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一章 病危的刘武中

第二百零一章 病危的刘武中

  热门推荐:

  (求支持,求票!)

  葛素成双手旋转,画着一个圆,他主修的乃是太极拳,想要以太极拳缠丝劲来抵消王程这一拳的力道。他身为牛大海手下,对武圣山武学肯定是有所了解,知道武圣山一脉武学是以练力为主,不练劲。他认为以缠丝劲能将王程的力道大部分都消弭。

  可是,接触到王程的拳头的时候,他知道自己错了。

  砰!

  王程的拳头如一颗流星锤一样砸在葛素成的双手上,将其直接打的双脚离地了一瞬间,落地之后又退了两步才站稳,面色惊异地看向王程。

  “哼!”

  王程冷哼一声,急忙调整呼吸,将心中的怒火情绪压制下来,没有继续动手。刚才他动手杀了蓝罗,只是一瞬间的条件反射,经过一场战斗,他的气血还很躁动,所以没有压制住情绪。一掌拍死了蓝罗,现在他心中也是有一点后悔。

  因为这样,他身上就有了人命,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孙清急忙拉住了还想冲上来和王程动手的葛素成,道:“葛队长,别动手,都是一起作战的队友,共患难过,别弄的这么僵。王程刚才说的也没错,蓝罗的确该死,对不对?而且,我们带他回去,以他的脾气性格,也肯定问不出什么话来,是不是?”

  这话,葛素成是赞成的,他也知道孙清要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心中还是不甘心。

  孙清当下微笑道:“所以,什么口供也都是虚的,就是走个过程,最后蓝罗也是要死。现在蓝罗不过是早点死了,是不是?结果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咱们都没有损失,还落得轻松。所以,王程虽然也有点错,但是年轻人,冲动一下也是在所难免,都是一起经历生死的朋友,过去就算了。”

  葛素成面色难看,眼神狠狠地瞪了孙清一眼,沉声道:“你这是包庇!”

  孙清当下面色一正,严肃地道:“葛队长,你这么说可不对了,我包庇什么了?刚才王程就是摸了一下蓝罗,他本来就只剩下一口气了,被刘武中老爷子打的不行了。你怎么知道是王程杀了他?而不是刘武中老爷子杀了他?”

  孙清很清楚,他必须站在王程这边。

  葛素成顿时心中一口气发泄不出来,他知道孙清这是纯粹的狡辩,问题是他还没法说什么。因为,他的确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就如孙清说的,蓝罗就只剩下一口气了,全身骨骼筋脉尽断,突然死了,真的能怪到王程头上吗?

  就因为王程在他胸口摸了一下?

  这个并不能证明!

  如果是普通人,葛素成看着不爽,一句话就能定罪了。

  可是王程不是他能随意拿捏的软柿子,不说他是长鹤道士的徒弟,就是孙清和江州市政府都是帮着王程的。

  这一点,葛素成很清楚,当下沉声道:“孙局长说的有道理。”随后,盯着王程,低沉地道:“王程,你小小年纪,就如此轻易杀人,不要落在我手上,不然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王程眼神和葛素成的视线毫不示弱的对视,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语气有些平静地道:“谁想杀我和我的亲人,那我就要杀了他。葛队长,到时候你可以尽情制裁我。”

  葛素成冷哼一声,知道王程话里有话。想起吴志新在京城求医,有牛大海的面子也难以治愈王程留下的伤势,刚才他也亲自验证了王程的实力,当下不再和王程多说,转身就带着几个队员上车离开了,他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要去统领全局,不好在这里一直耽误时间。

  孙清紧张地额头都渗出了一层汗珠,手上的绷带也已经被汗水和血迹,以及灰尘弄的脏兮兮的。刚才在酒楼里面,在战斗开始的一瞬间,他直接就趴在一边的楼梯侧面没出来,谁都没注意到他,所以有惊无险,没有受伤。

  看着王程,孙清面色郑重地道:“王程,你这次做的有些冒失了。如果不是这次事情你功劳最大,我也不好帮你说话。以后一定要注意,葛素成他们这些人,如果抓住你的把柄,迟早会发难。”

  王程知道孙清是为自己好,面色感激地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孙局长今天的帮忙。”

  “我不是帮你,是在帮我,你出事了,我也有麻烦。”

  孙清上来拍了拍王程的肩膀,很直接地道:“好了,这次事情到此为止,蓝罗死了,他的同伙也都被抓住了。我回去协助善后,你在这里休息会儿也行,等会儿来局里补个口供,就没你的事了。”

  他是有些怕了,怕王程继续参与的话,指不定还会弄出什么事情来,他还要帮王程擦屁股。所以不如早早让王程置身事外,他还轻松点。

  王程点点头,目送孙清上车离开,静静地站在酒楼门口,呼吸不停的变幻,以龙象拳法的呼吸为主,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这门佛门拳法,呼吸变化很少,就只有几种,可是却都是以中正平和为主。

