老刘的话,那我们也都没办法。”

  何专家也是急忙说道:“不错,王程医生对内伤的治疗,少有人及。”

  江浩看着不断行针的王程,还是有些不相信,这小子才几岁?最多十**岁吧?了不起二十岁,这个年纪的孩子现在都在干什么?还都糊里糊涂的呢。这小子就会治病了?而且还是如此要人命的内伤?

  更何况,这小子的拳法也非同一般,自己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江浩当下看着王程,问道:“你叫王程是吧?你师傅是谁?”

  王程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就继续治疗刘武中,并没有回答江浩,他不想说话分心。

  江浩当下就是火气再次升腾起来,双眼一瞪,似乎就要爆发。

  还是刘超英上来挡在了王程的后面,说道:“王程的师傅是长鹤道长,你冷静点。”

  江浩顿时一愣,心中和脸上的火气都是消失的一干二净,眼神惊异地在王程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看着刘超英,有些不相信地沉声道:“什么?他是长鹤道长的弟子?”

  “不错,我听我爷爷说,他是两个月前拜入长鹤道长门下的。是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

  刘超英急忙解释道。

  江浩不说话了。站在那里有些发呆。想起了自己的事情。因为他当年也是有心想拜入武圣山长鹤道长门下的,别人不知道长鹤的身份,他江家的人可是知道的。如果能得到长鹤道长的传承,不说武学上会有多大的进步,仅仅是这个身份,在国内就非同一般了。

  可惜,最后他没能得到长鹤道长的认可,只能退而求其次。想拜入杨祐德门下。无奈的是,杨氏太极拳是传内不传外的,一般的弟子只能学习皮毛功夫,想拜入其门下学习真正的内家功夫,就要入赘杨氏门下。江浩最后只能郁闷的拜入刘武中门下,学武半年,学习了诸多刘氏炮拳精髓,然后回去省城任职。

  在江浩发呆回忆的时候,陈专家和何专家等几个江州市的专家医疗组的专家们,都是聚精会神。目不转睛地看着王程给刘武中的治疗过程,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眼睛仔细地看着,恨不得将王程刺针的每一个**位都记下来。

  可惜,针灸这个东西,光看是一辈子都学不会的。

  陈专家也是一个比较出名的老中医,很明白这一点。可是他还是不想错过一丝一毫,如果能从其中领悟一点点的行针思路,对他就是巨大无比的帮助了。

  门口。

  孙清和葛素成也都跑了过来,两人接到电话说这边出事了,而且还是刘武中快不行了了,就急忙开车赶了过来,市医院距离市公安局只有一公里多路,过一个红绿灯就到了。

  “怎么回事?刘老怎么样了?”

  孙清进来就急忙问道。他刚才过来的时候,唐强民知道了情况,专门和他叮嘱了一番,让他一定要保护好刘武中。并且唐强民自己也过来了,就在路上,最多一分钟就能到了。

  刘超英急忙上前将孙清和葛素成拦下来,道:“安静点,王程在给我爷爷治疗。”

  孙清听到王程在治疗,神色顿时放松下来,葛素成则是面色有些惊异地道:“王程还会治病?”

  “王程的医术很厉害。”

  孙清只是如此说了一句。

  葛素成不再多问,看着王程的背影,心中震动不已。这个少年的手上实力不弱于自己,还有如此高超的医术,多才多艺,并且都处于顶尖水准到这种地步,他知道的,国内也就只有王程一个。

  “孙局长,葛队长,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江浩此时清醒过来,看到这两人,急忙上前来低声问道。他是省委专门派遣下来协助孙清和葛素成抓捕逃犯的,他昨天晚上刚到,就去了一个朋友家。因为他认为自己去了也没什么事,就是来走个过场,做做样子,反正是葛素成领队,没想到白天就出了大事。

  孙清点点头,带着江浩走出病房,将事情的经过稍微说了一下。

  得知蓝罗已经死了,其他几个劫匪也都被抓捕了,江浩松了口气,不过得知王程在其中帮了大忙,再次震惊了一下,目光更加复杂地看向王程,想到自己前面还对王程出手,他就是面色尴尬不已。

  如此,病房内都安静了下来。

  葛素成神色严肃地看着王程在那里给刘武中行针。他是传统的武学世家出身,对中医也很了解,知道王程这几手行针之法的本事非同寻常。他是个识货的人,所以才会这么震惊。

  王程给刘武中的治疗持续了很久,足足两个小时左右。医疗专家组的几个专家都看的有些疲惫了,可还是不舍得离开。

  刘武中上半身几乎都插满了玉针,头部几处重要大**都不例外。五十多根玉针在刘武中的身上,看的在场几位专家以及葛素成都佩服不已。

  针灸,每多一根针,治疗的难度就是成倍的提升的。多刺入一个**位,病人体内的变化就多了许多。

  而外面,孙清和江浩在向唐强民总结情况。还有市委的一些人,也都聚集在门口,安静地等着王程的治疗结果。

  得知是王程在治疗,唐强民亲自下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一直持续了两小时。

  王程的脸上都渗透出了一层汗珠,终于。他的手掌在刘武中的胸口轻轻地拍了几下。刘武中的心脉迅速的跳动起来。

  随后。刘武中的面色逐渐恢复红润,这个过程肉眼可见,几位专家都是啧啧称奇,很是赞叹。

  呼!