  体内躁动的气血也随之平复下来,王程眼神变得宁静,看了看双手,微微苦笑摇头。

  终于是杀人了。

  不过,王程此时一点后悔都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悔意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只要自己没有做错就可以了,心中记住的只有蓝罗威胁的话。

  想到蓝罗所说的,他还会有同伙,和用遗产聘请的杀手报仇。王程面色凝重起来,当下拿起电话,打给了家里。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传来了王媛媛软软的声音:“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程心中再次安静下来,看着那有些破败的酒楼,周围忙碌的警察,和一个个伤员,还有满地的献血,笑道:“还有点事没忙完,等会儿就回去了,你乖乖在家等我,别出去,知道吗?”

  “嗯,我知道,我在家等你。”

  王媛媛肯定地说道。

  “好,我还有事,先挂了,听话。”

  王程语气轻松地说道。

  电话里传出王媛媛的清脆的笑声:“嘻嘻,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

  王程转身坐上一辆正要回警局的警车,准备去录口供。开车的警察紧张的不敢说话,他亲眼看到王程在酒楼里大发神威,一拳就将一个人打的飞出去,摔的骨骼碎了大半,被抬走的时候动都不能动一下。王程坐在后面闭目养神,脑海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如此安静的一路来到了警局。

  警局门口停着许多车辆,不仅仅有警局自己的车,还有市政府的车,和一些媒体记者的车。如此重大的案件,五十多个人质被劫持,最后死了两个,伤了二十几个,已经震动了省政府,省委亲自打电话过问了。

  唐强民自然不能视而不见,虽然是有葛素成在后面插手,统领一切。可是当地政府也不能不表态,所以唐强民亲自坐车来到警局过问情况,随后还要去医院查看受伤的群众,慰问一下。

  葛素成和孙清也刚刚回到警局,后面王程就跟着也到了这里。

  王程刚刚下车,正要进警局,就有一辆车迅速的停在警局门口,车门打开,一个王程熟悉的身形冲了出来。

  “王程,跟我去医院,快点,求你救救我爷爷。”

  赶过来的正是刘超英,下车就拉着王程的胳膊,语气微微祈求地说道:“你的医术很厉害,我爷爷都夸过你,他快不行了,求你帮帮忙,我们刘家一定会报答你。”

  王程也是心中一震,想到被抬走的时候,都有些昏迷的刘武中老爷子,大腿被一枪打断了筋骨,如果不是他当时帮忙救治,估计都因为流血过多死于当场了。另外肩膀上还有一枪,右边胸口上也中了一枪。

  如果是一般的老人家,即使没有死于流血过多,也会因为身体原因扛不住,不一会儿也会断气。

  刘武中毕竟是抱丹境界的国术大宗师,坚挺了下来。可是经过前不久两次高强度的战斗消耗过多的气血,到如今也没有彻底恢复,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是彻底的昏迷了过去,就要坚持不住了。

  刘超英也是没辙了,医院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他记得爷爷刘武中说过王程的医术很厉害,所以才急忙开车过来找王程。

  王程皱眉问道:“怎么会这样?我给刘老止血了。”

  刘超英语气急促地解释道:“医生说肺部被子弹打穿了,现在呼吸困难。再加上肩膀和大腿的伤都流了不少血,血液也有些不足,现在我爷爷就剩下一口气了,你快去帮帮忙吧。”

  王程不敢怠慢,也不管旁边的警察,和里面等着他录口供的孙清等人,随着刘超英就上了车。

  刘超英急忙开车就朝着医院跑去,这里距离市医院不远,看到王程腹部也有血迹,担心地问道:“王程你的伤没事吧?”

  王程摇摇头,道:“没事,子弹已经拿出来了。”

  刘超英点点头,随后气愤的一把拍在方向盘上,沉声道:“今天的事我根本不知道,我爷爷接到电话一个人就去了。我知道的时候,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我爷爷快不行了,那些劫匪都死了没有?”

  听着刘超英语气之中的杀气,王程语气沉重地道:“死了一个,其他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些畜生!”

  刘超英狠狠地骂了一句,他知道自己几乎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车子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就来到了市医院。此时市医院已经被高度戒备,门口一个个实枪荷弹的特警站着岗,所有出入的医生和病人都要过安检。

  刘超英和王程也都是过了安检才进入医院,两人急匆匆地朝着急救病房跑去,这里已经忙做一团。酒楼的劫匪那几十秒一通乱扫射,有将近二十个人质被击中,死了一个,剩下有五六个重伤。

  此时全部受伤的人质都在这里急救。

  那些完好的人,都在医院大厅接受身体检查,确定身体没事才能离开,等会儿他们还要去警局录口供。

  这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

  王程一出现,所有坐在这里的被解救的人质都把他认了出来,纷纷双眼放光。要知道,能去江边那座酒楼吃饭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宋元明三人都去那里消遣了,就可以看出这里的消费人群档次。

  这也是蓝罗的聪明之处,绑架了这些人,葛素成和孙清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答应他的条件。

  “小兄弟,你来了!”

  一个穿着沉稳的中年人急忙上来就握着王程的手,感激地道:“谢谢你,多谢你。”

  他知道这里场合不对,所以没有多说,就是道谢,继续说道:“这是我的名片,你收着,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打我电话,在江州,什么事我都能帮上点忙。”

  然后,周围其他十几个人也都围了上来。

  “小兄弟,你的伤没事吧?这次多谢你救了我们,这是我的名片,拿着,有事别客气,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这是我的名片,小兄弟你收着,不拿着就是看不起我。”

  “小兄弟,拿着,有需要就说,今天真的是太惊险了,太谢谢你了。”

  这些人都是人精,当场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谁不知道王程的本事?其实说报恩有八成是假的,真正想做的是和王程拉拢关系,能和如此一个有本事的少年结识,对他们来说绝对有益无害。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有一个幻想,如果能将王程聘请成为自己的保镖,那绝对是很拉轰的事情,在江州可以横着走了。

  王程对所有人都只是回以微笑,没有说话,点点头就过去了,将大家递过来的名片,随手就装在口袋里,和刘超英加快速度穿过了人群,来到了急救科。

  “高医生,我爷爷怎么样了?”

  刘超英急忙拉着一个带着口罩的中年医生问道。

  高医生看到刘超英,语气凝重地道:“刘老还没醒过来,刚才我们副院长也来看了一下,以刘老现在的情况,我们不敢随意动刀,已经请了专家过来,你们稍微等等。”

  刘超英皱眉道:“高医生,那我们自己治可以吗?我朋友的医术很厉害。”

  高医生顿时语气严肃起来,沉声道:“小刘,你这样可不对,我们要对病人的安危负责,刘老是我们的重点照顾对象,绝对不能出差错了,不然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刚才唐书记亲自打来电话了,一定要全力救治每一个伤着,尤其是刘老,你放心,专家组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刘超英此时也微微动摇了起来,他只是听爷爷刘武中说过王程的医术很厉害,毕竟没见过。如果市政府的医疗专家组来了,应该能治好爷爷的伤吧?

  经过唐老的事情,王程心中对所谓的市政府的医疗专家组不以为然,开口道:“医生,我们能看看刘老吗?”

  高医生目光在王程身上停留了一下,本来想摇头的,可是看着王程那压迫性的眼神,鬼使神差的点头了,顿时语气难堪地道:“可以,不过时间不能太长,也不要打扰到病人,以免影响病人的治疗。”

  刘超英急忙点头道:“好,我们看看也好。”

  高医生带着刘超英和王程来到走廊最后一个高级急救病房,里面刘武中老爷子躺在病床上,面上带着氧气罩,紧闭着双眼,身上戴着许多仪器,响着滴滴滴的声响。

  王程一把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高医生急忙道:“小伙子,你们注意点,不要动病人身上的仪器。”

  王程没有说话,看着刘武中苍白的面色,几乎有些灰败了,肩膀和胸口都缠着纱布,大腿也缠着绷带。王程几步就来到病床边,抓起了插着输液管的手腕。

  “你!”

  高医生面色一变,就要说话。

  王程一挥手,沉声道:“安静!”

  刘超英看到王程这动作,也对王程有了一些信心,知道此时他也只能相信王程,更何况王程是他亲自去请来的,当下对高医生道:“高医生,我这位朋友也是一位中医,我想让他给我爷爷治疗试试。”

  高医生顿时大声道:“不行,这不可能,他才几岁,会什么中医?这里不是小孩子胡闹的地方,快停下!”

  王程摸着刘武中的脉搏,面色已经凝重起来,因为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当下沉声道:“刘超英,相信我,我必须马上给刘老治疗,不然他会有生命危险。”

  高医生急忙再次大声喊道:“你们不要胡来,出了事你们都担不起责任。”

  刘超英面色变幻了一下,狠狠点头,还是选择了相信王程,将要冲过去拉王程的高医生拦住,略微歉意地道:“高医生,你放心,我朋友医术很厉害。出了事我们自己负责,我是病人直系家属,你应该知道。”

  高医生自然无法挣脱刘超英的阻拦,看到王程已经拔掉了刘武中手腕上的输液针,急忙转身就朝着外面喊道:“保安,快来保安,快报警!”

  外面一群医疗专家组的专家正疾步走过来。R1152