  王程舒出一口长长的气息,面色轻松下来,一挥手,迅速地将刘武中身上的一根根玉针拿了下来,开口道:“好了。刘超英,最近你在这里看着刘老,不要给他吃药打针,任何外来药物都不要吃,只要保持这个氧气罩就可以了。”

  刘超英看到经过王程的治疗,爷爷的面色好了许多,心中感动。虽然也震惊于王程的医术,可毕竟是提前知道的,所以也能接受,只是王程的形象一下子在他心中高大了许多。他以后再也不能以寻常的同龄人来看待王程了。

  听到王程的话,刘超英急忙点头。语气略微尊敬地道:“好,我记住了,我不会让任何人靠近我爷爷,那我爷爷要多久才能好?”

  王程微微皱眉,思索地道:“我估计,最多明天就能醒过来,五天之后,就能让这些专家来治疗了。这五天内不要吃药打针就好,过后刘老的身体应该恢复到能接受普通治疗了,到时候也就不需要我插手了。”

  刘超英感激地道:“好,我记住了,多谢你,王程。你是我刘家的恩人,我以后一定回报答你的。”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轻松地道:“刘老也当过我两天的师傅,所以不需要如此见外。”

  刘超英郑重地点点头,眼神闪过一丝惊讶,显然不知道王程还跟随他爷爷刘武中学过两天的炮拳,不过他对此也不在意。。

  陈专家知道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急忙上前语气郑重地道:“王程医生,刘老的情况如何了?”

  王程转头看了几位专家一眼,严肃地道:“我稳住了刘老的体内伤势,肺部伤口也暂时稳住了一些。不过还没有完全治愈,五天后你们可以自己看情况治疗,五天内切忌不要用药,观察情况就可以了。如果病情变,马上联系我。”

  陈专家严肃地点点头,答应道:“好,我记住了。”

  王程此时才看到这里围着这么多人,孙清和葛素成都来了,看门口的样子,似乎还有更多的人?

  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做什么?

  “嗯,没事我先走了,孙局长,正好我们一起去录个口供,完事儿了我还要回家吃饭。”

  王程还惦记着家里的王媛媛,现在过了这么久,估计小姑娘都做好晚饭了。

  孙清颔首笑道:“我也就是想等你一起去局里,走吧。”

  唐强民得知王程治疗完成了,也从旁边的病房走了过来,看到王程就面色严肃地道:“王程,多谢你这次帮忙,如果不是你,可能都不能制服劫匪,那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你又救了刘老,加上上次的事情,我都欠你几个大人情了。”

  唐强民觉得王程就是他的福星。王程出现之后,治好了他父亲的病;然后他也成为了江州的一把手;也因为王程的举报帮忙,他刚刚上任就竖立了威严,肃清了江州官场的一些不正之风,真正掌控了江州市。

  王程微笑道:“我只求在江州没人为难我就好了,其他的,我也不多求了,毕竟我就是个穷学生,是不是,唐书记?”

  唐书记也笑了起来,指着王程道:“你是穷学生,整个江州也没有几个人比你富。行,我答应了。只要你不作奸犯科,在江州有谁为难你的话,就直接打我电话,不管是谁,我都直接收拾了,我收拾不了还有我爸。”

  严肃的唐强民此时也难得地开了个玩笑。

  可是,旁边的几人都看出了唐强民和王程的关系很好。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唐强民有些刻意和王程保持良好的关系,王程反倒是有些无所谓的样子。

  几个专家看的额头冒汗,心道幸好刚才没有强行为难王程,不然就等于得罪了唐强民这个一把手了。

  同时这也让江浩和葛素成,以及孙清都是在心中记下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江州都别为难王程,不然就是和市委政府作对了。

  尤其是葛素成。他之前还有些心思报复一下王程。给他一些难堪。算是给自己。也给吴志新出口气的,现在他知道在江州是不可能的了。

  王程呵呵笑道:“好,我也记下了。那唐书记你们忙吧,我和孙局还有葛队长去录个口供,然后还要回家。”

  唐书记点头道:“好,时间不早了,那你快去弄完了,早点回家陪媛媛。”

  孙清和葛素成带着王程离开了市医院。医院内聚集的那些被解救的人质都已经离开了。三人刚刚坐上去局里的车上,孙清亲自开车,这时葛素成开口道:“王程,你的医术也是和长鹤道长学的?我记得长鹤道长的医术很一般吧?”

  王程心中好笑,老道士的医术起止是一般,也就是会认个基本的脉象和配几个固定的固本培元的药方。说起来其实就是个门外汉,只是因为活得久了,自然而然的就会了一点点基本常识。

  “不是。”

  王程摇摇头。

  葛素成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他知道是如此的情况,也不追问。当下继续问道:“刘老伤及脏腑,尤其是肺部被子弹射穿了。并且气血不足,加之心脉不稳,如此情况,可以说神仙难救。可是你都能稳住伤势,保住刘老五天性命。你是不是对治疗内伤很在行?”

  王程看着葛素成,淡淡地问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葛素成讪讪一笑,目光闪烁,心道你小小年纪就这么聪明,让我们这么面对你?看了开车的孙清一眼,然后语气踌躇地道:“我有个后辈,两年前被子弹打伤了心脉,只保住了性命,留下了病根,身体一直都很虚弱。本来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可惜这两年都不能练武,如果治不好,以后永远都不能练武了。你能不能治疗心脉上的伤势?”

  王程眉毛一扬,扫了葛素成一眼,语气平静地道:“不好说,要看了才能知道。”

  葛素成眼睛一亮,道:“那你能去看看吗?不管能不能治,我都会感谢你。”

  孙清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道你似乎还不知道王程治病的规矩吧?不过,他没有多嘴,反正他知道王程绝对不会吃亏。

  果然,王程立即摇头,平静地道:“抱歉,没时间。”

  “你不是学生吗?怎么没时间?如果你忙,我也可以把我侄子接过来。”

  葛素成急忙说道。

  王程还是摇头,语气有些无奈地道:“是真的没时间,我现在有五个病人。江州一个,港岛三个,还有外地一个。每周我都要去港岛一次给三个病人治疗,外地那个病人每个月也要过来治疗一次。江州本地的病人就是唐老,也要每周治疗一次。”

  “所以,我没时间接受新的病人了。葛队长你是牛大海的下属,可以求牛大海去帮你。”

  葛素成面色有些难看,他是鼓起勇气才向王程开口的,没想到被拒绝了。摇摇头,葛素成低沉地道:“没用的,能请到的医生,我们家都请过了。”

  “那我也不需要去了,你们请了那么多名医都没治好,我去了也是白跑。”

  王程摇摇头,直截了当地说道。

  葛素成叹了口气,没说话。他心中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御医他们都请了一位去看过,也是没办法。王程就算医术神奇,可终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经验很少,去了又能怎么样?心脉上的伤势可不比寻常,稍微不慎就会断绝气机,让病人死于非命。

  一路来到警局,今天这里也是忙作一团,所有被劫持的人质都要录口供,几十个人忙了一下午才忙完。

  现在还剩下几个人在录口供,所以王程来的时候,这里才显得清静了一些。

  孙清和葛素成亲自给王程录了口供,只用了五分钟左右就结束了。王程签了字之后,就彻底的解放了。他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去警局卫生间好好的洗漱了一下,然后去不远处的商场买了一身衣服,将带着血迹的衣服都丢掉。

  收拾好了,王程才打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王程看了看房门都是完好无损的,才真正地松了口气。他心中一直担心一个人在家的王媛媛会出事。

  打开门,看到小姑娘王媛媛一个人在厨房内忙活的时候,王程心中的所有不安和躁动都消失不见了,只有平静。

  王媛媛听到开门声,脑袋伸出来看了看,小脸上露出笑容,对王程笑道:“马上就吃饭了,哥,你先等等。”

  王程点头道:“好。”

  小姑娘又继续回厨房里忙活了。

  王程浑身疲惫,腹部还有伤口,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战斗,又花费两小时给刘武中治疗,如果是寻常人,可能早就累趴下了。可是他并没有躺下休息,而是坚持在客厅扎起了马步,随后练起了龙象拳法和地煞拳法当中的坤元三十六式。

  此时他的身体情况,只适合练这两门纯粹的毫无威力的柔和桩法,缓慢地搬运气血,加速身体新陈代谢,修复身体的损伤。

  不一会儿,王媛媛就做好了饭菜,围着围裙,端着菜走出来,看到哥哥王程换了一身衣服,稍微奇怪了一下,不过也没多问,只是轻轻地说道:“哥,吃饭了。”

  “嗯,来了。”

  王程答应了一声,收起桩法,调整呼吸,两遍拳法下来,浑身的疲惫几乎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精力恢复了大半。

  这就是高阶内家拳法最大的优势,可以迅速的恢复身体机能。

  不过,王程没有想那些,此时他更加享受家里这种简单温馨的氛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